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冰楼

    那女子的话音方落黑袍人也随即消失了,周围虚空中的寒意瞬间便降了下来。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贤宇静静的隐匿在大树后久久未发一语,良久树后金光一闪,贤宇的身形便显现了出来。其望着某处的苍穹呆了好一阵才自语道:“这世上最骇人的并非幽冥之下的厉鬼,而是活在世上的人啊。”说罢其便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几个闪动后其身形便消失在了天地尽头。

    次日,贤宇坐在那茶摊里喝着一碗白水,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面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只听其淡淡道:“累了一夜喝点茶水吧。”说罢其便朝对面看去,只见雪武正眉头紧皱的坐在那里。茶摊的小二因贤宇身上那股飘逸之气不自觉注视了贤宇良久,如今贤宇对面突然多出一人来其面上不由显出骇然之色,在其看来雪武便是突然出现的,但最终其却想是自家眼花了。雪武并未立刻开口对贤宇说些什么,而是依贤宇之言端起面前一碗茶水大口的喝了起来。

    “殿下,臣无能,夜月姑娘怕是真有了什么不测。臣昨晚将城中大小客栈酒楼都问了一遍,连赌场等地臣也去了,可就是没有夜月姑娘的讯息。臣还去了一家青楼,可依然未寻到夜月姑娘。”其说话之时双目始终注视着贤宇想看看自家主子会如何动作,可其看了半天却并未看出贤宇面上神色有丝毫异样,见此情景心中不由的嘀咕起来,觉得自家主子有些怪异。

    就在雪武胡乱思索之时却听贤宇淡淡道:“这不只回来你一人吗?等倾舞她们回转再说吧。”其说着目光再次落到了热闹的街道之上,不再问有关夜月讯息之事。

    雪武听了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便连忙点头称是,也随意的看起了街上来往的人群,希望能看到夜月那柔弱的身影,可看了半晌却无半点线索。但其的目光却落在了另一人身上,此人身穿一身鹅黄长裙,身材极为窈窕在人群之中显得颇为惹眼,此人正是南宫诗雨。

    南宫诗雨走近贤宇对其微微施了一礼,而后摇了摇头便坐在了长凳之上,眉头微皱着。需武原本还想开口问些什么,见此情景自然也就不再多话。如此这般往后的半个时辰内东方倾舞几女先后回转,皆是眉头紧皱。雪武见此情景心中大急,想了想其便对贤宇道:“殿下,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夜月姑娘乃一弱女子,这若是碰上什么心术不正之人就糟了啊。

    贤宇闻言点了点头道:“说的是,本宫昨日将方圆百里内都搜了个遍,本宫以为月儿那丫头恐怕是寻不会来了。”说罢其再次低头去喝碗里的茶,那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悠闲。

    雪武见此心中有些异样,其看了看其他几个女子,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对贤宇道:“殿下,难道您就不担忧夜月姑娘的安危,夜月姑可跟了您十年,如今很可能再也无法寻到了。”

    贤宇闻听雪武之言看了看其余几人,间几人都将目光落在其身上便叹了口气道:“月儿那丫头跟了本宫这些年,本宫又怎会不在意?正所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本宫已感应不到月儿的气息,她怕是已不在这世上了。”其说到此处看了看几人的脸色,间几人面色均不好看便接着道:“若是月儿已不在人世我等即便修为通天也于事无补,若月儿还完好无损,我等此刻焦急也是无用的。要紧的是将月儿寻回,而不是在此处干着急。”

    听了贤宇之言诸人相视无语,贤宇是诸人的主子,诸人自然不敢违背其的意思,况且其方才所言也确实有理。沉默了片刻后东方倾舞开口道:“既然如此相公以为我等该当如何?”

    贤宇闻言淡淡的道:“夜月跟了我如此多年其身上多少有些我的气息,我等寻一处情景之地待我施法感应一番。若还是感应不到,此事就此了结了吧。人若死在何处都是一样的,尘归尘土归土也是件好事。”其说罢掏出一些碎银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而后便起身朝城门走去。雪武几人见此自然赶紧跟了上去,无论心中再怎么焦急贤宇之言总是要听的。

    一行人出了城便往南边而去,没多少工夫便在一处山上落了下来。贤宇也不再多言,当即盘膝而坐闭起了双目。诸人见此知晓贤宇这是要施展感应之法,自然不敢惊扰纷纷静静的站在不远处。只见贤宇身上放出一层金光,随后金光化作一根根金丝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做完此事贤宇便张开双目对诸人道:“妥了,半个时辰后便会有消息。”说罢其不再多言一句,双目微闭的入定起来。东方倾舞几人见此也不敢多说什么,也在贤宇周围盘膝而坐。

    半个时辰对修行之人来说眨眼即过,贤宇默默起身对诸人说了一句:“月儿那丫头声息全无,想必真不在这世上了。”其说罢面上显出无奈之色,转身望向远方接着道:“我等朝夕相处数百年,本宫知晓你们舍不得。本宫又何尝不是?只是去了的终究回不来,我等还要接着问道。总是悲伤也于事无补,有那工夫倒不如勤加修炼,跳出生死轮回之道便无悲伤了。”

    诸人听了贤宇之言互望了一眼恭敬道:“臣等谨遵太子殿下教诲。”东方倾舞则走近贤宇深深的望了其一眼,而后不发一语的靠在了贤宇怀中,贤宇见此却又在心中叹了口气。

    一年后,西南方西月城。贤宇一行人坐在一家酒楼的二层正吃着一桌子的饭菜,只见逍遥怜心边吃边摇头道:“亏得此地还是个大酒楼,做出的饭菜怎地这般寻常?比起贤宇哥哥的手艺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东方倾舞几人听了此言却都掩嘴娇笑了起来,都看向了贤宇。

    只听东方倾舞柔声道:“怜心,你贤宇哥哥那可是吃了许久人间烟火之人,做出的饭菜自然不是寻常人家可比的。这世上能吃到你贤宇哥哥烧的饭菜之人恐怕十个指头都用不完,你啊也就别在抱怨了。”说罢其夹起一块鲜嫩的鱼肉放入了逍遥怜心口中。

    贤宇见此情景微微一笑道:“尔等觉得我等寻一处地方住下来如何,左右还有六七年光景。再者我等此去也并非势在必得,做人太贪心总是不好的。与其这般四处逛游不如寻处地方安顿下来,到时用不早我等刻意去寻,自然会有人将我等带到地方的。”诸人听了贤宇之言自然明了其的意思,想当年寻金阳梅之时一些人就是无意间见到了那人山人海的场面才停下观看。若天泉兰出世多半也是如此,只要方位对,到时往人多的地方去也就是了。

    诸人对此自然是没什么异议,逍遥怜心问贤宇道:“贤宇哥哥预备在何处安家?”

    贤宇闻言玩味一笑却不回应逍遥怜心问话,诸人见此知晓贤宇是故意为之也就不再多问。一行人吃完了饭菜贤宇便带头出了城,而后冲天而起朝西面飞去。两个时辰后诸人却在一座雪山上落了下来,此雪山并非雪圣山,西域多雪山,雪圣山不过是其中的一座而已。

    诸人见此情景面上不由显出疑惑之色,却听南宫诗雨问贤宇道:“殿下,难不成要将我等居所按在此处地方?”其说着还朝四周打量了一番,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只见四周一片冰天雪地,甚至还有雪花飘落,说起来可真不是个安家落户的好地方。

    贤宇听闻南宫诗雨问话却是点了点头道:“正是,本宫正要把家安在此处。”见诸人脸上满是疑问之色贤宇便接着道:“若用树木山石构建房屋那也太浪费了些,你等也知道我等并非在某处定居过活,只不过是住上数年而已,没必要大兴土木。在这山上采集些冰石建造一座冰屋岂不更好,等我等离去之时只需将其融化,如此又简单又使用。”

    诸人听了贤宇之言目中都是一亮,几人皆是修行之人自然不会惧怕什么严寒。此处也不像雪圣山,诸人见此能随意用法术,有了法术许多事情就不算事情了。既然定了下来 诸人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犹豫,当即采集了大块大块的冰石,开始建造起房屋来。

    数个时辰后一座三层冰楼便在这雪山顶上拔地而起,其上雕龙画凤看起来颇为气派。仔细一看便可看出此冰楼与逍遥宫中的一座殿宇很是相似。这自然是贤宇的主意,说起来离逍遥宫也有些年头了,贤宇心中还真有些想念,其相对逍遥宫中那些自家看着长大的孙子辈弟子心中便是一暖。经历数百岁月,世间沧海桑田无一不变,唯有人心中的那点暖意永存之。

    看着面前的三层冰楼贤宇笑了笑道:“此地便是我等的临居,想必别有一番滋味吧。”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