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二十三章 重情

    半月之后,贤宇一行人到了逍遥皇朝与大周边境处。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诸人在一处树林之中落下歇息,到了逍遥皇朝贤宇心中有了一股莫名的暖意。在未入道前贤宇根本不知什么是家,家在何处。对其而言有爷爷的地方那便是家,爷爷也曾对他说过他们是无家之人,因此可处处为家。

    入道后贤宇觉得玄然宫便是其的家,可就在其心中有了那么一丝家的温馨感之时却被逐出了玄然宫。虽说那只是做给天下修行界中的修士看的,但贤宇却觉得从那一刻起其再次失去了家。如今逍遥宫便是其的家,逍遥皇朝便是其的家,家中还有许多亲人弟子。如今的贤宇心中常常感到温暖,因为他是个有家之人。人有了家就像是树有了根,无论风雨再大也不会被吹倒。心中想到这些贤宇忽然柔声对东方倾舞道:“倾舞,为夫想去拜祭爷爷。”

    东方倾舞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温柔一笑对贤宇道:“既然如此那就回玄然山吧,诸位长辈也有些日子没见到了,想必很是想念呢。”说到此处其顿了顿,面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接着道:“对了,回去前别忘了买些吃食,最要紧的就是酒了,师叔他老人家喜欢。”

    贤宇闻言面上泛起一丝温暖的笑容道:“你若是不提此事为夫说不准就要挨骂了,那好,休息片刻后我等就直飞玄然山,途中找个大一些的城镇去买些酒水,也要孝敬师尊。”

    魔姬见贤宇两人低声说着什么便嘟起小嘴撒娇道:“夫君与姐姐说悄悄话就把姬儿忘了个干净,姬儿不依。”贤宇与东方倾舞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便畅快的笑了起来。

    贤宇起身抱了抱魔姬,而后拉着她坐回原处柔声道:“你这小妮子,夫君怎舍得不与你说话呢。夫君要带你去见夫君的爷爷,你可要乖巧些,如此爷爷才会喜欢他孙媳妇啊。”

    魔姬闻言却是俏脸一红,脸上隐隐有些担忧之色。其贝齿轻咬红唇道:“夫君为何不早些说呢,人家……人家也好有些准备。”说到此处此女顿了顿接着道:“爷爷是在逍遥皇宫中吗?”贤宇闻言面上笑容一僵,而后一分分的消退下去,魔姬见此情景面上却显出疑惑之色。

    东方倾舞自然是将二人的言语听了个清清楚楚,其深深叹了口气便将南宫飞之时与魔姬传音说了,魔姬听完双眼一红,眼中含着泪水对贤宇柔声道:“夫君,在姬儿不好,姬儿勾起夫君的伤心事了。”说话间眼泪便从此女的眼中滚落下来,有些还滴在了贤宇的手上。

    贤宇见此却是将佳人轻轻揽入怀中而后柔声道:“无妨,此事为夫也一直没说给你听过。只因此事太过伤心,虽说已过五百余年,但为夫每每想起却依然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此刻南宫诗雨却轻轻的走到贤宇身旁跪了下来,其看着贤宇那满是悲伤的脸庞柔声道:“殿下如此重情重义伯父泉下有知定会含笑,可殿下为此事一直这般自责悲伤伯父恐怕也难受的很。臣女斗胆恳请殿下看开些,伯父当年拼死救下殿下,其是希望自家救了一位英雄。”

    贤宇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诗雨说起来你算是自家人,算是本宫的表妹。也怪本宫疏忽了,从即刻起你便不要以臣下自居。就把本宫当成兄长,你便是我逍遥皇朝的宫主,与怜心一般,你说这样可好?”贤宇如此做也是为了怀念那个为自家送了性命的爷爷。

    南宫诗雨闻言面上却显出惶恐之色道:“这怎么行?!君臣之礼不可废,殿下如今持天子威仪,说句大不敬的话殿下您如今虽说还未登上龙位却已是皇帝了。臣女对逍遥皇朝无丝毫功德,实在不敢受此殊荣啊。”此女说着便对贤宇深深拜了下去,贤宇见此却叹了口气。

    臣了片刻其开口问南宫诗雨道:“诗雨本宫问你,何谓持天子威仪?”

    南宫诗雨闻言先是一愣,但还是恭敬的回到:“持天子威仪便是天子替身,索性所言皆可做天子之言行,天子能为之时皆可为之。”此女小心翼翼的斟酌言辞,生怕说错了话。

    贤宇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答的好。”顿了顿贤宇脸色一正道:“南宫诗雨接旨。”

    南宫诗雨闻言又是一愣,但下一刻其便回过神来开口道:“臣女南宫诗雨接旨。”东方倾舞等人也回过神来,由东方倾舞领头诸人一同跪在了地上。此乃皇家规矩,圣旨下达之时凡在场之人皆要下跪听旨。不光如此,此旨意对修行之人也同样适用,只是寻常时候逍遥廉洁与修行之人相见之时都没有下圣旨,即便是下了圣旨也都会免了修行之人行跪拜之礼。其实即便是修行之人也是皇家子民,逍遥皇朝存世十万七千余年,莫说是如今的修行之人,即便是那些修行之人的老祖宗又有哪个不是逍遥皇朝的子民。修行之人所在之处是仙山洞府不错,但即便是仙山洞府那也是在天地之间,既然是在这天地之间那便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只听贤宇淡淡道:“本宫以天子之名封南宫氏一族南宫忠君之女南宫诗雨为逍遥皇朝柔轩宫主,享皇女之礼。此圣旨将在回宫之后昭告天下,钦此。”贤宇说话之时言语间无丝毫波动,很是平淡。但这些平淡的话语中却隐隐含着一股莫名威势,一股不容置疑。

    南宫诗雨听了贤宇之言身子微微一颤,但其还是立刻柔声恭敬道:“南宫氏南宫诗雨叩谢皇帝陛下隆恩,叩谢太子殿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罢其便直起了身子,眼中隐隐含着泪水。如此莫大的殊荣寻常臣子几辈子也修不来的福气,这是南宫家的荣耀。

    贤宇见此情景面上重新泛起了温和的笑容,其对逍遥怜心招了招手,逍遥怜心见此如小兔子一般就窜到了贤宇身边。贤宇见此柔声对其道:“怜心从今而后本宫多了位妹子,而你则多了位皇姐了,你欢喜不欢喜啊?”贤宇说此话之时满脸皆是溺爱之色。

    逍遥怜心闻言一把抱住了南宫诗雨道:“嘻嘻,怜心遵旨,以后就改口叫皇姐喽。”

    贤宇闻言面上显出一丝欣慰之色的喃喃自语道:“爷爷,孙儿不孝,但总算是弥补了自家的过错。如今诗雨做了逍遥皇朝的宫主,南宫世家从此也算是皇亲国戚了。虽说此不过是虚名,爷爷也不会在意,但如今您老人家已归天多年,孙儿也就只能做那么多了啊。”说话间一滴眼泪从贤宇的眼角流下,东方倾舞与魔姬见此情景心中却是莫名一痛。

    东方倾舞从怀中拿出一条方巾给贤宇擦去了眼泪柔声道:“相公重情重义此乃我等的福气,相公也无需悲伤。爷爷为人忠勇,说不准,说不准其没堕入轮回,而是升入天界了呢。若是如此的话相公好生修行,说不准有朝一日能在天界遇到爷爷,我等修行之人一切皆有可能啊。”贤宇闻言目中精光一闪,其猛的抓住了东方倾舞的玉手,似乎抓住了一线希望。

    五百年来贤宇虽说并无言语,但南宫飞的死是其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每逢一人之时其总会想起南宫飞临死之时的模样,在其看来南宫飞是用了自家的性命换取了他的性命。其原本就是重情重义之人,自然久久无法忘怀。原本以为从此天人永隔,但东方倾舞的话却让其又看到了一丝希望,沉默了许久其柔声对东方倾舞道:“为夫原本对修行并无多大兴趣,但若是能得大道自然再好不过能与你还有魔姬相守到永久。如今为夫又多了一条理由,那便是为了爷爷。爷爷为人忠勇想必有可能升入天界,即便其未能升入天界若是为夫又了仙籍也可查询爷爷的轮回命数,到了那时为夫可寻到爷爷的轮回之身,对其加以补偿。”

    东方倾舞见贤宇面上再次显出了笑容心中不禁松了口气,其柔声对贤宇道:“是了是了,相公说的对极了。我等也会好生修行,若是能与相公一同升入天界那才是皆大欢喜呢。”

    魔姬闻听此言却皱了皱眉头道:“若是我等不能随夫君飞升那可如何是好?”

    贤宇闻言却笑了笑道:“为夫也不一定能飞升天界,一切都要看造化才是。”说到此处其顿了顿接着道:“但不是有话说事在人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等尽力就好。为夫答应你等,若是为夫飞升天界定会让你等一同飞升,大不了与天斗上一斗,我逍遥一族从来不怕天的啊,哈哈哈……”其说着却大笑了起来,笑声很是豪放。诸人听了贤宇之言也是信息大振,修行之路虽说难走,但为了护卫贤宇雪武等人也定会拿出千倍万倍的工夫来修行。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