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四十四章 老者

    贤宇与魔姬出了鬼冢东方已现出了一丝鱼肚白,眼看天就v大亮了。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两人站在鬼冢的入口处,贤宇抬头望天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末了,也不见其如何动作身前便出现了金色的法印,此印便是玄然宫的<泰山印>。魔姬见贤宇此时幻化出法印脸上现出不解之色,正当她想开口询问贤宇去淡淡:后退些,我v将此处毁了。魔姬听了贤宇的话也不多问,身形一动便退到离贤宇足有数十丈处,此时贤宇的<泰山印>也已打了出去。

    贤宇是将法印打入内里,是想将里头的建筑一处不剩的会掉。方才在里头已将各处大殿毁的差不多了,如今也只剩下外头的这一段而已。没多久功夫,只听一声轰然巨响。面前的山壁剧烈的摇晃了几下,而后便轰然倒塌。这一下激起了不少的尘土,幸亏贤宇早早后退了出去。做完这,贤宇瞥了不远处的魔姬一眼便朝着回路走去。

    魔姬看了看贤宇那淡然的神色问:那里面一点也不想是坟墓,留着也没什么大碍,你为何非v将其全数会掉,难不成是因为记恨那鬼 皇?魔姬说着还白了贤宇一眼,那意思分明是说贤宇太过小心眼了些,连楼台等无意识的死物也也报复一番。

    贤宇见了魔姬的眼神却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你知什么,那里头的宫殿全数为玉制的不错,但那些玉却早已不是什么精美的温玉,早已变作了寒玉。所谓寒玉,也称为阴玉,阴玉有吸收天地间阴气的作用,是那些鬼怪们极为喜爱的。若是将那地方留在世间,说不定哪一日便会有不洁之物进入其中。凭借着里面的阴气,早晚有一人会变成个鬼皇。说完贤宇还对魔姬撇了撇嘴,看魔姬的眼神分明是说魔姬太过无知了。

    魔姬见贤宇如此看着自己倒也不怎么,只是轻哼了一声加快速度朝北边飞去。贤宇见魔姬并没与自己斗嘴先是一愣,而后也加快速度朝前飞去。自己一夜未归,南宫诗雨等人定然已很是焦急。贤宇可是知晓那几人对自己的紧张,再迟一些回去也不知们会怎样。

    果然如贤宇所料,贤宇寻到正呆在小玄子背上的几人之时,几人都是一副焦急之色。见贤宇两人回来那脸上的焦急之色立刻消失不见,七嘴八舌的问贤宇究竟发生了何事。贤宇自然将昨夜之事说与们听,并非贤宇有意隐瞒,而是那些事情实在是与们无关。

    一行人没在多停留,而是朝南边去。贤宇本就没什么v去之处,索性就走到哪儿算哪儿。如此一连又前行了六七日。几人到了一处山谷之中,找了一处空旷的的地方停下来休息。贤宇几人正闲聊之时,却听一个忽远忽近的声音:神仙与我何足,仙丹灵药不喜食。不爱天阙之华丽,却爱人间乐逍遥\u2026\u2026这话语中满含着一股洒脱之意。

    贤宇听到这几句话后先是一愣,而后就起身寻声而去。中人见贤宇如此也起身跟随,魔姬却是一个有所动作,其一边走还一边嘟囔:刚停下来没多久,这又是v上哪去。臭贤宇,就不能让人家歇息一会儿。其一边嘟囔还一边踢着脚下的小石子,仿佛那些小石子便是贤宇一般,踢小石子也就是在体贤宇,可怜那些石子却在魔姬的脚下化作了尘埃。

    就在此时贤宇的话音传入了魔姬的耳中:你先不v跟来,我先过去看看是什么人。万一是正中人的话对你很是不利,我可不想再碰到什么麻烦了\u2026\u2026听了贤宇的话,魔姬先是一顿,而后便冷哼了一声坐了回去,心中早已将贤宇给骂了个狗血喷头,一无是处。

    魔姬心中的咒骂贤宇是听不到了,其正寻着方才的话声朝前走去。那声音听着很近,但贤宇走了快小半个时辰也没见到一个人影。就在 贤宇想v折返回去之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贤宇略一沉吟之后便继续朝前走去,甚至怀疑对方是否有意引前去。

    又走了小半天的功夫,已到了山谷深处。只见前方是一处开阔地,到此的是花草。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正坐于那些花草只见,正是品尝桌前的一壶酒水,看起来好不悠哉。贤宇见状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很自然的朝着老者走了过去,而后在老者对面的一张石凳上坐下。

    老者见贤宇如此随意的坐在对面脸上并未有什么不愉之色,而是品尝起了杯中的酒,之所以说其杯中之物是酒,那是因为贤宇老远就闻见了一股浓浓的酒香。老者 喝酒很慢,并非像一般人那样牛饮,而是小口的品尝。等到老者喝完了杯中的酒贤宇已在其对面坐了有三盏茶的功夫了。此时老者才仔细打量起自己对面的这个青年,注视了贤宇一阵之后脸色突然变了一变,眼中闪过一丝骇然之色。只是这老者掩饰的极好,贤宇并未看出什么异常。

    没多久,老者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对贤宇:小友可愿陪在下喝上一杯酒?

    贤宇听了老者的话笑着点了点头:前辈如此美意晚辈自然从命了。老者听了贤宇的话笑了笑便拿起酒壶给贤宇倒了一杯酒,一时间那酒香再次飘入了贤宇的鼻中 。

    老者将酒杯推到了贤宇面前,而后对贤宇点了点头。贤宇自然是明白老者的意思,端起酒杯就品尝了起来。这边喝着美酒,远处的南宫诗雨等人却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在们看来,贤宇如此堂而皇之的喝了那杯酒,却是将自己陷入了险境之中。

    贤宇也并非没想过这一点,只是在老者身上敢收不到半分的恶气,反而感受到了一股出尘的飘逸之气。在贤宇看来,如此之人是绝不会对自己下什么毒手。更何况自己与这人从未谋面,这人有为何v加害自己呢?想通了这种种,贤宇才喝下了杯中之酒。

    刚品口之时贤宇眼中就是一亮,对那老者:前辈,这是什么酒,居然如此香醇,实乃人间少有的佳酿啊。老者听了贤宇的夸赞之后居然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老者笑了一阵之后对贤宇:我这百花酿是用这周围的花草酿造的,岂能有不香之理。说到自己所酿的酒老者的眉目间满是自豪之意,看来对自己酿的酒很有自信。

    贤宇听了老者的话点了点头,自然算是认同的。这酒可谓是贤宇所喝过的酒中最香的一种,自从入之后就跟着玄仁子喝了不少的佳酿,对酒还是有些心得的。贤宇正给自己再倒上一杯,却听那老者:小友当真算是个奇人了,一身的法力还真是有趣。

    贤宇听了老者的话那刚抬到一半的手臂便僵在了半空,心中此时惊诧不已。旁人或许听不懂老者话里的意思,但贤宇却是清楚的很。贤宇的法力修为只v不特意隐藏,一般的修行之人便能看的一清二楚。但若是贤宇有意隐藏的话,想看清的修为并不容易。

    此时的贤宇自然并未隐藏自身的修为,只因没这个必v。没想到对面的老者居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修为。老者说修为有趣,在贤宇听来多半就是说其体内蕴含着多种法力。心下虽说惊骇不已,但面上却没任何的变化,而是继续给自己倒酒。

    直到一杯酒下肚贤宇才满意的长出了一口气对老者:前辈过奖了,有些事非人力所能控制。即便我等是修行之人也是不能。晚辈现下也是骑虎难下,为今之计只能是顺其自然了。贤宇这番话说的颇有些无奈之意,也的确很是无奈,这一身奇异的法力并非是想v的。说起来除了自己修习的玄然宫法之外,其余的法力都是无意中钻入体内的。

    老者听了贤宇的话点了点头:我等问仙之人就该如此,凡是不能强求。既然已是你的,又何必想v摆脱。若不是你的又何必强求,一切自然而处便是了。

    贤宇听了老者的话恭敬的点了点头:前辈说的极是,晚辈受教了。

    老者笑了笑接着问贤宇:小友觉得是神仙好还是凡人好好?

    贤宇被老者问的一愣,而后便:神仙自然v比凡人逍遥一些。凡人又太多的苦楚。轮回无法超脱,命运前途无法控制啊。贤宇想了想说。这是入一年之后的体会,北行一路,贤宇看到了太多的生死。那唐周城里的一城百姓,还有那许多许多的凡人为什么轻易被人灭掉?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其没有足够的实力,所以无法去抵挡厄运的降临。

    老者听了贤宇的话点了点头:小友说的不错,但老夫以为凡人却比神仙好上许多。这世上曾经有那么一人有大神通,可却选择了俗世逍遥,可见还是有许多人留恋俗世的啊。

    贤宇听完老者的话只是笑了笑并未说什么,但老者却又盯着贤宇看了起来。良久之后才自语:那么久的岁月了,难不成这天下真的v风云再起了吗?贤宇自然是将老者的话听在了耳中,听是听见了但却糊涂了,什么叫风云再起?贤宇很是不解。~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