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二层(上)

    贤宇见东方倾舞粘在了自家身边自然乐得温香软玉,顺势便将东方倾舞搂在怀中。(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其只觉一股幽香袭来,使其精神微微一震方才那股倦意居然一下消去了大半。其此刻脑中却冒出一个词来:红颜祸水。贤宇原本对此一词很不感冒,总觉女子无法左右天下兴亡。但其如今却慢慢改变了此一想法,想前朝末代诸王大多沉迷女色,以至于后人说红颜祸水,殃及万民。如今看来也并非虚言,任你是天下之主一世帝皇恐怕也无法在绝世佳人面前无动于衷。若此佳人乃心正之人自然是一桩美事,反之恐怕真如世间传说的那般会将一个王朝倾付。

    贤宇正思索间眼角余光无意中看到了床榻上方的景象,这一看之下其却愣住了。此宫殿顶端原本皆是黑漆漆一片,却不想其这一看却一眼看到了顶。那是一块青色玉石看起来与此处墙壁材质一般无二。但此块玉石却只在贤宇头顶上方数丈地方看的见,再往远了去却是如其他地方一般黑漆漆一片。就好似无边的黑海中突出的一片地方,给人一种安宁之意。

    虽说床榻上方出现如此景象贤宇很是疑惑,但看了片刻后也就不太在意。此处再怎么说也是西域人口中的天宫神殿,看着架势恐怕也查不到那里去,即便并非天宫神殿那也不会是一处平凡地方。在贤宇看来此种地方出现一些奇异景象很是寻常,若是一切无恙倒有些怪了。没多少工夫贤宇就被东方倾舞身上那阵幽香所吸引,想要转过脸却与佳人温存一番。

    就在贤宇将要把脸转过去之时,上方那片青色玉顶却生出了变化。原本看似极为坚硬的玉石突然变的模糊了起来,犹如蒙上了一层雾气,就好似玉顶突然变成了一团云朵。贤宇见此景象转头举动嘎然而止。说起来其此刻神情很是滑稽,一只眼看着东方倾舞,另一只眼却望着头顶。其将自家脸转正,平躺在床上仰望头顶上空,面上无丝毫神色变化犹如痴呆一般。

    东方倾舞原本缩在贤宇怀中,两人身子紧贴着,贤宇有所异动其自然立刻感应到了。其抬起螓首看了看,见贤宇傻呆呆的望着头顶,不由也将螓首转了过去。这一看之下其面上也显出惊讶之色。其还未开口说话贤宇却猛的一跃站在了床榻之上,如此一来又一奇景出现了。

    贤宇躺在床榻之上时看着头顶那片虚无也不过就一人高而已,在其想来只要站起身子伸手便能摸到那片虚无。可其站起身子再看时,那片虚无离自家还是隔着一人高,似乎在其站起的瞬间其又朝上退出了一人之远。贤宇见此面上显出思索之色,其思量了片刻对东方倾舞道:“下去等着,此处恐怕有些不妥。”东方倾舞听了贤宇之言先是一愣,但看贤宇神色严肃也不敢多问便乖乖的下了床榻。见此情景贤宇却又开口道:“尔等呆着莫动。”

    说罢还不等诸人回过神来其便纵身一跃朝上方那片虚无而去,东方倾舞见此情景心中一跳,其刚想开口惊呼,奇异的一幕却再次出现。只见贤宇身子只是离开床榻不足一丈头也好似只微微往上去了不足一丈,就好似整个人悬在床榻之上并未再有所动作。东方倾舞等人哪里知晓贤宇如今的境遇,其只觉身子在不停的上升,只这片刻工夫却已升了数十丈有余。可再看看其脚下,分明还是方才那副床榻,就连东方倾舞几人在其眼中也好似并未远去一般。

    贤宇见此情景心中疑惑惊骇之意无以言表,就在其想要停住身形之时面前景象却突然变了。四周先是一片漆黑,等其回过神来之时却发觉自身好似在夜空星海之中,周围繁星点点,好一副奇妙画卷。此片星空好似无边无际,贤宇都怀疑自家是否瞬间到了大殿之外的上空。

    贤宇身形突然一变,横着朝一处地方飞去。其只觉周围星星点点好似都在你后退,足见其身形是在不停的往前。没多少工夫贤宇神色却变了,其面上再也没了 好奇之意,反而越发的阴沉起来。只因其身形说是不停往前,但却更像是丝毫未曾移动。更让贤宇愕然的是其方才进入此地的那片虚无之处也不见了踪影,其好似被困住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此宫殿中的东方倾舞等人面上也满是惊愕之色,方才几人眼睁睁的见贤宇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就好似其凭空在这世上消失了一般。东方倾舞身形一闪跃到床榻之上想去寻找方才见到的那一片虚无。可其一看之下却呆住了,上方哪里有什么虚无之处,分明是一片漆黑。

    下一刻东方倾舞脸色苍白了几分,只听其高喊道:“相公你这何处?相公快些现身出来!”空旷的大殿中回应东方倾舞的只有其的回应,再有就是此女急促的心跳之声。

    青莲等人方才一直在发愣,被东方倾舞一喊也都回过神来。雪武当即纵身一跃便站在了东方倾舞身旁,他们几人方才也看的清楚贤宇好似进入了床榻上方的某个地方。其一看之下也傻眼了,床榻上方也是一片漆黑,与其他地方无丝毫差别。其愣神过后便飞身而起,朝着上方漆黑的房顶而去。其只觉自家往上飞出将近二十余丈才碰到了什么物件,伸手一摸却是一片冰凉,分明是一处铁壁。虽说此宫殿之高让雪武有些骇然,但其此刻却没工夫去管这些。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家主子不见了,突然从这世上消失了踪影。想到此处其心中便满是焦急之意,一股寒意瞬间蔓延到其身子的每一处地方,脑中的一切似乎都不再清晰犹如浆糊。

    东方倾舞几女刺客也飞身而上,地上只留下一个夜月,此女也抬着头看着上方,脸上满是焦急之意,只是在这份焦急之后还隐藏着些许的疑惑与不解,自然,这些东方倾舞等人刺客是察觉不到的。一时间诸女都飘在了空中,犹如仙女飞天一般在空中一通乱飞。

    过好一会儿青莲几人满面愁容的聚拢到东方倾舞身旁,只听雪武沉声道:“太子殿下究竟去了何处?难不成此大殿中有什么机关禁制将殿下困在了某处?”其说着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几女的目光也都落在了东方倾舞身上,一时间诸人方寸大乱皆不知如何是好。

    东方倾舞此刻面上却不再有焦急之意,其满脸冰寒的看了看大殿四周对雪武等人道:“此殿既然是什么天宫神殿有些神妙之处也是在所难免。我等先在此地静静等候,殿下说不准片刻后便会现身出来,为今之计切不可乱了方寸。”说罢此女便朝床榻罗去,盘膝坐在其上。

    雪武等人互望了一眼后也只能飞身而下坐在原地等候,如今除了等也无什么其他的法子好想。再说贤宇,其此刻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不在移动身形。其心道:“莫非我被困在了禁制之中,身在大殿内而不自知?若真是如此的话事情倒有有些难办了,此地禁制怕是不那么好破啊。”其想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身形不由自主的便快速朝上方飞去。这一飞足足又是三炷香光景,贤宇只觉眼前一亮定眼一看自家却身在一副床榻之上,上方是一片漆黑、

    见此情景贤宇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此地陈设居然与方才自家身处的那座大殿一模一样,要说不同也只能是东方倾舞几人不在此大殿之中。贤宇原先以为东方倾舞几人回前殿寻找自家踪影,便开口叫道:“倾舞!诗雨!”可四周除了其的叫喊声什么声响也没有。

    贤宇突然感到自家被一股莫名的诡异笼罩,但其面上并无惊慌之色。入道将近六百余年,其性子早就坚韧无比,区区一座大殿其还不惧。其四处看了看便走下床榻朝着前方走去。没多少工夫其便深处另一进殿堂之中,走近其中贤宇嘴角却又忍不住抽动了两下。此进房屋与方才自家所处之地的二进房屋可说是一模一样,两边是玉璧,中央摆放了一张圆桌。要说有所不同,那也只是此圆桌之上没了被其收入囊中的丹典,除此之外其余地方均是一般无二。

    贤宇见此情景又一度怀疑自家根本未移动地方,还是身处在那座宫殿之中。其不由的又喊了两声:“雪武!夜月!尔等再何处,快快出来吧!”回应其的依然只是自家的回音。

    说话间贤宇便走入了第一进大殿,进入其中贤宇却愣住了。只见此进殿中到处都是坚冰,无论是地上还是两边的墙壁,五一不被冰所覆盖。贤宇见此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容自语道:“此地原来是二层,呵呵天宫神殿,还真是奇妙。”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