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朝会(下)

    终于,在小太监的一声上朝之后逍遥廉洁与贤宇一前一后的从偏殿走出。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群臣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正视逍遥廉洁的容颜,贤宇廉洁见此却是淡淡一笑。他自然是坐在那龙椅之上,而贤宇却坐在了龙椅旁边的一个金制的椅子之上。这椅子虽说摆放的比龙椅要低上几分,但看其模样也是华贵之极,绝非随意什么人便可往上坐的。而贤宇对此却是淡然的很,坐那椅子就如普通的桌椅没什么分别。他坐下之后便双目微闭,像是在假寐一般。

    逍遥廉洁见贤宇如此也不在意,淡淡一笑后便沉声道:“众位爱卿。”

    他这话一出口下面的群臣一股脑的全数跪了下去,一时间万岁之声不绝于耳听的贤宇微微皱眉。逍遥廉洁却很是淡然的看着下方的群臣对自己施礼。直到群臣对其三拜九叩之后其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平身。贤宇见此心中一阵苦笑,心说那么多人对老头儿叩头换来的却是平身二字,还真是不公平啊。他如此想着,不禁睁眼打量了一番殿下的群臣。

    群臣却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贤宇,下方已有人窃窃私语起来。只听一个白面无须的中青年人道:“这不是太子殿下吗?怎地与皇帝陛下一同上朝了?还有那衣着,难不成……”

    “难道皇帝陛下打算让太子同理朝政?这也太突然了些吧?”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对身旁的人低语道。一边说其还时不时的朝贤宇看上两眼,显然对贤宇在此很是意外。

    另一边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道:“什么太子?逍遥皇朝何时有的太子?这人究竟是从何处冒出来的,该不会是别有用心之人故意冒出什么太子殿下吧。”说着其同意样看向了贤宇,只是那目光中充满了敌意,就好似贤宇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想要窃取逍遥皇朝的江山一般。

    上位的贤宇将下方的一切都看在眼中,甚至每个人说了些什么话都听的清楚。这早在他预料之中,这群臣中也不知有多少是后起之秀,又有多少是老臣。后起之臣自然不会知晓十四年前的事。老臣也多半不会知晓,当年的事实在是隐秘的很。事关皇家颜面,逍遥廉洁 自然不会泄露出去。所以,贤宇这太子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凭空冒出来的了。

    就在群臣议论纷纷之时逍遥廉洁淡淡的开口道:“众位爱卿,朕早在一年之前便知晓太子流落到了民间。如今太子回宫,对朕对逍遥皇朝都是一大喜事啊。”

    群臣中有许多昨日都已见过贤宇,知晓贤宇乃是非一般的人物,多半是传说中的修行之人。但他们其中也有一小半是没见过贤宇的,昨日并非大朝会,他们有些人没到此。逍遥廉洁的话一说完下方的许多人都停止了议论,但目光还是落在了贤宇身上没有丝毫移动。

    逍遥廉洁见此淡淡一笑又接着道:“你们其中大多数人恐怕不知晓太子是如何而来的,甚至有人可能还会想是否是有心之人假冒太子妄图大逆篡位。不知者不怪,但朕要告知尔等,此人的确是朕的太子。”逍遥廉洁顿了顿接着道:“如今也没什么不可说的了,十四年前四方叛乱之事尔等都清楚。太子便是那时被朕送出了皇宫,派大内高手保护。如今天助我逍遥皇朝。太子安然归来,我逍遥皇朝复兴在即了!”逍遥廉洁说到后来声音提高了许多。

    听了逍遥廉洁此话下方的群臣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们中的很多人是见识过贤宇那奇异的法术。虽说没见贤宇怎样动作,但贤宇那如黄钟大吕之浑厚之声可都听的清楚。

    就在众人露出一副释然的神情之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慢着!”说此话的便是方才用不善的目光看向贤宇的那个武将。其从队列中走出,而后对逍遥廉洁微微躬身便接着开口道:“圣上,太子十四年前被您送出宫去,这自然不会有假。但时隔十多年,早已是物是人非。太子如今是个什么模样我等都无从知晓,甚至……甚至太子是否真的安然活了下来我等也不知。”其看了看坐在逍遥廉洁身旁的贤宇接着道:“如今太子突然现身,若是没有明白的证据证明太子的身份,臣斗胆请皇帝陛下莫要轻易下决断才是啊。事关我逍遥皇朝江山延续,更关乎皇家尊严,决绝不可草率行事。”说完这些这武将便低下头不再言语。

    逍遥廉洁并未立刻开口,而是静静的看着下方众人。就在此时又有一人从武将之列走出,(逍遥皇朝朝会是文官一列,武官一列)此人看起来颇为年轻,生的眉清目秀。虽说如此,但那一身武官的铠甲穿在其身上却丝毫不觉得别扭,反而更显其英气盎然。

    只见这人对逍遥廉洁躬身行了一礼,而后便道:“圣上,臣以为猛将军所言极是。臣并非有意质疑圣上决断,实在是太子身份真实与否干系重大,万万不可草率啊。”

    逍遥廉洁听了此话却大笑了起来,好一阵后才止住笑声道:“难得啊,实在是难得。司徒将军向来与猛将军政见不合,这朕是知晓的。但今日你二人却说出了同样的话语,真是难得的很啊。”说罢逍遥廉洁再次大笑了起来,弄的台下群臣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

    那猛将军听了逍遥廉洁的话脸色忍不住一红,而被逍遥廉洁称作是司徒将军之人却也是面上有些尴尬。不过那尴尬之色也只是一闪即逝而已,随即其又接着道:“启禀圣上,臣与猛将军虽说素来政见不和,但说到底我二人也都是为逍遥皇朝着想。如今之事并非我二人政见有什么不和,而是关系到皇家与皇朝的延续。若在此事之上臣也有不同意见,那圣上就该即可命刽子手将臣推出无门之外斩首。”司徒将军说完此话也低下头去不再言语。

    此时逍遥廉洁却开了口,只听其道:“好,二位不愧是我逍遥皇朝的栋梁之才。你们所说之言朕岂会不知,然朕也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皇儿。我逍遥一族中人身具皇道之气,而且太子身上有当初朕命人一同带出宫的物件,此事绝不会有假。”下方群臣听了逍遥廉洁的话便默默点头起来,皇家中人身具皇道之气早就不是什么隐秘之事了。

    那姓司徒的将军听了逍遥廉洁的话便退回了远处站下,但那姓猛的将军却并未如此。逍遥廉洁见其并未退下,龙目之中闪过一丝精光,但随即又收了起来。只听其淡淡的道:“猛爱卿,你还有何话要说?但说无妨,今日朕下旨言者无罪。”

    那姓猛的将军听了此话便开口道:“既然陛下如此说,那臣就斗胆进言了。”其说到此处又看了看上位的贤宇,目光中的敌意却并未又所减退。这倒是让贤宇一愣,不过随即脸上便露出了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玩味笑容。只听那猛将军接着道:“圣上,此人身上有皇道之气与圣上当年所留之物虽说看似不会有假,但圣上可曾想过,万一是其余四国中有人将太子灭了,而后从自己的子嗣之中选了一个出来,在将太子身上的信物交到其手中。如此一来,那人不就能冒称太子了吗?若真是如此的话,我逍遥皇朝可就危险了啊陛下。”其说着还一脸的痛惜之色,显得极为惊怕。其余群臣听了这猛将军之言却面面相觑起来,议论声再次响起。

    逍遥廉洁听了其之言也是点了点头,沉吟了半晌之后其才开口道:“猛将军所言并非无道理,但朕还是相信朕的皇儿。”逍遥廉洁看了看贤宇接着道:“不如这样,让太子自己替自己正名。看看他能否说服众爱卿,若是不能此事便在再做计较。众爱卿你们意下如何啊?呵呵。”贤宇听了逍遥廉洁的话却在心中将逍遥廉洁比做了老狐狸。

    那猛将军听了逍遥廉洁的话先是一愣,而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贤宇见此那微闭的双目睁了开来,而后扫了一眼下方的群臣。群臣的目光与贤宇的目光一接触便觉身上有了一股莫名的寒意,有的甚至打了一个寒战。那猛将军也与贤宇的眼神对上,同样心中一惊。但其毕竟是武将,心性比文臣要坚毅许多,随即神色便恢复如常,目光一冷也死死的盯着贤宇。

    而贤宇的脸上却突然浮现一丝微笑,他并未立刻开口。而是右臂一抬,一个青色的太极图便浮现在其手心之上。而后其将那太极图猛的击向了那猛将军。猛将军见此心中大惊,可没等其有所动作,其的身子却不由主的飘飞了起来,没多少工夫便升到了房顶之上。

    就在那猛将军以为自己的身子将要撞到大殿顶端之时贤宇的手臂却慢慢的落了下来。等到猛将军安然的落到地上,贤宇又扫视了一番群臣,淡淡道:“诸位觉得在下有这一身玄门道法有必要冒充什么太子吗?要知道无论江山也罢太子也好终究不过是凡尘之物罢了。”

    群臣听了贤宇所言一个个都沉默不语,确如贤宇所说一个修行问道之人根本就没窃取江山的必要。若是他想要权势,凭贤宇如今的一身道法也能轻而易举的得到。群臣沉默了好一阵一个个都跪了下来,就连那猛将军也是如此。贤宇见此先是一愣,而后便听群臣道:“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此次与昨日不同,此次群臣是心悦诚服的下拜行礼。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