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八十五章 疯老

    此次西域之行贤宇可谓是心情大好,不仅见识了西域传说中的天宫神殿,还得到了天泉兰,可说是收获颇丰。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如今一行人正走在一条官道之上,所谓官道便是凡尘间朝廷专门修的道路,并非寻常小路可比。就拿贤宇等人如今所行之路来说足足可并排行十乘双马马车,可见是多么的宽阔。顾长天看着贤宇与东方倾舞诸人一路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心中却颇为疑惑,想了半晌后其才开口问贤宇道:“那个……贤宇道友,我等为何不御空飞行,而是步行?”

    贤宇闻言听闻此言便对顾长天笑了笑道:“顾道友,你说着大好山河美是不美?”

    顾长天听贤宇所言却是更加疑惑;但其还是笑了笑对贤宇道:“自然是美啊。”

    贤宇闻言点了点头道:“美?那道友说来听听美在何处?”顾长天听了此言却傻眼了。

    其这才发觉自家根本不知东圣河山美在何处,贤宇见其面现为难之色便道:“顾道友说不出来?这没什么好稀奇的,想必这世上千万修行之人没几个能说出来的。修行之人说的是逍遥自在山水间,但真正逍遥山水的有几人?修行之人多数时候都是在自家洞府之中修行,有时一座数十年甚至百年不见天日,更不要说什么流连山水间了。”其话说到此处却正巧见到几个凡人从其身旁走过,见此情景其便闭上了嘴。等那几个凡人走的远了贤宇却接着开口说道:“顾道友可知这世上最知晓山水之美的是何人?正是那些在修行之人眼中不值一提的凡人。这些凡人生在凡尘中,离山水才是最近的。这些山水多少修行之人看不见,凡人却能,道兄可知这又是为何?”听着贤宇之言顾长天面上隐隐有了思索之色,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就是因为我等修行之人每日穿梭于云海蓝天之间,很少脚踏实地的行走。御空飞行纵然瞬息千里,但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如画美景从我等身边溜走,久而久之我等便什么都看不见了。”贤宇这话听在顾长天耳中犹如当头棒喝,使得其茅塞顿开,随后其深深的叹了口气。

    沉默了片刻后顾长天才到:“道友所言极是,看来这世上修行之人都是傻瓜,只道友一个明白人。”其说罢转头看了看身后小声说话的东方倾舞等女与雪武笑了笑接着道:“跟在道友身边想必都是明白人,如今顾某也不再是傻子了,这都要多谢道友指点迷津了啊。”

    贤宇闻言却笑了笑道:“说什么指点迷津,这世上的道理很是好懂,只是我等世人将其看的过于繁杂了。顾道友也不要说这世上之人都是傻瓜,说不准我贤宇在诸位道友眼中才是傻瓜呢。”贤宇此话一出顾长天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皆醉我独醒,那醒着的人说不准在醉人眼中便是个酒鬼。这世道总是向着多数人,不会向着少数人。

    贤宇与顾长天两人正说着却见一抹倩影窜到了贤宇身前,贤宇定眼看去却是逍遥怜心,只听逍遥怜心一本正经的道:“谁若是敢说我家贤宇哥哥是傻瓜,怜心便将其打成猪。”说话间其还挥了挥笑拳头一副随时要出手的模样,看在贤宇与顾长天眼中两人不由又是一阵大笑。贤宇眼珠一转却是身子一闪的将逍遥怜心背在了背上,逍遥怜心见此却是一阵欢呼。

    顾长天见此笑着摇了摇头道:“贤宇道友你还真不像是一国储君,倒像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其虽不知太子是个什么模样,但在其想来太子是不会背着自家妹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乱跑。再者,顾长天与贤宇相识了这些日子也丝毫不觉的贤宇有什么架子,为人很是平和。

    贤宇闻言却是背着逍遥怜心转过头正对着顾长天道:“太子又如何?还不是人生父母养的?莫说我今日只是个太子,即便他日成了皇帝只要我们家怜心喜欢,为兄的便会背着。”

    顾长天闻言深深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接着道:“贤宇道友,若是逍遥皇朝他日真能一统山河,那天下百姓才是真正的有福气。当今皇上与你都是贤明之人,此乃天下之大幸也。”说到此处其顿了顿又道:“依道友如今的法力若想灭了四国易如反掌,道友为何不为?”

    贤宇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即便是民心所向在下也不想掀起战火,一将功成万骨枯,苦的不光是手下将士,更是千万百姓。天下自然要平,但如今却还未到时机。顾道友放心,时机到了在下自然会出手的。”说罢其便背着逍遥怜心跑到了众人前头,兄妹两个有说有笑好不自在。东方倾舞等人见此面上都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如此才称得上逍遥自在。

    雪妃看了看前头的贤宇眼中却多了几分茫然,只听其问东方倾舞道:“倾舞,殿下让人觉得很奇特。”其说话之时目光却并未从贤宇身上移开,而是依然随着贤宇的动作看个不停。

    东方倾舞闻言却是轻笑道:“他这人对谁都是真的好,对下头的人也是温和的很。你有所不知,在逍遥宫中其隔三差五便会下厨做些饭菜来给徒孙们吃,徒孙们都很喜爱与其相处。”雪妃闻言却是一愣,其从未见过如贤宇这般的一宫之主,也从未见过贤宇这般的太子。

    东方倾舞见雪妃听了自家之言依然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变接着道:“姐姐此次将手下地址打法走留在贤宇身旁一段日子,自然有的是工夫,慢慢的姐姐便会知晓贤宇为人了。”说罢其便快步跑了出去片刻后便与贤宇两人嬉闹在了一起,南宫诗雨等人见了自然也不肯落后,纷纷都跑了过去,只留下雪武与顾长天还有雪妃三人在那里发呆。但过了片刻工夫雪妃咬了咬红唇也快步走了过去,其打算要学贤宇等人的模样,如此这般才能更好的亲近贤宇。

    顾长天望着不远处路上嬉闹的贤宇等人便转头问雪武道:“殿下平常就是如此这般模样吗?”其虽说对贤宇的性子知晓一二,但见了眼前情景还是觉得有些愕然。

    雪武听了顾长天之言却是笑了笑道:“道友所见的不过是殿下的一面,殿下平常也是这般随和。”说到此处其面色一沉接着道:“但若是有谁敢惹怒了殿下,那殿下便是另一副模样了。这才是皇者之道啊,该笑的时候笑该怒的时候怒。笑的时候让人都想亲近,怒的时候让人连气都不敢喘。不过殿下对身旁之人绝不会发脾气,除非有谁真做了让其发怒之事。”

    两人说着话脚下步子不禁加快了些,没多少工夫便到了贤宇等人身旁。贤宇等人此刻却停住了嬉闹,看着面前的一个老者。此老者看起来衣着不算寒酸,但却很少凌乱。一头白黑相间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此刻其正眯着一双看起来有些浑浊的双目盯着贤宇,看的贤宇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就在贤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之时却听那老者想开口了:“哪里来的一群邪魔外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此发疯?老夫乃是玄然宫玄然子,尔等今日必死无疑!”说话间老者原本半眯着的双目忽然睁了开来,目中好似有精光闪动,看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气势。

    贤宇等人听了其之言语却是一个个瞪大了双目,心说此老头疯疯癫癫的怎么就认得玄然宫的宫主玄然子呢?玄然子是谁?那可是贤宇的师伯,天下正道实在的头一人。而如今面前的这位老者张口就说自家是玄然子,怎能不让贤宇等人膛目结舌,心中也是一阵狐疑。

    就在贤宇几人愣神之时却听那老者又道:“年轻人,你觉得自家是正人君子吗?”这话问的很是突然,贤宇等人闻之皆是一愣。不过片刻后贤宇就知晓这疯癫老者是在问他。只因老者的目光直直的盯在其身上,根本就不去看其余诸人,这让贤宇心中更加疑惑了。

    虽说心中狐疑万分但老者问话贤宇不能不答,只见其笑了笑道:“晚辈并非君子,但也绝非小人。”老者听了贤宇之言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好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地间最为可笑之事一般。东方倾舞几人见此眉头都微微皱起,之音这老者的笑声实在是有些怪异。对方明明是个凡人,身上一丝法力波动都没有,但其的笑声却极为洪亮,洪亮到连东方倾舞几人这等修行之人都忍不住想去捂自家的耳朵,可就在东方倾舞几人想要如此做时,笑声却嘎然而止。

    只听那老者接着开口道:“这世上的人除了君子便是小人,你几人说自家并非君子也并非小人,难道你不是人吗?”说罢这看似疯癫老者的目光再次紧紧的盯在了贤宇身上。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