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百六十四章 墨灵

    那黑袍青年呆立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其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对贤宇道:“看来阁下确有些过人手段,但仅凭此还不足以击败我。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阁下应该知晓之下前面之战根本就没使出什么手段,更没有真正的催动这法器。只是因为前天那些人修为太低了些,根本不是在下对手。”其说到此处很是自然的抬手一招,那黑色小镜轻颤了几下便飞回了黑袍青年身前。贤宇则是含笑看着这一切,并未出手阻止。召回自己法器后,黑袍青年再次开口对贤宇道:“阁下虽说比之先前诸人强上那么一些,但也绝不会是在下对手,若阁下就此退去便可无事。”

    贤宇听了黑袍男子之言却是笑了笑道:“在下不才,正是因为阁下并未发威才想见识一下阁下神通。想来阁下也不会不给在下这个面子吧?若是阁下愿意赐教那我二人就快快出手吧,别人诸位道友等急了。看看这天色也不算早了,阁下以为如何?”

    那黑袍青年听了贤宇之言脸色一沉,冷冷的道:“既然你自家找死,也怨不得我了。”说罢其便单手一抬往那黑色小镜上打出了一道黑芒,黑色小镜光芒立刻大放起来,让人不能直视。贤宇见此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了几分,眼中隐隐闪过那么一丝兴奋之色。

    再说那黑色小镜在黑光大放后没片刻工夫光芒便内敛了下去,看在诸人眼中丝毫没有变化。但对面的贤宇却很清楚的感应到从其之上所散发出的灵气比之方才强上了一倍有余。

    在贤宇一脸淡然的注视下,那黑色小镜再次朝其冲了过来。那对面的黑袍青年却是面带冷笑的望着贤宇。此刻贤宇在其眼中已与死人没什么分别。他甚至在想象贤宇在被黑色小镜吸入其中之后所发出的那声凄厉的惨叫,但贤宇当真会让其如愿吗?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见贤宇仍然背负双手的立在原地,从方才显身在广场之上他就根本没动过分毫,就像是脚下生了根一般牢固。再说那黑色小镜此次却并未朝着贤宇撞去,而是在离其还有数十丈时停了下来。而后只听小镜发出一阵轻微的嗡鸣声,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从那小镜之中传出了奔腾的流水之声,就好似大河决堤一般汹涌澎。广场周围诸人闻听此音原本以为自己生出了幻觉,但下一刻诸人便否定了这一猜想。只见那黑色小镜的镜面之上突然显出了一圈圈的波纹,紧接着小镜便急速变大起来,直到其长大到数十丈才停了下来。

    在诸人惊愕的目光注视下,一道粗有数十丈的黑色水柱突然从镜面之中狂涌而出,直直的朝着贤宇奔流而去。围观诸人见此心中皆是大骇,连忙各自放出护体之光护住了身子。不光如此,诸人还很是默契的纷纷飞退出去了百丈之远,生怕那黑色水柱波及到了自身。

    若仅仅是一般之水诸人自然不会如此忌惮,修行之人即使修为低些的也不惧凡水凡火。但诸人很清楚的感应到了从那水柱之中散发出的一股巨大威压。片刻工夫,紧围在广场边缘的人就只剩下寥寥十数人而已,这其中自然有玄仁子、文昌、了缘与雪妃几人。修为低的也并非没有,雪武几人就没有后退,依然守在广场边缘处,自然那红甜儿也没有后退分毫。

    而身处广场正中的贤宇此刻虽是一脸的平静之色,但脸上的笑容也已消失不见。其身上金色光芒也比方才更加耀眼了几分,犹如实质一般罩在了贤宇身上。而贤宇接下来做出的举动却让百丈之外的围观之人一个个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被金光笼罩的贤宇不退反进,其犹如离弦的箭一边朝离自己还有十数丈的黑色水柱冲去。这一举动让围观之人惊讶不已,原本诸人以为贤宇就算修为高深面对如此浩大的攻势也只会被动防御而已,可诸人怎么也没料到其居然会主动朝着那黑色水柱攻去。

    对面的黑袍青年见此情景也是满脸的惊愕之色,但随即其脸上便又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在其想来贤宇此举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只会将自己更快的至于死地罢了。

    在诸人的注视的注视之下贤宇所化一团金光猛的冲进了那粗大的黑色水柱之中,犹如一滴水珠投入了沧海之中。围观诸人见此一幕神色也各不相同,有些人暗自叹息起来。而有些人脸色却松了下来。比如文昌,其见贤宇一头扎进了巨大黑色水柱后原本紧皱的眉头却舒展了开来。若非此间还有如此多的修行之人在场,其定然已是放声大笑起来。

    而还有些人见贤宇如此,脸色却极度平静,玄仁子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此此刻面色却是出奇的平静,就好似投入那黑色水柱的并非贤宇。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了缘此刻的神色也是古井无波,丝毫也没有焦急之色,只是双目死死的盯着那粗大的黑色水柱。

    雪武几人见此却是再也无法镇定,当即便要冲上前去。可几人还没冲出多远却被一层青色光幕拦了下来,紧接着几人耳边响起了玄仁子的话语声:“尔等莫要上去添乱,给我老实的呆在原地。”听了此话雪武等人身形猛的一顿,朝着玄仁子那边看了一眼后便停下了身形。玄仁子可是贤宇的师尊,他们几人的师祖。故而心中再怎么担忧贤宇,几人也不敢违抗玄仁子的话。况且几人心中也不信贤宇会真的有什么大碍,若是贤宇就此死去那也就不是贤宇了,

    再说那粗大黑色水柱,其在贤宇冲进去之后又往前冲了一段,没多久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就那样停在了半空中,水柱依然在流动,但仿佛其流动的范围就只有水柱之内而已。没多少工夫便有更多的修行之人关注到了此情景,一时间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就在诸人心中猜疑之时,在那漆黑如墨的粗大水柱中却有一点金光亮起。诸人见到此幕精神一震,又死死的盯住了那黑色水柱。对面的黑袍情景见此脸色瞬间变了数变,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妙。虽说其对黑色小镜极有自信,但自己此次的对手也实在太过诡异了些,

    就在黑袍青年思索之时,那黑色水柱中的一点金光却慢慢变大,片刻工夫就变的如天上日头那般大小,所发出的光芒也与天上的日头也一般无二。一时间就好似硬生生多出另一个日头出来。不光如此,那巨大金团发出的金光仿佛还快速渲染着粗大的黑色水柱,原本漆黑如墨的水柱居然已肉眼可见之速被那金色光芒染成了金色,黑色正在飞快的消退着。

    当金光淹没了黑色水柱中的所有黑水之时那些变为了金色的水流居然疯狂的朝那巨大的金球涌去。没多少工夫那原本就已长到了数丈大小的金团又长大了数倍,而那金色水流却在飞快的减少着。围观之人见此情景脸上的神色已不能单单用震惊来形容,简直是惊骇。

    对面的黑袍青年见到此幕神色再也无法镇定,其面上露出了浓浓的焦急之色。其双手其动的打出一个个手印出来,想要将自己的黑色小镜收回。但在其催动之下那飘飞在空中的黑色小镜却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却不再有任何动作。这下那黑袍青年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就在黑袍青年大惊失色之时,那从小镜中涌出的水柱却已变的如常人胳膊一般粗细。

    终于,在诸人的惊叹声中那最后一道由黑变金的水流融入了金色光球之中。那金色光球此刻的大小却已长到数十丈大小。就在诸人纷纷低语议论之时那巨大的金色光球却又急速的缩小起来。其缩小的势头居然比先前长大的速度还要快上数倍,瞬间就恢复了最初的大小。

    贤宇的身形再度显现在诸人眼前,此刻其犹如一尊天降的神人一般,静静的俯视着下方的众生。其脸上无悲无喜,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即便如玄仁子这般修行界少有的法力高深之人脸上也显出了一丝骇然之色,并不由自主的放出了护体之气罩住了自己的身子。

    而那黑袍青年此刻却早已面无人色,一脸惊恐的望着上方的贤宇。贤宇扫视了一番众人,目光也最终落在了黑袍青年的身上。其原本无悲无喜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对黑袍青年道:“兄台这小镜法器难不成就是上古时期的宝物墨灵镜?”被贤宇如此一问青年脸色却更加苍白了几分,贤宇见此景便知自己猜测无误,脸上的笑容不由的更灿烂了几分。

    不去理会黑袍青年脸上的惊愕之色,贤宇自顾自的说道:“这墨灵镜据说是威力奇大的上古宝物,其所幻化出的墨灵之水更是将天地水泽中的精华融入其中,有力压万物之威能。”贤宇说到此处顿了顿又将目光落在黑袍青年身上,却是摇头叹息一声道:“只可惜兄台的修为不够,方才放出的墨灵之水威能尚不足其真正威能的百中之一。若非如此在下恐怕是无法抵挡的了。”

    看了看身前不远处的墨灵镜,贤宇一招手,其居然乖乖的飞入了贤宇手下之中。仔细打量了一番手中之物,贤宇对青年拱了拱手道:“在下效仿兄台的做法,这墨灵镜在下就笑纳了。呵呵,多谢兄台赠宝。”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