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四十九章 宿仇

    无数的亭台楼阁,仿佛一切又回到了过往。昔年那个小乞丐被一个疯癫的老道士带进了了一个天宫般的所在。那无数的亭台楼阁深深的震撼了小乞丐那幼小的心灵,从此小乞丐成了修行界的一只蝼蚁。这只蝼蚁慢慢的强大,最终在修行界有了一席立足之地。此刻贤宇的脸上再次显出了五百年前初入玄然宫之时的神色,面上满是惊喜之色,满是震惊之色,分明是个初到仙宫的凡夫俗子。其身旁的墨阳静静的看着贤宇,其面带一丝微笑。看着如今的贤宇其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那脸上的神色如出一辙。只听其温和的道:“龙兄,天阳宫极为广大,本修虽说在此地二十余年却也沒能走遍每个角落。若是龙兄此次能被家师或是宫中的哪位长辈看中,本修便领着龙兄好好游玩一番。”贤宇闻言面带喜色的点了点头。

    三炷香的工夫两人便來到了一处大殿之前,墨阳对贤宇道:“龙兄稍后,本修进去见过诸位长辈,待会便來请龙兄入内。”说话间其便转身走上了台阶,贤宇则留在了原地。待到墨阳的身影消失在台阶之上贤宇目中精光一闪,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此刻的贤宇心中极为欢喜,只因此地的灵气比玄然宫还有浓上数倍,可说是绝佳的修行之所。在此地修行定然会有不小的益处。心中如此想着,贤宇面上再次显出好奇之色,聊有兴趣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等了沒多少工夫墨阳便从前方的大殿中走出,其对贤宇招了招手,贤宇见此点了点头便踏上了台阶。跟着墨阳进入大殿之内,只见两侧各坐着十个身穿青袍的男子。正中央主位之上坐着一人,此人身穿一身青袍,面容看起來十分苍老,不过那一双如水般清明的双眼将此人的一切尽数暴露在贤宇的眼前。对修行之人來说身子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并不要紧。要紧的是神,只要神足够强大,即便沒了身子也可战胜对手。见到此人的一刻贤宇心中一跳,此人修为贤宇居然看不透,这使得其有些吃惊。要知道即便是修仙境界的高人以贤宇如今的修为也可一眼看透。可此人贤宇即便是用上了皇道之气也无法看透,如此只有一点,此人修为已非修仙境界,而是更高的境界。若是贤宇推断不错此人算是其入道以來见过的修为最高之人。贤宇心中如此想着,面上做出一副惶恐之色。其心中是真的有些不安,对方修为如此之高,若是看破了其的遮掩之术那可就糟了。要知道此地可是人家的属地,即便他修为再高也断无生还之理。主位上所坐之人尚且不好对付,就更不用说两边坐着的二十个道士修为最低的也是窥仙境界中阶。在如此多的高手面前,即便贤宇身怀皇道之气也于事无补。

    当中之人目光从贤宇一入内就紧紧盯在贤宇身上,其目中精光连闪好似看到什么绝世之宝一般。其余诸人的目光也如当中之人,好似恨不得将贤宇拿在手中仔细观赏。墨阳看出了长辈们的异样心中也很是疑惑,但此时并非其开口说话之时,只能将心中的疑惑暂且压下。

    走到离当中那人十丈之外处两人停下,墨阳开口恭敬道:“掌门师尊,这位便是徒儿方才所言的龙兄弟。龙兄弟烧了一手好菜,即便是我天阳宫的厨房也做不出來,徒弟的肚子有些不争气,这些日子吃惯了龙兄做的饭菜,其他的饭菜却怎么也吃不对口。”

    当中那人听了墨阳之言嘴角却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只听其淡淡的道:“此子灵骨极佳,若只是烧菜造饭也实在太可惜了些。”其此话一出墨阳却愣在当场,其虽说希望身边这位气质出众之人入修行界,但怎么也沒想到对方居然被自家师尊称赞,这实在出乎了其的预料。

    其余诸人也纷纷点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所说之言皆是称赞贤宇灵骨极佳,乃是修行的上佳之才。贤宇心中苦笑,面上却显出一丝惊慌与一丝迷茫。墨阳看贤宇的目光变的惊奇无比。其实在沒想到自家父亲收的义子居然是个修行奇才。其也有些疑惑,这样一个修行奇才却为何沒入修行界?要知道无论是天阳宫还是天阴阁每过数十年就会到东圣浩土各地去寻找灵骨上佳之人。自天阳宫有史以來,几乎每次都要把东圣浩土转个遍。如此的修行奇才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不只是墨阳,大殿中的其他人心中也同样有这样的疑惑,心说此人难不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來的吗?疑惑归疑惑,如今一个修行奇才就站在诸人面前,诸人自然不会多想其他。只听那主位之人淡淡的道:“小兄弟,你可愿意入道修行?本宫可收你为弟子。”说话间其面上泛起了极为和蔼的笑容,在贤宇看來那笑容十分殷勤,但这也是寻常之事,毕竟如贤宇这般奇才实在是难得的很。若是此刻贤宇有所求,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一个绝佳的弟子极有可能成为整个门派的中流砥柱,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成为门派的掌门。此刻的贤宇在这些修行界的高人心中已成了天阳宫掌门待选人之一,打算好好栽培贤宇。

    贤宇很是清楚这些人心中的计较,其面上的惶恐之色丝毫不减,看了看身旁的墨阳。墨阳见此低声道:“龙兄果然是有福之人,掌门师尊看中了龙兄,要收龙兄为弟子,龙兄还不快快谢恩?”其说着还一个劲的给贤宇打眼色,那样子竟然比贤宇还要急切。墨阳自然有自家的计较,在其看來贤宇若是入了修行界对自家有着不少的好处。且不说墨家跟着沾了不少的光,只说今后其在天阳宫的地位也会提升不少。毕竟如此大才是其一手引荐,可说其对天阳宫有着莫大的功劳。要说嫉妒其多少是有一些的不过,不过此人并非无量之人。贤宇若是当真是个修行奇才等到天阳宫众人亲睐,将來若是坐上了宫主之位其也跟着沾光。自然,其心中做的是两个计较,一是要好好修行超越贤宇,毕竟在其看來贤宇如今还不是修行之人,二,其会好好与贤宇相处,如此若贤宇将來得了大权,自家至少不会成为贤宇的对头。

    听了墨阳之言贤宇木讷的点了点头,而后便跪了下去。只听其恭敬道:“龙啸多谢仙垂爱,定当努力修行不会让仙长失望的。”其此刻心中却在苦笑,说起來其这数百年來除了给逍遥廉洁,玄然子等人行礼之外这世上还真沒几个人当的起其下跪行大礼。不过此人修为比之玄然子还要高上不少,给其行礼贤宇倒也不吃亏,毕竟修行界自古强者为尊。

    对方见贤宇答应大笑两声道:“好好好,本宫天阳真人,乃是天宫宫主。这大殿中的十位乃是我天阳宫十堂的堂主,日后你会一一认得。从今而后你便是我天阳宫弟子,墨阳从今而后便是你的师兄了,修行初期不懂的可问他,入门功法也由他传授于你,懂了吗?”

    贤宇闻听此言连连点头称是,墨阳闻听自家师尊之言连忙恭敬道:“师尊放心,弟子定然用心传授小师弟功法,假以时日我天阳宫定然会多一员猛将,到时再与天阴阁那群女流之辈斗法时,我天阳宫的胜算又多了几分。”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从此话中贤宇听出了天下两大修行宗门只见并不和睦,甚至很有可能是对头,对此贤宇并不觉得意外。毕竟若非两派中人有矛盾,那两派当初也不会就此分道扬镳。此点贤宇早就有了觉悟,在其看來有人之处便会有争斗,无论是在修行界还是在凡尘,皆是如此。或许若是有朝一日当真天下太平了,这方天地便会少了不少乐趣。如此说或许有些不妥,但天地间之事原本就是如此。

    天阳真人闻听墨阳之言点了点头微笑道:“好了,你带龙啸先下去吧,为师的还有要紧的事与你诸位师叔势必商议。记得给你师弟选一间好的住所,且不可委屈了他才是。”

    墨阳闻言笑着恭敬道:“师尊放心,弟子定会好生照看师弟的。”说罢其便领着贤宇朝大殿外走去,墨阳此刻心中极为欢喜,无论如何此行目的已成,今后墨家又多了一个修行之人。

    出了大殿贤宇随意的问道:“师兄,方才师兄你提到那天阴阁。天阴阁究竟是什么去处?”

    墨阳闻言笑了笑道:“这天阴阁与咱们天阳宫原本是同宗同门,三百年前大殷皇朝初创之时不知为何而分开了。不过无论原因如何两派已斗了三百余年,之间的仇怨已是无法化解。”其说到此处停住了脚步,面对贤宇郑重的道:“师弟,我天阳宫对天阴阁处处忍让。师尊有命天阳宫与天阴阁同出一门不可伤之。但近百年來天阴阁见我天阳宫弟子便毫不留情的出手取了性命。掌门师尊也因此忍无可忍,据说百年前两派有过一次大战,双方都死伤了不少弟子。从那以后两派的弟子只要一相见便要取了对方对方性命,出手绝不会留情。师弟你要记住,凡是见到女修格杀勿论,只要是女修,那就一定是天阴阁弟子。”

    贤宇闻听此言连连点头,心中却猜疑了起來:“这天阴宫与天阴阁两派究竟有何仇怨?居然到了互相厮杀的地步?即便是有仇怨,却为何男女之间分的如此清楚?”贤宇总觉得这其中有隐秘。自此贤宇真正的进入了远古修行界,其将在次方天地渡过漫长的岁月,将在此方天地探寻天道。此刻的贤宇心中已然有些茫然,其不知自家今后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修真界,但在这茫然之中其心却十分的坦然,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全凭天意。

    <b>1 3看書網</b>∷<b>http:www.13800100.com/ 无弹窗</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