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九十一章 疑虑

    贤宇听东方倾舞莫名的说出了情债二字便疑惑的看向东方倾舞,东方倾舞见贤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便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你先将我放下,你我找个地方说些话儿。(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

    贤宇一听东方倾舞要与自己说话心中便是一阵欢喜,这夜里四下无人的与自己心爱的女子独处总让人想入非非。贤宇本不是好色之人,只是东方倾舞所说的话有些暧昧。贤宇心中想着脚已落在了地方,东方倾舞身子一动便离了贤宇的怀抱,动作轻灵之极。

    两人站定后才看清眼前的景色,前乃是一汪湖水。两人身旁不远处是一棵棵的杨柳,在这月光之下杨柳随风飘扬,乍看之下就像少女的青丝一般温柔。东方倾舞在湖边找了一处较大的石头很自然的坐于其上,她将两只**也防御巨石之上而后用双臂环住,又将头靠在腿上看着前方的湖面。贤宇原本在看前方的湖水,这一回头看到东方倾舞的模样心中便是一颤。

    虽说东方倾舞日日都是仙子,但今夜的东方倾舞,此时此刻的东方倾舞在贤宇眼中仿佛便的的美丽。此刻的东方倾舞了那股冰冷的气质,她就像一只小兽一般坐在这风中柳下,让人看了便想抱在怀中好好宠溺一番,贤宇的魂仿佛都被东方倾舞吸走了。

    就在贤宇目不转睛看着东方倾舞之时,东方倾舞却见螓首转向了贤宇。见贤宇看着自己那副痴傻的神情东方倾舞掩着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更是把贤宇迷的魂神颠倒,不知所谓了。东方倾舞见贤宇仿佛老僧入定一般立在那里,便开口道:“你这呆子在那里傻看些什么?”被东方倾舞如此一说贤宇才算是回过魂来,不过那眼神没离开东方倾舞。

    贤宇傻笑了笑道:“我在看仙女在,师姐你前世定然是你那九天之上的仙女,今世误入了凡尘,实在是美的让人发狂啊。贤宇说着便要张看手臂去抱东方倾舞。

    东方倾舞一见西那架势便知他起了坏心,只听东方倾舞轻声道:“莫要胡来。”虽说只是轻轻一语但贤宇却停住了身子,东方倾舞若是不愿意贤宇说什么也不会去碰她的。

    东方倾舞见贤宇立下身子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便白了他一眼,而后拍拍身旁的空档说道:“莫要再傻站着了,过来坐下。”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便乖乖的坐在了东方倾舞的身旁。

    贤宇坐下之后心中便更加缥缈了,只因东方倾舞身上那淡淡的女儿香毫无保留的传入了贤宇的鼻中,问着那与众的香味贤宇的心神又是一阵摇曳。东方倾舞见贤宇闭着双眼好似很享受的模样便对着贤宇的额头给了贤宇一板栗,这一下打在贤宇头上自然不会有什么,但却让贤宇睁开了双眼,贤宇睁眼的句话便是:“师姐你身上的气味真好闻啊。”

    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先是一愣,而后便啐了一声道:“怎地变成了小色鬼了。”东方倾舞的话说的虽是在责备贤宇,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责备之意,反而有那么一股爱意。

    贤宇还想与东方倾舞戏谑一番,却见东方倾舞的眉头皱了起来。贤宇见东方倾舞皱眉便知东方倾舞心中有什么为难之事,他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之色对东方倾舞道:“做乞丐之时我最怕的便是吃不饱饭与被他人追杀,如今入了道却又多了一怕,师姐可知是什么?”

    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朝他投去了疑问之色,贤宇伸出右手食指点向东方倾舞的眉头道:“如今饭是能吃饱了,也不用怕人追杀,可贤宇最怕的便是师姐皱眉头了。”贤宇将东方倾舞的眉头用手指慢慢舒展开来后接着道:“若是师姐能永远不皱眉的话,那贤宇愿意从此不再吃饭。”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后身子微微一颤,那双美眸中居然出现了一些晶莹,虽说修行之人不吃不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贤宇之前是个奇怪。对乞丐来说其他的事情不是他们该像的,什么军国大事之类的都轮不到他们。吃对他们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吃饱了肚子才能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说其他的事,若是人死了还管其他那些事作甚?可如今贤宇却说为了东方倾舞他愿意不再吃喝,可见东方倾舞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

    东方倾舞压下心中的激动对贤宇柔声道:“我这眉头舒展的时候原本就少,遇了你之后原本以为从此便可不再皱眉,可谁知这情之一字才是最让人皱眉的东西啊。”

    贤宇一听东方倾如此说话便是心下一跳,心说难不成师姐皱眉是因自己?心里想着贤宇便问东方倾舞道:“师姐这眉头是因贤宇才皱起来的吗?不知小弟做了何事让师姐心烦了?”贤宇在问东方倾舞之时自己的眉头却也皱了起来,他自己却好无所觉。

    东方倾舞见贤宇的眉头比自己皱的还厉害心中便又叹了口气,学着韩羽的模样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点在了贤宇的眉心上,而后朝两边移动便贤宇舒展开了那皱着的眉头。此刻东方倾舞才道:“此事要说与你没什么干系,就如这柳叶落在了水里与水并无什么干系一样。柳叶喜欢落在水中那是柳叶的事,水左右不了它。”东方倾舞说着眼光落在了前方的湖面上。

    湖面此刻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也不是很黑,一阵秋风吹来湖面上便想起哗啦哗啦的水声。看着这湖面听着东方倾舞说的话贤宇却更加的不解了。只听贤宇问道:“师姐此言太过深奥了些,贤宇不知师姐所说之事是何事,还请师姐明白告诉小弟犯了什么过错。”贤宇如此想着脑中却拼命在回忆自己是否对东方倾舞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结果什么也想不起来。

    东方倾舞轻摇螓首道:“我方才说了,这事并非是你的过错。”见贤宇脸上显出了些许的焦急之色东方倾舞叹了口气道:“你可知方才你放走的那魔女对你生了情谊吗?”

    听东方倾舞如此说话贤宇的身子轻轻一晃,他此刻终于明白东方倾舞为何说方才那些话了。东方倾舞分明是将贤宇比作了这湖水,而那叶子却被东方倾舞比做了魔姬。贤宇想到此处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对东方倾舞说些什么。就在贤宇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却听东方倾舞再次开口道:“那魔姬怕是真的心中有了你,我方才要杀她也并非单单是为了除魔卫道。”东方倾舞说到此处顿了顿,低头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对贤宇道:“我之所以要灭了她也是为了你。”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这话先是一愣,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在贤宇想来东方倾舞多半是吃醋了,东方倾舞见魔姬当成了自己的情敌,情敌之间要取对方性命也能说的过去。哪知东方倾舞像是看穿了贤宇的心思道;“我如此做心中没有什么醋意,只是怕这魔女会误了你的修行。她是邪道中人,若是让正道知晓你与邪道有什么联系的话恐怕你的处境会很难熬。”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心下又是一跳,正如东方倾舞所说,若是正道中人知晓自己与魔姬又瓜葛的话那自己定会受正道中人的风言风语,若是如此自己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了吗?贤宇在心中感叹东方倾舞的心思细密,只看魔姬对自己的态度就能想那么周全。

    东方倾舞见贤宇发愣便淡淡道:“你对魔姬……你对她可有什么心思吗?”

    原本在发愣的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问话之后却猛的从巨石上跳了起来道:“师姐明鉴啊,贤宇跟那魔姬却是有些交情,这其中事情说来复杂的很。但若说我与她有什么男女之情的话,那小弟敢对天发誓,我……”贤宇说着便要对着东方倾舞发誓。

    东方倾舞见贤宇那样子连忙开口道:“既然你对那魔女没什么心思也就没必要发什么誓,誓言这东西有些时候就算发了也是无用的,关键还是你心中所想。若是你心中无她那不发誓又何方?若是你心中有了她,那发一千一万个誓也是无用的。”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慢慢的放下了自己扬起的手,他此刻心中也是纠结很,自己与那魔姬究竟是怎地一回事他也不知。

    心下虽说迷茫的很淡贤宇还是走到东方倾舞身旁蹲下身子,而后拉起了东方倾舞的一双玉手道:“师姐你要信我,贤宇今生今世能遇上师姐你已是前世修来的莫大的福缘。若是我再与其他女子有什么情的话,那不单单是负了师姐,恐怕更对不住上天了啊。”贤宇说话间的庄重神情,他此刻对东方倾舞所说的话未尝不是一种誓言。

    东方倾舞见了贤宇那一脸庄重的神情便抽出一只玉手去抚摸贤宇的脸庞,虽说刚与贤宇表明心迹没几日但贤宇那刚毅的脸庞已是很让东方倾舞迷恋了,只觉今生有了贤宇便足以了。东方倾舞脸上露出一丝倾城的笑容对贤宇柔声道:“你我心心相印,若是我连你都不信的话那这世上还能去信谁?我并非怀疑你与那魔女有什么瓜葛,只是怕今日不除那魔女的话日后这魔女会与你带来,正所谓流水无意叶有情啊。看那女子也是个倔脾气,若是她总是纠缠你的话那你与她之间的事即便是我信了,其他人也未必会信啊,正所谓人言可畏。”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