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三十九章 偿情(下)

    说罢其身上金光暴起,周围喝茶的人一时间都睁不开双目。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等众人回过神来之时贤宇方才所在的那一桌却已空无一人,只有一锭银子放在桌上。此刻的贤宇等人却已身在一处山崖之上,山崖 后方便是一条水流奔腾的大河,犹如千军万马一般从贤宇等人的身后流过。

    东方倾舞等人都面带焦急之色的看着贤宇,犹豫了好一阵东方倾舞还是开口对邪凤道:“邪凤妹妹,相公他也是不想被情所累,妹妹千万不要生出什么怨恨来。虽说相隔五百余年,但我却能看出妹妹对相公依然用情至深,既然如此那又何必非要害了一双性命,不如……”

    其话还未说完却被贤宇阻止了,只听贤宇淡淡道:“为夫今日是偿还欠下的债,倾舞你还是不要多言了。唉,无论如何为夫让邪凤姑娘等了五百余年,再怎么样都是为夫的罪过。”

    “邪凤,你若是敢害了我家夫君,我定然会与你势不两立!!”魔姬见东方倾舞软语相求邪凤都无动于衷,干脆就撕破了脸皮挡在了贤宇身旁,一双大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邪凤。

    当邪凤听到魔姬说出夫君二字之时身子莫名的一颤,目中的冷意又多了几分。只听其淡淡的的道:“今日我要的是他的命,若你等也想死的话大可阻拦,想来其也愿意让你等下去作伴的。”其的话语依然很平淡听不出丝毫的波澜,却给人一种极度的寒意,彻骨的寒意。

    贤宇轻轻拍了拍魔姬的香肩柔声道:“姬儿,你退下去吧。今日是该有个了结了,无论结局如何今日过后一切都会平静。”说罢其也不等魔姬开口说话就将其用一股柔和之力推了出去。魔姬被推到了东方倾舞身旁还想再冲上去,却被东方倾舞一把拉住,对其摇了摇头。

    只听东方倾舞柔声道:“妹妹没听相公说了吗?让我等带着莫动,难道妹妹不听相公的话?”此女的脸色如今已恢复平静,脸上满是淡然之意,看不出丝毫的紧张焦急。

    魔姬见此情景却摇了摇头道:“姐姐难道不知这人要灭了夫君吗?万一……”

    魔姬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东方倾舞拦了下来,只听东方倾舞接着道:“你也不是不知相公的脾气,若是惹恼了相公,他以后可就不宠着你了,你若是不怕的话就尽管去好了。”

    魔姬听了东方倾舞之言先是一愣,犹豫了片刻后其最终乖乖的呆在了东方倾舞身旁。在此女看来东方倾舞对自家夫君的爱只比自家多不会比自家少,既然东方倾舞如此镇定其自然也就放心了不少。两人说此话之时并未传音,而是张口说出,邪凤自然将这一切都听在了耳中。其那藏在面纱之下的脸上再次泛起 一丝笑意,比先前更冷了几分。贤宇见此情景却高声对自家的随从道:“今日之事乃本宫与邪凤道友的私人恩怨,若是有谁敢擅自出手以欺君之罪论之!“此话贤宇说的可谓是斩钉截铁,听在诸人耳中犹如黄钟大吕一般。

    贤宇面上泛起一丝坦然的笑容,而后话锋一转淡淡的对邪凤道:“道友今日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在下的性命,在下说的没错吧?”见邪凤并未开口说话其接着道:“既然如此就请道友出手吧,在下倒是想看看五百年来道友的修为到了何种地步了。”说话间贤宇还对邪凤做了请的手势,邪凤见此情景却并未动弹,而是依然呆呆的看着贤宇,好似入定了一般。

    贤宇见此情景也不再多话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邪凤,此女身上无丝毫的杀气,十分的平静,而在这中平静之下却隐藏着太多的怨恨与幽怨,那是一个女子积聚了五百年的幽怨。两人相对而立再次沉默了许久,依然是邪凤先开口淡淡道:“今日你若是死了那也是自家种下的孽,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人上路,你前脚死了我后脚就跟着来,受死吧!”

    其说着就化作一道残影朝着贤宇闪身而去,贤宇却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分毫。此女见此情景却无丝毫犹豫,在其看来贤宇定会出手,只是还未到其出手的时候。可是其想错了,直到其手中那不知何时多出的法剑刺入贤宇的胸膛,贤宇动都未动一下,甚至其面上的神色都无丝毫变化。那法剑深深的刺了进去,穿心而过,大半截剑身插入了贤宇的胸膛,剑上还带这鲜红的血迹。所有人都愣住了,东方倾舞愣住了,魔姬愣住了,雪武等人更是呆呆的立在当场,眼中满是茫然与不解之色。沉默,彻底的沉默,整个虚空似乎都在这一刻静止了。

    最终发出声音的并非旁人,而是那手握剑柄的邪凤:“啊!!!”其发出一声尖叫之后连连倒退了数步,而后其有疯了一般跑到贤宇身旁。此刻的贤宇依然静静的站着,若非其胸前插着一柄长剑其就如寻常人一般。其嘴角流出一丝鲜红的血来,脸色一纷纷的苍白了下去。就在其身子将要倒地的那一刻邪凤却一把抱住了贤宇,而后两人一同慢慢的坐在了地上。

    贤宇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邪凤的怀里,脸上的笑容还未消退。其的双目依然是那么的明亮,只是少了那么几分神采。邪凤身子不停的颤抖,其紧紧的抱着怀中的男人,几次想张口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能说出口。过了片刻后其才艰难的开口说出了一句:“这是为何啊?!!究竟是为何啊?!!!你为何不躲闪?为何不对我出手?!!!!!为何就那么傻傻的站着?!!!!!”邪凤的话语声一声比一声高,到了最后简直可说是歇斯底里的喊出来的,声音颤抖不已。

    贤宇看着面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女子,看了其良久才叹了口气道:“唉,你们女儿家的心思还真是难猜的很。你方才不说要将我灭杀,怎地如今又问我为何不加以躲闪呢?我不闪躲,如此你便可轻易将我灭杀。”贤宇的声音越发的虚弱,分明就是将死之人的模样:“咳咳,你这五百年里修为并无什么大的长进,若是我有心闪避的话你定然是杀不了我。”说话间贤宇不住的咳嗽,其每咳嗽一下就会有一小股血从其口中冒出,看起来很是骇人。

    东方倾舞此时才回过神来,其想到贤宇身旁去,但刚一迈出一步却一下坐倒在了地上。魔姬也是如此,两女纷纷瘫倒在了地上,而后一同无声的哭泣起来。雪武等人回过神来后就想冲上去解救贤宇,可却听贤宇在邪凤怀里道:“尔等站下,不准动,站下!”听了贤宇之言雪武等人虽双目赤红满脸绝望但却无人敢不遵贤宇的旨意,诸人硬生生的立在了那里。

    邪凤却不理会旁人,而是哽咽的对怀中的贤宇道:“我此次来原本就不是为了杀你,而是想死在你的手上,呜呜呜……五百年来我的心每日都在痛,死在你手上或许是我最好的归宿。我是想死在你手上啊,不是想杀了你,呜呜呜……想死的那人是我,是我啊!!!!!”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苦笑了笑道:“你这丫头心肠还真是硬的很,咳咳咳……原本我就欠你不少,可如今你却倒好,又想着让我欠你一条性命咳咳咳……唉,若是真的如你所说还不如就此死了干脆些,咳咳咳……”贤宇此刻的脸色已变的苍白无比,毫无半点血色。

    邪凤见此情景眼泪流的更多了,其摘下面纱对贤宇惨然一笑,梨花带雨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凄美。只听其哽咽着对贤宇道:“你这个小牛鼻子,难道真的不知我的心思吗?我爱了你五百年,哪个忍心让自家心爱的男子死去。若是可能我只愿永远陪在你的身旁,永远那么静静的看着你也是好的。可是你……可是你早已心有所属,根本就没将我放在心上。我原本就是个性子高傲之人,自然不愿意低声下气的去求你些什么,可我是爱你的啊!我爱你啊!!!我不让你死!!!不许你死啊!!!!”其说话间身子颤抖的越发厉害,好似随时可能倒下。

    贤宇吃力的抬起手擦去了邪凤面上的眼泪,而后淡淡的道:“原本……原本此次我就是来寻你的,想……想着见了你后若是你肯就将你留在身旁相伴一生。可……可你心中的恨意实在太强,此恨若不消除的话你是无法快活的。既然你想取了我的性命,那我索性就成全了你。如此……如此想必你心中会快活许多,日后好生修行,早日成就大道仙途。”

    邪凤听了贤宇之言身子却是猛的一震,其绝望的看着贤宇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啊哈哈哈……既然你死了我便随你去了吧,还谈什么大道仙途。”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