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 殷昌

    魔姬见贤宇一脸不解的神色便接着:\u201z方才一击将那人打成重伤,而且用的并非正的法术。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魔姬说这话时语气中虽满是疑惑,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戏谑。试想一下,正大派的弟子对敌之时使出的却是邪的功法,这事情说出去有几人会相信?

    贤宇听了魔姬的话身子猛的一震,而后便传音:此话怎讲?其实贤宇心中已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但他此刻需b有人告知他心中的猜测是否是对的,魔姬显然知晓这。

    魔姬脸上戏谑的笑容更加的浓烈,看的贤宇心中一阵发紧。只听魔姬传音:\u201z方才发出的像极了我万魔宗的功法,只是色彩是青色的,但绝非是们正的功法。

    魔姬的话让贤宇微微皱起了眉头,自己体内有除了佛两家法力之外的邪三宗的功法,这贤宇很是清楚。贤宇也曾经想将那些法力逼出体外,但试了好几次都未能成功。日子久了贤宇见那三家功法在自己体内并未给自己的身子带来是什么不妥,便决定顺其自然。他怎么也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自己毫不知情之下会发生如此诡异之事。

    贤宇此刻不禁暗暗庆幸在场的全是邪中人,若是有正中人在场的话,说不准会将他当做邪中人灭掉。贤宇正想着,只听那笑才子咳嗽了两声问:\u201z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我万魔宗的圣法?贤宇身旁的魔姬听到笑才子的问话也竖起了耳朵想听贤宇如何回应。

    b说这笑才子为何不认得魔姬,那自然是这笑才子的身份高。这魔姬乃是万魔宗的宫主,在万魔宗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笑才子这般的人,怎会认得魔姬。贤宇听了笑才子的问话却沉着脸:这个尔等不配知晓,我既然会用那自然有我的理。贤宇扫了其余六人一眼:怎样?如今还b与我相斗下去吗?若是尔等执意如此,那本爷奉陪!

    听了贤宇的话之后七人全都微微皱起了眉头,没过多久七人做出了一个让魔姬膛目结舌的举动。七人分成两队让开了身子,虽说没有任何言语,但魔姬却知晓这是七人在为他们两人让路。魔姬心中疑惑,贤宇嘴角却露出了一抹侥幸的笑容来,他自然知晓这是为何。

    当年逍遥正德为何威震天下?为何连邪中人都对他畏惧三分。其根本因为逍遥正德一人身具佛两家之法,乃是双修之体。如今这七人见贤宇身上有万魔宗的法力,再加上贤宇方才使出的正法术,自然让他们以为贤宇乃是十万年来罕见的双修之身。因此他们便不敢得罪贤宇,心中虽说有无边的杀意,但还是不得不给贤宇让出了一跳去路。

    贤宇正回去与南宫诗雨等人会合,不经意间却瞥到了脚下的皇宫。想到害了自己生身父母的人便在其中,贤宇便忍不住朝下方飞去。众人见贤宇等人b进皇宫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未出手阻拦。他们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凡人的皇帝而冒那么大的,什么时候都是自己的命最为b紧,其余的事都不重b。魔姬见贤宇朝下而去,自己也跟了上去。

    皇宫内的侍卫早就守候在了下方,自然是皇宫内的侍卫总管让兵士们如此做的。虽说他们知晓需b供奉出手的人他们根本无法对付,但身为皇宫的守卫有人闯入他们什么都不做,似乎也说不过去。于是,贤宇两人便看到下方无数的兵士手拿长枪严阵以待的景象。

    若是在普通人眼里,那么多的兵士聚集在一起自然是非常壮观的。但在贤宇看来这简直一群蝼蚁组成的队伍,实在是不堪一击。所以贤宇并未与这些兵士纠缠,而是朝着皇宫深处而去。下方的那些兵士见此景象也只能一个个苦着脸看着空中的两人远去,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守护在皇帝身旁的兵士能管用一些,否则的话皇帝今日就危险了。

    贤宇寻着一股气息来到了一座 很是宏伟的大殿上空,那气息自然就是皇之气。但贤宇却发觉大殷皇朝皇帝所发出的皇之气比起自己身上的皇之气来并不是那么纯正。念想间,贤宇的身形已落到了那大殿的前方。让贤宇意外的是这大殿之外并无一名兵士,空空如也。虽说有些疑惑,但贤宇还是步的朝前走去,他真想看看跟自己有杀母之仇的是什么人。随着贤宇的走近,那刷着金漆的大门慢慢的朝两边分开,完全是贤宇真力的作用。

    大殿之内也是空空如也,贤宇的目光并没放在多余的地方,而是直接投向了最前方那龙座之上的一个身影。贤宇 很清楚的知晓,那人便是大殷皇朝的皇帝\u2014\u2014殷昌。

    殷昌见贤宇两人进来脸上的神色居然无丝毫的变化,贤宇甚至看到其脸上露出那么一丝冷笑。贤宇在心中自语:这是个很自大的人。还没等贤宇开口,殷昌便开口:两位真是好本事啊,外有供奉殿宫的七位高人,还有那么多的兵士,居然还能进入这皇宫大内,殷昌顿了顿,目光在魔姬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便落到了贤宇的身上接着:这位高人满身的杀意啊,让朕猜猜看,b杀的应该就是朕,只是朕想究竟因何想b杀朕

    殷昌说的不错,贤宇此刻身上确实满是杀意。他也不知为何自己身上会爆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意。原本贤宇今日并未打算b杀殷昌,而是想b看看此人究竟是怎样的人。可贤宇在见到殷昌的那一刹那间,他身上便不自觉的发出了一股杀意,贤宇却不知这是一种天性。

    他的生母便是死在殷昌之父殷天手上,如今见到了杀母之人的儿子,让他怎能不产生一股本能的杀意。贤宇看了殷昌一眼淡淡的:我今日并不想杀。贤宇顿了顿接着:\u201z可知逍遥皇朝的皇后究竟是死在谁的手上?贤宇问这话之时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他也不知自己究竟为何会问出这些话,也许是想看看殷昌会有什么。

    殷昌听了贤宇的话眉头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也只是皱了皱眉而已。他的脸色瞬间的恢复如常笑着对贤宇:\u201z是说逍遥皇朝的国母?逍遥廉洁那老头儿的内人?

    贤宇听到殷昌称逍遥廉洁为老头儿倒是一愣,在他心中也一直称逍遥廉洁为老头儿。此刻贤宇倒觉得与殷昌有种志同合之感感。心中如此想着贤宇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问:对,我说的正是那位已故的国母,他死在谁的手中?贤宇的语气很淡,就好似问是旁人的事一般。听贤宇又问了一遍,殷昌脸上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笑的是那么随意,那么自然。

    殷昌并没有立刻回贤宇的问话,而是反问贤宇:\u201z是何人?为何b问这些陈年旧事?说话间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贤宇,贤宇也感觉有一股气息将自己锁定住了。

    贤宇随意的答:我乃出家人,只是对方才那事好奇而已,今日闲来无事特来问问。

    殷昌听了贤宇的答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理由倒是很好。那朕就看在如此诚心的份上告知与,那逍遥廉洁的内子,乃是被我大殷皇朝的中兴之主所杀。

    贤宇听了殷昌的问话却在心里感叹:看来这大殷是真将其当做是殷龙的后裔了啊,不然的话也不会说殷天是大殷皇朝的中兴之主,而并非是开国之君。

    心中想着,贤宇嘴上却问:\u201z看曾想过有一日那人的孩儿会找复仇吗?听了贤宇的问话殷昌的身子猛的一震,虽说其立刻恢复了平静,但贤宇却将他这一举动看的清清楚楚。不过这点殷昌也的确是很有定力,只是片刻之后便恢复了如常神色。

    殷昌起身朝贤宇两人走来,一边走一边说:朕自然想过,朕甚至每日都期盼那人来找朕寻仇。那样的话朕便能将其灭掉,如此逍遥皇朝便没了希望。

    殷昌的话说的也很是淡然,话音落下之时他已走到了贤宇身旁,离贤宇已不足一丈,贤宇听了殷昌的话点了点头:\u201z说那孩子会在何处呢?贤宇的话变的越发的玩味。

    殷昌仰笑了两声,而后目光再次猛的落在了贤宇的身上。在其目光再次落到自己身上那一刹那贤宇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杀意,这股杀意竟然上现下身为修之人的贤宇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就在此时殷昌那淡漠的话语传到了贤宇的耳中:远在天边。殷昌顿了顿接着:近在眼前啊。殷昌说完这话贤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殷昌如此。

    两人相互注视了一阵殷昌才:不知长对朕的回答可满意吗?

    贤宇听了殷昌的话却是转身朝大门之外走去,当其走到大门出口时说:在下不虚此行,相信有朝一日我还会相见的。当贤宇的话音落下之时已显得有些飘渺了。

    殷昌慢慢走到大门边上看着天穹,久久他才自语:朕等着。

    贤宇与魔姬此刻已在百里之外了,此刻贤宇也是沉默不语。正当魔姬想问贤宇为何不说话之时,却听贤宇喃喃自语:殷昌,果然算是个人物。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