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三问

    玄然山下,贤宇与东方倾舞三女并肩而立,青莲几人则站在其身后不远处,即使几人已修行数百年但面对此巍峨巨山之时还是觉得自家极为渺小。(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贤宇深吸了口气转头对东方倾舞柔声道:“走吧,将你我二人的婚事禀告诸位师长,若是诸位师长准许你便当真是我逍遥家的人了。”说话间贤宇牵起了东方倾舞的小手,东方倾舞闻听贤宇之言面上显出几分羞色,那羞色中还带着些许的期盼。邪凤沉吟片刻后笑了笑对贤宇道:“夫郎,此事甚为庄重,我姐妹二人就不上山去了。在山下等候你与姐姐便是。”贤宇闻听此言心中却生出一股暖意,邪凤这话说的虽极为含蓄,但其却能听出内里的深意。虽说魔姬妾与邪凤二人乃是良善之辈,但终究是出身邪道。虽说贤宇自身对正邪之分并不在意,但他不在意修行界中在意之人何止千万。即便是玄然宫中弟子近些日子来对贤宇也颇有微词,只不过贤宇身份太过超凡无人敢多说些什么。贤宇这人虽说不在意此种流言蜚语,但他不在意也要顾及身边之人的脸面,要顾及魔姬二女的颜面。

    贤宇对邪凤二女温柔一笑,而后柔声道:“也好,那你二人先到无为村的木楼中歇息。为夫快的话一天两天就回转,慢的话也就十天半月。两位爱妻就在此等候,打坐修行吧。”

    贤宇将邪凤二女送到无为村后便与东方倾舞上了玄然山,玄然子等人知晓贤宇回来自然是欢喜的很。此次玄然子并未在玄然殿见贤宇二人,而是将贤宇引进了玄然殿的后堂。贤宇坐下后先说了几句闲话,并转达了逍遥廉洁对玄然子等人的问候。最终在一番扭捏之下贤宇开口道:“掌门师伯,弟子此次回玄然山为的是……为的是弟子与倾舞的婚事。”

    玄然子闻言先是一愣,而后面上便显出了欣喜之色,只听其朗笑两声道:“哈哈哈……你这孩子的意思是说要与倾舞结为夫妇了吗?”见贤宇点头玄然子抚掌大笑道:“哈哈哈……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你二人说起来相互扶持了有数百年光景了,也该到了修成正果之时了。师伯知晓你的意思,原本修行界的男女结成道侣也无需什么繁琐的礼节,但你二人成婚却不能草率。逍遥一族受命于天掌管凡尘生灵,身份地位最贵之极。太子成婚自然是要昭告天下,一则普天同庆,二则是要告知天下人逍遥一族后继有人,使得一些人不敢造次。”

    贤宇闻言点了点头道:“掌门师伯说的不错,皇上也是此意。此次弟子前来正是要求师伯与诸位长辈准许我二人的婚事,再来玄妙子师叔乃是倾舞的师尊,也该听听师叔的意思。”

    玄然子闻言点了点头道:“正该如此,师伯我虽说是玄然宫宫主,但玄然各峰的事物也不好乾纲独断。你二人无需在此久留,快快去玄妙峰将此事告知你师叔,快去吧。”

    贤宇闻言自然不敢怠慢,其此次 前来说起来就是为了见玄妙子。俗话说的 好线管不如现管,玄然子纵然在玄然宫说一不二乃是一宫之首,但玄妙子才是东方倾舞的师尊。若是玄妙子不应允二人的婚事即便玄然子点一百次头也于事无补,在贤宇看来玄妙子便是其的岳母。两人告了一声罪而后就朝着玄妙峰急速飞去,一路上贤宇心中还真是有些坎坷。

    玄妙峰在玄然诸峰中不算高大,少了几分玄然峰的巍峨霸气,却多了几分柔情。玄妙峰上也无玄然峰上那金碧辉煌如天宫一般的楼阁亭台,有的只是一大片竹林与竹林中的几间竹屋而已。两人直奔玄妙子平日里的居所而去,人还在数百丈外就听竹屋中传来了一声轻柔的话语:“你们两个孩子,今日怎地想起来看我这个孤家寡人了?”说话间竹屋的门已缓缓打开。贤宇二人见此互望了一眼,而后便大步走了进去,进屋后二人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玄妙子见此先是一愣,而后便将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只听玄妙子那如天籁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二人今日来此是有话要说?既然如此那就说吧,本座仔细听着便是。”

    贤宇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恭敬的对玄妙子道:“师叔,弟子今日前来是提亲来的。”

    玄妙子闻言目中一亮,而后面上却显出了玩味的神色。只听其淡淡的道:“怎地了?你二人是浓情蜜意够了,如今想要安定下来,打算结成道侣了?嗯,算算你二人相交五百余年,也该是时候尘埃落定了,呵呵。”贤宇闻听此言面上显出狂喜之色来,但还不等其面上笑容完全显现却听玄妙子接着道:“只不过想要娶倾舞过门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听玄妙子如此言语贤宇多少是有些意外,毕竟在其看来玄妙子对其与东方倾舞之事都颇为赞同,多半不会在玄妙子这里遇到什么波折。莫要说贤宇,即便是东方倾舞听了玄妙子之言面上都显出了疑惑之色来,其眉头微皱的开口道:“师尊,莫非您不应允我二人的婚事吗?”

    玄妙子看了东方倾舞一眼,并未回应其之言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站到一旁,今日为师的与你没话要说。”其说到此处目光再次落到贤宇身上,接着道:“为师有话要问贤宇。”

    东方倾舞闻言只好乖乖的站起身子,退到了一旁。玄妙子却是静静的看着贤宇,面上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来。贤宇见此情景恭敬的问玄妙子道:“师叔有何教诲,弟子谨记在心。”

    玄妙子闻言摇了摇头道:“哪里有什么教诲你的,今日我这个做师叔的不过是倾舞的娘家人而已,倾舞是个孤儿,父母不知何人。其幼年之时我一次游历将其带回山上,在你未与其相识之前本座便是其最亲近的人。今日本座便替倾舞的爹娘问你几句话,你可要听仔细了。”贤宇闻听此言面显庄重之色,一旁的东方倾舞双目中却已满是泪水,显然很是感动。

    玄妙子见贤宇一副严肃模样便开口问道:“倘若有一人倾舞被人所害你会如何?”

    贤宇闻言毫不犹豫的回道:“不可能,有弟子在倾舞身旁无论何人都别想伤她分毫。”

    玄妙子闻言却接着道:“本座说的是假如,并非真会如此,假如其被人所害你当如何?”

    “只要弟子在这世上一日即便是假如也不能有,若是有人敢动此念头那就是该死的人。”贤宇面上神色丝毫不变,口中坚定的说道。玄妙子闻言却并未再言语,而是盯着贤宇看了起来。其目光清澈而深邃,看在贤宇眼中就犹如浩瀚的天穹般,好似有许多东西,又好似空无一物。好似两坛幽静的湖水又好似能无形中杀人,然而贤宇对此却丝毫不惧,与其四目相对。

    过了好一会儿工夫玄妙子却点了点头道:“好,答的好,这一题算你过了。”贤宇闻言面上却无悲喜,而是不发一语跪在那里。其面上神色极为肃穆,再无昔日的嬉笑之色。

    “若是你飞升天界而倾舞却留在人界无法飞升,你又该当如何?”其问出了第二问。

    贤宇闻听此问却淡淡的答道:“若弟子飞升那倾舞就必然飞升,即便是天界不准弟子也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直到倾舞飞升天界为止。倘若还是不成,那弟子甘愿留在凡尘。”

    “这话说的未免有些虚无了吧,飞升天界是我等修行之人的梦。你当着愿意为了一个飞升无望的女子放弃那大好的仙途?说起来本座还真不信你能由此决心。”玄妙子闻言道。

    贤宇闻听玄妙子之言却微微一笑道:“大道仙途吗?大道仙途就真的如此好吗?在弟子看来若无心爱之人相伴左右,所谓的大道仙途也不过是无尽的寂寞与孤独,根本没什么好留恋的。修行界中人一个个看起来无欲无求一心只问仙道,其实不过都不知何谓真逍遥。”

    玄妙子闻言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其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身子却不由的一颤。最终其叹了口气道:“可笑啊,真是可笑。我等修行之人修了近千年,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小辈看的清楚。”说到此处其再次深深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点了点头道:“此问你答的好。”

    贤宇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言。玄妙子见此却沉思了起来,好一会儿工夫后其才再次开口问贤宇道:“倘若有一日倾舞修为尽失成了凡人,那你又该当如何行事?”

    贤宇闻言却毫不犹豫的道:“弟子会炼制虚名丹药无尽的延长倾舞的寿命。”

    玄妙子闻言却道:“本座以为你会说废掉修为之类的话,却没想到你会如此回应。”

    贤宇闻言却苦笑了笑而后接着道:“弟子太贪心了,只因太贪心所以会如此说。”

    玄妙子闻听贤宇之言面上却闪过一丝好奇之色,只听其淡淡的问道:“贪心,为何如此说?”贤宇闻言却并未立刻回应玄妙子之言,而是将目光转到了东方倾舞身上,眼中满是柔情。东方倾舞此刻面上却已挂起了两行清泪,嘴角却泛起一丝笑容同样柔情的看着贤宇。

    贤宇并未回头看玄妙子,而是看着东方倾舞柔声答道:“若弟子也成了凡人那我二人不过只剩下数十年寿命,弟子不忍心啊。弟子还有几辈子说不完的话没对倾舞说,还有许多想为其做的事没有做,即便是做了说完了光阴也依然够用,因此弟子要留着修为,留着修为我二人便永久相伴。 如今弟子修行也是为了此一心愿,若是不然弟子倒是甘愿做个凡人。”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