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六十四章 俗人

    贤宇请雪妃等人落座并吩咐南宫诗雨上了些茶水,诸人品了几口茶其便开口问雪妃道:“不知前辈因何事来到西域之地?说起来极南之地与这西域之地相隔甚远啊。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

    雪妃听了贤宇之言却并未立刻回其问话,而是笑了笑自顾自的喝着杯中之茶。过了好一阵其才放下手中茶杯道:“贤宇宫主无需如此多礼,自你成了逍遥宫宫主那一日我等之间便可平辈论交。真说起来如今逍遥宫之实力与我玉雪宫可是不相上下,说不准还略胜我宫一筹。如此境地下贤宇宫主还以晚辈自居着实有些不妥,况且如今贤宇宫主的名头可是响的很啊。”其说到此处顿了顿接着道:“至于本宫为何到了此处,若本宫说是来游玩贤宇宫主能信吗?”

    贤宇听了此言先是一愣,而后便哈哈大笑着道:“若是来此游玩那最可信了,此处虽说是西域荒凉之地,但风景着实美丽。若说来此地做旁的事本宫或许还不信呢。”贤宇说罢却是起身走到一扇窗子边上,如今窗外又飘起了雪花,朦胧中依稀可间远处的雪山美景。只听贤宇接着道:“不过想来雪仙**务繁忙,并非那种有闲情逸致看美景的人,来此地怕是有旁事要做吧?”贤宇说罢并未转身,而是依然望着远处的雪山,好似此话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雪妃等人听了贤宇之言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工夫才听此女道:“贤宇宫主说的不错,我领弟子到此处确有事情要做。想来贤宇宫主来此地也有所图,不会单单看雪景吧?”

    贤宇听了此言却是慢慢转身,其满脸笑容的看着雪妃淡淡道:“宫主错了,在下来此地要紧的便是看看风景,不过这看风景之余也不妨做些旁的事。比如说寻个宝,采些药什么的。”

    雪妃听了贤宇之言眉头微微皱起,其盯着贤宇看了良久却是嫣然一笑道:“贤宇宫主这天下的机缘原本就少的可怜,同样的大机缘想必不会让一人碰上两次。要说贤宇宫主的机缘已是不小,连天地圣药这等宝物都能到手。自然,此次贤宇宫主也并非没机会,怕就怕宫主福缘深厚,到时将那东西再弄到手中,若真是如此恐怕天下人都会跟贤宇宫主结下仇怨。”

    贤宇听闻此言嘴角却泛起了一丝冷笑,只听其对雪妃道:“雪宫主,这天下的人恐怕没人会嫌弃自家的好东西多,只能是嫌少。在下并非是什么圣人,自然也是一般无二的。自然,在下此次来多半也不过是凑个热闹,毕竟在下已得过了天大的机缘。但所谓机缘那便是天意,我等修行之人又怎能预知天意,若天意真让在下得那东西,即便在下呆在宫中足不出户怕是也没用处。再者,天下高人众多,仙子你就是其中一人,难道仙子觉得自家得不到那东西?”

    “贤宇宫主说笑了,妾身此来也不过是看看热闹。机缘这东西你越想越离你远远的,总是无意中降临。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我等修行之人该知道世间万事不得强求,修的就是自然二字。”雪妃听了贤宇之言意味深长的说道,贤宇听在耳中却是连连点头。其颇为认同雪妃之言,无论雪妃是虚言相欺还是如何,这道理总不会差。

    贤宇面上神色一变,满脸的正经之色只听其道:“仙子,你我二人也算是故交,玉雪宫与逍遥宫又是盟友,也就无需兜圈子了。实不相瞒,本宫来此地一是云游所致,二便是为了天地圣药天泉兰。不过本宫方才所言句句属实,并非刻意来寻天泉兰,正如仙子所说,这天下的好事不可能总落在一人身上。此次本宫也就是个看热闹的,并无什么旁的心思。”

    “既然宫主如此说了妾身也如实相告,妾身十年前有事耽搁措施了机缘,此次确为天泉兰而来。只是如宫主所言,天下修行之辈高手众多,若想得此机缘怕是没那么容易。故而本宫此次也不过是存着碰运气的心思,不敢过于执着。若是一心想着夺取天地圣药,到手了什么话也不多说,要说没得手只怕会成为心魔,日后修炼之路便会更加艰难。”

    贤宇知晓此女所言非虚,修行之人若对一事太过执着此事便胡成为心魔。心魔一旦生成便会日益壮大,最终可使得修行之人迷失自我堕入邪道,多半会疯疯癫癫,没了人形。贤宇想了想便对雪妃道:“雪宫主,不知宫主有何打算?是在这西边地域仔细寻找天泉兰之下落,还是先寻个地方落脚,等着他人带路?”其说罢便满脸玩味之色的看着雪妃。

    雪妃听了贤宇之言眼珠一转淡淡道:“这天下总有一些有本事的人,若说消息灵通你我又怎能比的过那些人?既然如此妾身想先寻一处地方落脚,时候到了自然会有人引路。”说到此处其大量了这座冰楼,而后接着对贤宇道:“道友还真是聪慧过人,居然能想起造一座冰楼。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不少的力气,使得万物能重归自然。说起来贤宇宫主此冰楼倒是宽敞的很,妾身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宫主能够应允。”贤宇听了此言心下便是猛的一跳。

    虽说其心中猜到了雪妃所谓的不情之请究竟是何事,但其也不能不让人家说出口,便一脸笑意的道:“雪宫主何必如此见外,有事便说,但凡在下力之所及定会照办。”其如此说着心中却在暗暗叫苦,目光不由的朝东方倾舞众女看去,众女却皆无神色变化。

    “如此甚好,妾身想在此地借住一些时候,不知贤宇宫主能否应允?”雪妃笑着道。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一脸的惊讶之色,只听其道:“雪宫主不是在说笑吧。以宫主法力若想造一座冰楼可说是轻而易举,为何要与在下同住?我等几人性子都有些散漫,实在怕耽误雪宫主的修仙大业啊。”其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招了,将自己说的一文不值,大力抬高对方。

    东方倾舞几女听了此言面上皆显出苦笑之色来,雪妃也笑着道:“贤宇宫主这说的是哪里话,宫主年轻有为假以时日定会成为修行界数一数二的人物。跟宫主同住说不准就是妾身的一个大机缘,妾身正是因为想到了此点才有此不情之请,若是不然正如宫主所言,妾身大可自行造一座冰楼,也并非什么难事。只是我修行之人求的是天人合一,自然要遵循天意。天意让妾身与贤宇宫主偶遇,想必也是想让妾身跟着宫主受一番教诲。”贤宇听了此言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其刚想说些什么却听雪妃接着道:“难不成宫主嫌弃我等容貌丑陋住在此处弄脏了宫主的冰楼?”贤宇听了此言却是面色大变,心说这事根本就没边儿。

    “雪宫主这是说的哪里话,宫主容貌胜似天仙,怎会丑陋。”其说罢却苦笑了起来。

    就在贤宇不知该如何应付之时却听东方倾舞淡淡的道:“雪宫主莫要误会,实不相瞒。我家相公虽说是修行之人,但日子过的却如凡人一般。每日朝九晚五,修行也就只用两三个时辰,其他时候日子与凡人一般无二。旁的不说一日三餐是必不可少的,因而怕因此耽误了雪宫主的修行啊。若宫主能受得了与几个凡人同住,那住下来自然美什么不可。”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只用却是眼中一亮,其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雪仙子有所不知。本宫如今虽说看起来与旁人无异,但年少之时不过是凡尘俗世中的一个小乞丐而已。乞丐最向往的那便是寻常人过的日子,故而虽说入道五百余年,但却与凡人没什么两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这些都是家常便饭。不光是在下,整个逍遥宫之人皆是如此。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等就是一帮俗人,仙子与我等住在一起怕是不惯的。”其说着还连连叹气。

    其以为雪妃听了此言会打消与其同住的念头,却不想其微微一笑道:“若宫主顾虑是是此事那请放心,我等不在意。妾身听了宫主方才所言倒是对凡尘俗世的日子颇为好奇,正好趁此机会见识一番。古语云时刻修行,学做凡人想必也是一种修行。”

    贤宇听了此言嘴角连抽动了数下,对方既然如此说了其也就无话可说。只听其道:“既然如此那仙子就住下吧,正好你我可相互为师,呵呵呵呵。”雪妃听了贤宇之言自然是连连称谢,其面上隐隐有一丝玩味之意。东方倾舞几女见此情景面上神色也颇为怪异,诸人都齐齐的看向贤宇想看看自家主子如今究竟是何莫要,却不想贤宇却呆呆的坐在那里神色木然,东方倾舞几人见其如此又是一阵苦笑。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