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一十章 玄境(上)

    贤宇见邪凤将右手食指按在卓额头之上先是一愣,而后便做出了要前冲架势。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哪知他还未有所动作却听邪凤道:\u201lp并非是要灭了他,你且看着了。

    听了邪凤所言贤宇那要朝前去身子顿时又止住了,就在此时卓非凡身子发生了变化。只见一圈圈红色光芒从卓非凡头顶一圈圈蔓延到全身,如此足足过了三炷香功夫邪凤手指在从卓非凡额头之上放了下来,就在邪凤手指立刻卓非凡额头那一刹那,卓非凡便如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上。贤宇见此景象也从愣神中反应过来,他快速到了卓非凡身前蹲下身子,探了探卓非凡鼻息,贤宇卓非凡只是昏了过去,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贤宇转头疑惑看着邪凤,邪凤此时却是面带笑容看着贤宇。贤宇淡淡问道:你对他做了些什么手脚?听了贤宇问话邪凤脸上笑容更加灿烂,更加得意了。

    看了看地上卓非凡,邪凤淡淡道:\u201lp只是把他这半个时辰记忆从脑海中抹去了,如此他便会忘记你与p相见事,也就谈不上去告你什么状了。贤宇了邪凤话双眼瞪如铜铃一般,他还真没听说过有如此法术,同时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被邪凤这么一做手脚贤宇就了后顾之忧,如此既不用灭了卓非凡,自己也能坦然面对一切。

    沉默了一阵后贤宇猛抬头看了看邪凤,而后咬牙切齿道:你既然有如此法术却为何方才不用,还非得与动手不可,难不成是存心如此吗?贤宇心中是真有心动怒了。

    邪凤见贤宇生气模样心中非但没有惧怕,反而觉得很是好笑。她歪着脑袋对贤宇道:因为p觉得灭了他是最保险做法,这种小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听魔姬所说话与她那一本正经模样贤宇怒极反笑道:他纵然是小人但也没做个什么恶事,自有命数,你却为何非要灭了他?贤宇看邪凤要出口反驳便接着道:即便是为了不让他告发p这种抹去记忆方法不也很好吗?却为何一早不用?

    见贤宇那严肃模样邪凤也收起了笑容叹了口气道:这抹去记忆法子并非真是将他东方记忆抹去,而是将其永久尘封与心底。虽说中招之人九成九是想不起来那些事情,但也并非是十成保险。也就是说这卓非凡很有可能因为某些刺激而想起今日之事,到那时你还是一样会陷入险境。你倒是说说看,这法子保险还是灭了他保险?

    贤宇听了邪凤话微微皱起了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现下就这样,若是他有朝一日真想起了今日之事,那也是命中注定要p遭难。看了看地上卓非凡贤宇又开口对邪凤道:面也见了酒也吃了,如此p便告辞了。说罢他便要带着卓非凡离去。

    邪凤听贤宇说要走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想了想她问贤宇道:你p日后是否再无相见之日了?贤宇听了邪凤话刚要去提卓非凡手又收了回来,看向邪凤眼神中满是疑惑。

    见邪凤死死盯着自己贤宇知晓她是在等着自己回话,想到两人所处境地贤宇脸上露出无奈笑容道:或许不久你p便会再见,只是到了那时恐怕你p不会像今日这般闲聊了。贤宇这话意思再明白不过,是说他与邪凤再次相见之时恐怕要相互拼杀。

    邪凤听了贤宇话却是身子微微一震,脸色也随之便有些苍白。她再次沉默不语,贤宇见邪凤不言语也不知如何是好,便那样傻站着。良久,邪凤淡淡道:你走。

    虽说邪凤只吐出了三个字,但贤宇分明从这三个字之中听出了些许无奈。贤宇想对邪凤再说些什么,但却又实在不知该如何说。末了他也只能摇了摇头提起还在昏迷卓非凡飞身而去。邪凤望着贤宇那远去背影,两滴泪水又从她眼眶中溢出,只听他自语道:你这小牛鼻子,真到了那一日p不会伤你分毫。说罢邪凤也化作一团红光瞬间消失不见。

    贤宇将卓非凡放在了一片树林之中,自己则躲在了暗处观察。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卓非凡才从昏迷中醒来。他四处看了看,脸上满是不解之色。贤宇见此情景便知邪凤法术奏效了,他心中担忧此时才算是真放下了,又看了一眼迷惑卓非凡,贤宇便消失在了树林中。卓非凡则依旧坐在地上,他一个劲拍打着自己脑袋,就是不知在家为何在此处。

    当贤宇回到玄仁峰之时明月已升到正空,空中繁星很是明了。贤宇从来不知天上星星居然能如此明亮,偶尔看去竟然觉得很是新奇。贤宇看着满天繁星自语道: 或许远离尘世身心才能真正洁净,就如这高天之上繁星一般片尘不染。

    就在贤宇发出感慨之时突觉头上一痛,转身一看却是玄然子正竖着眉毛看着自己。只听玄仁子道: 你这小子是不是想偷懒啊,去哪鬼混去了,为师还未吃晚饭,赶紧生火造饭去!贤宇听了玄仁子话愣了良久,而后一溜烟跑到厨房去准备晚饭。

    饭桌之上玄仁子吃口碗里饭便看一眼贤宇,贤宇虽说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多问只是一个劲吃着碗里白饭。就在一碗白饭快要吃完之时却听玄仁子道:\u201lp看倾舞那小妮子不错,你何时将他娶过来?听了玄仁子话贤宇一嘴白饭差点没喷出口来。

    咳嗽了两声贤宇问道:师父你怎地问起这个来了,p与东方师姐还没到那一步?

    玄仁子嘿嘿一笑道:你还想到哪一步?p看倾舞那丫头对你倒是挺上心。半个时辰前她还来此问过你去向,p看你小子还是快刀斩乱麻将其娶过门来。

    贤宇听了玄仁子话先是一愣,心中却生出了一股暖意。嘴上却对玄仁子道:不急不急,p等修行之人寿元绵长很,等过些日子再说也不迟啊。说着贤宇便低头继续吃饭。

    谁知玄仁子又给了他一个板栗道:什么不急不急啊,你不急师父p急啊。

    贤宇听了玄仁子话之后便愣住了,他问道:师父你急什么啊。

    玄仁子咬牙道:自然是让他洗衣烧饭了啊,还能急什么?

    贤宇听了玄仁子这话之后差点没晕厥过去,他强忍着心中无言道:师父啊,这洗衣造饭之事不是有p呢吗?干嘛非得让东方师姐做啊。嘴上如此说着贤宇心中早已咬牙切齿了。他心想即便是与东方倾舞成了道侣他也不会让东方倾舞干这些活,他可舍不得啊。

    玄仁子听了贤宇话却瞪大了眼珠子道:你饭做倒是还凑合,但你洗衣衫可就不怎么样了。前些天让你洗s道袍,结果却给p洗出一个大窟窿来。

    贤宇听了玄仁子话实在是有想要掀桌子念头,玄仁子那道袍之上窟窿早就不知有了几百年了,如今却说是自己弄,实在是让贤宇极尽气绝,但玄仁子怎么说也是他师父,贤宇可做不出那些欺师灭祖事来。他强压着心中愤慨道:过些日子p便与师姐商议。说罢贤宇便猛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大步大步走向了厨房,他只能以此来发泄自己不满。

    人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玄然山日子似乎比凡尘中快了许多,一转眼半月便过去了。这一日贤宇正在洗衣服却听空中传来呼啸之声,当他抬头之时面前已站了一人。却是肖寒风,肖寒风看着贤宇模样嘴便情不自禁张了起来,只因贤宇此刻打扮实在有些别致。只见贤宇头上包着一跳手巾,腰里围着围裙,看那模样就像是个农家大婶一般。

    贤宇见肖寒风愣愣站在那里便开口问道:大师兄来此又何事?是找p师父吗?p师父在房里午睡,p这便与你叫他起来。说着贤宇便起身要叫玄仁子起床。

    肖寒风听了贤宇话笑着点了点,便跟着贤宇进了屋。屋内,玄仁子正打着呼噜睡得香甜,贤宇却对着他耳朵大声道:师父,肖师兄找你有事?!!也一声叫很是洪亮。

    玄仁子听了贤宇话却没离开起来,而是问肖寒风道:你师父叫p作甚?

    虽说玄仁子并未转身。但肖寒风还是微微躬身恭敬道:回禀师叔,师父他没说因何事请师叔过去。但师父说了,贤宇师弟要一同前往。贤宇听了肖寒风话脸上满是疑惑。

    玄仁子却猛做起了身子很快穿好了鞋子,而后拉着贤宇就往门外走去。贤宇还在愣神间,被玄仁子如此一拉也就傻傻朝着玄然主峰飞去,肖寒风紧随其后。

    三人到了玄然广场之前玄仁子才从空中落下,不过他一日拉着贤宇手臂快速朝前走去。贤宇直到此刻还是一副浑浑噩噩模样,他不解师玄仁子为何会如此急躁。就在贤宇愣神之时周围弟子却一个个面色古怪看着贤宇,贤宇摸了摸自己脸,脸上倒是什么也没有。贤宇想了一阵之后,便想挖个洞钻进去。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