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二十二章 绝命

    逍遥廉洁此话一出群臣哗然,自古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即便是太子那也是皇帝臣子。(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即便众人明知太子是他日之皇帝,但只要未登皇帝位那就相差千里。但今日,当着群臣的面逍遥廉洁这个一国之君说出了那么一番话来实在让群臣惊愕不已,每人面上都是难以置信之色。逍遥廉洁见此情景却是笑了笑接着道:“众爱卿,朕清楚国无二君的道理。若太子是平庸寻常之人朕自然不会如此,但相信尔等也都从仙人口中得知五百年前四国战乱之事了吧?当年太子奉命四方督战,接过只有是了数月光景便将四方叛贼平息,其功甚大。”逍遥廉洁在皇帝位少说也有六百余年,其面前的臣子却是换了一拨又一拨,毕竟都是些凡人而已。

    众人听闻逍遥廉洁之言却不敢接话,却听肖明远再次开口道:“皇上此举虽说有些违背祖制但所谓特事特办,太子殿下聪明神武乃是逍遥皇朝江山接掌之人。莫说皇家,即便平头百姓家中都是子承父业。殿下原本就非凡人,而是修行之人。臣记得很是清楚,殿下入道已足足五百余年。按殿下的德行即便早登皇位也未尝不可,但让人担忧的是殿下似乎喜欢清静。殿下乃是修行之人,若当真一心只问天道恐怕对我逍遥江山并无什么好处。殿下如今说出了二圣人之言臣觉得是放权给殿下,如此这般即便殿下未继承皇帝位肩上也多了一些担子,日子久了其即便想偷懒怕也是不成了。吾皇圣明高瞻远瞩,臣万万不及也。”说罢其却跪了下去,肖明远这一跪却是让群臣心下又是一跳。肖明远何许人也?其在皇帝面前早就免跪了。

    逍遥廉洁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其快步走上了龙座重新坐下。扫视了一番下方群臣后逍遥廉洁朗声道:“众臣听旨。”群臣闻言身子一震,而后便恭敬的跪了下去。逍遥廉洁见此接着道:“太子聪明神武,贤德尤佳,乃国之重器明日帝皇也。从即日起太子在我行走天下百姓见之需行跪拜之礼,持天子威仪。太子即是朕,若是有朝一日朕归天,太子可即刻登皇帝位,无需再宣读圣旨。朕归天之时便是新皇登基之时,群臣谨记,若有不尊者视为乱臣。”

    逍遥廉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群臣自然不敢再反驳,当即接了圣旨。逍遥廉洁还命人将此圣旨昭告天下各州县。如此不到三日光景逍遥皇朝皇帝圣旨便天下皆知,一时间天下哗然。贤宇自然也知晓了此圣旨,此刻其正在一个山峰上来回走动,面上满是无奈之色。东方倾舞等人则静静的立在一旁无人敢说一句话,如此这般贤宇已来回踱步了小半个时辰了。

    东方倾舞心中叹了口气走到贤宇身前站着,贤宇猝不及防之下一头撞在了佳人怀中。东方倾舞顺势一把搂住了贤宇的脖颈娇声道:“相公这是怎地了?来回走动了那么久难道不累吗?”其这话分明是明知故问,听在贤宇耳中让其觉得有气又好笑,脸上的无奈更重了几分。

    贤宇反手将东方倾舞搂在怀中柔声道:“你这丫头现下变的越发调皮了,为夫的因何烦恼你会不知?唉,父皇此举等于是给为夫又上了一套枷锁。为夫即便想置身事外怕也是不能了。”贤宇说话间连连叹气,其现下是真的佩服自家老头子,做事还真有那么一套。

    东方倾舞闻言却是叹了口气道:“原本这事儿你就躲不掉。你是逍遥一族的子孙,是当今天子唯一的皇子,更是圣祖皇帝之后。江山原本就该落在你的肩头,该你的躲是躲不掉了。既然躲不掉了又何必要躲?难道相公还想让皇上为这天下操劳?皇上虽说龙体康健,但毕竟不是年少之人。相公身为人子实在是应体谅皇上,说起来皇上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说到此处其轻轻捶了贤宇胸口一下接着道:“皇上知晓你的性子,若不用此法拴住你那皇位你将来还不定给了谁。国无二日原本乃是祖制,卡皇上为了你可是违背了祖制,开了先河啊。我的傻相公,你那么聪颖的人怎就不能体谅体谅 皇帝的苦心啊。”说罢东方倾舞也是满脸的无奈,听其如此一说贤宇面上无奈之色却渐渐消去,其心中也只好认命了,谁叫他姓逍遥呢?

    魔姬此时也走了上来,其挽住了贤宇一条手臂柔声道:“姐姐说的是啊,既然无法逃避命数那干脆认命。相公如今持天子威仪,何不想着做个明君圣主,将来若是能与圣祖皇帝那般受众生敬仰,也是对天下苍生的一件大功德呢。姬儿相信相公,相公原本就非池中物。”

    贤宇闻言苦笑了笑道:“也罢,既然你们女儿家都如此说了那为夫堂堂男子也该有些担当。”说到此处其望向了远方,只见远处群山起伏如万千巨龙横卧天地只见,好一副壮丽画卷:“江山多娇,怪不得这天下有如此多的人想做皇帝。可是为夫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说白了为夫如就是皇帝陛下分身,你等想想有些人还会让为夫如此逍遥的流连山水间吗?”

    大殷皇朝皇宫的某处大殿之中,一个身穿黑袍头戴黑冠的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张纸聚精会神的看着,半晌后其面上显出冰冷的笑容来。只听其淡淡道:“逍遥廉洁你个老匹夫,看来你是真的在意自家的儿子。嘿嘿嘿……也对,若是你儿子死了你那逍遥皇朝怕是无法延续了。”其说到此处手中突然生出一团金色火焰,火焰将其手中的纸烧了个干净,连灰烬都没留下丝毫。只听其接着道:“二圣吗那也就是说将你儿子灭掉与杀了你没什么不同。好的很,既然如此朕就随了你的心愿。哼!朕就不信那小子每次都那么命大死不了,哈哈哈……”

    一阵狂笑之后此人在大殿中来回踱了几步,只听其淡淡开口说了一句:“绝命,前两次派去的人都被那小子灭杀了,都是废物。此次朕打算让你出手,记得,若是取不到逍遥贤宇的人头你也就不用回来见朕了。嘿嘿……朕这话说的似乎有些多余,你若取不了他的人头你的命怕是也保不住了。”其就那么淡淡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话,在旁人看来就好似在自语一般。

    一阵沉默后却从虚空中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绝命遵旨。”此话音方落大殿的门忽然慢慢的裂开了一条缝,紧接着那条缝再次合并起来。男子这才转身看着大门之处,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这是一种让人窒息的平静,就好似大殿中无人一般。

    贤宇此刻自然还不知有人要取自家的性命,或者说其原本就知晓自家性命天天有人惦记,随时打算迎接远道而来的道友。望着前方远山发了一会儿呆而后其从袖中取出那块从儿阳手中得到的红纱再次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这才转身对诸人道:“看来她还在南边,只要一直往南早晚回寻到的。”诸人闻听此言都从地上站起身子,诸人知晓贤宇是要接着赶路了。

    贤宇见此情景苦笑着摇了摇道:“看来本宫今年的运势不太好,该来的都来了。”说罢其便一个闪身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了,居然连东方倾舞与魔姬二人也不管不问了。

    魔姬见此面露担忧之色幽幽道:“看来夫君心中是真的不愿意接逍遥江山啊,真是苦了他了。”东方倾舞闻言却娇笑了起来,其笑声悦耳动听如仙音一般回荡在这群山之间。

    只见其望着远方贤宇身影消失的地方柔声道:“妹妹啊妹妹,恐怕这世上也只有你觉得做皇帝是苦差事。咱们的相公毕竟也在六道之中,既然在六道之中凡事都要看天意。相公自家也说过,我等修的虽是逆天之道但也不能处处逆天。若是处处逆天,恐怕用不了多久我等便会灰飞烟灭。相公有相公的命,他只是心中一时憋闷,用不了几人便会好了,无需担忧。”

    魔姬听了东方倾舞之言面上担忧之色才消退了几分,毕竟东方倾舞跟在贤宇身边的日子如此长久,对贤宇的性子也很是熟悉。其既然那么那么说了多半也没什么事,想了想此女便对东方倾舞与众人道:“我等快快跟上吧,若是不然怕是要跟不上相公了。”诸人闻言当即身上护体之光大盛,一个个如流星一般从山峰之上窜了出去,没多少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而就在南边,离大殷皇朝百里之外的地方正有一团黑云朝贤宇等人所在的北边疾驰而去,透过浓浓的黑色烟雾隐约可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若隐若现,给人一种极其诡异之感,一场杀身之祸再次悄悄靠近了贤宇。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