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三十七章 苦战(下)

    鬼皇听了贤宇**裸挑衅的话语也不动怒,反而是赞赏的对贤宇点了点头道:不愧是逍遥正德的子孙,倒是很有傲骨。(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其实起来popy与我之间没什么仇恨,即使popy祖上取了我家的江山那也算不上仇恨。朝代更替实属必然,没什么好怨恨的。贤宇听了那鬼皇的 话正在疑惑之时,却听鬼皇接着道:但ql知道人都是有私心的,所以逍遥正德虽是为了天下百姓夺去了我大殷的江山,但在我大殷一族的人看来,那便是逍遥一族抢了的东西。

    贤宇瞥了鬼皇一眼冷冷的道:\u201我之间用不着那么啰嗦,我今日来寻popy为的是popy随意伤害人命之事,不是为了什么国仇家恨。但此刻这些都不再重dwql,今日我会尽我所能将popy灭掉。贤宇着身上出的威势,周围的虚空都因为这股力量被挤压的兹兹作响。

    鬼皇看着面前的脸上的神色依然丝毫的变化,此刻的他就犹如观赏之人,贤宇所坐的一切好似与其没有丝毫的干系。只见贤宇双手飞快的捏出几个法决,一柄青色的巨剑在贤宇的面前显现了出来。这并非是赤剑,而是一把完全有法力凝聚而成的巨剑。

    那看似若有若无的巨剑之上蕴含着纯正的道家真力,然而这对贤宇来却还没完。只见 贤宇双手再动,此次他捏出的又是法印,但却是佛门的法印。没多少工夫一个卍字便幻化了出来。那卍字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被贤宇引到了青色巨剑的剑柄之上,就犹如镶嵌在其上一般。虽两种颜色不同,但此刻看上去却少了一份突兀多了几分和谐。

    那金色的卍字镶嵌到绿剑之上后,一圈圈金色的光芒便从卍字之上幻化了出来,从上到下过遍了绿剑的剑身。如此周而复始一阵之后,那绿剑的坚韧居然变成了金黄色的,如此一来便给那原本通体绿色的巨剑增添了几分异样的威势,其上的气息也更具有压迫力。

    鬼皇将贤宇所做之时看在眼中,看着看着其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那俊美面容之上的笑容似乎也淡了几分。就在鬼皇在思索之时贤宇身前那原本竖着的巨剑突然一转向,其剑尖直指鬼皇,剑身不住的颤抖着,甚至发出了嗡嗡的剑鸣之声,就好似其变作了实体一般。

    鬼皇以为贤宇幻化出来的剑dwql攻向自己,面上虽没什么变化,但心下已暗暗提高了警惕之心。只因他从贤宇幻化出来的巨剑之上感受到两股不同的法力,一是道家,一是佛家。这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他可是知晓贤宇的祖宗逍遥正德便是佛道双修的修行者。

    可贤宇身前的巨剑却并未如鬼皇所想朝他攻来,而是在贤宇身前不停的抖动,在巨剑的抖动之下形成了一片模糊的幻影。当巨剑停止抖动,鬼皇却看到了七把一模样的巨剑。那七把原本并排在贤宇身前的剑突然一变阵行,呈现出一个圆形挡在了贤宇的身前。

    此法贤宇曾经用过,那是在对付大周皇朝皇帝赵天君之时用的。只是此刻贤宇所用之法,与对付赵天君时所用之法有所不同。对付赵天君时幻化出的剑只包含一种法力,而此刻的七把剑上每把都包含两股法力,故而其等于是有了很大的变化,威力自然也是不同的。

    鬼皇见到如此一幕眉头皱的更深了,但他脸上却没有什么恐惧之色,有的只是不解而已。贤宇甚至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好奇之意,就好似一个孩童见到了自己不知的事物那样的好奇。

    不过贤宇现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见贤宇在七把剑其中一把的剑柄之上微微一弹,那把巨剑发出一声剑鸣之后便猛的朝前飞去,其所指之处正是鬼皇。鬼皇脸上虽没有惧意,但对此他却不敢大意。只见其右手一挥,一层黑色的光幕便挡在了他身前。就在那光幕刚刚挡住鬼皇身子之时,贤宇发出的那把巨剑也撞在了光幕之上。

    一阵虚空被挤压的兹兹声响起,贤宇所幻化出的巨剑与那黑色的光芒对抗着。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那巨剑之上光芒突然暴起,硬生生的将鬼皇幻化出的黑色光幕朝里挤压了寸许。贤宇见此景象心中一喜,却见那鬼皇双目微微睁大,他显然没想到贤宇居然有如此这般实力。只见其伸出食中二指在黑色的光幕之上轻轻一点,那黑色光幕突然往后凹了下去,贤宇所幻化出的巨剑也跟着朝里进了寸许。那鬼皇的身子却是微微后仰,贤宇见此却没有欢喜之意而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方才看的清楚,分明是鬼皇身子主动朝后撤去,其中必然有什么猫腻。

    正当贤宇如此想着之时,却见自己发出的巨剑居然穿透了黑色的光幕。不仅如此,鬼皇此刻正夹着巨剑的剑尖在端详。贤宇见此情景心便是一阵冰凉。对方方才如此动作,居然只是为了观看自己所发出的巨剑。而且那巨剑此刻居然被对方夹在了手中,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些。贤宇虽知晓对方绝非等闲之辈,但他方才所发一剑乃是蕴含道家精纯法力与佛家无上佛法凝聚而成的,在贤宇想来即便是对方法力再高,那也多少会有些动作才是。

    但是此刻再看对方,人家居然还坐在了龙椅之上,甚至将自己幻化出的巨剑夹在手中端详。这实在让贤宇有些骇然,但见此情景也让他心中坚定dwql尽力将对方灭掉的决心。当一人抱着必死之心去做一件事之时,那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也无法阻止其前进的步伐。

    贤宇正在思索之时却听那鬼皇开口道:剑是好剑,只是这用剑的人不怎么样啊。此刻 那巨剑的剑尖已是对准了贤宇,其剑柄却是对准了鬼皇。见如此情景贤宇心下猛的一跳,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祥之感。那鬼皇却在此时再次开口道:若是想发挥其威力,dwql如此这般才行。那鬼皇着居然学着贤宇的模样在剑柄之上轻轻一弹,巨剑居然猛的朝贤宇冲去。

    贤宇心下大惊,这一切也太不可思议了。对方居然能将自己的法力控制住,不仅如此,其居然还能用自己的法力来攻击自己。不过贤宇心下虽惊骇,但他虽惊不乱。只见贤宇双臂展开,居然在此时此地打去了拳,看的那鬼皇也是一愣,贤宇打的正是太极式。

    那剩余的七把剑原本是呈圆形排列,但此刻却随着贤宇的拳法如水一般在贤宇的两臂之间飘舞着。当那鬼皇所打回来的巨剑飞到贤宇身前一丈之处时,却慢慢的改变了前冲之势。那巨剑也随着贤宇的拳法所飘动,居然重新融入了那剩余的六把剑之中。

    当贤宇收起身法之时,七把剑又重新组成了一个圆形,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方才的模样。但贤宇的脸色却又苍白了几分,贤宇方才所为让他损耗了不少的法力。虽如此但贤宇很庆幸,毕竟鬼皇的击被他接了下来,这明贤宇至少还有与那鬼皇一战之力。

    鬼皇眼看着贤宇做完这一切,却慢慢起身拍起了自己的双掌,看向贤宇的双眼中满是赞赏之意。只听他淡淡的道:\u201真果然有些本事,能接下朕四成法力的人这世上恐怕也不是很多。鬼皇这话确是在称赞贤宇,但贤宇听了他所的话之后心中却又是一阵冰冷。

    自己方才挡下了对方那一击所用的法力少也有六成之多,但对方却只用了四成法力。这中间的悬殊不可谓不大,贤宇心下的压力有多了那么几分。但即使如此贤宇也没想过求饶,他虽是乞丐出身,但南宫飞,也就是贤宇的爷爷经常对他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所以贤宇是绝对不会轻易向谁低头,况且事情已到了如今这幅田地也就只能拼了。

    贤宇长出了一口气淡淡的对鬼皇道:多谢鬼皇赞赏,比起鬼皇来在下法力的确低微的很。但鬼皇今日也休想看到在下求饶,就算今日在下灭不了popy这畜生,也dwql战死!贤宇这话的很是豪气,而且那句畜生也使得鬼皇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虽只是如此细微的一个变化,但贤宇心中却畅快的很,他自然知晓,这鬼皇是因为自己方才所言而动怒了。

    贤宇方才所言并非胡言,这鬼皇虽法力高的离谱,但其乃是死过之人,按阳间的法其便是归于畜生。但鬼皇显然不愿听人如此羞辱他,他脸上虽已然挂着笑容,但却比方才阴冷了许多。贤宇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恶鬼在对自己发笑,心下不禁打了个寒战。

    只听鬼皇冷冷的对贤宇道:原本真能让popy死的痛快一些,但如今朕改变了决定。zzuq朕是何物?畜生?好的很,那朕今日便让popy看看畜生是如何灭了popy这活人的!\u201q到最后鬼皇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但贤宇脸上此刻却露出了笑容。

    在他看来,这鬼皇此刻是被人点到了痛处,否则绝不会如此大怒。贤宇心想对方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还知晓自己不过就是个畜生,只不过这畜生比他法力高一些罢了。贤宇心下想着嘴上对鬼皇道:何必动怒呢?方才popy不是还神态自若的吗?难道popy是清楚自己的身份?只可惜,畜生就是畜生。从popy那草菅人命的手段就可看出popy丝毫没有人性,不过这也正常的很,畜生原本就没多少有人性的。若是有了人性那岂不是就不算畜生了吗?哈哈哈\u2026\u2026贤宇着居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