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五百零六章 连战(上)

    眼见原本为死物的雕刻居然活了过来贤宇也不禁为之一愣,但其并不显得吃惊。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修行界奇事多不胜举,眼前情景不过是些寻常之事而已。贤宇双目微眯的看着那已然从君子砚上脱离的墨蛟,只觉此龙定非幻术那么简单。若只是幻术,仁英杰断然不会在如此紧要关头将其幻化而出。在贤宇的注视下那条活过来的墨蛟仰首一声龙吟发出,而后便死死的盯着贤宇。

    贤宇被墨蛟这般一盯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来,其觉得的此刻墨蛟的双目有些熟悉。沉思了片刻后贤宇的目光却转到了低空处的仁英杰身上。却见仁英杰正面带冷笑的看着他,似乎此刻的贤宇在其眼中不过是个将死之人而已。见仁英杰并无异样,贤宇的木桩闪过一丝疑惑。

    就在此时那墨蛟却朝仁英杰飞去,仁英杰也在此刻动了起来。只见其手上法印连变,一口气往墨蛟身上打了四个法印。四个法印没入墨蛟体内后墨蛟却又是一声龙吟发出。而后只见其蛟口大张,下一刻却从中吐出一个如头颅般大小的黑字来,贤宇见此却又是一愣。

    从蛟口吐出的是个仁字,此字起初还显得有些飘渺虚无。但没多少工夫却变得犹如实质一般。贤宇此刻却是身子猛的一阵,面色变的有些苍白。他只觉自家体内的诸多法力莫名的静止住了。此刻的他如寻常人无异,若仁英杰此刻对他出手,其必死无疑。

    然而这恰恰是仁英杰所图,其一见贤宇面色有了变化便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只听其高声道:“怎样贤宇道友?变回寻常人的滋味不错吧?此女我儒家妙法,道友在半个时辰内无法调用体内的法力。此意味着什么想必道友极为清楚,我若要取你性呼吸间便足够了。”其说着身形却缓缓的从半空中落下,神色极为悠闲。在其看来,取贤宇的性命无需那么着急。

    贤宇听闻此言心下一凉,心说难不成自家真的要陨落在此处?其如此想着头却转向了台下人群之中。其在寻找那么倾城的身影,若是下一刻便要陨落,那其此刻最想做的事便是再看心爱的女子一眼。或许是冥冥中天意使然,贤宇转过头去却正巧对上了东方倾舞的目光。

    东方倾舞此刻面色也极为苍白,比贤宇面色还要难看三分。方才仁英杰之言在场诸人可说是听的清清楚楚,对修行者而言,除非对方用了传音之术,否则哪怕只放出一丝声响,也能被修行者听的一字不差。故而下方诸人此刻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贤宇,眨也不眨。

    原本诸人以为贤宇要比仁英杰胜算大,虽说自动手至此刻贤宇仿佛处处受仁英杰压制,但每每其都能轻松化解困境。而仁英杰攻势虽猛烈似暴风骤雨,但每每出手都显得用出了不少法力。如此一来看着诸人眼中,却是被打的轻松,打人的吃力。而此刻方才淡然之极的贤宇却被对方牢牢禁锢,连体内法力都不能调动丝毫,这怎能不让诸人咋舌。

    仁英杰脸上原本满是得意的笑容,但见贤宇在此时此刻还与东方倾舞眉目传情,其怎能不怒。原本其还想好好的羞辱贤宇一番后再送其上路,但此刻其却等不及。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将贤宇灭掉。想到此处其便身形一闪的朝贤宇而去。其手中白光一起,一道手臂粗细的光束如离玄之箭般的朝而去。眼看顷刻间就能取了贤宇性命。

    不远处的东方倾舞见此眼前一黑,居然就此晕倒在南宫诗雨的怀中。或许其心中清楚气你与贤宇之间隔的太远,即便用最快身法前去相救也比不上仁英杰快。故而此女心中一痛之下便昏死了过去,南宫诗雨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人甚至来不及喊一声殿下。

    而就在诸人以为贤宇必定陨落之时,在那道白色光柱离贤宇还有分毫之时,贤宇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下方诸人一片哗然,这其中自然有许多自命不凡者,但那些人也不敢说被人禁锢住周身法力还能逃出他人的击杀,一时间诸人的神情都变的古怪了起来。

    南宫诗雨等人见此先是一愣,而后面上便露出一丝喜色。几人死死的盯住台上,想要寻找自家主子。可此刻那巨大的砚台之上只有发呆的仁英杰,并无贤宇的身影。过了片刻诸人却见在高台之上巨大砚台的下方,一道白影一闪显出,不是贤宇还能是谁?

    此刻贤宇脸色极为难看,额头上甚至满是汗珠,可见方才是多么凶险。原来就在方才千钧一发之际贤宇突然想起自家修习的九宫逍遥步,此不步法即便是无法力的凡人也能施展,只是威能降低了不少而已。自然,所谓降低说的也是想必瞬间千丈降低了不少,即便不用法力贤宇施展出九宫逍遥步也可瞬息百丈,用来躲过仁英杰的一击自然是不再话下。

    其不去理会众人惊骇的目光,而是就地盘膝坐了下来。其双手捏出一个颇为古怪的法印,却就这般静静的坐在原地不动了。诸人见此情景又是一愣,心说如此生死关头居然还入定,难不成还嫌自家死的不够快?南宫诗雨等人见贤宇如此心下却是松了口气。

    贤宇的性子几人再清楚不过,若是必死无疑绞尽脑汁无用后等死也就是了。但如今既然已让其躲过一击,那其就根本没想过让对方再有二次出手的机会,若非如此也就不是贤宇了。在几人看来贤宇此刻定然是在施展什么法术,借机破掉仁英杰对其下的禁锢。

    几人不愧是跟了贤宇五百多年的人,一下便猜中了贤宇的心思。其此刻确是在施展秘法,想要解除仁英杰对其下的禁锢。但在其余诸人 看来,贤宇是脑子不好使了。只因贤宇坐下后便再无其他举动,就犹如寺庙里的佛祖还有那道观里的三清一般纹丝不动。

    就在诸人疑惑之时却有无数头发粗细的金丝从四面八方涌向贤宇,而后这些金丝都没入了贤宇体内,贤宇身子却如透明一般,诸人甚至能看到那些金色在贤宇体内有序的游动着。金丝游动的越来越快,没多少工夫诸人便只能见到一条金光在贤宇体内一游动。

    而此刻的仁英杰也从砚台上一跃而下,方才贤宇躲过了自家一击其固然吃惊万分,但其也并未失去清明。看贤宇情形便知贤宇此刻已然受制于他,一击不成若是再有一击贤宇必死无疑。想通了此点其自然不再迟疑,下了砚台就对贤宇打出了一击。

    但就在此刻贤宇身上却金光大放,诸人只觉眼前一花。再定眼看贤宇之时其却已站起了身形,面沉如水的看着仁英杰。至于仁英杰方才打出的一击,却被贤宇随手挡了开去。仁英杰见此心中大惊,只听其大叫道:“这不可能,你怎会破了我儒家禁制?没有半个时辰,这禁制绝不可能破掉!”其说着身子不禁朝后退了两步,看贤宇的目光却变得有些惊恐。

    贤宇闻言却淡淡的道:“没什么不能能的,这世上诸多事情看的就是天意。”贤宇说罢就要对仁英杰出手,仁英杰此刻虽说心中极为骇然,但也绝不会忘记保命。

    只听其口中发出一声长啸,下一刻那盘飞在君子砚之上的墨蛟却飞快的冲了下来。几乎是一个呼吸的工夫便挡在了仁英杰身前。仁英杰见此心中松了口气,但其却并未停下动作。只见其身形一晃便化作一道白光的钻入了墨蛟的大嘴之中,而后那蛟却将大嘴紧闭了起来。

    贤宇见此却是一愣,而后面上却满是不屑之意。他怎会看不穿仁英杰的伎俩,分明是想靠这墨蛟挡住自家一击。贤宇根本没将这墨蛟放在眼中,只要其小心些酒不会再被禁锢住。只听贤宇冷哼一声,而后手上赤芒一闪,一把通体赤红的法剑便出现在了其手中。

    贤宇身形一晃便朝墨蛟冲去,其要将这墨蛟打成尘埃,卡那仁英杰还能使出什么招式。在其想来此应是仁英杰最后保命的招数,否则的话他也不会钻到墨蛟口中去。下一刻只听叮的一声脆响,而后诸人便见那赤剑刺到了墨蛟的身躯之上,但其却并未受丝毫损伤。

    贤宇见此却是眉头微皱,心说这幻化出的墨蛟身躯竟然如此坚硬,连赤剑一击都能承受。一击未能建功其便再击,一连三下击出,墨蛟蛟躯之上却也只是留下一条数寸长的缺口。此刻墨蛟头中却传来了仁英杰的话语声:“你别白费心机了,此蛟是君子砚精气所化除非你有本事毁了君子砚,否则都是徒劳,嘿嘿嘿嘿……”其见贤宇无法击破墨蛟胆子又变大了许多。

    贤宇问题此言嘴角却泛起一丝冷笑,其停下挥舞手中赤剑,身形一闪居然再次不见了踪影。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