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六十九章 解危(下)

    众人听贤宇说什么老头子都很是不解,但当听到圣旨二字之时终于知晓贤宇所说老头子究竟是谁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这让南宫诗雨等人一阵哑然,贤宇口中的老头子可是逍遥皇朝的九五之尊,他们可不敢符合。身为臣下即使在背后说了对太子不敬之言,那也是犯了欺君之罪。至于贤宇称逍遥廉洁为老头子,这就不是他们这些做臣下的该管的了。即使贤宇在逍遥廉洁的面前说出老头子三个字在他们向来逍遥廉洁也只是一笑了之罢了,毕竟贤宇是一国储君,而且是唯一的一国储君。没了贤宇这个太子,逍遥皇朝即使还存于世上,对世人来说也是名存实亡而已。一国之传承虽不单一血脉论之,但此血脉断绝对世人来说也是王朝的断绝。

    皇城上空,贤宇背负双手站于小玄子背上。这地方他曾经来过一次,但那次来没什么不妥之处。但此次他却有些心神荡漾了,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下方那红墙黄瓦金碧辉煌的建筑,贤宇心中莫名难言。此处虽不比玄然宫那种仙家福地,但到底是凡尘俗世中最为神圣之处。那下方一群群宏伟的宫殿,全都是那高墙之外百姓仰视的所在。

    最终贤宇手臂又是一挥,南宫诗雨等人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那高空之中只留下了小玄子那巨大的身影。贤宇一行人从空中飘然落下,正好落在那世安宫的广场之外。那守护大殿的兵士一见有人从空中落下,一个个都瞪大了双目,有的还拼命的揉搓 自己的双目。

    这些兵士的素养还算过得去,虽说面现惊愕之色但也只是发了一会儿的呆。而后这些兵士就一个个的将手中长枪对准贤宇等人。贤宇见此情景心中暗自点头,心说那老头手下的兵士还真不错,面对如此情景居然还能想到护住。贤宇心中想着,口中已道:“皇帝陛下,玄然宫贤宇求见……”这一声犹如黄钟大吕一般响彻整个广场,那些兵士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晃了晃,面上的惊愕之色更是浓重。但虽说如此,那些兵士手中的长枪还是紧紧握着。

    没多少工夫,那紧闭的世安宫宫门快速的敞开。一阵沉默之后其内传出一个醇厚而低沉的声音道:“外头的儿郎们,面前之人乃是朕的太子!”这话听的贤宇愣了好半晌。

    那些用长枪对着贤宇等人的兵士听了大殿中的那个声音,也是一愣,而后便齐刷刷的对着贤宇跪了下来大声道:“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一时间呼喊之声响彻在了整个广场之上,震的南宫诗雨等人心下一跳。

    贤宇见此情景心中一阵苦笑之后便没有言语的慢慢朝着大殿走去,南宫诗雨等人则恭敬的站在了门外。逍遥廉洁没有传召,他们自然是不敢随意进入世安宫的。

    贤宇进入大殿之后殿上的文武百官先是盯着贤宇看了良久,而后又面面相觑了一阵。接着才一股脑的跪在了地上对贤宇喊起了千岁千岁千千岁的话语,那声势居然不下于门外那些兵士。贤宇听的又是一愣,朝地上的群臣看了一眼后便不再理睬,而是盯着那大殿正前方坐在龙椅之上的老者。这老者身穿龙袍头戴金冠,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贤宇。

    贤宇被那人看的浑身一阵不自在,但他也不能说些什么。要知道那龙座之上的不仅是逍遥皇朝的一国之君,更是他的老子。贤宇上前两步对着逍遥廉洁=微微躬身道:“贤宇见过皇帝陛下。”其语气倒是非常之恭敬,虽说他是修行之人但这礼数还是不能少的。

    逍遥廉洁朗笑了两声便道:“太子不必多礼,今日你能来此朕很是欢喜。”逍遥廉洁顿了顿接着道:“这次来可要在宫中多住些日子,你我好徐徐父子之情。”

    逍遥廉洁说罢便要起身下阶,贤宇却是皱了皱眉,犹豫了一阵后在逍遥廉洁的一只脚将要迈动之时开口道:“贫道今日来此并非为此,而是有要事告知皇帝陛下。此事干系重大,还请陛下安坐,听贤宇将事说完。”听了贤宇这话逍遥廉洁皱了皱眉,而后又坐回了龙座。

    贤宇见此便开口道:“今日贫道在逍遥城内见了已皇朝二品侍郎,此人……”贤宇很快的将今日所经之事说了一遍,听的大殿中人一刚刚面露骇人之色,还不断的议论着。

    逍遥廉洁听了贤宇的话却是一言不发,模样很是镇定。但贤宇见此却是心中苦笑,心说这老头还真沉的住气。他说我只会便不再言语,而静静的站在一旁。等了许久,逍遥廉洁才开口道:“来人呢,圣旨下。”逍遥廉洁的话音方落便有一文官从群臣中走出,跪在地上默不作声。逍遥廉却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今有妖人作祟,附身于我朝侍郎,意图毒害我逍遥皇朝之百姓。其所赠百姓之药乃是剧毒之属,望我逍遥皇朝子民将其毁之……”如此逍遥廉洁一口气说了数千言,那文官才将圣旨交予逍遥廉洁用了玉玺发了下去。

    贤宇见此心中一松,转身便要离去。逍遥廉洁怎肯让他就此离去,当即道:“站下,既然回了皇宫又要到哪里去!”最后一句可说是喊出来的,大殿中的百官竟都跪了下去。

    贤宇闻言叹了口气转过身淡淡道:“陛下还有何事?若是有何吩咐贫道定然尽力而为。”

    逍遥廉洁听了贤宇的话却是冷哼一声道:“什么贫道贫道的,你是朕的皇子,是逍遥皇朝的太子。在朕面前你应称自己为儿臣,叫朕父皇!”逍遥廉洁的话语中满是怒意。

    贤宇闻言却是笑了笑道:“陛下此话差异,贤宇或许入道之前是陛下的皇子。但如今贤宇已然入道,入了道自然便是出家之人。既然是出家之人,哪里还有父皇一说。”

    逍遥廉洁听了贤宇的话气的脸色发白,身子不由主的颤抖了起来。殿内的群臣见此有些人想对贤宇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人拉住了。虽说逍遥廉洁是皇帝,但贤宇也是太子。这就和父子俩斗嘴差不了多少,是皇家的家事。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许多人还是清楚的很。若是对太子不敬,虽说此刻是在为皇帝说话,备不住下了朝便会受到处罚。

    逍遥廉洁心中虽说动怒,但也没对贤宇加以呵斥,而是压下心中的怒意道:“朕今日身子有些不适,不如请贤宇道长为朕诊治诊治如何?”听逍遥廉洁如此说贤宇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他原本以为逍遥廉洁会龙颜大怒将他轰走,若是那样他也乐意的很。可是如今他却大感头痛。贤宇廉洁如此和颜悦色的说要让他瞧病,他自然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

    思量了一阵贤宇抬头看了看逍遥廉洁,只见逍遥廉洁脸上的怒意全消,换成了了玩味的笑容。贤宇见此心中很是郁闷,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就给陛下诊治一番。”说着贤宇就朝前走去,看样子是要上龙座之前为逍遥廉洁瞧病。

    贤宇刚走出几步之远,逍遥廉洁却摆了摆手道:“此处太过吵闹,虽朕到偏殿来吧。”说着逍遥廉洁也不给贤宇再次开口的机会很快的便朝偏殿而去,贤宇见此在心中苦笑了一阵便跟了上去。他之所以如此好说话自然是不想太过违逆逍遥廉洁的意思,毕竟血浓于水。

    到了偏殿之内逍遥廉洁命人关上了殿门,群臣却被留在殿上不知如何是好。就在群臣踌躇之时却有个老太监用尖细之声喊道:“皇上有旨,退朝……”

    听了这一声群臣中有人小声道:“圣上幸好没因与太子相聚忘了我们这些臣子,否则的话我等岂不是要在此站上一天。”在如此的议论声中,群臣便一个个出了大殿。

    偏殿之内,逍遥廉洁瞪着贤宇不悦的道:“你这孩子怎地如此不懂事,父皇思念你之心你难道不知吗?还非得让父皇找个让你瞧病的说辞才肯留下?”贤宇听了此话又愣住了。

    他没想到逍遥廉洁居然能说出如此没架子的话,一时间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温暖。想了想贤宇便开口道:“若是我不愿留下陛下以为我会答应给陛下瞧病吗?”说到此处贤宇话锋一转道:“不过陛下还是尽快办妥逍遥城中邪道作乱的事吧,邪道定然不只是弄一次而已,日后要多加提防才是。”贤宇说着眉头又皱了起来,显然对邪道之事很不放心。

    逍遥廉洁听了他的话笑了笑道:“放心,此次应出不了什么大事。不过死几个百姓是免不了的,朕也只能将死者活着的家人好生照顾了。至于其他的的事,朕虽说是皇帝也无能为力啊,对方毕竟是修行之人。”逍遥廉洁看了看贤宇,玩味的一笑接着道:“此事恐怕还要靠皇儿你了啊。”贤宇听了逍遥廉洁的话脸色变的古怪起来,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头。

    果然逍遥廉洁接下来的话验证了贤宇的担忧,只听逍遥廉洁接着道:“皇儿你是修行之人,以父皇之见你便留在这逍遥城中。有你在,那些邪道妖人自然翻不起什么大浪来。”逍遥廉洁见贤宇面露难色,不等其开口便道:“这可不光是为了朕,更是为了逍遥皇朝的百姓,为了这亿万苍生,皇儿难道要推辞不成?难道不愿为逍遥皇朝解危吗?”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