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八十章 旁观

    天泉兰不翼而飞群修自然是一阵骚动,可合众人之力寻了三日之久却无丝毫踪影。(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三日后,许多修行之人已回转只剩下那么数十人还留在天泉兰出世之地。如今原本的泉眼也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处五六丈大小的冰坑。若是有生人来此,定想不到此处有圣药出世。

    这数十人中有三人贤宇认得,一是皇甫玉,二是顾长天。这第三人却是那位不男不女的非男。顾长风三日来一边盯着非男一边寻贤宇的下落,其此刻眉头微皱喃喃道:“贤宇兄弟该不会已陨落了吧?”想到此处其眉头又紧了几分:“若真是陨落就太可惜了。”

    想了想贤宇之事,顾长天最终叹了口气。虽说其与贤宇颇为投缘,但人生一世富贵在天生死由命,修行之人更是能在呼吸间定生死存亡,其心中即便有些伤感但也不会太过在意。其此刻心中存的念头便是要将非男灭杀,此刻对其而言非男便是毒门,二者无丝毫差别。

    再说皇甫玉,其如今站在那原本满是水的冰坑之中,神色淡然的看着冰坑之内。其面上时而疑惑时而苦笑,无人知晓其心中所想。过了好一会儿工夫其才抬头朝天穹之上望去,心道:“本宫三日前分明感应到有皇道之气在此处,比本宫的还要浓上几分。若是是五国中的皇室中人定然不会那么轻易死去,想必那天泉兰就是被此人拿去了吧……贤宇……呵呵呵。”

    无论是顾长天还是皇甫玉留在此处多半都是为了贤宇,而那非男却真真的为了天地圣药。其上次未能得手便已是 恨天怨地,如今却有没得手怎叫其不怒火中烧。其那张涂脂抹粉的脸上已有些扭曲了,更可笑的是其一肚子的火气却不知找谁发去,只得呆呆站在原地不发一语。说起来其也盯了贤宇许久,如今贤宇不在此处其也想过天泉兰落到了贤宇手中,但其实在不愿心中所想成真,一人在二十年内得了两株天地圣药,此时说出来都没人信。

    如此这般又等了三个时辰,众人也不知究竟在等些什么,只是不甘心如此轻易的离去。只听人群中一个老者说道:“诸位道友,天地圣药多半是在那几位陨落的前辈破除屏障之时损毁了。我等还是莫要在此处逗留,所谓机缘那便是不可强求的,我等还是就此离去的好。”说罢此老便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灰光朝天边射去,几个闪动间老者便消失在了天地尽头。

    其余诸人见此也纷纷哀声叹气,相互寒暄了几句后也各自离去了。只片刻工夫场中便只剩下三人,正是顾长天三人。顾长天见诸人已走便面色阴沉的朝非男而去,但其还未走出几步却听一个声音道:“两位道友还不死心?想要在此处寻天泉兰的下落吗?”

    这说话之人正是皇甫玉,其面带淡笑的走到顾长天与非男二人的中央,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阻住了顾长天的去路。顾长天听闻皇甫玉之言先是一愣,而后便也对其露出一丝笑容。顾长天知晓贤宇曾与皇甫玉说话,觉得能与贤宇攀谈之人定非什么邪恶之辈,对其自然也很是客气。只听顾长天道:“这位兄台请了,在下并非在寻什么天泉兰,而是另有要事。”

    皇甫玉听了此言点了点头,而后转头朝非男看去。非男见皇甫玉朝自家看来却是掩嘴一笑道:“奴家也并放非为了什么天地圣药,只是见此处风景宜人不舍得离去罢了。”说到此处其又仔细的打量了皇甫玉一番,而后话锋一转问道:“这位公子,不知公子为何还逗留此地?”

    皇甫玉闻言却是叹了口气道:“在下偶然来此不想遇上了一位兄台,二人很是投缘,其在三日前却不见了踪影,故而在下就在此处寻了数人。可寻了三日还不见其下落,看来其是遇上了什么麻烦。”说罢其再次朝身后那个不大的冰坑望去,转头的那一刹那其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但那笑容也只是在其脸上一闪而过,无人能察觉其脸上的异样。

    顾长风闻听此言却是叹了口气道:“兄台说的想必是贤宇道友吧,说来真是可惜了。”

    皇甫玉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却是大笑了起来。顾长天见此却是一阵疑惑,还未等其开口问些什么却皇甫玉开口道:“兄台放心便是,贤宇道友福泽深厚并非命薄之人。”说罢其也等顾长天回话便身上金光一起,身子在金光中一阵模糊后便不见了踪影,看起来很是奇异。

    顾长天见此情景先是一愣,而后便又将目光转向了非男。此刻就他二人在此顾长天自然不会再顾忌什么,只听其冷冷道:“妖人,顾某今日便要取了你的性命!”说着便打出一拳。

    一团紫色拳影从其手中击出,只冲非男而去。非男见此情景眉头微微皱起,只听其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这位道友是何用意?奴家可从未得罪个道友,即便道友要出手也得有番说辞才是啊。”说罢其身上便冒出一股漆黑如墨的雾气,顾长天的拳影也在此时击在了雾气上。顾长天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紫色拳影击在了黑色雾气之内,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见此情景其面上无丝毫喜意,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来。其可不觉的自家一拳头就能击中对方,若是毒修如此好对付的话那他顾家满门何至于两次险些被毒修灭门?就在顾长天思索之时却见前方黑色雾气渐渐散去,其中却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非男的踪影。顾长天见此心下一跳,其身上下一刻便泛起了紫色的护体之光,对方如今不见了踪影还不只要搞什么鬼,一切小心为上。就在顾长天的护体之光泛起之时其身后却传来个非男那阴阳怪气的话语声:“道友可是在寻奴家啊,嘻嘻嘻,道友往后看,奴家就在道友身后。”

    顾长天闻听此言并未转身,而是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其在十余丈外的一处地方现身,此刻的顾长天已转过了身来,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对面之人。非男此刻面上满是笑容,但目光深处却有那么些许的寒意,只是这点寒意就让顾长天觉得心下一紧,很不自在。虽说如此但顾长天并无丝毫退缩之意,顾家人数百年也未必能碰上一名毒修,如今碰上了非男对其来说是一种荣耀,即便是为顾家献身那也是顾家后人的归宿。其如今已抱了必死的决心。

    非男却在此时开口问顾长天道:“这位道友,先将话说说清楚。道友无端对奴家出手,究竟所谓何事?”其是真觉得疑惑,虽说自家有些仇家,但也不会追到这西域边陲来。

    顾长天听了非男之言却哈哈的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其才冷声道:“你问我为何对你出手?我对你出手自然是因你该死,我是顾家后人,顾家后人若见毒修人人可诛之!”其说罢手上紫光一闪,一柄长刀便出现在了其的手中。此刀比寻常刀剑要大上一倍,其上泛着紫光看起来极为诡异。其快速的起长刀,而后猛的朝下挥去,一道紫色的刀芒快速射向非男。

    非男听了顾长天之言面上显出思索之色,对顾长天击出的刀芒其却丝毫也不在意。其稳稳的站在原地,毫无躲闪之意。没多少工夫那紫色刀芒便击在了非男的身上。顾长天见此情景却愣住了,其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击出的紫色刀芒将非男击了个身首异处。其心道:“难不成这厮如此轻易就被我灭杀了?”脑中刚跳出这么个念头,其便摇了摇头。虽说亲眼所见,但其还是觉得毒修没那么容易陨落,其面色又凝重了几分,紧紧的盯着那身首异处的非男。片刻后顾长天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其看着面前不远处的非男慢慢溃散。

    二人不知在其头顶千丈外的天穹云层中有座冰楼正隐在期内,正是贤宇诸人所建的那座冰楼。在冰楼的的大厅中,贤宇正坐在主位之上,其手中拿着一株兰花,此一株兰花之上有七朵子花,色彩各部不相同,看起来奇异之极。而在 其面前的虚空之中却有一副景象,这景象正是顾长天与非男两人斗法的情景。东方倾舞几女正站在贤宇身旁静静的看着,时而皱眉时而摇头。雪妃七人竟然也在其中,七人并未看向虚空中的景象,也没看贤宇手中的天地圣药天泉兰,却只是看着站在贤宇身侧的情理,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青莲却并未在意雪妃几人的注视,而是随意的看着前方画面。看到非男身形又不见了踪影,其转头对贤宇淡淡道:“殿下,奴婢斗胆问一句,殿下是只想在此做个旁观之人,还是打算在紧要关头出手相助?”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