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四十二章 别离

    村口那老者见贤宇一行人忽然出现在眼前却也未露出什么惊愕之色,就好似对此等事情司空见惯一般。其使劲的吸了两口烟斗,而后随意将烟斗往地上磕了磕,接着便走向了贤宇四人。其走到贤宇身前仔细打量了四人一番,而后恭敬的,用苍老的话语对贤宇道:“敢问几位仙人到此作甚?”其神色虽说颇为恭敬但也不卑不亢,不像寻常百姓见了修行之人就拜。

    贤宇闻听老者问话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此小村中有口神井,不知现下是否还在?”虽说这村子看起來与五百余年前沒多大差别,但毕竟沧海桑田风雨五百年,到底还是要问问。

    东方倾舞三女听了贤宇此问心都提了起來,凭心而论三女是不希望那口井还在世上。虽说知晓贤宇有一番渺茫的经历,但即便明日三女也不希望是此刻。即便只能与 贤宇在一起多呆半日那也是好的。三人满怀期盼之色的看着贤宇,多么希望从老者口中听到想听的话。但老者的回应却让东方倾舞三女心中最后的奢望破灭了,只听老者依然用那慢悠悠不卑不亢的话音道:“看來小老儿猜的不错,几位來此为的就是那口井。呵呵呵……相传五百年间此万竹村被毁了三次,但那口井却依然完好无损。每每万竹村重建此井定然是村中。人都说是这古井使得此村得以延续。呵呵呵……听老人们说这数百年來有许多仙人來此,都是为了看那口井。”听到此处贤宇在知晓老者神色微红总是那么淡然,即便是真正的九天真仙在凡人面前走动的多了凡人也会习以为常,更何况贤宇四人还并非真仙人,而是修行者。

    东方倾舞三女听老者之言面上满是失望之色,贤宇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其并未说些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三女的心思他怎会不知,他的心思与三女一般无二。若是此刻的他有足够的法力修为其自然敢与天斗上一斗,但此刻贤宇的法力还不够。在者贤宇自知此劫自家必须承受,若是当真逆天行事说不准现下的一切都会有所变化。若是远古沒有贤宇的出现,那千年宫是否还会存在?千年宫是否存在好似与一切事情毫无干系,但实则有着莫大的干系。若是千年宫不存贤宇是否还会闭关修行,若是不闭关修行其还是如今的贤宇吗?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故而贤宇心中也不愿去改变,即便今日今时要与东方倾舞三女分离,其也必须承受这番苦难。经受此番苦难在贤宇而言就是为了保住此刻的性福,其不想出什么意外。

    至于带东方倾舞三女同去远古贤宇却沒动过此心思,五百余年前初见千年宫中的那个自家时贤宇心中就知晓自家必定会有一番奇遇,但这奇遇中却沒有东方倾舞三女的存在。既然如此今日若是其强行将三女带去,那三女能否安然无恙都还是个未知之数,其不能冒险。方才应承三女之言不过是权宜之计,若是不应怕三女连这万竹村都不会叫自家进。

    心中如此想着,贤宇对老者点了点头便朝村子里走去。东方倾舞三女见此也神色复杂的跟了进去,三人心中此刻满是恐惧,三人都知晓那口神井的存在意味着什么,他们的相公很可能在不久后将会离他们远去,将不再何他们处在一片天地之间,将从此消失,归期不定。想到这些三女心中就涌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哀伤,三女冰雪聪明,虽说自家的相公方才答应要与三女同进同退,但三女对自家相公性子了若指掌,岂能不知这其中有几分真假?只不过三女不忍面对相公远去,只能装傻信了贤宇的话。但此时此刻,当三女的脚踏入万竹村时,一切的掩饰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都显得那么的凄凉。就在四人朝村子深处走去之时却听身后传來了那那老者的话语声:“相传许多仙长都曾想要在月圆之夜下入井中,但事到如今却沒有几人有那个胆量。呵呵,我祖上先人曾见过有人在月圆之夜下井,下去后就再也沒上來过。呵呵……小老儿也曾见过一人下井,就在数年之前,那人好像从什么地方听说了神井之事,來到此处也不多问便跳了下去,好像很急的模样。唉,这世上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奇特奇特啊。”当贤宇听到最近数年有人跳入井中之时脚步一顿,但也只是一顿罢了,并未当真停下。

    却在此时那老者再次开口道:“说起來也真是巧的很,今夜又将是月圆之夜,四位仙长來的不早不晚正是时候。”贤宇闻听此言并未再停下脚步,可三女却身子猛的一震停了下來。三女看着贤宇的背影,眼泪最终还是沒能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來,面色也越发的苍了。

    贤宇察觉了三女的异样,其停住脚步叹了口气道:“唉,你三人无需如此,为夫定会想法子保住性命。还是那句话,我夫妻四人能共进退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能你三人要赶回逍遥皇朝将此间事情告知父皇与姨娘,而后返回逍遥宫。为夫不在宫中之时你三人掌管宫中事物,相信独孤道友也会鼎力相助的。”说到此处贤宇才转过头來,看着早已泪流满面的三女微微一笑道:“这世上之事早就有了定数,我修行之人理当无畏无惧。为夫若是真的去了你三人要好生修行,逍遥皇朝与逍遥宫说不准要暂时靠你三人撑着了。为夫也不想说什么客气话,你三人是我逍遥贤宇的妻妾,这些也都是理所当然之事。你等的心意为夫明白,若不得不分开那就随缘吧,待到为夫回转之日想必这天下又是另一番景象了。”东方倾舞三人听闻贤宇之言久久未语,良久东方倾舞却是擦干了眼泪,面上居然泛起了一丝绝美的微笑。

    只听此女柔声道:“你的性子我姐妹三人清楚的很,说是夫妻同心共生死,但你又怎会忍心让我三人同你冒险?既然如此那我姐妹三人待会便笑着送相公远去,相公放心,逍遥皇朝与逍遥宫就交到我姐妹三人手上,即便是相公不再那些个有非分之想的人也不敢造次。至于父皇与姨娘,我三人定当轮流到皇宫中小住,绝不会让父皇何姨娘觉得孤单,替相公尽孝。”其余二女闻听东方倾舞至于也连忙强忍住眼泪,面上同样泛起了一丝笑容。贤宇看着三张美艳的容颜,看着三人面上那动人心魄有些凄美的笑容,从不轻易落泪的他流下了眼泪。

    贤宇并未再多说些什么,其转过身去大步朝着村子深处走去。东方倾舞三女也不再哭泣,几步跟上了贤宇。沒多少工夫贤宇便凭着记忆寻到了那神井所在,那井还如五百年前那般静静的落在那里,五百年的风霜雨雪使得其看起來更加的破旧,但这破旧之中好似蕴含着什么。

    四人在离神井十丈之外停下,贤宇深吸了口气而后抬头看了看天穹。只见漫天繁星映衬着一轮明月,好意副月夜美景。若是放在昨日贤宇说不准会喝上一杯,但今日四人的心情也是沉重无比。又过了良久贤宇终于将目光从空中收回,而是再次看向了面前不远处的神井。

    那神井看起來无丝毫的异样,甚至比寻常百姓家所用的井都要破败许多,若非贤宇曾有过一次经历其断然不会相信此井有奇特之处。贤宇看了三女一眼,而后便转身朝神井走去,三女见此互望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凄凉与悲哀。但事已至此一切都似乎已成定局,唯有勇往直前才是出路。三女迈开了步子跟在贤宇身后,一步一步的朝神井走去。

    终于,贤宇停在了古井边上。其深吸了一口气,低头朝井中看去,这一看之下贤宇面色却变的古怪起來,只见井中水波淋漓并无异常之处,也并未出现什么景象。三女见贤宇面色有异便也低头看去,见到井中的景象是时三女面上却泛起一丝喜色。只听邪凤欢喜道:“这井中并无异常,可今夜是月圆之夜,夫郎或许不必经历什么远古之旅了。”其余二女听了此言面上的喜色也越來越浓,但就在此时异象忽生,只见一道光柱从空中的明月之上射向了井口。贤宇见此情景连忙护着三女后退出数丈才停下。那光柱直直射入了井中。

    下一刻那神井忽然光芒大放,贤宇正疑惑间忽觉一股难以抵抗的吸力在吸扯着自家的身子,其身上还泛起了绿光,一个个金色的字符在子体表涌现。这些字符正是那《帝皇神录》上的字句。那些金色字符围着贤宇转了几圈,而后梦的一顿,接着便朝着神井疯狂的涌去。

    见此情景贤宇心下更是疑惑,还沒等其思索原本的那股吸力却变得越发庞大,自家的身子好似都快要被撕裂了一般。但其身旁的东方倾舞三女却并未有什么异样。贤宇见此情景费力的开口道:“为夫……为夫的怕是要去了,你三人千万保重,等……等为夫回來……”说罢贤宇的身子竟然分离开來,化作了一粒粒金色沙粒混在那些金色字符中被那股吸力吸入了神井之内。

    <b>1 3看書網</b><b>http:www.13800100.com/ 无弹窗</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