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百零九章 命危

    贤宇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他可不想做什么玄然宫的掌门。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现下身上背负一个逍遥皇朝太子的名头已够他心烦意乱的了,若是再多出一个什么掌门出来,他还真有些无言。可这世上的事就是有许多天不遂人愿,玄然子接下来的话证实了贤宇心中的担忧。只听玄然子朗声对玄然殿中众人道:“今日本掌门便选出掌门之位的第二继任者,逍遥贤宇。”

    贤宇虽心中早有预料,但听玄然子亲口说出还是不由的心里一跳。他此刻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开口便道:“掌门师伯……”但其也只来得及说出这四个字而已。

    玄然子见贤宇要开口便抢先一步道:“贤宇师伯知晓你此刻心中有些激荡,但先听师伯把话说完。”听了玄然子此话贤宇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却生生的咽了下去,玄然见此眼中闪过一丝皎洁之意的接着道:“说起来这掌门之位不是什么奖赏,并非一些弟子心中想的那般多么的风光。在本掌门看来,做了掌门的人也不过是肩上的担子比旁人重了,空闲的光阴比旁人少了而已。所以说,这所谓的掌门之位短的是个苦差事。”下方诸人听其之言都是一愣。

    玄然子并未理会发愣的众人,自顾自的接着道:“虽说如此,但这位子还是要有人去做。本掌门一位敢坐此位者虽说不上是什么大的英雄人物,但称的上是一勇夫。做了此位便担起了更重的担子,行事也自然会有不少的顾虑。但若是选定之人不愿意坐着掌门之位,此人定然是没什么担当之人,恐怕也会令整个玄然宫弟子寒心啊。”说到此处玄然子大有深意的看了贤宇一眼,贤宇听了玄然子的话却是心中苦笑了起来,这话分明是说给他这个候选人听的。

    贤宇脑中正思索着,心口突然一热,接着一大口鲜血便从其口中喷出。正在训话的玄然子见此心中大惊,连忙大声问道:“孩子!你这是怎地了孩子?!”玄然子这一声大喊将所有人都惊醒了,玄仁子等人更是一股脑的朝贤宇涌来。而东方倾舞在贤宇口喷鲜血的一刹那却是身子猛的一震,而后早玄然子一步冲上前去将贤宇那朝后栽倒的身子一把抱住。

    抱住贤宇之后东方倾舞并未马上开口,而是愣了半晌才惊呼道:“怎地了?你这究竟是怎地了?你莫要吓我啊。”东方倾舞大喊着,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陷入了惊恐之中。

    贤宇此刻倒在东方倾舞怀中,双目 有些涣散。良久后其才艰难的开口道:“我……我也不知是为何。从方才起身上的经脉就隐隐作痛,原本……原本以为没什么大碍。可……如今却浑身没什么力气,总想入睡……”见了东方倾舞满脸担忧的神色,贤宇虽说浑身提不起一丝的力气,但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道:“莫哭……莫哭……我兴许……兴许是方才耗费法力过度,小睡一会儿就无事了。你……你若是忧心,便让我躺在你怀中睡吧。”

    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身子又是微微一震,一股冰寒刺骨之感传遍其全身。但其还是强颜欢笑道:“好,你若是愿意便躺着吧,我在此不动便是。但要记得莫要睡太久,我可是 会累的。”东方倾舞说着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眸中流出,滴在了贤宇那俊俏而苍白的脸颊上。

    玄然子听了贤宇的话却是大喝一声:“孩子你不能睡啊!你……你这一睡过去就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啊!”玄然子的话声有些颤抖,听了此话东方倾舞那绝美的脸颊更是面如死灰。

    玄仁子与其余诸人听了此话脸色也是一阵发青,玄仁子更是冲到最前大喝道:“小子,你这究竟是怎地了?现下身子有什么不适,快快对为师说来。此刻不是睡大觉之时,你若是不尊师命,为师便罚你做活,做到你动不了为止。”玄仁子的话音也颤抖非常。

    贤宇听了玄仁子的话却是笑了笑道:“师尊啊,弟……弟子这回恐怕真的要偷懒一次了。这……这回弟子弄不好要睡上三日三夜才肯罢休。三日之后弟子醒来,师尊愿意怎样都行,弟子照办便……便是……”贤宇说罢此言头一歪,居然就不省人事了,生死 不知的模样。

    玄然子见此一把从东方倾舞手中抱过贤宇,而后猛的起身一跃到了大殿中央。其冷着脸对玄然弟子道:“所有后辈弟子皆退出殿外,劳烦了尘方丈留下助我等一臂之力。孔谷主,事情紧急人若我玄然宫有什么照顾不周之处,还请谷主见谅。现下请谷主到玄然殿偏殿休息,我等要查探一番这孩子的伤势。”玄然子一连发出几令,没有丝毫的迟疑。

    了尘方丈听了此言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但孔鸿儒却是皱了皱眉头道:“玄然道兄,本谷主或许也能帮上什么忙,不如也留下来助阵吧。这孩子虽说日期冲撞与我,但我一个做长辈的怎会与他一个小辈计较。我等修行之人应怜悯天下苍生,本谷主也不想看这孩子陨落啊。”其说此话之时一脸的肃然之色,这倒是让玄然子颇为意外。

    想了想后玄然子点了点头道:“如此自然最好,原本贫道以为有师兄弟几人加上了尘方丈应是足以。若是孔谷主愿意出手相助自然就又多了几分把握,贫道在此多谢了。”玄然子说着对孔鸿儒深施了一礼,孔鸿儒见此连忙摆了摆手,他自然不敢如此受玄然子一礼。

    玄然殿的弟子虽说听见了玄然子的法旨,但事出突然到此刻也没几个人动弹。玄然子见此又道:“尔等速速退出殿外,没本掌门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擅入,否则立刻论罪!”

    看到贤宇子那阴沉的面容众玄然宫弟子与其他;两派的弟子都是身子一震。玄然子再说此话时其中加了不少的真力,也难怪这些弟子会心神大惊。这次众弟子自然不敢违逆了玄然子的意思,就连另外两派的弟子也恭顺之极的退了出去,根本不用等自家师长吩咐。

    肖寒风等人自然是最后朝大殿之外走去,东方倾舞此刻有些失神的朝前走着,仿佛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肖寒风是最后一个出大殿的,在其快要走出大殿之时玄然子却将其叫住了道:“寒风,将广场上那些邪道弟子统统处死一个不留,如此也算是帮他们早入轮回了。”玄然子的话音阴冷无比,听的肖寒风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忙称是的退了出去。

    *******

    九霄之上,便是天界的所在。天界分为两处,一处是天帝所辖的西南帝天界。这另一处,则被众神成为东北圣天界。这东北圣天界却并非天帝所辖至于究竟是何人,暂且不提。

    西南帝天界,九天殿。这九天殿乃是西南帝天界的众神议事之处,为天界两处极圣之地中的一处。天帝的寝宫便在这九天殿的偏殿之内,说是偏殿但却也大的出奇。天帝之居所富丽堂皇非言语能诉也。此刻在天帝居所的书房之内,正有两人在对弈,看起来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

    这两人一个身穿一身白衣,一头长发随意用一条极不起眼的布条系住。单论衣着,此人实在太普通了些。但若是论此人的相貌,那绝对是 一等一的美男子。一张俊美之极的脸庞如刀削斧凿一般,一对眼眸犹如天上日月,其中仿佛深邃无比,更看不到尽头。其周身仿佛有五彩霞光流动,但若是要仔细看去又看不到任何东西,让人觉得颇为神奇。

    另一人是一身黑衣,长发随意的披散着。要说此人相貌那也算是美男子,但其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阴冷邪恶的气息,与对面那白衣男子身上的浩然之气截然相反。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黑衣人终于开口了:“你当真能断定那小子必死无疑吗?要知道凡事多变,莫说是在凡间,即便是在这天界也有许多事情非神力所能操控的。”其说话间手上那颗迟迟未能落下的黑子也很自然的落下,并且吃掉了棋盘上的几颗白子。

    那白衣人听此话淡然一笑道:“那孩子虽说身有皇道之气,但朕在那天雷之中加了些许天帝之力,那孩子是活不成了你放心便是。”说着其也轻松的落下一子去。

    黑衣人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大笑了笑道:“放心,自然是放心的。六界至尊天地之主的天帝办事本尊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若是这六界之中有你都办不成的事,那其他人更别想办成了。”那黑衣人落下手中最后一子之后不禁摇了摇,这一局他又是输家。

    这两人之中居然有一人是六界明面上最尊贵的存在——天帝。

    天帝听了黑衣人之言微微一笑,而后只见其大袖 一挥,那玉桌上原本放着的棋盘等物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壶御酒和两个玉碗。天帝给那黑衣人倒了一杯酒,而后给自己也倒上一杯。其一扬首便将整杯酒喝入了口中,而后淡淡的道:“说起来你也够无趣的,都脱离凡间如此之久还记挂着你的那个早已被灭十万多年的皇朝,非得让朕有法力灭了那孩子,真是多此一举。”其说话间满脸的笑意,仿佛弄死一个生灵对其来说是极为简单之举。

    黑衣听了天帝的话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嘿嘿一笑将天帝为其斟的那杯御酒喝下,而后才慢悠悠的道:“我这也是随了你的心愿啊,那小子可是那个人的后人。你拿那人没什么法子,如今让其在凡尘中的血脉断送,也说的上是个不小的报复了吧。”

    天帝听了黑衣人此言脸上阴厉之色一闪,嘴角微微抽动两下,而后便恢复了常态。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