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零一章 暗访

    逍遥皇朝与寒国边界处有一道山脉,此山脉在凡尘之中算是天险,若是有军来攻恐怕多少要费一些力气,在贤宇看来此地算是寒国的一道天然屏障。(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此刻贤宇正站在这道山脉之上最高的一道山峰上,看着下方那片不算很大的陆地。贤宇所站位置隐约能看到一座城池,只是这城池的大小实在无法与逍遥皇朝的城池相比,即便是逍遥皇朝边境城池任意一座也比此座城池要大上两三倍。若是是比之东圣腹地的城池,那贤宇看到的此座城池尚不足其十之一二,由此可见此城究竟小到了何种地方。贤宇面上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其身形 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小片刻工夫后在那座城池中的一条胡同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忽然出现。此男子出现的无声无息甚是诡异。此男子看了看胡同外街上的行人,忍不住摇了摇头。此人正是贤宇,其喃喃自语道:“此地看来真的是很贫穷,街上行人如此稀少,服饰也极为奇特,看起来甚是怪异。男子身着长衫,头上还戴着圆形小帽,看起来很是别扭。自然贤宇之所以会有此感是因其常年身在东圣浩土,看惯了东圣浩土百姓的穿着今日猛一看这异国他乡番邦之人的服饰自然很是不惯。不过这寒国女子的服饰倒是有种另类之美,将其身段很好的凸显出来。

    再说那街道两旁的建筑也很是奇特,房屋不像东圣浩土的你那般高大雄伟,不过也能给人一种小巧精致之感。只是贤宇神念散开发觉方圆一里之内却只有一处像样的建筑,其余之地皆是些低矮的平房,有的甚至是一些低矮的草房,再说此城中的路面,却是寻常的土路,其上还满是坑坑洼洼,很不平整。思量了片刻后贤宇便走出了胡同,其一出胡同那奇特的装扮立刻引起了街上行人的主意,一些人甚至停下脚步对贤宇指指点点。贤宇对此早就有了计较,其丝毫不理会那些观看自家的行人,将神念散开寻找着什么。很快其便寻到了地方,径直好一家店铺走去,此城原本就不大,没多少工夫贤宇便到了那家店门前。此店的招牌贤宇看不懂,但其却知晓此处是做什么的。此处乃是一家成衣店,卖的自然都是此国的衣服。

    为了不让自家引入注目贤宇自然要先换了自身的行头,否则的话用不了多久恐怕就会将此地的官府引来,自然,无论何地的官府都不可能擒住贤宇这么个修行之人。除非那官府内的捕快是些修为高强的修行之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贤宇之所以要乔装改装为的是想了解一下此番邦,即便是想要教化人家也得做到知己知彼,否则除非一举将此国灭掉,否则便无从下手。进了店铺贤宇便引来了那店主的主意,贤宇笑着走近那店主,面上带着一丝笑意。那店主见此情景先是一愣,下一刻面上却显出了惊恐之色。其虽不知贤宇是好人坏人,但其知晓在此出现如此装扮怪异之人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此店主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贤宇眉头却微微皱起,只听其自语道:“在此国行走不通此国话语看来是不成的。“说话间其目中精光连闪,那那店主一见贤宇眼中金光便是一愣,随后这位中年男店主便愣在了当场。

    片刻后贤宇面上笑容更盛了几分,只听其开口说出了一段话语,却是如那店主先前所言一般无二,贤宇用了一些玄门法术在几息之间便学会了这番邦话语。只听贤宇道:“店家,我要买衣服。”那男子听了贤宇之言心下却是松了口气,面上神色也缓和了几分。

    只听那店主小心翼翼道:“先生要什么样式的衣着,随意挑选吧,请便请便。”其虽说心下稍微有些放松,但心中还是坎坷不已,毕竟贤宇身上的衣着实在是太过怪异。

    贤宇闻言自然也不客气,其神态自若的在一旁的衣架子上挑选起来,没多少工夫其便挑选了一件衣服与一顶帽子回到了柜台之前。其笑着对那店家道:“老板,我是个商人,身上却没带太多的钱,不过我身上有些金银珠宝,不知贵店可收取?”其自然物寒国钱财。

    那店主一听又是一愣,但下一刻便顺从的点了点头。其心中甚至打算将此衣送与面前之人,如今对方说要用东西东西交换其自然不会拒绝,在其看来这已是意外之喜,贤宇见其点头便从怀中摸出一粒珍珠,此珍珠一看便是上品货色,那店家一看贤宇手中的珍珠即便此刻心中坎坷眼中还是忍不住放出精光。贤宇微微一笑将珍珠放在了柜台之上,而后便拿着手中衣物出了此店。那店主望着贤宇的身影,直到贤宇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其才将目光投向珍珠。

    贤宇此刻却已身在自家方才出现的那个胡同内,其身子一转之下身上衣着却已变化成了方才手中之衣。此刻的贤宇身上虽说还是一身白衣,但却已与街上的那些男子无丝毫差别,配上其头顶的圆形高帽可说是与外头那些人一模一样。贤宇自然知晓自家此刻的穿着并非寻常百姓,即便是在这寒国中想必也是有身份的人,那些百姓穿的都是些粗布麻衣罢了。

    贤宇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一把折扇,正是拿宝物。其手中轻摇折扇,随意的再次走出了胡同。此次依然有人注视贤宇,不过在贤宇听来却皆是赞赏的目光。贤宇原本生的就颇为俊俏,虽说身着异国服饰但想必在这异国他乡也算是个地道的美男子。贤宇想的不错,他已看到许多寒国男子对其抛媚眼,一脸的倾慕之色。贤宇对此自然不会多加理会,只是随意的走在街道之上。其打算在此城逗留两日,而后便去此国都城,好好教化教化此地的国主。贤宇之所以选此地自然是因此地离东圣浩土极为近,多半能能打探道不少的讯息。再者,其要在深入此国之前多多了解此国一番,最起码要知晓此国的都城就在在何处,否则的话很难成事。

    半个时辰后其差不多将此城大半个地方都逛了个便,最终在一处茶摊前停下。此刻茶摊内做了四五人。这些人皆是一些百姓,此点从这些人身上的衣着便能分辨出来。这些人见贤宇这么个公子哥驾临连忙站起身子面对贤宇恭敬而立,见此情景贤宇先是一愣,心道这小国等级倒是挺森严的,外出喝居然也能收到这般礼遇。心中如此想着贤宇口中淡淡的用此国的话语道:“都坐着吧,本公子不过是来此喝茶而已。”说着贤宇便寻了一处空位坐下。

    虽说贤宇让那些人坐下,但那些人却是一脸诚惶诚恐的神色无人敢落座,纷纷注视着贤宇,等贤宇落座后这些人才小心翼翼的坐下,而后见贤宇没什么旁的吩咐便自顾自的喝其了自家的茶,但却不再有人敢大声说话。虽说如此贤宇的耳目非常人可比,也还是听了清楚。就在此时一个小二模样的人恭敬的走到了贤宇身旁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喝什么茶?”

    贤宇闻言笑了笑道:“随意,本公子不过是口渴了而已,没什么讲究。”听了此话那小二看向贤宇的目光却变的疑惑起来,寻常时候像贤宇这样的公子哥根本不会来他这种小摊子。今日不但来此甚至不挑捡,这自然其很是不解。贤宇见此却是皱了皱眉,那小二却也是激灵之人,见贤宇面露不悦之色连忙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贤宇借此机会便仔细的听那些寒国人说话,这一听之下其还真听出了一些门道,心想此次暗访还真是没白做。

    只听一桌上的两个中年人低声道:“听说此次我国又得了不少的好处,嘿嘿,东圣之地大乱,倒是便宜了我们国,真希望那地方不要有太平的时候,如此我国会变得越发富有。”

    另一人闻言连忙点头道:“说的不错,在我看来那里如此好的地方远不就不该让那些人霸占着,早晚有一日我寒国会夺取一些地盘,然后一步一步的将东圣之地吞并。”

    贤宇闻听此言心中却是一阵冷笑,心说:“这寒国的百姓还真是大言不惭,如此小国逍遥皇朝若非奉行王道早就将其灭掉,怎么还论到这些无知的愚民在此大放厥词。”

    贤宇正念想间却听两人中的一人在此开口道:“听说那些得来的东西全都运到了国都,唉我等若是在国都生活就好了,说不准还能得到皇室的善捐呢,日后一定要想办法搬家。”贤宇闻言微微一笑,这时那小二端着一杯茶水朝贤宇走来,贤宇见此便不再听那二人说话。小半个时辰后贤宇从那茶摊走出,走到了一处无人之地其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暗访已完,此刻其自然是往那寒国的国都去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