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二十九章 傲骨

    黑裙女子见贤宇安然无恙还一脸得意的模样先是一愣,而后心中的怒气又强了那么三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只见那巨大是旋风钻突然停了下来,黑裙女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诸人眼前。其满脸寒霜的看着贤宇并未多言语,而是幻化出了一把把黑色的锥子朝贤宇刺了过去,密麻麻的一片可说是遮天蔽日。贤宇见此情景身子轻轻一抖,一条金龙便从其体内窜出,一口将那些黑色的锥子吞下了大半。贤宇见此情景原本已松了口气,但其没想到是哪金龙只是坚持了片刻就被密密麻麻的锥子所包围,还被刺了个千疮百孔,最终发出一声低沉的哀吟化作点点金光消散在了虚空之中。见此情景贤宇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自从其用出了皇道之气还从未有人能如此轻易的破除其的龙影,其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凉意,但却并无丝毫退意。退?笑话,他贤宇是何许人也,逍遥皇朝太子,逍遥宫宫主。堂堂七尺男儿当站着死,自然不能跪着生。

    就在此时那黑裙女子再次开口了,只听其讥讽的道:“本座知晓你的来头,逍遥皇朝将在你这一代终结。灭了你就等于灭了逍遥皇朝的国君,即便灭不到掉你让你逃走,那逍遥皇朝的威信也会从此扫地。你逍遥一族从此将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柄,还有什么脸说一统天下收复山河?不错,此处是玄然山,你大可求援,但即便你活了下来从此逍遥皇朝名誉也全无了。”

    贤宇听了此话心中怒火狂涌。其知晓此女如此做是激将法,但其说的也是事实。逍遥皇朝乃是圣祖创下的基业,逍遥皇朝的皇帝虽不能说是天地间最强的存在,但其却不能认输。能战死,但却不能四处逃窜,能迎战但让人相帮也是极为不光彩的举动。贤宇怒了,其真的怒了。五百年前其确是不想做什么逍遥皇朝的太子,其只想做个逍遥快活的修行者。但今时今日的贤宇并非五百年前那个不知所谓的孩子,其心中清楚,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行者活着就要争一口气,若是无自尊的活着,活的再长久,即便与天地同寿又有何意?人要有信念,修行之人也是如此,其如今的信念自然就是逍遥皇朝这四个字。逍遥皇朝应是不朽的皇朝,永不衰落的皇朝。逍遥皇朝是那个几乎是传说中的人皇为了使得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所缔造的皇朝,是一曲神话。其以前不懂得,现下其却清楚,身为逍遥一族的后人,活着要捍这曲神话。

    贤宇目中精光一闪朗声大喝道:“玄然宫诸位长辈,今日贤宇要与其一战,为的是捍卫我逍遥皇朝皇帝陛下的龙威。弟子知晓众位前辈就在不远处,弟子恳请诸位前辈莫要出手,此事关乎逍遥皇朝威信,还请诸位前辈成全!!!!”贤宇此话音极大,方圆数里都能听的清楚。玄然子几人闻言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来,贤宇如此决断诸人显然觉得有些冒险。

    却在此时玄仁子开口道:“好小子,有骨气!师兄,今日我等只观战不插手。”

    听了玄仁子之言其余诸人先是一愣,玄然子盯着玄仁子看了片刻却点了点头道:“好,我等今日不出手。这孩子身有傲骨,若是我等出手相帮的话恐怕对其并非好事。”

    玄妙子听了此言却皱了皱眉道:“掌门师兄,可对方修为与我等相当,贤宇那孩子不过是大法境界,师兄觉得其有胜算吗?”听了此言其余诸人也都疑惑的看着玄然子。

    玄然子却并未回应玄妙子之言,而是笑了笑反问玄妙子一句:“师妹觉得贤宇那孩子会陨落吗?他能陨落吗?”听了玄然子之言诸人都愣住了,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

    玄妙子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前方的贤宇,良久才开口淡淡道:“其不能陨落,自然也不会陨落。”不错,贤宇不能陨落,其一旦陨落天下势必大乱。既然其不能陨落那自然也就不会陨落,上天自然不忍心让天下无主,既然如此贤宇又怎么能轻易陨落?

    再说贤宇,其冷冷的盯着对面的黑裙女子,目中精光不停的闪动。黑裙女子见了贤宇模样又听了贤宇方才之言却是愣住了。一个大法境界的小小修行者对其这个窥仙境界的高人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其自然是不敢相信的。但随即其却笑了出来,只听其冷冷道:“娃娃,你真的以为凭你能伤的了本座吗?虽说你有些本事,但本座要想灭掉你可说是轻松的很。”

    贤宇闻言却是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前辈试试看。”其说到此处话音一顿才接着道:“不知前辈敢不敢与晚辈打一个赌?”黑裙女子听了贤宇这话又一次愣住了。

    “打赌?打什么赌?”此女倒真是意外贤宇此刻还能说出此言,在其看来贤宇不过是个将死之人,居然还有心思与他打赌,其之所以有此一问是想听贤宇究竟想与她赌些什么。

    贤宇闻言却是朗声道:“你方才已犯下了欺君之罪,即便是修行之人也不可饶恕。本宫要与你赌的便是你输了要臣服于我逍遥皇朝,成为我逍遥皇朝皇帝陛下的奴仆。若你赢了自然可将本宫的人头拿去见你的主子。”黑裙女子听了此言再次笑了起来,笑的很是不屑。

    只听其问贤宇道:“你觉得自家有赢得机会吗?你凭什么赢本座,倒是说来听听。”

    贤宇闻言却是冷声道:“就凭本宫是逍遥皇朝的太子,凭本宫是他日的人皇!怎样?你敢不敢赌?还是你怕了本宫会赢了你?若是如此的话那你的结局恐怕就只有死了。”贤宇此刻心中有个信念,那就是今日死的决不能是他,只能是这个女子,只因他是逍遥皇朝的太子。

    “好,本座与你打这个赌。本座将会把你的魂魄困住,使你无法遁入轮回吗,让你受尽这人世间最苦的折磨。你将生生世世痛苦,每天生不如死,这就是你与本座打赌的代价。”此女的语气很是平静,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但贤宇却不为所动。

    东方倾舞见此情景却对贤宇传音道:“相公,不可以身犯险,这妖女乃是窥仙境界啊。”

    “夫君不可胡来,若你有什么不测东方姐姐与姬儿该如何好啊,求你了相公。”魔姬也对贤宇传音道,贤宇闻言却抬头望了望空中那个如烈阳一般的金色大球,面上泛起一丝笑容。

    其并未与二女传音,而是朗声道:“倾舞,姬儿你二人听着,今日若是有一人要死那绝不会是你们将相公。为夫的持皇帝威仪,这天下间有谁能动的了为夫?!任她修为再高敢欺君犯上那也不过是死路一条。今日之战为夫不得不战,你二人且不可下来助阵!”

    说话间贤宇身上金光一闪,九条金龙再次现形而出,一个个发出高昂的龙吟,响彻了方圆数里地方。玄然子等人见此情景目中精光一闪,只听玄妙子淡淡道:“我等虽是修行之人,但说到底也还是圣祖皇帝的子民。诸位师兄弟,你等觉得贤宇这孩子像谁?”

    诸人闻听此言却是一愣,片刻后却听玄然子笑着开口道:“师妹是想说这孩子像圣祖皇帝吗?呵呵呵……师妹错了,这世上只能由一位圣祖皇帝,不可能再有第二位。虽传说圣祖皇帝性子极为刚硬,但贤宇就是贤宇,其成不了圣祖皇帝,但其有望成为与圣祖并驾齐驱之人。”玄仁子等人听了此言不由的点了点头,这世上并非一定要像谁,若能让人臣服于自家才是上策。圣祖皇帝固然威服四海,但贤宇也未必不能恩泽天下,成为一代与圣祖一般无二的圣君明主。正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今日已是十万七千年后,往事已去今事未定。

    黑裙女子见贤宇一脸的肃杀之意丝毫没有胆怯之色其心中怒意更盛了几分,其面前之人居然敢如此狂妄,这可是其进入窥仙境界一来从未遇到过的。其已下定决心,让贤宇死都不能干脆的死,要折磨贤宇一阵子在让其死去。如此想着其身上黑雾再生,一阵翻腾后黑雾之中却又出现了一丝丝血红之色看起来很是怪异。其就那么慢慢的朝贤宇飘去,看在旁人眼中是那么的随意。贤宇见此情景却是冷哼一声,只见其身子微微一抖两条金龙便窜了出去,下一刻便一头扎进了那团怪异的黑红之雾中。两条金龙很快被黑雾淹没其中,诸人只能听见一声声高亢的龙吟从黑雾中传出,其他的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但片刻后龙吟之声却渐渐小了下来,贤宇的眉头也再次皱了起来。黑雾中此时却传来了黑裙女子的话音:“小子,你放心就是,本座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死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