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又见

    贤宇听闻东方倾舞之言先是一愣,而后其嘴角却抽动了两下苦笑道:“你说的可是邪凤与魔姬二人?”见东方倾舞只是满脸玩味之色的望着自己并未有再开口说什么的意思贤宇接着道:“五百年光阴即便对修行之人也不算短,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如今那二女不知是否还在世上,即便安然无恙想必也已忘记贤宇是谁了吧。”其心中倒是颇为感慨,回想起五百年前之事却仿若昨日,但仔细一想却又是那般遥远。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二女的容貌来,一个一袭绿裙,另一个却是一袭红裙。但二女的相貌还并未在其脑海中清晰,贤宇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将二女的身影从其脑海中驱逐了出去,既然事事已休想来也无用。

    东方倾舞听闻贤宇之言却是皱了皱小琼鼻道:“我看那二女至今未将你忘记,我方才可并未提起哪家姓名,你却能一口说出。这岂不是说你还将那二人记在心中不曾忘记?既然你不曾忘记那二女,那二女想来也一样记着你呢。”此女说着脸上神色却很是怪异,好似在吃醋,但仔细一看却又好似在打趣。无论此女究竟是怎样心思,贤宇却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东方倾舞见贤宇竟沉默不语起来便莲步轻移到贤宇身旁柔声道:“怎地了?人家不过是打趣你一下,还当真生气了不成?”听闻东方倾舞之言贤宇是轻摇了摇头。

    其又沉默便可才开口道:“为夫哪里是如此小气之人,只是对我等修行之人来说情之一字是最大的劫数。若是两情相悦结成道侣自然是皆大欢喜,但若不能双宿双飞对修行绝无益处。”说到此处其话语微微一动望向远处的天穹接着道:“为夫恐怕成了那二女的魔障,若魔障不消在修行之路上绝走不太远。至于为夫……我对你之心想必无需多言你比谁都清楚。但为夫虽说对那二人无男女之情,若是说到与二人经历过的一些事却也无法忘记。这还不算什么,要紧的是为夫明明知晓二人是邪道中人,却无法将她二人视为邪魔歪道。为夫虽说对正邪之分看的不那么重,但逍遥宫在世人眼中却属正道。若让人知晓逍遥宫与邪道有染,你我声明暂且不论,也并不要紧,但逍遥宫如此多弟子到了那一日该如何自处?”

    此事已困扰了贤宇数百年之久,寻常时候藏在心中不想提起,但今日东方倾舞说起此事其也不免有些感慨了。东方倾舞听闻此言面上神色虽说毫无变化,但心中却也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心中对此事也颇为担忧,但其绝不会在贤宇面前表露出来。只听其柔声对贤宇道:“这世间之事早有定数,相公又何必烦恼。又因必然有过,到了那一日自然有分晓。”贤宇闻言却只是笑了笑,而后将佳人揽入怀中,静静的望着远处苍穹不再言语了。

    这一日,贤宇正手捧一卷书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却听屋外有人惊呼道:“发芽了,这土丘内果然有蹊跷,居然发芽了……殿下,太子殿下,发芽了……”

    贤宇闻言身形一闪,没多少工夫却已身在土丘边上。其身旁站着一人,正是南宫诗雨。此女正一脸激动之色的看着前方土丘,方才的话正是此女喊出来的。贤宇定眼看去,只见原本光秃秃一片的土丘正中央如今却生出一株看似普通的幼苗,此幼苗看不出有什么稀奇之处,但却翠绿欲滴,似乎轻轻一抖便可从其上滴出水来。

    没多少工夫东方倾舞几人也都从阁楼中走出,来到了土丘之处。望着偌大土丘之上的那一抹绿意诸人双目都是一阵精光闪动。只听东方倾舞道:“这看似极为普通的幼苗难不成就是那金阳梅吗?”这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贤宇。

    贤宇闻言却淡淡道:“现下还无法知晓究竟是何物,都散了吧。”其说罢居然就这般慢悠悠的走回了阁楼,其目光此刻已再次落到手上那卷书上,似乎对土丘称得上是惊人的变化毫不在意。诸人见此先是一愣,而后却听从贤宇的吩咐去做自家的事了。

    东方倾舞将一杯清茶递给了贤宇道:“想必用不了多久此地多半会有人到此,我等是否要做一些防范?”贤宇听闻此言却先是一愣,而后面上泛起一丝无奈之色。

    只听其淡淡的道:“防范?如何防范?天地圣药可并非寻常花草,你我稍稍用些神通便可将其移至他处。师尊给的药集上明白记载,圣药者妄动便灭。我等即便是有再大的神通也不可能将此幼苗移至他处。”贤宇说罢目光却再次落到了手中的书卷之上,仔细看去其手上所拿不是旁物,正是玄仁子给其的那部药集,从出逍遥宫到现下十多年来其不知已看了多少遍,就好似每看一遍其中的内容都不禁相同,只要一拿起此药集贤宇面上便是一脸的笑容。

    东方倾舞对贤宇之举动却毫不在意,歪头想了一阵后其又接着道:“既然无法将幼苗移动他处,那我等可在此处布下迷幻阵,如此这般旁人却也无法发现此地了。”

    贤宇听闻此言却再次摇了摇头道:“金身修为自然看不穿为夫布下的迷幻阵,但若是修为比我等高出许多的修行之人,那可是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的蹊跷。若真有如此存在来此,那我等所做的不过是一些无用之功罢了。”东方倾舞听闻此言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

    贤宇见此捏了捏其小脸道:“好了,莫要想那么多。我等就在此地守着,该是谁的便是谁的。你前些日子不是才与我说过吗,凡事冥冥中自有定数,强求不得的。”东方倾舞闻言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了,此女心中也清楚,既然是天地圣药那自然不是如此轻松便可得到手的。此女眼看圣药很可能就在眼前,心中还是很想得到圣药的。但其却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身旁这个男子。 既然贤宇都如此不在乎,其自然也就看开了。

    接下来那幼苗却再无丝毫变化,雪武几人一连在土丘边上盯了几天,此幼苗就好似不会生长一般。若非其上绿意盎然,几人恐怕都要将其当做死物了。时光就这般一日日的过去,转眼离圣药出世就只有半年光景了。可那土丘之上的幼苗却依然如故,无丝毫变化。

    贤宇对此却是不闻不问,整日里与东方倾舞在一起说些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别的不说,光是东方倾舞的像其就画了数百张。其还开玩笑说若是哪一日再做回凡人,其便在尘世中寻个地方摆个画摊,旁的话不卖,只卖东方倾舞的像。定能挣不少银子。

    初秋的清晨,贤宇如往常一般醒来。其站在过阁楼二层的木台上眺望远方,其隐隐觉得今日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多半并非什么好事。对此贤宇却是看的开,该来的总是要来,早些来比晚来要好的多。打坐了片刻贤宇飞身而下,两个闪动后便到了土丘之前。

    其静静的盯着土丘不发一语,如此这般站立在原地犹如石化了一般。足足过了半个时辰,贤宇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自语道:“来了,这下可热闹了。”

    片刻后隐隐有破空之声传来,却在此时从阁楼中飞出数条身影,一闪的便到了贤宇身前,自然是东方倾舞等人。而就在几人刚显出身形之时,数道白光却落在了几人身前十丈之外。光芒尚未散尽,却听其中一人惊喜的道:“东方师妹?当真是你?!!”

    东方倾舞闻言却是一愣,片刻后其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来。雪武几人见来人居然一眼认出东方倾舞的身份,称呼也好似并不陌生,心下却是一阵疑惑。就在几人心中疑惑之时来人身上的白光却尽数散去,现出了几人的身形。却是几个身穿儒衫的老者与两个青年男女。男子与几个老者一般也是一身儒衫,生的颇为俊秀。女的却是一身紫色长裙,生的很是美艳。

    方才那一声惊呼正是青年男子发出的,只听其又道:“东方师妹,数百年未见一向可好?”

    东方倾舞闻言眉头虽说皱的更紧了些,但其此次却开口道:“原来是妙儒谷的几位前辈与仁师兄,师兄别来无恙?”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妙儒谷大弟子仁英杰。说起来此人与东方倾舞、贤宇二人也有五百余年未见了。虽说如此,但其对东方倾舞的爱慕之心却丝毫未减。今日又见佳人,其自然是欢喜的很。

    “英杰一切安好,真是没想到能在此处与东方师妹重逢,仁英杰心中好生欢喜。五百多年来英杰可是日日……”这仁英杰居然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大吐起对佳人的思念,只是其话只说到一半便被人打断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