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百一十章 起疑

    玄然山,玄然宫。(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一处颇为宽敞的静室中。玄然子等人尽数围在一张颇大的床上,紧紧的望着床上躺着的一个青年。这青年面容生的虽说十分俊俏,但其此刻的脸色却极为难看,一丝一毫的血色都不见,若一个死了许久的人一般。这青年不是旁人,正是贤宇。

    三个时辰前玄然子等一众人等在玄然殿之中将自身无上法力灌入了贤宇体内,原本命悬一线的贤宇因有如此之多的精纯法力滋养身子这才面前的留下了一丝生气。玄然子等人心中虽说依然担忧的很,但有一丝生气也总比死了的好。如今众人已在这静室中守了整整三个时辰。看着随时都可能死去的贤宇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个个眉头紧皱着。

    良久,玄然子轻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我等虽说以自身法力暂时保住这孩子一丝生气不散,但这孩子却以和死人没多大区别。若是在七日之内找不到续命之法,这孩子恐怕真的要陨落了啊。”玄然子说着摇头不已,面容之上既有惋惜之情,又有浓浓的无可奈何之意。

    玄仁子黑着脸盯着床上的贤宇许久,如今听了玄然子的话再也无法忍下心中的愤怒跳脚大骂道:“这贼老天,究竟想作甚?!方才还好好的娃儿,如今却弄成了这副模样!”如今他这个做师父的也只能这般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只因根本无人知晓贤宇的是因何如此。

    方才几人在给贤宇灌入法力之时清楚的感到贤宇体内的命元正在不断的流失,若非几人一同出手将法力灌入贤宇体内,法力又快速的转为命元,贤宇连最后一丝生气也无法保住。

    就在众人愁眉不展之时一个洪亮威严,但带了浓浓焦急之意的话声突然响起:“朕的皇儿怎地了?是谁伤了朕的皇儿?!朕要斩了他!!!”听的出此人极为的愤怒。

    玄然子等人听到这个声音身子都是微微一颤,连忙转身就要出去相迎。但还未等人迈出步子静室的大门却猛然敞了开来,一团金光从外飞射了进来,光芒散去,一个身穿龙袍、头戴金冠、腰系玉带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在场中人除了妙儒谷谷主孔鸿儒外,其余无论是玄然子还是了尘方丈,个个都急忙对这突然出现的中年人行礼道:“贫道……贫僧……参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孔鸿儒见此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惊愕的看着中年人。他到了此刻自然知晓来人是谁了,这突然闯入的中年人自然便是逍遥廉洁。

    三个时辰前正值宫中批阅奏折的逍遥廉洁突然胸口作痛,其心下一惊便毫不迟疑的飞出了皇宫朝玄然山所在而来。凡帝皇子嗣者同帝皇都有心之感应,当自己后人遇到险情帝皇便可知晓,前去相救。如此感应也并非永久存之,皇帝驾崩或新皇登基后,此感应便会消除。

    逍遥廉洁对众人的参拜有若未经,闪身到了贤宇的床前。看着床上命悬一线的贤宇,其龙目之中除了惊恐,便是怒火。但其毕竟是帝皇,忍耐力绝非常人可比。其猛的转身,目光在玄然子等人身上扫了一遍,而后深吸了一口气道:“究竟是哪个伤了朕的皇儿,逍遥皇朝的太子?!”这一瞬间其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极为惊人的气势,即便是玄然子等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他们虽说道法佛法通玄,但面对逍遥廉洁特意发出的帝威还是有些不适。

    逍遥廉洁问话玄然子自然不敢怠慢,当即又微微行了一礼,而后道:“陛下息怒,贤宇并非是被人伤成如此这般,而是突然命元外泄啊。”其说着脸上现出浓浓的不解之色。

    逍遥廉洁听罢先是一愣,而后便皱眉问道:“仙长此言何意?说清楚些。”

    “遵旨。”玄然子闻言连忙接着道:“贤宇回山之后便与其他玄然弟子一同对抗邪道,最终更是与邪道三个领队之人大战了一场……”玄然子清清楚楚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

    逍遥廉洁全神贯注的听着,当其他听到天雷被贤宇引出时心下便是一跳。不等玄然子将话说完其便为贤宇号起了脉。只是片刻功夫逍遥廉洁眉头便皱成了一团,脸色也变的更加难看起来。半晌之后其面色阴冷的起身道:“果然如此,那雷电有古怪啊。”

    玄然子闻言先是一愣,想了想便开口问道:“陛下所言是指……”

    其还未将话问完,却见逍遥廉洁摆了摆手道:“为今之计也只得听天由命了。”说罢其居然不再理会贤宇,而是朝着静室外走去,玄然子等见此也连忙跟了出去。

    不过有一人并未跟众人一同出去,此人便是妙儒谷谷主孔鸿儒。见众人都出了屋子其将目光再次落在了贤宇的身上,盯了贤宇片刻后其竟也给贤宇号起了脉来。

    起初其还是一脸的平和之色,只觉贤宇脉若游丝。但到了后来其身子却是猛的一震,原本微闭的双眼也猛的睁了开来。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后,其便再次闭上了双目接着号脉。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孔鸿儒才收回了搭在贤宇手腕上的两指,双眼再次死死的盯住了贤宇的脸上。此刻他眼中竟满是杀意,这股杀意让整个静室都莫名的冷了几分。

    最终其仰首深吸了一口气,当其再次看向贤宇之时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冷笑。就在此刻,玄然子等人却再次进入了精室之内,孔鸿儒见此连忙开口问道:“诸位,皇帝陛下呢?”

    听了此话玄然子脸上露出几分古怪之色,而后开口道:“陛下他此刻正在外面朝天行大礼参拜,我等方才问了几句,陛下却说是在向天祷告,贤宇能否活下去就在于此了,”

    “朝天参拜?”孔鸿儒闻言不由的重复了一句此言,而后脸上便露出了一丝苦笑道:“陛下虽贵为九五之尊,但如今太子生死难料自然也是心中大急。我等如今也并无什么对策,恐怕也只有对天参拜一番能给陛下一些安慰吧。既然如此,那我等也不如一同拜天如何?”

    说罢孔鸿儒不等玄然子几人答应便朝大门外走去,玄然子等人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贤宇,叹了一口气后便也走出了静室。片刻后,偌大的静室之中便只剩贤宇一人了。

    玄然子等人在静室之外的空地上盘膝坐于逍遥廉洁身后,个个念诵起祈祷的经文来。这时东方倾舞却从远处走来,在几人的面前跪了下来道:“陛下,各位师长。倾舞实在担忧贤宇安危,还请陛下与各位师长准许倾舞进入静室守候贤宇。”说罢其便低首下去。

    玄然子虽并未睁开双目,但口中却淡淡道:“孩子,如今贤宇正在里头静养,旁人还是莫要进去的好。你且回房打坐平定心神,我等修行之人道心不可乱啊。”玄然子自然知晓东方倾舞此刻是怎样的心情,自己挚爱之人生死难料换做是谁也无法再镇定如常。但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让东方倾舞进去,万一气进去后急火攻心,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可东方倾舞听了玄然子的话却猛的抬头,脸露一丝决然之色的道:“掌门师伯,弟子此刻心实在无法安静。若是此刻弟子不能陪在贤宇身旁,弟子实在无法忍受其中煎熬。弟子斗胆,请掌门师伯成全!”其说着便再次将头低了下去,那一身白衣的身影显得很是孤单。

    玄然子终于睁开了双目,他叹了口气还想再说些什么之时却听另一个声音道:“好了,就让这孩子进去吧,如今能有个真爱他的女子陪在他身旁,相信皇儿也很是欢喜吧。”说此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从方才起就一直向天叩拜不止的逍遥廉洁。

    玄然子听了此话连忙点头答应道:“是,既然陛下有旨,那倾舞你便进去吧。”说罢其便再次闭上了双目,口中也再次念起了经文,一副无比虔诚的模样。

    东方倾舞闻言连忙再向几人拜了一拜,而后便起身快步朝静室走去。当当其抬手要去推静室门之时身形却顿住了,她那如玉般的双手有些颤抖。此刻她心中无比的悲伤,她甚至不知自己有无勇气去看贤宇的脸。但即使如此,她最终还是推开了静室的门。

    东方倾舞慢慢的朝贤宇床前走去,当其看到贤宇那苍白的面容之时眼泪却早已布满了绝世的容颜。她无声的哭泣着,这一刻的她面色不再冰冷。她只是一个平凡女子,一个极有可能失去心中挚爱的女子。良久,其才止住了哭泣,坐到了贤宇身旁。

    东方倾舞将一只玉手抚上了贤宇那俊美的脸庞轻轻的摩搓着,一副极为留恋的模样。如此又过了好一阵,其才开口道:“贤宇,你身为男子说话不能不作数啊。就在几个时辰前你还说要加倍的疼惜倾舞,你怎忍心如此离我而去呢?”东方倾舞慢慢的将头靠在了贤宇胸前接着自语道:“我自小被师尊抱上玄然山修道,与师尊自然是极为亲近。但我心中依然觉得很是苦闷,师尊对我虽好但毕竟是我的长辈,有许多话不好与她老人家说。如今终于有你疼惜倾舞,倾舞便将你当成终身依靠。你若是就此撒手离我而去,那……那便是这天下第一负心之人。即便到了九幽地府,我也要追着你问个清楚,问你究竟为何负我!”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