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探查(上)

    贤宇一行人在极北冰原的边缘处停下,并未向前行近。此刻还是青天白日,如此贸然进入也太过明目张胆了些。故而贤宇与肖寒风几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晚间再进入极北冰原。众人商议好之后也便随意找了一处坐了下来,此处一马平川想要找一处躲避的地方也没有。

    看着前方那不远处飘落而下的雪花,又看了看自己头上的日头,众人都觉得此刻的景象 很是奇异。肖寒风抬头看了看苍穹对众人道:“这坤宇之间真是造化万千啊,我等虽说 乃是修行之人,但在这自然之力面前也不过就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贤宇听了肖寒风东方话苦笑道:“大师兄怎地这般多愁了?天地万物皆有其道,我等对苍天而言或许便是那蝼蚁,但对那蝼蚁而言我等又何尝不是如苍穹一般高不可及吗?这冰火两重天看起来确很是玄妙,但不正是如此我等才修道的吗?”听了贤宇的话肖寒风不住的点头,他对贤宇的话很是认同,能说出如此一番见解可见贤宇的心思是很等的敏捷。

    “贤宇师弟说的不错,我等无论是因何而入道但既已入道那就要去寻道。凡人一生也不过就是那短短的数十岁月而已,我等之所以寿命如此 绵长也是为了寻道。”肖寒风身为玄然宫的大弟子其所思所想也绝非一般弟子可比,故而与贤宇更是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夜,一轮明月悬在空中,点点星辰也不停的闪烁着光芒。可在那漆黑的夜空之上却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分界线另一边的苍穹却是无星无月,还不停的撒下一朵朵洁白的雪花。在那月光繁星之下坐着几人,几人都是盘膝坐在地上双眼微闭如老僧入定一般,这几人正是贤宇一行。一缕清风吹动了贤宇鬓间的长发,贤宇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其余的人也几乎是在同时睁开了微闭的双眼,众人 朝着前方看去,那雪还在下,时光似乎定格在了一瞬间。

    贤宇面色有些凝重的对众人道:“方才我擅自做主将自己的一些法力外露了出去。”众人听了贤宇的话眉头都皱了起来,贤宇不等众人问话便接着道:“冰原之内并无一人出来,据我推测他们极有可能是发现了我等的踪迹。”众人虽说明了了贤宇的用意,当听他说完之后每个人的神色却更加的凝重了,若贤宇说的是真的,那他们此行便是自投罗网了。

    就在众人愁眉不展之时,却听肖寒风道:“虽说他们发现我等踪迹的可能并非没有,但也有可能是那些邪道中人在极北冰原的最深处,故而并未发现我等的踪迹。”肖寒风这话也不过是在安慰贤宇等人而已,若是他自己的话定然会在这极北冰原的边缘设下暗哨。

    贤宇深吸了一口气对众人道:“为了安全起见我等不能尽数入了这极北冰原。”他说着便看了看小姚与东方倾舞道:“我看不如这样,东方师姐与小姚师姐留在外面,若是我等在冰原之内遇到什么不测,二位便速速回上,将此间之事禀报师门长辈。”

    贤宇的话刚一出口却听小姚与东方倾舞异口同声的道:“不行!”看到贤宇那一脸无奈的神色,东方倾舞淡淡道:“若是要想留在外头那也是师弟你留下,师弟你修为不够若是进去恐怕会遇到不测。”东方倾舞这话倒不是赌气,她所说也是事实。若论修为的话贤宇在众人之中恐怕是最低的一个,虽说他屡次让众人看到了那与他修为不符的力量,但事无绝对。

    小姚原本正气鼓鼓的盯着贤宇,听东方倾舞的话之后又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道:“师姐所说不错,我们这些人中修为最低的也就是你了。虽说师弟你运气不错,几次都化险为夷,但此次入极北冰原不比平常,我看你还是留在外头吧。”小姚说话间将自己的头抬高些,一副你是我师弟的模样,看的贤宇苦笑不已。她所说的话 也并无过错,众人也无人出言反驳。

    贤宇心中思索一阵便板起脸对东方倾舞与小姚道:“我虽说修为弱了些,但这一路上相信你们也都看到了,小弟身体有些奇妙,往往能做出一些惊人之举。”贤宇说道此处顿了顿才接着道:“更何况两位师姐终究是女儿之身,如此危险之事本该男子为之。”贤宇话一出口东方倾舞与小姚都是一愣,而后面色就变的发红起来。肖寒风与法空两人也是神色尴尬,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贤宇会以此为由说服东方倾舞两人,一时间竟也无话可说。

    小姚听了贤宇的话,那脸色便拉了下来,看那架势像是要对贤宇出手。东方倾舞那绝世容颜之上也好似罩了一层寒霜,她胸前微微起伏喘息有些急促,好似在压抑着情绪。贤宇看着两女的动作并未再开口多言,只是静静的与两女对视。小姚眼看就要冲上去与贤宇动手,谁知刚迈开一步却被身旁的东方倾舞拉住了。东方倾舞一双美目又盯着贤宇看了好一会儿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在你眼中天下女子都是一般吗?”众人听了东方倾舞的话都是一愣,贤宇也愣住了。他没想到东方倾舞会问出这样一句话来,不过随即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只听贤宇淡淡的对东方倾舞道:“没错,在小弟看来这天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男子,另一种则是男子。而无论古今,也无论这世上出过多少的经过英雄,这天下的大势始终都是由男子把持。不是说女子无能,所谓天地万物各有其道,女子生来便是柔弱需要男子怜惜的,有些事该为则为,不敢为便不能为。”贤宇这话说的倒是自然,肖寒风听的也连连点头。

    却听小姚对贤宇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师弟觉得这天下男子就一定能胜过我等女子吗?我也就不说了,就说在玄然宫中那些男弟子有几个能胜过东方师姐?莫要说他们,就算是你这个怪物也不一定能胜过东方师姐吧?”小姚这份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贤宇听了她的话却点了点头道:“所以我才让二位师姐留在这极北冰原之外啊。”小姚原以为贤宇会与自己理论,却没想到贤宇说了这么一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却听贤宇有道:“若是我等在冰原之内与他们相遇,那他们也定然会对外面实施封锁。师姐法力强大,若是他们想要封住我等的去路,师姐也可回山将此间情景禀明各位长辈。我等今日之举原本就很是冒险,说不准那些邪道中人此刻正盯着我等。但既然到了此处,那就决然不能半途而废。在未知晓结果之前,我等也只好闯一闯了。”贤宇等人也并非是鲁莽之人,只是虽说邪道中人发觉几人的可能很大,但确也不能十分肯定,如此若是退回去的话一路辛苦都将白费。

    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脸色好了一些,只听她淡淡开口道:“我看让小姚师妹留在外面就好,我自认修为不弱,想要见识一下这邪道中人的邪术。”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却是丝毫不留情面的道:“不可,难道师姐你想置小姚师姐于险境不成吗?小姚师姐修为虽说也不弱,但她一人终究是危险了些。”

    东方倾舞看着贤宇那清秀的脸庞与坚定的眼神,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无力感。想她平日里从未轻易屈服与人,多少男子在她面前都恭敬无比。却偏偏是贤宇,在贤宇眼中东方倾舞便是那红尘俗世中的女子没什么两样。这倒不是说东方倾舞的容貌与气质不够脱俗出尘,而是对贤宇来说女子就是女子,即便是再出尘脱俗的女子还是女子。

    沉默了一阵之后却听东方倾舞叹了口气道:“好吧,就依你所言。”说罢东方倾舞便转身走开一段找了地方再次盘膝而坐,小姚看着东方倾舞的背影却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她与东方倾舞同门多年,却还从未见过东方倾舞如此这般屈服与人。

    贤宇见都东方倾舞如此心中便松了口气,他让东方倾舞与小姚两人留在外面自然是如他方才所说方便有人回山传信。但其中还有一个无法对众人言说的原因,那便是贤宇不想让东方倾舞与小姚身入险境。贤宇之所以会如此做,大概是因为身为男子的一种本能。在贤宇看来,男子护着女子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即便是他知晓东方倾舞修为不弱想法也从未改变。

    小姚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贤宇一眼,最终却是一句话也未说出只是跺了跺脚而后便走到东方倾舞身前坐了下来。她越想越是恼怒,便对东方倾舞道:“师姐,那死人如此羞辱你我,你却为何听了他的话留在这极北冰原之外?我还从未见师姐如此听一个男子的话。”

    小姚说者无心东方倾舞却是听者有意,她那如玉一般的面容之上生出了两团红霞。若是小姚仔细看去定会觉得此时东方倾舞比以往更是美艳,那两团红霞便如两朵牡丹一番绽放在东方倾舞的脸颊之上。东方倾舞并未忘记回应小姚的话,只听她道:“你说的那死人却是为了护着我们,他觉得那极北冰原并非是什么善地。正如那死人所说,在他眼中你我与那凡尘俗世中的女子没什么不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