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百六十八章 无策

    贤宇自然是将那人的惊呼听在了耳中,但却不知这所谓的雪飘究竟是何招数。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其入修行界不过六年有余,哪能对修行界之事如此详细。但听那人对雪妃将要使出的功法似乎极为畏惧的模样,贤宇自然不会大意。再者,既然那叫雪飘的功法能称得上是玉雪宫的镇宫大法,其威能也定然不会小。若是不然玉雪宫这仅次于正道三大派的门派又怎会用其做镇宫大法。

    故而贤宇此次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将身上的护体之光又长了几分。对面的雪妃手上法诀打出的是越来越快,天上的大雪似乎也越下越大。过了没多少工夫,雪妃手上动作却慢慢停了下来。贤宇见此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周围分明丝毫变化都没有生出。

    雪妃却在此刻睁开了双目,其深吸了一口气对贤宇的淡淡的道:“本宫再问一句,贤宇宫主当真不愿认输吗?若是认输,本宫此刻便将阵法撤去,绝不害贤宇宫主分毫。”

    贤宇听了此话却是眉头一皱,在他想来雪妃也应是布阵完毕才收的功法。如今听其这般说辞自然是没错了,但周围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这让其不禁更加疑惑起来。其心念急转下却猛的转头朝周围围观之人看去,这一看之下其脸上不禁显出了愕然之色来。

    只见此刻广场周围空无一人,所以的围观之人好似在一瞬间消失了。贤宇不由自主的朝远方望去。只见在数里之外的地方,一大群人静静的望着这里,无人发出一语。贤宇见此心头猛的一跳,当即猛的转头盯在了雪妃身上。其又抬头看了看空中如鹅毛般的大雪,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其再次望向了雪妃,盯了对方好一阵才开口道:“若是在下看的不错,此间方圆数里处皆是雪妃你所布下的法阵,而数里之外此时却并未落雪。即便是落雪,想必也没那么大吧。”贤宇说到最后话音已是阴沉无比,看向雪妃的双目却极为平静。

    此刻若是有人留心便能看出贤宇周围的异样,虽说是漫天的鹅毛大雪。但这些雪花却在离贤宇半尺处自行分散开来,而活朝下落去。再者,虽说是大雪纷纷,但广场之上的积雪却丝毫没有增多,仿佛还是昨夜的积雪,也就是说,漫天的鹅毛大雪并未真的落到地上。

    雪妃听了贤宇之言平静的点了点头道:“贤宇工作所言不错,如今你便是在本宫所布下的法阵之中。你所见到的片片雪花便是这法阵中唯一攻术。这些看似柔弱的雪花,只要有数片击中身子便能活生生将一个成道期顶峰的修行之人分尸掉。至于修为更高些的修行之人,只要被足够的雪花碰触主,那下场自然也不会好的哪里去的。如今这些雪花还绕着贤宇宫主的身子而行,此刻阁下可是还有退路的,阁下既然看出了其中门道,就请阁下好生思量一番吧。”雪妃说罢居然盘膝坐在了地上,就此双目紧闭不发一语,竟似入定了一般。

    贤宇听了雪妃之言却是眉头紧皱的踌躇了起来,即便他身怀绝妙身份来去快如风,但若是要在如此密集的攻势之下脱身其还真就没有丝毫把握。听对面雪妃话说的如此自信,其不觉有些犹豫起来,自己已站到了现下,难不成真的要败下朕来吗?一时间贤宇心中生出了那么一股不服之意,未战先退非大丈夫所为,他绝不会做如此之事的。

    就在贤宇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之时,耳边却传来了玄仁子的话语声:“这雪飘很是厉害,即便是师父我被困其中要想脱困也要费上莫大的周折,酒杯能脱困那也是靠自身抢进的修为硬生生打出一个缺口,若想靠其他方法破除法阵却是不可能的。小子,今日是你的一个小劫数,也是一场历练的好时机。若是能破除这雪飘大阵,无论是心智与功法想必都会有所提升的。”玄仁子说完此话便没了声响,贤宇听了却是心中连连苦笑,小劫数,恐怕今日是自己的一个生死劫吧。此刻的他就好似被困在一处完全密封之处,周围尽是些机关暗器。

    心中虽很是无奈,但贤宇还是淡淡的开口道:“在下不会认输,你我便各凭本事争夺宝物吧。”贤宇说话间身上的光芒似乎又耀眼了几分,惊其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只能看到一模糊之极的人影。双目微闭的雪妃听了贤宇之言却并未说些什么,口中却响起了低沉的咒语。

    凝神戒备的贤宇刚觉得有些疑惑却听头顶处传来“滋啦”而后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气就从头顶处蔓延到了全身,贤宇心中一跳,随即身上的光芒猛的又暴涨了寸许,如此那股寒气才消失不见。但还没等其喘口气之时,身子各处都有寒气朝自己涌来。贤宇不得已又将自己身上的光芒加厚了几分。也趁这片刻喘息工夫 ,贤宇往身下看去。这一看之下贤宇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只见自己周身的雪花此刻并并未直接朝地上落去,而是在落地之前都要先将自己的护体之光给削去那么一丝。虽说是那么一丝,但若此多的雪花早晚会将其护体之光消除殆尽。到了那时,贤宇就会彻底的暴露在这些雪花之下,说不准他便会被这无数雪花战成肉泥。脑中刚一有此念头,贤宇便身形一闪的不见了踪影,片刻后其现身在了数十丈外的一处地方。刚显出身形不多时,其又是身形一闪再次消失不见,片刻后由现身在了一处地方。

    如此来回往复不知多少遍后,贤宇终于脸色铁青的立在原地不再动弹。其身上的光芒也在此时换成乳白色,此刻其运行的功法也正是妙儒谷功法。先前在数次飞遁之时也已换了几次护体之光,无论是道门还是佛宗,其都一一试过,甚至趁旁人不在意之时用上了魔气护体。

    但让贤宇大失所望的是,无论其用怎样的功法,无论其盾到何处那些看似柔弱美丽的雪花却都是一个模样,根本就不枉地上落,而是看似很自然的往贤宇身上贴。如今贤宇干此又遁回了远处,双目死死的盯着静静坐于对面的雪妃。此女看起来无丝毫变化,只是静静的打坐。就连口中所念之发觉也不再念诵,犹如是让贤宇一人自生自灭一般,不闻不问起来。

    贤宇见此眉头微皱的立在那里,苦思如何才能避过或挡住这些诡异非常的雪花。虽说直到此刻其还未被那些雪花近身,但其清楚的很,若是让这些雪花破了自己的护体之光,那自己的身子定然会被割的皮开肉绽。只因其清楚感应到了那些看似寻常的雪花之上蕴含的凌厉之气。此刻飘飞在其四周的并非什么雪花,而是一把把利刃,杀伤力极强的利刃。

    贤宇想了片刻后便将心一横,朝着入定中的雪妃冲了过去。若是雪妃被自己擒住,那这法阵也就不攻自破了。但还未等其冲到离雪妃一丈处,雪妃身形在一阵模糊后却不见了踪影。贤宇见此先是一愣,而后却毫不迟疑的往雪妃方才盘坐之处打出了一道法印,生生在地面上击出了一个大坑。然而一击过后,贤宇的脸色却更加阴沉了几分,显得有些愤怒。

    他本想雪妃不过是施展了什么隐匿身形的法术,人其实还在远处。但如今看来,雪妃早已不在。心中思索见贤宇却猛的转过头去,只见自己方才所立之处雪妃的身形却显现了出来。其依旧盘膝而坐,双目也依旧紧闭着,但却红唇微动的淡淡道:“贤宇宫主,你若是此时认输,本宫依旧可撤除法阵放阁下离去,如何?”其话语声依旧平淡之极无丝毫波动。

    贤宇听了此言起身白色灵光却又长了三分,而后才开口说道:“多谢雪妃好意,只可惜在下无临阵而退的习惯。若是想让在下退去却也不难,只要雪妃将在下击败便可。”贤宇脸上笑容不再,话语中却多了几丝傲然之气,就好似泰山崩于前其也不会屈服一般。

    雪妃听了此话却是睁开了双目有些气恼的道:“你这人还真是固执,好,既然如此本宫就打到你认输为止!”其说着口中法咒再起,贤宇周围那无数雪花却有了惊变。

    只见前后左右与上方的雪花飘落之速忽的比方才快了数倍,疯狂的朝贤宇身旁涌来。贤宇见此心中一跳,想也不想的身形一闪人便消失在原地。其身形不见之后,雪花却恢复了正常,悠然的飘落而下,看在旁人眼中依然是那么的美丽,但对贤宇来说却是夺命之物。

    贤宇身形在数十丈外停了下来,心中也长出了一口气。可还没等其站稳身形,四周的雪花却再次躁动了起来,疯狂的朝其涌了过去。此次贤宇却并未躲避,而是冷哼一声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弹,任由那些雪花朝自己蜂拥而去。贤宇身上光芒却在雪花将要近身之时迅速变为了青色,而后猛的暴长数尺,硬生生的将那些雪花阻挡在了体外。

    但那些雪花却并未溃散开来,却与贤宇僵持了起来,看样子像是拼命的朝贤宇身上加压。周围的虚空都因此发出了嗡嗡之声,好似不堪重负一般。没多少工夫,贤宇身形却又是一闪的不见了踪影。那些雪花在贤宇消失后慢慢松弛了下来,再次优雅的飘落而下。

    贤宇的身影却是再也没有显现出来,此刻他正不断闪动身形在广场四周不停飘动,心中着实苦闷,面对这雪飘大阵其确是一时无策。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