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八十七章 假笑

    说起来女子好似天生就是为了花银子的,不到两个时辰贤宇给的那包银两就所剩无几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贤宇等三个个男子只能跟在几个女子身后一步步的前行,偶尔有哪个问自家买的物件好看与否还得发出几句赞美之言,自然这赞美之言多半是真的,毕竟都是美人儿怎样都好看。不过跟着几个女子走走停停的也实在是慢了些,让贤宇三人多少觉得有些不自在。

    终于贤宇深吸了一口气对东方倾舞道:“倾舞,你等在此处慢慢看吧,我们三个找一处茶楼坐下,到时你等去寻也就是了。”说罢其便要带着雪武与顾长天二人离去。

    哪知三人还未走出几步却被逍遥怜心叫住了,只听此女柔声道:“贤宇哥哥若是累了自然可歇息歇息,但总要留下一人帮我们姐妹拿些东西不是,否则这么多的物件可难拿的很。”

    贤宇听闻此言目光便落到了雪武身上,只听其对雪武淡淡的道:“怜心说的也是,既然如此那小武你便留下吧。”说罢其也不去 理会雪武那可怜兮兮的目光就带着顾长天融入了人流之中。几个女子直到目送贤宇二人走远这才转过头来看了看雪武,一看之下就是一阵轻笑。

    雪武见此情景只得干笑了两声是取的帮几个女子挑选其物件来,说起来留在此地其还是很愿意的,虽说有些无趣但能与如此多的美人在一起那可是世上男子求也求不来的福气。再说贤宇两人,贤宇与顾长天并未立刻寻什么地方坐下,而是接着随意的逛了起来。贤宇看了看这颇为热闹的街道对顾长天道:“如此小的一座边城能有这般安定景象,倒也是难得的很。”

    顾长天闻言点了点头道:“道友说的不错,由此可见这李家倒也并非无能之辈。”

    贤宇闻言笑了笑道:“我虽不知当年皇帝为何授意李家反叛,但想来定是有道理的。如今虽说明离逍遥皇朝与大唐是两国,但只要李家父子心中有逍遥皇朝那便是一国。”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一处茶楼之前,贤宇抬头看了看便对顾长天接着道:“我二人就到里面弄些茶水来喝吧,倾舞她们多半还要写时候才能来此地。”说罢其便先走了进去。

    此茶社为两层,贤宇二人并未在一层停留而是直接上了二楼。二楼的人看起来要少一些,相比一楼要清净了不少。两人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而后贤宇便让店小二上了一壶茶,还有一些点心。顾长天此时却开口说道:“没想到这凡人的日子过的也挺逍遥的,这些日子顾某就常常想,求仙问道难道就真的是我等想要的吗?若是心中不快活活千年万年又如何?”

    贤宇闻言却笑了笑道:“道自然要问,此乃我辈天大的机缘。但入道之后若老想着与世隔绝做哪些什么所谓的隐士就不对了。道在凡尘中,古书记载上古圣皇伏羲便是在山水间人群中寻得了道之真谛。可见道不一定在深山清水之中,这茫茫人海诸人的一举一动未必就不是道的体现。”听了贤宇之言顾长天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些日子其随贤宇走南闯北悟到了不少东西。贤宇虽说比顾长天要小上许多,即便抛开贤宇的身份不论顾长天依然对其很敬重。

    顾长天思索一阵后却并未在此事上多说什么,而是话锋一转问贤宇道:“贤宇道友既然身为一宫之主想必对修行界如今的局面也有所见地。不知道友觉得此间是否算天下太平?”

    贤宇闻听顾长天之言却笑了,笑的有些无奈。顾长天见此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听贤宇已开口道:“太平?道友若是论下方情景确称得上太平二字。在下看来,如今的天下要说太平也太平,要说乱却也乱的很。无论是修行界还是凡尘世间如今都不能算是真太平。”

    顾长天听了贤宇之言先是一愣,但其并未开口说些什么,而是等着贤宇接着说。贤宇笑了笑接着道:“顾兄可知如今天下五国中是谁在做主?”听了此言顾长天却又是一愣。

    顾长天只愣了片刻便开口说道:“做主?呵呵,自然是五国皇帝在做主了。”

    贤宇听了此言却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非也,如今天下五国无论哪一国身后都有修行之人撑腰,真正做主的恐怕不全是五国皇帝,而是身后的那些修行界中人。”贤宇说到此处顿了顿接着道:“比如如今的逍遥皇朝,其背后便有玄然宫昌佛宫,还有便是我逍遥宫。”

    顾长天闻言却倒吸了口凉气,其虽说是修行界中对这些事情却一无所知。如今听贤宇说了其才知晓原来口上说入道脱俗的修行者也在暗中扶持天下五国,连逍遥玄然宫也在其中。

    顾长天毕竟并非凡人,其片刻后便平复了心绪对贤宇笑了笑道:“如此说来逍遥皇朝可算是安稳了,顾某或许是记错了,顾某记得逍遥皇朝圣祖皇帝有训说修行之人不得干政啊。”

    贤宇闻言笑了笑道:“顾道友并未想错,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圣祖皇帝也不会知晓天下会有大变,恐怕天下人也没能想到。谁能想到在天下太平之时四方马没来由的造反?圣祖皇帝若是知晓有今日之局面恐怕也不会留下那圣训了。五百年前本宫回朝之时便劝说皇帝准许修行之人护卫逍遥皇朝,皇帝也是个明君圣主,这边答应了下来。”

    顾长天听了贤宇之言刚想说些什么却见贤宇愣住了,只见贤宇此刻正看着窗外下面的人群。顾长天顺着贤宇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两个男子在斗殴。顾长天见此便笑了起来,在其看来斗殴没什么好看的,但贤宇不再说话其也只好如贤宇这般看着下方那斗殴的两人。看了片刻之后顾长天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退去了,脸色反而变的越发古怪起来。贤宇此刻的脸色也是如此,眉头还微微的皱了起来。两人之所以如此不为别的,正是为了下方斗殴的两人。

    只见两人如今已尽数鼻青脸肿,各自身上甚至还有了血迹。原本就并无什么稀奇的,但怪异的是互相斗殴的这两人面上却无半分痛苦之色,也无半分怨毒之色,非但如此两人面上 都带着笑容,而且对方打的越重被打的那人就笑的越是开心。就连周围观看的人也是如此,一个个犹如看戏一般的哈哈哈大笑,如此情景看在贤宇两人眼中却极为的诡异。

    虽说心中满是疑惑但贤宇两人却并未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直到小半个时辰后两人不再打了,也打不动了。为何?因为两人已死在了当场,虽说已死但面上却依然带着笑容。周围的人群此时才散去,一个个仿佛并未看到地上的死人,该做什么还做什么,脸上也带着笑容。贤宇这才收回了目光,看了顾长天一眼,顾长天的嘴角正在不停的抽搐着。

    原本顾长天并非胆小鼠辈,互相残杀之事其在修行界更是见过不少,死在其手上的人就不知有多少,自然被其灭掉的人都是该死之人。但如今顾长天却觉得心中满是寒意,其今日才知道人还能如此愉悦的死去,还能带着满脸的笑容死去,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贤宇面上才泛起一丝冷笑,只听其道:“顾道友,你觉得这天下太平吗?”

    顾长天自然知晓贤宇的意思,只听其沉声道:“贤宇道友你看此事究竟有何蹊跷?”

    贤宇并未回应顾长天之言,而是看向了其其身侧的一桌人。只见那一桌坐着四个书生,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手无缚鸡之力。可如今四人却也打了起来,一人先是将面前的碗筷摔到了地上,又一人见此便笑着站起身道:“你这个莽夫根本不愧做圣人门生,该去做屠夫才对。”

    那摔碗筷的书生闻言也站了起来笑着道:“你这该死的东西,根本就不该投生人道,本该沦为畜生。但上天仁慈让你做了人,但你确空有一身人皮,做的却并非人事,真是可惜啊。”

    另一书生闻言却又笑了起来,而且还是大笑,其一边笑一边将身前的碗筷砸到对面之人的头上。那人被砸的满头是血却依然在笑,但其却移动了身形提起了身下的凳子。而后其也大笑了两声将手中的凳子砸在了对面之人的头上,这一下力气不笑将那人砸的翻身栽倒,倒下后便再也没有起身。顾长天见此情景想要上前去劝阻,其还没动身便被贤宇拦住了。

    顾长天疑惑的看了贤宇一眼,贤宇却摇了摇头道:“即便你去了他还是得死,无用的。”

    顾长天闻言思索了一阵最终还是点头安坐未动,只听其沉声道:“看来这一张张笑脸都是假的。”贤宇闻言并未说些什么,但其眼中却闪过一丝寒意。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