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三十章 大计

    逍遥皇宫东边的一处颇为精致的别院内,玄然子与玄仁子等玄然宫中人正坐在别院中的凉亭之中,几人神色颇为复杂。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只听玄然子叹了口气道:“从今而后这东圣腹地就不光是我正道的天下了,真没想到贤宇这孩子大婚居然在一念之间变了整个修行界的局面。”

    玄妙子闻言淡淡的道:“凡事自有定数,既然话已说出,皇帝陛下又做了公证之人即便想反悔怕也是不成的了。再者,如今贤宇那孩子的两位妃子可是邪道的两个千金,逍遥皇族从此便与邪道扯上了干系,倾舞如今也是贤宇的妃子,这中间的纠葛变的颇为复杂。为今之计只能是按照约定让出千万里的修行之地,从今而后密切关注邪道的动静。若是邪道能从此安分守己那一千万里分出去就分出去了,也没什么要紧的。将他们放在明处总比让他们躲在暗处做些小举动要好的多,最起码我们能掌控。若是邪道当真是有虎狼之心,那就更好办了。我等先将邪道的阴谋告知皇帝陛下,吾皇圣明,想必不会因为亲家干系而偏袒邪道。到那时皇帝陛下一下,我等大不了再名正言顺的与邪道斗一场,若是如此定要一举将邪道铲除个干净。”听了玄妙子之言玄然子与玄仁子等人也点头赞同,玄妙子分析的可说是极为周详。

    玄然子抚了抚胡须,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道:“师妹所言在理,为兄也是如此打算的。说起来此可能是正邪两道干系的转机,往日任由邪道远在极北冰原弄些小动作,我等无法掌控,倒不如将其放在明处,他若不动就将那三千万里修行之地给了他们,从此两方楚河汉界分个清楚互不干预。若是动了,嘿嘿,正好借此机会将邪道一举铲除,可谓名正言顺。说起来昨日之前我正道对邪道可说是黔驴技穷了,正所谓穷则变变则通,如今已变,至于这通还是不通就要看邪道能不能安分守己的好生问自家的道了,”如此一说一行人心怀大开,很是舒畅。

    “弟子贤宇携三位娘子前来拜见诸位师长。”就在几人说话之时门外传来了贤宇的话声。

    玄然子闻听此言哈哈一笑道:“哦,新郎带着夫人来了。”说话间其大手一挥,别院入口处青光一闪,而后便恢复了寻常。贤宇四人没多少工夫便进了别院,到了玄然子等人身前。

    玄然子上下打量了四人一番笑了笑道:“好好好,如今你四人已成一体,日后仙路想必会少许多坎坷。日后要好生相互扶持,共同问天道,希望有朝一日你四人都能飞升成仙。”

    玄妙闻言却是微微一笑,将东方倾舞三女拉到了房中,不知是说什么女儿家的私房话了。贤宇给玄然子等人分别请安后便坐了下来,其玩味一笑道:“诸位师长此刻心中很苦恼吧?”

    玄然子闻言微微一笑道:“方才多少有些苦恼,不过此刻却没什么烦恼之事了。”

    贤宇闻言面色不变点了点头道:“弟子怎么就忘了呢?弟子能想到的诸位师长都能想到。穷则变变则通。邪道与正道之间僵持了数百年,如今算是有了个契机可打破僵局。邪道重返东圣腹地对两方是一个制约,正道可用其制约邪道,使得邪道不敢随意做恶事。至于正道,呵呵。正道中一些人巴不得正邪两道起争端,从中得些好处。如今正邪两道公然修战,一些居心叵测之人这下也会安分一些。无论如何天已变,剩下的就看两方究竟如何行事了。”

    贤宇这话前头的与玄然子等人说的一般无二,后头的却是有些不同。此话一出玄然子等人也很是赞同,真正的君子是不会否认伪君子的存在。玄然子等人便是如此。只听选情子温和的道:“身为逍遥皇朝之太子,你能如此想自然再好不过。正邪相克相生,而逍遥皇朝却不在正,亦不在邪,该在当中。如今邪道两巨头成了你的岳父,若是好好善用此干系想必会有不小的效用。”说到此处其叹了口气,而后接着道:“我们这些老家伙不想再问世事,今后这修行界的重担还是要你们小辈了挑,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玄然子闻听此言却是叹了口气道:“不错,只可惜我玄然宫如贤宇这般弟子实在太少,若是再多几个咱们这些老家伙便可真正退出修行界,龟缩在一处好生修行。近日来为兄在想传位之事,你等说说这宫主之位该是谁的?”玄仁子与玄青子一听此言却是愣住了,两人没想到玄然子居然在此时此刻此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一时间两人也不知如何作答。

    贤宇闻言却是连忙起身道:“既然几位前辈要商议大事弟子先行退避。”说着其便要离去。

    玄然子见此却开口道:“此事机密不假,可你却无需退避,回来坐下。”贤宇闻言不敢怠慢当即再次坐回了位子上,其此刻心中有些坎坷,玄然宫主继承者此等大事传入谁的耳中这干系之重大可想而知。每每此等大事都是门中长老商议,而后写好传位文书,当老宫主飘然远去后再由其指定之人当众宣读,文书下,被选中之人即刻接掌宫主之位,速度之快可说是迅雷不及掩耳。如此做是担心掌门之位新老更替之际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有异动,这般做法既防了门内之人又防了门外之人,可说是最为稳妥的一种做法。商议接位之人时决不可有外人在场,即便是后辈弟子也当退避。照道理,贤宇无论如何都不该在旁听此等机密之事。可如今玄然子却丝毫不避讳贤宇,就连贤宇知趣想要退避都被其叫了回来,此中玄妙耐人寻味。

    玄青子沉思片刻最先开口道:“玄然宫中杰出的后辈是不少,若是只说传位将玄然一脉延续下去,此事倒也容易。弟子嘛,寒风那孩子就不错,还有倾舞都是极为杰出的弟子。将宫主之位传到他们手上玄然宫定然会稳稳当当的延续下去,这绝不成问题。但这就要看掌门师兄您是个什么心思了,若如师弟方才所言那就在倾舞与寒风两个孩子中选出一个来。若是还有旁的心思,那此事就要看师兄你是否有这个魄力了,此事寻常之人是做不出的。”

    玄然子闻听此言双目眯起,从中射出两道精光。只听其淡淡的问玄青子:“师弟这话是何意,为兄听不大明白,请师弟仔细说说。”其说话之时有意无意的看了贤宇一眼。这一眼看的贤宇身子微微一颤,其丝毫察觉到了些什么,一瞬间其体内的法力剧烈波动了起来。

    玄青子闻言嘿嘿一笑道:“若说玄然弟子中最杰出之辈,在你我的眼中莫过于面前之人。可惜此人已被我等当众逐出师门,否则名正言顺接掌我玄然宫掌门之位可说是理所当然。”玄青子说到此处面上的玩味之色更浓了几分,只听其接着道:“不过明着贤宇这孩子虽说无法继承玄然宫掌门之位,但却能做个无名有实的掌门。此种情景只需数百年,数百年后玄然宫便可真正再次兴盛。只是这玄然二字恐怕将不复存在,变作逍遥二字,掌门师兄可有着魄力?”玄青子把话说完贤宇额头上已冒出了汗水,这明摆着是让其再挑个重担。

    还没等贤宇说些什么玄然子却已开口道:“此事也未必不可行,只要再改名头之前昭告天下,玄然宫乃是逍遥宫的前身。并逍遥一门乃是由玄然弟子创立。如此一来非但没辱没了玄然宫的名头,反而能使得逍遥宫更加受人敬重,不错不错,这是个好法子。”

    玄青子闻言笑了笑接着道:“只是要做成此事这掌门之位只能传给倾舞,并委屈其做个傀儡掌门。说是傀儡或许有些不恰当,相信贤宇这孩子也不会将倾舞当成傀儡。说白了就是让倾舞担任数百年玄然宫的宫主,而后待到时机成熟再将逍遥宫与玄然宫并成一家。”

    贤宇越听越是心惊,这些个老前辈根本视他如无物,居然当着其的面说出了如此一番话来。其终于坐不住了。其腾的一下站起身,退后两步面色复杂的看着玄然子等人,沉吟片刻恭敬的道:“掌门师伯,玄青师叔,师尊。几位前辈方才之言弟子恕难从命!”

    玄然子闻言并未动怒,反而微微一笑问贤宇道:“孩子,此等每事你为何不愿为之?”

    “师伯!此举不就等于是将玄然宫在这世上除名了吗?若是如此修行界中人该如何看待弟子,他们会说弟子原本为玄然宫弟子,但却不尊师门最终将玄然宫据为己有。如此弟子岂不是成了那不忠不孝之辈?!即便弟子不在意自家的名声,师伯与诸位师叔,还有师尊将来有何面目面见玄然宫的诸位先祖,此举万万使不得!”贤宇这话说的是十分激动。

    玄然子静静的听完贤宇之言,而后淡淡的问了贤宇一句:“孩子,数万年前玄然宫何在?”贤宇闻言面上显出迷茫之色,还未等其回过神来玄然子便接着道:“数万年前玄然宫并非玄然宫,而是另一大宗门。那为何有了今日的玄然宫?却是因宗门不断壮大,甚至不断吞并其他的门派,这才有了今日的玄然宫。所谓玄然,不过是个名头而已。只要宗门的底蕴不变,叫何种名头都无关紧要。孩子啊,我辈中人乃是逆天行事,连天都敢逆又何须这般迂腐。玄然宫变逍遥宫,玄然宫还是玄然宫,逍遥宫还是逍遥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间互相壮大,相互融合,最终化作一体,此乃天道。玄然宫出了你这样一个绝世英才,衍生出了逍遥宫。说起来逍遥宫乃是生于玄然,如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岂不是更好吗?”听了玄然子之言贤宇愣住了,其脑中回响着玄然子的话,渐渐的其脑中变成了一片混沌,什么都不复存在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其目中再次恢复了清明,只是面上神色颇为无奈,还带着一丝苦笑。

    玄然子等人静静的看着贤宇,贤宇恢复神智的第一句话便是:“此事干系重大,弟子实在为难。玄然宫中人才多不胜数,大师兄便是其中的翘楚,若将宫主之位传于大师兄,玄然宫同样可壮大。”虽说贤宇已想清楚了玄然子之言,可想清楚并不代表贤宇真的就愿意为之。

    玄然子闻言却道:“玄然宫交到你大师兄手上自然可以延续,壮大。但交到你手上,却比之更胜一筹。两者相比之下,自然是选得利更多者了。”说到此处玄然子看了看玄仁子二人,而后接着对贤宇道:“此事你无需苦恼,好生想想。以你的天资,自然可悟透其中的玄机。”就在几人说话之时玄妙子四女从房中出来,看贤宇面色有些奇怪便询问了一番。

    玄然子三人也不隐瞒,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东方倾舞闻言面色平静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便走到贤宇身旁微笑不语。玄妙子也深深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淡淡的道:“此事没什么不可为的。既然倾舞下嫁给了贤宇,自然是出嫁从夫了。逍遥宫如今比之玄然宫也不落下风,两者相合定然能开创一个更大的宗门。说起来无论是对逍遥宫还是玄然宫,都再好不过。此事此等大计需仔细计较。其中若是走漏了风声,恐怕对贤宇不利。此间之事最后不要外传,一切事情你我心中有数便是。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