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四十七章 内忧

    逍遥廉洁又仔细打量了魔姬与邪凤二女和颜悦色道:“你二人日后要与倾舞同心协力服侍好贤宇,朕知晓你等都是修行之人。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虽说如此你等也要以逍遥皇朝皇家子嗣为重,要多为太子生下几个孩儿,如此才能保我逍遥皇朝延绵永久,可记住朕所说的话了吗?”

    两女听了逍遥廉洁之言玉容上又是一片嫣红,但逍遥廉洁这位父皇的话两女自然不敢不回虽说羞涩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儿臣遵旨。”逍遥廉洁见此自然是龙颜大悦再次开怀大笑。

    贤宇闻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笑了笑道:“父皇,若是儿臣多为您生几个皇孙,这皇帝是否就不用儿臣来做了?儿臣想父皇亲自养在身旁**的继承人,定然比儿臣要好的多。”

    逍遥廉洁闻言面色却臣了下来:“放肆!哪有老子健在儿子挑担子的道理?!你给朕听好了,你这个皇帝是当定了。至于你的皇子朕的皇孙是否能当皇帝,这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日后若是再让朕听见什么不想做皇帝的话,朕就将你带到圣祖皇帝的画像前打断的你的双腿!”东方倾舞三女见逍遥廉洁动了真怒都纷纷对贤宇眨眼,贤宇见此嘴角却是抽动了两下。

    如今其心中对逍遥廉洁十分的在意,自然是不想见自家老子发那么大火儿,只听其恭敬道:“父皇息怒,儿臣方才不过是说的玩笑之言,父皇的心思儿臣清楚,父皇放心就是。”

    逍遥廉洁闻听此言面上才再次泛起一丝笑意,只听其道:“嗯,这才像话。”而后其话锋一转接着道:“你也有些年头没回来了,先去拜祭一下圣祖皇帝,朕也将你母后的排位请进了奉先殿,你也一同拜祭去吧。你如今已成了气候也算是有了家室的人了,带上倾舞他们一起去吧。”说罢其便转身入了大殿,贤宇却是呆呆的立在了原地。提起自家生母贤宇心中总觉的隐隐作痛,在其看来若不是为了保住自家的性命自家的生母如今该还在人世间。在其看来自家的命是自家生母用命换回来的,虽说从未见过生母,但贤宇心中却很是想念。

    贤宇领着东方倾舞一行人前往奉殿,其面上隐显悲痛之色。东方倾舞见此情景心中也是难过,只听其柔声道:“相公莫要悲伤,母后如今在天上看着相公呢,母后想看到的是相公的笑脸。相公应放开心胸,如此才对的其母后的在天之灵,否则母后其不是又要伤心难过。”

    贤宇闻言凄然一笑道:“母后当年便是为了襁褓中的我而死的,真正害死母后的是我啊。”

    东方倾舞闻言却是身子一震,脚下的步子也停住了。只见其闪身挡在了贤宇身前道:“相公若总是如此想的话那就错了,天下间有哪个做娘亲的能忍心看着自家的孩儿死去的?护着自家孩儿是女子的本能,相公若总是这般自责,那母后当年其不是白白死去了吗?”其说此话之时话音不由的提高了三分,见先面上神色越悲伤其便放柔了声音接着道:“若相公真想替母后报仇雪恨的话那等到收复逍遥山河之时亲手取下殷皇的首级,这才可告慰母后英灵啊。”邪凤与魔姬两女听了也连忙上前一步,两女一人抱住贤宇一只胳膊连连点头称是。

    贤宇见此情景面上悲之色终于消失不见,再次泛起了一丝笑容。只听其淡淡道:“倾舞你日后是要做皇后的,为夫希望你能做母后那样的女子,为这天下百姓出一份力才是。”

    东方倾舞闻言并未多言,而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日逍遥皇朝只能有一个皇后,自然是东方倾舞。虽说魔姬与邪凤在贤宇心中也同样重要,但正如贤宇所说没有高低却有先后。东方倾舞是最早跟在其身旁的女子,在其心中东方倾舞的地位也是无人可取代的。此点魔姬越邪凤两女心中也清楚的很,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况且两女对东方倾舞也是十分的敬重,东方倾舞做皇后在两女看来也是实至名归理所当然。故而方才贤宇所言,两女并未觉得不妥。

    奉先殿内,贤宇带着众人站在了逍遥正德的画像前。画像上的那人气再熟悉不过了,那和蔼的笑容,那英俊的面容都深深的烙印在了贤宇的心中。贤宇深吸了一口气便恭敬的跪了下去,只听其口中恭敬道:“儿臣贤宇叩见先祖,儿臣常年在外不常回宫,未能常来拜祭,还请圣祖皇帝恕罪。”在贤宇看来如今其就是对着逍遥正德的面说话,并非一张画像。

    其话锋一转却接着道:“今日有外敌潜入逍遥皇朝境内作恶,儿臣斗胆请圣祖皇帝护佑我逍遥皇朝周全。儿臣自当尽力清除外敌,保住我逍遥江山,定不辜负圣祖皇帝之苦心。”

    九天之上,动北圣天界,逍遥宫。逍遥风正德面带笑意的看着面前的虚空,只听其笑着道:“这孩子倒是挺花心的,如今身旁有了那么多的美人,逍遥一族后继有人了啊。”

    其身旁的公孙凤静闻言却白了其一眼娇嗔道:“怎地?难不成陛下还想再多几个妃子?若是如此的话陛下尽管去寻,这天上地下地府哪个女子若是听说陛下选妃子定会争相而来的。”风正德闻听公孙凤静之言却大笑了起来,其倒是真没想到公孙凤静还会吃醋。

    只听其叹了口气道:“身旁就你一个女子已够朕忙的,若再多上几个朕还不得忙死?”说罢其又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虚空而后接着道:“朕可没咱们这位玄孙的雅兴,呵呵呵……”

    公孙凤静闻言笑了笑接着道:“这孩子说逍遥皇朝有外敌潜入,陛下是否要有所动作?”

    风正德闻言摆了摆手道:“不可不可,凡尘中的事我等本不该插手的。当年女娲娘娘就有过旨意,凡尘之事天界不再插手,天帝也下过旨意说起此事,若是我等干预的太多三界秩序恐怕会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等只需旁观无需动作。”公孙凤静闻言自然不再言语,其知晓自家相公的性子,说一是一从无更改。

    逍遥皇宫,奉先殿内。贤宇自然不知自家所说的一切都被自家祖宗听了个清楚,其拜祭完逍遥正德后却来到了奉先殿中较小的一座牌位前,牌位之上是一副画卷,其上画的是一位貌美如仙的女子。此女子眉宇间有那么一丝稚气,但仔细看去浑身上下有透着一股成熟的风韵。此女便是贤宇从未见过一面的生母,逍遥廉洁的皇后,逍遥皇朝早已故去的国母。

    贤宇从前并非未见过自家生母的牌位与画像,只是每次见其心中就有一股悲伤。之强忍住心中的悲伤面上泛起一丝笑容的跪在了牌位之前的蒲团之上,只听其柔声道:“娘亲,儿臣有来看您了。”说罢其让开了一点身子,让魔姬与邪凤面对上方画像,而后接着柔声道:“儿臣又给您带来两位貌美的儿媳妇,娘亲一定很是欢喜吧,呵呵呵……”

    魔姬与邪凤自然是乖巧的拜祭了一番,对着画像说了不少体己的话儿。小半个时辰后诸人便打算退出奉先殿,贤宇放眼看去却见青莲独自一人跪在了圣祖的牌位前。贤宇见此心中自然明了,青莲自认是圣祖皇帝的人,如今时隔五百多年回宫来,自然要好好拜祭一番了。

    贤宇并未惊扰青莲而是悄悄的退了出去,没多少工夫一行人就回到了世安宫。贤宇让东方倾舞领着诸人退了下去,自家却是进了逍遥廉洁的书房。逍遥廉洁仔细询问了贤宇这些年在外的境况,贤宇自然大概说了一遍。父子二人足足聊了一个时辰的闲话,贤宇的脸色忽然就沉了下来。逍遥廉洁见此情景也是一愣,还未等其开口贤宇就开口道:“父皇,逍遥皇朝如今其实并不是很太平,内忧很重啊。”接着其就将在百里之外的那个村庄所见到的一幕说给了逍遥廉洁听。逍遥廉洁闻言面色也沉了下来,身上隐隐发出一股杀伐之气。

    两人很是默契的不再开口说话,而是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逍遥廉洁才淡淡的开口道:“皇儿,在你看来此事究竟是何人所为?是天下剩余三国所为,还是修行界中的邪道中人所为?”贤宇听闻此言却笑了笑,只是其的笑容十分怪异,十分的耐人寻味。

    逍遥廉洁见贤宇神色有异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其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贤宇道:“两者没什么不同。父皇应当知晓如今无论是逍遥皇朝还是天下剩余的三国都有修行之人在背后撑腰,这些修行之人中自然也包括邪道,正因如此儿臣说两者没什么不同之处,对我方而言都是一样的。”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