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百四十八章 索命(上)

    见贤宇与众人商谈完毕玄妙子起身对东方倾舞道:“倾舞,你虽说已嫁为人妇,但终归是我的弟子。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这逍遥宫宫主是贤宇,你也算是此处的半个女主人了。今日既然逍遥宫得到此处众位道友的接纳,也算是在此地落了根。”玄妙子说到此处一抖长袖,一道青光从其袖口中飞出。光芒散去后,一把通体青色的法剑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此法剑看去非铁非石,似乎还有些透明。就在众人诧异之时却听玄妙子开口道:“这把青灵剑乃是为师随身法器之一,现下为师便将其作为贺礼送与你。此剑乃是用上古青玉加玄铁石炼制而成,世间很少有法器能将其摧毁,你要善加利用,想必将来此剑对你有莫大的用处。”

    东方倾舞闻言立刻跪拜在地对玄妙子磕了三个头道:“弟子多谢师尊,弟子日后定将此剑随身带着,以此来报答师尊的恩情。”东方倾舞说话间双眸不禁有些湿润了,对其而言既然做了贤宇的娘子那说起来也不算是玄然宫弟子了,玄妙子还能如此疼惜与她其自然感动不已。即便东方倾舞平日里在人前不够言笑,但在贤宇与自己师尊面前终归还是个弱女子罢了。

    常虚子等人见此却觉有些尴尬起来,他们近日原本就是来问罪的,怎能想到会是如此结果。常虚子干咳了两声道:“贤宇宫主,近日我等来的有些匆忙,竟忘记带贺礼来,真是失礼的很。改日,改日我等定然将贺礼补上,还望贤宇宫主莫要见怪才是啊。”

    贤宇听此言心中腹诽了好一阵,嘴上却道:“前辈说的哪里话?我等修行之人何须在意那些个虚礼,贺礼之事切莫再提。倒是此刻天色不早,在下想请诸位道友留下吃顿便饭,不知诸位道友意下如何啊?”贤宇说着不禁朝门外看了一眼,果然此刻外面已是漆黑一片了。

    众人哪里还能真留下吃什么便饭,当即一个个都站起了身子说出了告辞之言。贤宇见此挽留了几句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如此常虚子等人也就陆续离去了。那红甜儿却是留在了最后。等大殿内只剩下贤宇与东方倾舞还有玄妙子等人时。其却脸色凝重的走到贤宇身旁,仔细的打量了贤宇一番后开口问道:“敢问贤宇宫主,可是复姓逍遥?”贤宇闻言却是一愣。

    盯着红甜儿看了许久后其才点了点头道:“说起来此事也并非什么大秘密,没错,在下确是复姓逍遥,大号为逍遥贤宇。”贤宇此刻对逍遥这一姓氏早已不是那么的排斥。

    红甜儿一听此言却是俯身朝贤宇拜了下去,贤宇见此却是一脸的愕然之色。还未等其开口问些什么,红甜儿却已开口道:“红甜儿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贤宇闻言心中猛的一跳,但其面上仍然若无其事的问道:“即便我是逍遥皇朝的国之储君,你也没什么理由对我下拜吧?说吧,你究竟是何许人也?”贤宇说罢便紧紧的盯着红甜儿的双眼,似乎想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些什么端倪,只可惜看到的却是一脸的恭敬之色。

    红甜儿听了贤宇之言却是开口道:“臣女乃是皇后娘娘之表侄女,因幼年机缘巧合入了修行界,十多年来与尘世便断绝了干系。虽说如此,但臣女始终记得臣女乃是逍遥一族之国戚。如今见了太子殿下,岂有不败之礼。方才之举为的只是试试太子殿下法力,还请殿下赎罪。”贤宇听了此话却是愣在了原地,皇后之表侄女,那岂不是说此人与自己生身之母有关。

    见贤宇愣在那里一言不发,东方倾舞柔声传音一句。贤宇这才回过神来,其定了定神道:“如此说来你可是我货真价实的姐姐了,快快请起吧,自家人便无需如此多礼了。”

    红甜儿闻言道了声谢便站起了身来,其又盯着贤宇看了许久才再次开口道:“真是没想到,当年的皇子居然还活在这世上。皇后娘娘拼死护住了太子殿下,总算是保住了逍遥一脉。”

    贤宇闻听此言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之色,其开口问红甜儿道:“不知姐姐如今在何门何派,姐姐今日能到了此处看来也是门派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吧”贤宇说着脸上闪过一抹玩味之色。红甜儿闻言却是苦笑了笑,她若是知晓今日要问的是贤宇之罪,想必便不会进来搅合。

    “说来惭愧,臣女现下所在门派名为红枫阁,弟子仅有数百人。门中长老算是阁主也就只有七人而已。原本今日师尊是不想蹚这浑水的,但又怕外人说些闲话,就只好派我这小弟子来此了,臣女实在没想到逍遥宫的宫主居然是太子殿下,还请殿下息怒才是。”

    贤宇听红甜儿话语对自己如此恭敬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道:“姐姐既然已入了修行界就算是方外之人,大可不必守这凡尘中的君臣之礼。至于今日之事,就更谈不上什么罪过了。”

    红甜儿闻言却是身子一震道:“太子殿下,无论臣女是否入了修行界,臣女都自认是逍遥皇朝之臣。先父与祖父皆为逍遥皇朝武将,先父更是在十四年前四方叛乱中为保逍遥河山而战死沙场,若甜儿不认自己是逍遥皇朝之臣,那岂不是背弃了祖宗吗?!”此女的话语中已多少带了些焦急之意,就好似生怕贤宇不认其这个臣子一般,贤宇见此却是一愣。

    见此女一副委屈模样贤宇苦笑了笑道:“看来逍遥皇朝真的是气数未尽,否则怎会在短短的一年之内让我遇见了如此多死忠逍遥皇朝之人,也罢,既然姐姐如此说了就虽你吧。既然你我是如此亲近的干系,那日后就常走动走动。在修行界中有个家人总是好的,不如姐姐便留在此地吃顿晚饭如何?”贤宇是真的有些馋了,他已一个多月未反食了。

    红甜儿听了贤宇之言自然不敢违背,当即答应了下来。于是贤宇再次大展了一番厨艺,七八十个孩童与几个大人着实好好的吃了一顿的,红甜儿原本以为贤宇所说的吃晚饭不过就是吃一些瓜果而已,却没想到吃的竟是些大鱼大肉之属、虽说修行界中没什么不可吃荤的规矩,但红甜儿也有十数年没吃过如此之物了,一见桌上的饭菜便满脸的惊讶之色显出。其见贤宇吃的如此之香也忍不住吃了一口菜,这一吃之下居然一时收不住手中的筷子。

    即便修行之人身怀移山倒海只能,但有一样东西却是留不住的,自然便是岁月。岁月如梭,转眼间已过去了五个春秋。五年来,贤宇的逍遥宫倒也太平的很每日过的也算是逍遥自在。说来贤宇此人颇为怪异,旁的修行之人皆是拼命想法子提升自身法力,可他却不。

    其如今对修行的好奇之心已远不如最初那般强烈,追求长生之道的心思也没他人狂热。其每日便是教授一些门下弟子的修行之法,其实便是将在玄然宫学的那些尽数般了出来。对于这些弟子的教授贤宇虽说不上是太过大意,但也绝称不上仔细认真。其到处收留这些孩子最主要的还是为了给他们一个落脚之处,至于其他的也就一切随缘了吧。

    与贤宇相比东方倾舞教授弟子就颇为认真,故而贤宇这个师父虽不怎么用心,但门下弟子的功法也算是入了些门道,毕竟有东方倾舞这个贤妻用心,门下弟子自然是学到了不少东西。至于南宫诗雨几人修习道法也很是迅速, 特别是南宫诗雨最为下功夫。

    门中之事被东方倾舞管的是井井有条,贤宇自然也乐得做个甩手掌柜。更奇特是,贤宇这甩手掌柜的修为居然在这五年中也有了些精进,其居然隐隐的迈入了金身期的门槛,这来贤宇自己都有些纳闷,他明明没怎么过分专心修行,怎地修为还是会有所精进呢?

    对想不通之事贤宇多半是不会去想,不知从何时起其迷上了酒这东西。 其虽说每日必定饮酒,但从未醉酒过。这一日,其在山边的一座凉亭中看着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际,手中拎着一个酒壶,时不时的喝上那么一口,看起来颇为潇洒自在。贤宇看似漫不经心的将酒壶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那酒壶突然青光一闪,朝着身侧空无一人处仍了过去。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贤宇扔出的酒壶往前冲了那么一小会儿后,却“叮”的一声倒飞而后,后退之势居然比贤宇扔出去的势头快了一倍不止,贤宇见此身形一转,轻松的避了开去。

    而那空无一物的酒壶却是重重的击在了一根石柱之上,并深深的陷入了其内。贤宇见此微微皱起了眉头,就凭方才这一击便可知晓对方修为不弱。贤宇转头望着身前的虚空,下方便是深不见底的山崖,其沉默了一阵缓缓开口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来我逍遥宫所谓何事?”其这话是对着身前的虚空说的,若是旁人见到定然会觉得很是奇怪。

    但贤宇的话音落下,前方的虚空中却传来了一阵冷笑。而后虚空如水波一般波动起来,没多少工夫一个身披黑色盔甲之人便出现在了贤宇身前,这人身形踩着一把黑色长刀,其头部也有盔甲护着,贤宇根本看不见来容貌。但有一点贤宇却是清楚的很,那便是来者不善。

    “嘿嘿嘿……我是为何来此?自然是来索命的了。”黑色盔甲人阴冷的说道。

    “索命?如此说来阁下便来去我性命的了,看来我的命与众不同啊。”贤宇听罢对方之言淡淡一笑的说道,那神色就好似早就猜到了今日的来临。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