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八十九章 身定

    贤宇见对方不发一语的盯着自己却并未开口再说些什么,而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对方。(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过了好一会儿工夫对方才开口问贤宇道:“公子说此地有凶险,敢问是何等凶险?”

    贤宇闻言面色不由沉重了几分,只听其淡淡道:“今日在线初到贵地与友人寻一处茶楼喝茶,却见到茶楼外有两人斗殴,周围百姓前去围观。那两个斗殴的人虽说互相将对方打的狗血淋头面色却无丝毫痛苦之意,反而带着笑容。边上百姓也是一般,皆是满脸笑意观看两人斗殴。”其说到此处看了老者一眼,却见老者神色平静的正专注听其说话,其便接着道:“直至那两人互殴致死,却未见一人出来劝阻。原本不干自家事情袖手旁观虽于理不合,但也不好说些什么。但那两互殴之人却颇为怪异,怎地下手如此凶狠,硬生生要了对方性命?”

    贤宇说完老者面上却露出一丝笑意道:“公子所说之事本官已知晓,但公子还未说自家的来意。”这位大人听了贤宇之言却极为平静,倒询问起贤宇的来意,贤宇见此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方才自家所言之事虽算不得什么极为可怖之事,但若是常人听来多半都会有些骇然,可如今自家对面的这位大人却无丝毫惊惧之色,看其脸上的淡然之意总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贤宇压下心中的疑惑对老者道:“在下正是为方才所说之事而来,在下想问问最近城中是否有什么古怪之事?”老者闻听贤宇之言面上却显出玩味之色,让贤宇觉得莫名其妙。

    只听那老者道:“要说奇怪之事此城确有过,而且就在近日,呵呵。”

    贤宇闻言面上显出喜色,其来到此处也不过是碰碰运气,没想过居然真能问出些线索来。只听老者道:“要说本城最奇异之事那便是公子你今日敲响了那鸣冤鼓,要知道此鼓可是有五年未曾响起了。本官方才听了鼓声还以为自家耳朵出了毛病,没想到是真的。”

    贤宇闻言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只听其沉声道:“难道大人不觉此事诡异吗?”

    老者丝毫不在意贤宇神色变化,只见其淡淡一笑道:“有何诡异之处?公子方才也说了,那两人是互殴致死。这杀人的人与被杀的人都双双死去,即便本官想定罪又能定谁的罪?难不成要去定那些围观百姓的罪?可公子方才说的清楚,不干自家事没什么应当的。既然如此,那此事还有什么好查的?最多也是个互相残杀而已,公子无需多虑了,呵呵呵。”

    贤宇听了此言眉头皱的更深了几分,虽说其心中有些愤然当仔细一想对方之言还真有些道理,古往今来虽说法网恢恢,但也有民不告官不究之说,两人互殴致死此事还有什么好查的?但贤宇心中却总觉得有些诡异,其想了想又开口道:“大人的话有些道理,就算此事无需在查,那此城中人无论何时都面带微笑,看起来极为随和的样子,此时大人觉得为何?”

    “此城人人面上都有笑容?此事怕不见得吧?本官面上就不总有笑容,还有那外头的兵士都是一个个沉着个脸,公子想必是有些过于敏感了。说起来此地虽说边城小地,但也算的上是一处太平繁华之地。公子若是无事不妨在此地多留几日好生领略一番此城风光。”其说到此处看了看天色,而后对贤宇等人道:“若几位无事便自行离去吧,本官先失陪了。”

    贤宇几人闻言互望了一眼,只听贤宇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就现行离去了。”说罢贤宇便出了凉亭朝花园外走去,东方倾舞几人自然也快步跟了上去。此行白来了一趟贤宇心中自然有些不悦,但此事也在其预料之中。不过对方态度总让其觉得有些怪异,别扭的很。

    出个官府贤宇等人有混入了人流中,不到片刻工夫便回到了先前的那个小胡同里。其看了看众人问道:“你等觉得如何?我怎觉得那当官的有些怪异,总觉得有些不妥。”

    东方倾舞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在其看来方才相公你说的事好似理所当然一般。最要紧的还并非如此,最要紧的是从其口中听来一切事情好似又本该如此,反而是我等多此一举了。”其余诸人闻言纷纷点头称是,贤宇听了此话脸色却变的越发阴沉。

    只听贤宇道:“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人觉得不妥,那当官的所言虽听上去有些道理,实则是鬼话。就说那互相斗殴致死的两人,那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将对方打死,从当时的情景看想来两人也不过是有了些口角,并未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冲突,如此小事怎能赔上自家性命?还有那茶楼中人的笑容,即便心情愉悦能愉悦到被人打的狗血喷头还在笑?要知道即便是我等修行之人也有痛觉,被巨力打击之下有时还会痛呼出声,但那些个凡人却是满脸的笑容。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蹊跷,我等既然到了此处就该好好查个清楚。”

    听贤宇如此一说诸人的脸色也变的有些难看,正如贤宇所言,即便是修行之人也有痛觉,凡人怎可能不知疼痛。不说其他,仅此一条此事便有莫大的蹊跷。只听顾长天道:“道友所言甚为有理,只是我等虽知此事有蹊跷,但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此城虽不大,我等也不能挨个去问吧?再者,即便我等去找人询问那也未必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贤宇闻言却淡淡一笑道:“莫急,正所谓事出无常必有妖。此事居然如此怪异,多半会留下什么破绽。白日我等看不出什么蹊跷,那就夜晚在看。若真是些诡异之物,青天白日之下自然无法显现出来。到了夜里我等随意找几户人家看看,多半能看出什么蹊跷来。”诸人听了贤宇之言自然纷纷点头称是,如此一行人便再次走入人群中,如寻常一般闲逛着。

    转眼间数个时辰便过去,城中的等纷纷亮了起来,如此一来反倒是让贤宇心中有些嘀咕了,其心说若是真有什么蹊跷为何一切看起来如此自然,该怎样便怎样,出了脸上的笑容与过分随和之外看不出有丝毫的不妥,难道此城镇没什么不妥,是其自家多心了而已。

    心中如此想着贤宇便领着几人到了一家客站附近,几人隐去身形静静的看着客栈里的动静。看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客栈里人来人往,生意丝毫很是不错。雪武见此情景忍不住开口道:“殿下看这情景似乎没什么不妥,若是不然我等再另寻他处看个究竟吧?”

    贤宇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此处是客栈,原本就是人流最为密集的地方,若此处都无什么怪异之处去旁的地方就更难有收获,耐着些性子,再等些时候吧。”听贤宇如此说了雪武自然不敢有什么异议,如此这般诸人又等了将近两个时辰,但依然无丝毫动静。

    这时顾长天也有些焦急了,只听其开口对贤宇传音道:“道友,我等在此处已等了足足三个时辰,可依然无丝毫不妥之处。这般等下去也不是办法,道友你看是不是另想些法子?”

    贤宇听顾长天之言面上却显出了犹豫之色,其虽说结识顾长天时日不多,但对此人的脾性多少知晓一些。此人虽说看起来五大三粗,但性子却并不鲁莽,耐心也比寻常修行之人要好上许多。如今连顾长天都觉得有些耗费时辰,这使得贤宇心中也想另做打算。

    贤宇并未立刻开口说些什么,而是沉思了起来。片刻后其看了看众人,刚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人却愣住了。其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一般。东方倾舞等人见此情景先是一愣,而后便顺着贤宇的目光朝一个地方看去,一看之下也愣住了。

    只见一人从客栈内走出,可其刚抬腿迈出一步却停住了,就好似被人定住了一般。其那迈出的一条腿还悬在半空,居然如此这般不再有下一步动作。见此情景贤宇等人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等了片刻后只听雪武愕然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人怎地被定住了?”

    无人回应雪武之言,只因贤宇等人又朝别处望去。只见满大街的行人此刻都站住了,纷纷站不动。有的正在行走,一只脚还未落地,有的正在追逐身子微微向前倾斜。就好似一切的一切都听在一个点上,就这么卡在了那里不再前行。见此情景贤宇的面色不由的又阴沉了几分,雪武想要上前去看个究竟,却被其拦住了。只听贤宇道:“莫要轻举妄动,再看看。”听贤宇如此一说诸人都压下了心中的疑惑,等了片刻后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