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百三十四章 奇地(上)

    逍遥山,此为贤宇替自己所安家的山脉取的名号。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这山脉往日无论有名还是无名,自三月前起就叫逍遥山脉。贤宇将十数里的地界都定位逍遥宫所属,此恰巧为山脉之横度。

    这一日天降初雪,贤宇独自一人立与逍遥宫外的一处凉亭之内。其负手而立远望天边。前方是一处白茫茫的天地,无论松柏或是土石,不管屋檐还是地面,尽数披上了雪的外衣。此情此景让贤宇不禁有些伤感,一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雪天,爷爷永远长眠了。即使今时今日贤宇早已知晓那并非自己的亲爷爷,但他并不在意,无论血缘如何情才是真。

    “一人在此做些什么?弟子们吵着要你这个师父造饭呢,难不成想开溜吗?”一阵悦耳的话语从贤宇身后传出,其也因此从愣神中缓过神来,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现下我还真是有些后悔当日烧的那餐饭食,看来那些小家伙是吃上瘾了。虽说如此还是不能把他们的口养的太刁才好,若是不然日后可有苦日子过了。要知道,如你夫君这般烧一手好菜的男子这世间可并不多见。若是小子门饿了便让夜月几人煮饭吧。”

    东方倾舞缓步走入凉亭与贤宇并肩而立,其看了看贤宇那英俊的脸庞柔声道:“我等修行之人皆为凡人修炼而成,既是凡人自然也有至亲之人。我等修行之人最大的苦莫过于眼睁睁的看着至亲之人在自己面前死去而无能为力,爷爷的死我知晓你至今无法忘怀。但夫君你要知道,我等修行之人比凡人的寿元悠长的多。无论因何缘故,终有一日亲人都会离去。若是夫君想在修行之路上走的更长远些,那便要学会如何将悲痛淡化,甚至忘却。”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之言先是一愣,而后 苦笑了笑道:“我自然知晓,但你也知道我入道不过一年而已,道法高低暂且不论,但道心绝非坚韧。若想做到倾舞所说之境界,怕还要等上个一二百年的光景吧。”贤宇这话说的颇有些自嘲之意,他的境遇他的确奇特了些。

    想想看,一个刚入道一年有余的毛头小子却数次与比自家修为高的人斗法,却偏偏不曾陨落,反而多次将对手灭掉。身怀正邪两道多门功法,却好好的活在世间。如今更是灭了一派中人,占了他人山头自立了门户。这种种说与人听想必非亲眼所见之人都不会信。

    东方倾舞见了贤宇脸上那有些自嘲的笑意也不禁笑了起来道:“我倒忘了,你才入道一年多而已。可话说回来,入道一年的修行之人如此这般的恐怕只有你一人了吧。”

    贤宇听罢东方倾舞之言刚想说些什么,眉头却轻轻的皱了起来。其猛然回头朝自己身侧看去。可除了漫天的飞雪再也看不到他物,贤宇见此非但没有放下心来,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些。其双目也并未移开,却是将整个身子都面朝一个方位,死死的盯着不放。

    东方倾舞见贤宇如此模样疑惑的问道:“怎地了?有何不妥之处吗?”说罢其也朝着贤宇所望之处看去,但同样什么都没看到。贤宇这时却将目光收了回来,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或许是我感应错了吧,方才突然感到一丝灵气出现。虽说只是瞬间工夫,但那灵气似乎很纯净……”其话刚一说出口却再次将身子转了过去,定然方才之处不放。

    东方倾舞见此柔声道:“不如朝你所感之方位探上一探。”

    贤宇闻言点了点头,两人身上护体之光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逍遥山脉南部,在整条山脉中算是较为平缓之地。比起逍遥宫所在之中段要平缓的多,但与平川而言也有千丈之高。两团霞光从北面飞射而来,片刻后便落在了地上。光华敛去,来人正是贤宇两人。

    两人落身之处是一片树林,此刻除了松树外其余树种皆叶片全无,但只从这些树的密集就能看出盛夏之时此处是怎样一番光景。落下后贤宇仔细辨别了一番方位,两人又朝西面而去。没多久,两人停在了一处乱石堆之前,此刻看起来也稀松平常之际。

    贤宇盯着那乱石堆看了许久才开口道:“那丝灵气应是从这乱石堆中发出的。”

    东方倾舞闻言并未多言,而是莲步轻移的朝乱石堆走去。其在离乱石堆一丈处停下身形,而后洁白衣袖看似随意之际的一拂。诸多乱石一下四散飞溅开来,其一看前方景象却是一愣。后面不远处的贤宇自然将这一切清楚的看在眼中,一脸疑惑的走上前去。

    在两人前方不足一丈处是一个丈许大小的坑,若只是个坑也就罢了。但贤宇用神识感应了一番后却发觉自己的神识根本无法探寻到坑的地步,并非此坑有什么禁制阻挡神识,而是贤宇的神识根本无法探寻到地步,如此执拗说此坑太深了些,贤宇的神识不够强。

    “有些古怪,这坑怎会如此之深?你我修为虽说还浅薄的很,但若是平常坑动摇想探寻到底可谓是轻而易举之事,可这坑貌似无底一般。”东方倾舞围着坑转了一圈喃喃的道。

    其话音方落两人的脸色却是同时一遍,一股精纯之极的灵气从坑洞之中冒出,让两人觉得浑身上下舒适异常。贤宇见此思索了一阵后对东方倾舞道:“你在此处等着,我下去看看其内究竟有些什么。”此洞中虽说有灵气,但贤宇绝不会让东方倾舞冒险下去一探。

    东方倾舞闻言却是顺从的点了点头道:“我要跟着你指定不肯,那也就不必多说什么了。一个时辰之后你若是还未现身出洞,我便下去寻你。”东方倾舞的语气虽说很是淡然,但也很坚定。他将贤宇的性子摸的是清清楚楚,这才不愿多说些什么。

    贤宇闻言答应了一声便纵身而下,东方倾舞则就地盘膝而坐入定起来。这这漫天飞雪之中白衣飘飘的她就如一位雪中仙子,给这初雪之人增添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美。

    再说贤宇,飞身而下差不多已三炷香的工夫,但双脚却还未落到地上。他心中也不禁打起鼓来,心道:“难不成这洞真就无底?还是说这洞索性便是那通往地府的缺口?”后个想法一浮现在脑中却很快被贤宇掐灭了,若此处是通往地府的缺口那又怎地会有灵气冒出。地府从来都只有鬼气一说,上至十殿阎罗下至小小的鬼卒就没听过有什么灵气的。

    既然已身处洞中贤宇也就不再多想些什么,干脆将心一横遁速又开了几分。如此这般一直下沉,其渐渐的感到了惊人的灵气滋润着自己的身子。虽说如此,但贤宇面上不见悲喜之色身子依然朝下沉去。如此这般居然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其双足才落到了地上。

    贤宇心下一松,而后便朝四周看去。除了自己南面又一处宽约三丈的通道外,其余三面均是坚硬的石壁。如此贤宇倒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当下便朝着南面而去。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拐过一个弯,贤宇只觉面前豁然开朗,在其面前的是一处五彩缤纷的奇幻之处。

    只见前面十丈之处生有各色奇异花朵,这些花朵贤宇大多都不曾见过,最要紧的是,这些花朵之上居然蕴含着不少的灵气。贤宇忍不住迈开了步子,片刻之后其便身处在了花丛之间。其只觉一股股的灵气自行往身上涌去,那滋味简直是奇妙无比,舒爽之极。

    如此沉迷片刻之后,一阵淳淳的流水声将贤宇从舒爽中拉了回来。回过神的贤宇并未过多的留恋这些灵气盎然的花草,而是朝着流水声发出之处不紧不慢的走去。其是个心志坚毅之人,既然来此就是要探个究竟,如今还没有所发现其自然不会沉迷与此花草间了。

    往前走了有百丈之距,贤宇终于寻到了水流声的来源。其被面前的一切惊住了,一时间竟不知该做些什么。在贤宇面前的一处望不到边际的大湖,湖中甚至还有那么一座岛屿。不仅如此,其甚至隐隐可见岛屿之上修建有一处建筑,貌似还不是很少。

    要说贤宇在这不知多深的地下能如此清楚的看清周围景物,倒也不是因修行之人双目清明的缘故。更多的则是这地下本身就泛着一层水青色的光亮,如此一来虽说此处没地上明亮,但若是想看清四周景物那也是轻而易举之事。莫要说贤宇,即便是平常之人来此也能看清。

    贤宇最终却先是将目光落在了湖面之上,仔细一看之下其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湖面之上居然有丝丝的灵气在游动着,而且也并非那些花草灵气飘到湖上,而是灵气从湖水之中发出。如此推断,也可断定这一望无际的湖水本身就是灵气的另一处源头。

    贤宇好容易平复了一番自己的心绪,再次将目光望向了远处那座岛屿。其踌躇了片刻之后决定前去看看,可身形刚刚飞到湖面之上却草下方沉去。贤宇见此心中一惊,也亏的其并非只有法力,还有些功夫。凭借身法的灵敏,其身子在半空中略微一扭便落到了地面之上。

    其眉头微微皱起,半晌后才自语道:“难不成靠法力是无法到岛上去?不用法力不会是游过去,或是乘船而过?”想到此处贤宇面色有些古怪起来,心中却暗成此处为奇地。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