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三十八章 印记(下)

    贤宇见对方如此疯狂虽不知其究竟为何如此但也不会傻站着不动,就在那红衣女子快要扑到贤宇身上之时其身形一阵模糊便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了此女身后数十丈外处。(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此刻那女子回过神来猛的转过身躯,其不再有任何动作再次死死的盯着贤宇。

    贤宇被此女如此举动弄的糊涂之极,其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听红衣女子开口道:“你……你和我家凤儿究竟是何干系?”此女显得极为激动,话语声都带着颤音。

    贤宇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疑惑的问道:“凤儿?谁是凤儿?在下不知此人。”

    那女子一听贤宇之言却高声道:“你说谎!你方才使得乃是邪道之术,其内分明就有我家凤儿的印记!你居然说不认得我家凤儿!你……”此女说着脸色突然一变,其厉声道:“你这没心没肺的臭男人,说!你将本宫的凤儿怎样了?!若是不说的话小心尔的狗命!!”

    贤宇见此情景知晓对方是当真动了杀心,若说方才对方对贤宇二人出手为的只是擒住二人施展什么转阴大法,那此刻贤宇若是落在此女手中怕真的是死路一条了。虽说贤宇清楚此事,但其确不知对方口中的凤儿究竟是何须人也,只听其道:“前辈,晚辈见过的人倒是不少,但确实没什么叫凤儿的人物,前辈该不会是弄错了吧?”说话间贤宇仔细看了对方的面容,只见红衣女子的脸上一会儿满是愤怒之色,一会儿又满是疑惑之色,末了成了迷茫之色。

    贤宇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发一语,其如今 法力虽远不如对方,但其修成了魔体,即便是不敌对方逃生还是有七八成的把握。对方竟然表现的如此异样,那不如就听听其究竟有什么话可说。贤宇断定即便自家不发一语对方依然会开口,果然如其所料。

    红衣女子盯了贤宇良久后才开口道:“凤儿乃是本宫的亲生爱女,本宫断定你身上的邪灵力就是从其身上得来的,证确凿,本宫劝你还是老实交代不要耍什么花招。”

    贤宇闻听此言眉头却是微微皱起,看对方模样不像是神志不清或是认错了人。其仔细思量起了此事,若说其身上的邪力那是得自邪凤,邪凤乃是邪灵谷的要紧人物。想到此处贤宇身子却猛的一震,只听其自语道:“邪凤……邪凤……凤儿……凤儿……难不成……难不成邪凤就是凤儿!!”其猛的抬头看向对面的红衣女子,目中满是迷茫之色。

    虽说此女用红纱蒙面,但贤宇还是能从此女露出的半边脸上找到一丝女那个女子相似之处。那个已有五百年不曾见过的女子,那个曾经将他当做男佣一般使唤的女子。原本昔年的记忆都已很是模糊,其甚至记不清邪凤的面容。但此时此刻邪凤的面容在其脑海中变的那么清晰,就好似昨日才见过一般。过了许久贤宇才开口问对面的女子道:“前辈所说的凤儿大号是否为邪凤?”其问罢便死死的盯着对面女子,生怕漏掉一字一句。

    对面女子听到邪凤二字之时身子又莫名一颤,其好似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至于太过疯狂。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此女道:“没错,就是邪凤,邪灵谷的公主。”

    虽说心中早已猜到了一些,当亲耳听到邪凤二字时贤宇心中还是一跳。心说这世上的缘分还真是奇妙,东圣浩土如此之大其居然会遇到邪凤的生身之母。沉默了好一阵才听贤宇淡淡的道:“不错,晚辈体内些道法力却源自令千金之身。”此话一出对面女子的目光中便闪过一道寒芒,贤宇见此心中苦笑了笑却接着道:“前辈大可放心,令千金无事。晚辈之意是五百年前晚辈与她最后一次相见之时她还平安无事。至于现下,岁月匆匆,晚辈实在不知令千金时下境况。”贤宇此话一出对面女子的眼光便缓和了许多,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只听其问贤宇道:“你与我家凤儿想必交情不浅啊,否则你体内也不会有凤儿的印记了。说说看,凤儿的法力怎会到你的体内?你二人好到了何种地步?”此女说着双目中流露出期待之意,贤宇闻听此言心中却是苦笑不已,他与邪凤初遇之时可不怎么让人愉悦。

    虽说不太想提起昔年往事,但既然此女想听贤宇也不好推脱,便从头将其了其与邪凤之事。说了好一阵后贤宇突然有种异样之感,五百年明明可让许多人忘记许多东西,可其在讲述与邪凤之间发生的事之时却清楚无比,一切就好似发生在昨日一般。

    那自称是邪凤生母的女子听着贤宇之言面上神色也在不停变换着,当其听到邪凤让贤宇做自家男佣之时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当其听到邪凤与贤宇一同潜入妙儒谷盗取《儒经》之时面上却满是但也之色,就好似担心自家女儿遇到什么不一般。贤宇自然不会傻到将其与邪凤之间所有的事都将给对方听,比如有关魔姬的事。魔姬与邪凤二女因为他有了过多的接触,到后来更是有邪凤的地方便有魔姬,两女原本是冤家,但因为贤宇却有了冰释前嫌的兆头。

    贤宇自知邪凤与魔姬邪灵谷与万魔宗之间有说不出的纠葛,自然也就不会傻到在邪凤生母面前说有关魔姬之事。至于二女钟情与他,贤宇更是资质为题。看对面女子那爱女心切的模样,若是让其知晓贤宇便是伤了自家女儿心的那人,说不准其便会将贤宇当场灭杀。

    邪凤之母听完贤宇之言后便低头思索了起来,片刻后其开口道:“如此说来你也算是凤儿的故人了,既然如此本宫也不会过分为难与你。不过本宫劝你一句,这女城中的事你最好不要去管,否则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若是你一意孤行,我倒是 可成全你做女子。”

    贤宇闻言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前辈做事晚辈原本不便多嘴,但天下众修无论正邪皆求大道。道者阴阳也,天地间有阳便有阴,有阴便有阳。前辈如此做法,多少有伤天和。”

    “放肆!本宫做事用不着你来多嘴。本宫念你是凤儿故友才不加以为难,若是换了旁的男子此刻恐怕早已变作女子了。趁本宫还未改变主意你二人最好离去,否则的话……呵呵……”其说着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但在贤宇听来此笑声是那么的刺耳。

    以贤宇的脾气自然不会因此女的两句话便退走,其无奈一笑接着道:“晚辈先多谢前辈大恩,但有些话晚辈还是要说。晚辈大胆臆测前辈恐怕是被某男子伤透了心,故而对天下男子都不待见。”贤宇说到此处顿了顿,看对方并未有阻止其说下去的意思心中松了口气接着道:“这天下间自然是有不少的负心人,对此晚辈也深感无奈。虽说如此晚辈也不能一竿子否了天下所有男子,若是因一人连累了天下人,那我等做男子的岂不冤枉。再者,前辈该知道天地只有规则。若是有修行之人做了什么有悖天地之规的事说不准天罚便会降世,如此前辈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其这几句话说的倒是语重心长,但对面女子却没什么动静。

    贤宇话音方落对面女子却冷哼一声道:“你这小子的口才倒是不错,不过说的都是些废话。天罚?本宫会怕什么天罚?若是本宫怕天罚的话早就躲在一处不出世了。啰嗦够了就快些滚吧,本宫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很。”说罢此女便转过身去不再看贤宇一眼。

    贤宇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其沉默了片刻却叹了口气道:“唉,既然如此晚辈也就不再多说。只是晚辈真的担忧,若是天罚真的降在前辈身上,晚辈怕邪凤姑娘会因此失去一位至亲之人,还请前辈三思而行。”贤宇此言一出背对着其的红衣女子娇躯却是猛的一颤。

    贤宇见此嘴角泛起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笑容,其当即转身朝大门而去。雪武跟随其后,两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中。片刻后邪凤之母转身看了看殿门处,双目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只听其喃喃道:“或许此子说的有些道理,为了凤儿本宫也要好好留住性命。”

    纤儿一直守在殿外,在殿门打开之时其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两名女子从殿内走出,故而当其看到贤宇二人出现在殿外之时小嘴忍不住大张了起来,只听其惊讶的道:“你二人怎地还是男子之身,公主应对你二人施展了转阴大法才是啊。”

    贤宇闻言却是淡淡一笑道:“纤儿姑娘,这世上之事无绝对。公主殿下有命我等可自行回转,告辞了。”说罢贤宇二人便各自化作一道光芒冲天而起,片刻后便消失在了天地尽头。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