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四十四章 打探

    老者听了贤宇之言并未立刻再开口说话,而是依然静静的盯着贤宇上下打量。片刻后老者才又开口道:“你这后生看起來也并非寻常人家,虽说这身衣着很是怪异,但只看着料子就知晓家境不错。想來你也吃不了什么苦头,也过不惯四海为家的日子。罢了,你既然拦住了老夫的去路足以见得与老夫有缘,老夫颇有些家私,若是你愿意的话不如就到老夫家中居住如何?”贤宇听了此言心中一阵欢喜,其等的就是老者这句话,但面上却踌躇了起來。

    只听贤宇颇为为难的道:“老丈的好意晚辈感激不尽,只是晚辈与老丈只是萍水相逢,如此贸然住进老丈的府中想來实在唐突,恐怕叨扰老丈。”这话自然是假意推脱。

    老者听了贤宇之言微微一笑道:“说什么叨扰不叨扰的,老夫家中房屋颇多,你在其中随意选上一间客房居住便可,此对老夫來说容易的很。常言说的好,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老夫收留呢也不全是为了你,也是为老夫自家积阴德。”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接着道:“若是你觉得平白吃住过意不去,那就在府中找些事情做,老夫手下的工人说起來还真不怎么充裕。”贤宇闻听此言也不再推脱,当即便跟随老者朝远处走去,沒多少工夫便消失在了人海之中。其为何寄人篱下?只因如此做法对其最有利,其虽说知晓自家回到了远古大殷皇朝,但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慢慢计较。找户人家住下对如今的世道做一番详查,日后再做打算。虽说贤宇是修行之身怀有法力,寻常凡人根本无法奈何其分毫,但其如今到了这远古之时就犹如一只落入蛇窝的龙般,即便是强龙此刻也不免生出了一丝不安,为自家的命运而担忧。

    一路上贤宇得知老者姓墨名轩,是康城中的一大家族,经商大户。墨轩也问了贤宇许多事,当其问到贤宇会做些什么贤宇张口便道:“晚辈虽说记忆全无,但晚辈却会下厨。晚辈想到老丈府中的厨房做活,不知老丈府中的厨房可缺人手吗?”墨轩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满脸好奇的打量了贤宇一番。其实在是沒想到穿着如此体面的人居然是个厨子,虽说贤宇身上的衣裳与现下的人诧异很大,显得极为怪异,但这怪异之中却不失贵气,故而墨轩自认贤宇是富贵人家的子弟,至于贤宇这一身行头其根本不在意,在其看來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穿着怪异之人也不再少数。贤宇一路上也问过默轩大殷皇朝处于何地,其得到的回应是----东圣浩土。贤宇闻听此言并无意外之色,在其看來朝代可更替,但地域名称多半是不会改变。但贤宇问出这句话却将墨轩弄的一愣,不过其很快便缓过神來,眼前的这个后生失忆了。

    墨府不愧是康城的一大家族,府邸颇为气派,正门之大甚至不亚于逍遥皇宫。不过若论精致却比不过逍遥皇宫,远古时期的殿宇虽说宏伟高大,但处处透着一股粗犷之美,不如后來的精致,在贤宇想來,此无论是在寻常百姓人家还是皇宫内院,恐怕皆是如此。

    贤宇与墨轩二人进入府中,府中下人连忙迎了上來恭敬的的奥:“家主,您回來了。”而后其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墨轩身旁的贤宇,面上满是讶然之色的问道:“这位公子是?”

    墨轩看了看贤宇,而后笑着对下人道:“这位公子是老夫的一位好友之子,今后就住在家中了。”说罢其又看了看贤宇而后沉吟片刻再次开口道:“其家族世代为吃食大家,今后就在府中后厨做事。去,吩咐人给公子准备一间好的客房,记得要仔细打扫干净,不可怠慢。”

    下人听闻此言连忙答应道:“是,小的这就去办。”说罢其便连忙朝府中深处跑去。

    贤宇见此情景心下却生出了疑惑,心中想着对方为何要对自家如此热情。心中如此想着其口中问道:“老丈待晚辈如此礼遇晚辈实在是受之有愧,老丈为何要对人说晚辈是您故人之子?”在其看來墨轩应说是在路上捡了个下人,怎么样也不该对自家如此的礼遇。

    墨轩闻听贤宇之言却笑了笑道:“小兄弟,你如今已失去了所有记忆,怎就知晓自家并非名门望族?老夫看你就并非寻常人物,况且不过是一番说辞而已,何须在意?好了,我领你在我府中转转,省得你日后出门迷路,哈哈哈……”贤宇听闻此言一时间对面前的这位萍水相逢的老者生出了不少的好意,想想其不过是随意在路上拦住了对方的去路,对方居然如此的善待于他。如此看來前朝初期世道还是十分安稳的,若非如此其也不会有这番境遇。

    说起來贤宇倒是个勤快之人,刚到墨府两个时辰便自觉进入伙房做事。这墨府上的后厨很是广大,虽说比不上逍遥皇朝的御膳房,但比之寻常百姓家的厨房可说是天地之别。进入其中就好比进入了酒池肉林一般,凡是世间能见到的食材在其中好似都能寻到。厨房里的厨子对贤宇都很是恭敬,毕竟是家主带來的人,即便是在厨房做事该有的礼数也是不能少的。

    贤宇转到一个正忙着杀鸡的厨子面前笑了笑道:“小兄弟,在这厨房做事很是辛苦吧?”

    那人见贤宇问话连忙放下手中的刀嘿嘿一笑道:“辛苦虽说是辛苦一些,但到底也是份不错的差事。嘿嘿,听人说公子您家中是做菜的,想必知晓这其中的奥妙吧。”贤宇闻言也是神秘一笑,说起这其中的奥妙贤宇自然清楚,做厨子的是不会让自家饿死的。旁的不说,只说做菜之时每道菜试吃几口,沒多少工夫便吃饱了。寻常酒楼中的厨子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皇宫中的御厨了。这墨府的的后厨虽不能与皇宫大内相比,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呵呵,要说起來当今皇上可算是爱民如子的明君,方今天下可谓是太平之极,咱们百姓才能有如此的好日子过。”贤宇如此说自然是为了打听当今的局势,其话里的意思其实是当今皇帝是否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但其不能如此发问,若是问了恐怕会露出马脚來。

    果然,贤宇的感叹起到了作用,只听那厨子笑了笑道:“公子说的不错,当今圣上承天之命统治人族,可说是爱民如子的明君圣主。这天下的百姓都是托了皇帝陛下的福才过上了如此太平的日子。皇帝陛下在位三百六十余年,天下大治歌舞升平,当着算是太平盛世啊。”

    贤宇闻听此言心中不免又生出许多感叹,心说殷龙也算是明君圣主,可其后代子孙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些。心中如此想着贤宇接着道:“是啊,当今天下九州的百姓安享太平,我辈之人生于太平之年说來也是天大的福气,理当尽力将自家的日子过好,如此才不至辜负盛世。”贤宇此话是在打探当今天下格局,九州二字最为要紧,却不想厨子听了此话却是一愣。

    只听那厨子道:“公子这话错了,当今天下有十州,二十年前东北边的寒国被灭,因其地域也不算小,皇帝下旨自成一州。”贤宇闻听此言心中不禁一动,心说果然与后來不同。

    心中如此想着贤宇面上尴尬的笑了笑道:“是是是,你瞧在下这记性,九州二字脱口而出了,呵呵呵……”厨子听了贤宇之言以为贤宇叫九州叫顺了口,也沒太在意。

    这凡尘中的事问完了贤宇自然要想法子问问修行界之事,其思索片刻后压低声音对那厨子接着道:“前些日子在下亲眼见两方仙长斗法,当真是神奇之极,当真是一大幸事啊。”贤宇说这话是想套对方的话,他连当今有沒有修行者都不知晓,更不要说见什么仙长斗法了。

    岂料贤宇此话一出那厨子却瞪大了双眼,目中精光连闪提高了话音道:“公子当真有幸见过仙长斗法,那实在是天地的喜事啊!”其这一句话却是把贤宇吓了一跳,贤宇还未说什么其他的一些厨子却也围了上來,只听一人道:“公子,您倒是仔细给咱们说说看,这仙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啊?是不是长的三头六臂神通广大,能腾云驾雾云里來雾里去的啊?”

    还沒等贤宇接话却又听一个人道:“咱家大少爷就是修行之人,我可是亲眼所见的。”

    贤宇一听此话却是一愣,其目中精光一闪便盯在了那个厨子身上,片刻后其面上泛起了一丝笑容來:“是吗?墨少爷居然是神仙中人,哎呀呀,这实在是了不得的喜事啊。”其嘴上说着心中却有了计较:“心说这墨府可真是不简单啊,家财万贯不说,居然还有修行界中人。这样最好,倒是省了不少力气,无需再去他出打探了。”贤宇时刻记得自家來此并非做个凡人,而是來此做些事情,在其想來此事多半与修行界有莫大的干系。既然这墨府少爷与修行界有关,贤宇便打算透过此人打探些修行界之事。

    <b>1 3看書網</b><b>http:www.13800100.com/ 无弹窗</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