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三十章 仁慈

    贤宇身后的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脸上先是露出不解之色,而后却是心中一惊猛的抬头看向空中那黑衣人。她并未说话,只是死死的盯住空中的那人。东方倾舞的神色不断的变化着,错愕,惊讶,不可思议……种种神情先后在她脸上出现。若是贤宇此刻转头看东方倾舞的话,那他肯定会认为东方倾舞此刻的神情变幻比以往加起来都要多上许多。

    在东方倾舞那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那人再次朝着贤宇冲了下来。这次他用的还是方才击退贤宇那一招,只是此刻他那双手变幻的速度比方才快了许多。那双手还未到身前贤宇便已感觉到那浓浓的杀意在朝着自己冲来。但贤宇并未躲避,他只是死死的盯着那黑衣人一双手。蓦地贤宇双眼金光一闪,只见他慢慢的抬起自己的手臂就拿样随意的穿过了黑衣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掌影朝着黑衣人身前抓去。黑衣见贤宇的动作心下大惊,他没想到贤宇会如此大胆。

    当那黑衣的掌影将要打到贤宇的面门之时却停了下来,那双手与面门的距离取水只有一指距离。但就是这一指距离,那双手却无法在往前分毫。那露在黑布外面的一双眼睛满是惊愕之色。而此刻贤宇的右手食中二指却是点在那黑衣的喉咙处,

    贤宇淡淡的声音有在夜空中回荡开来:“你的速度确实很快,但比起我来却还是慢了些。”贤宇说着二指却是变作了掌朝着那人的胸口拍去。贤宇的速度太快,那人根本来不及躲避便生生的受了贤宇一掌,而后倒飞了出去落在贤宇方才立的那个山峰上。那黑衣人只觉得一股纯正的法力在自己体内肆虐着,对自己的经脉肺腑横冲直撞让他觉得好不难受。就在黑衣人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之时,却发觉那谷纯正的法力却慢慢消失不见,自己的肺腑也好受了许多。他看向贤宇,那双眼中满是疑惑。只是他并未开口问话,仿佛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贤宇好似看穿了那人的心思,只听他道:“我乃正道中人决不滥杀无辜,若是如此的滥杀无辜其不是与那些邪道妖人无意了吗?想我正道中人将的是仁义二字,但有些时候也会出 那么些个看似正人君子,实际上却实实在在的小人,真是让人不齿啊。”那黑衣人听着贤宇的话还是没有言语,但贤宇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他好似看透了那 黑衣蒙面的黑布,看到了那张此刻张洪不已的脸。贤宇这话原本便是说给黑衣人听的,他虽然是玄然宫弟子却从来不以什么正道中人自居。在他看来正与不正在于行,而不是靠嘴说说那么简单的。

    贤宇见那黑衣人还是不言语,这也在贤宇的预料之中。贤宇笑了笑接着道:“我才你来杀我无非是认出了我的身份,想要取得我体内的龙珠吧。”那人听了贤宇的话却没有多少讶异,只是冷哼一声而已。虽说对方并未说话,但贤宇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只可惜我身上此刻已没了什么龙珠,你来晚了一步啊。”贤宇摇头叹息道。

    “你在骗谁?龙珠分明就在你身上,却说什么假话来唬人?”那黑衣人终于开口了,只是当他看到贤宇脸上那得意的笑容之时便在心中暗暗叫苦,恨自己中了贤宇的计。

    贤宇心下虽说明了了一切,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道:“我身上此刻真没有什么龙珠,龙珠早已融入了我的血肉之中,哪里还有什么实物啊。你若想要龙珠的话,那便只有将我擒住。不过看如今这情景,你想擒住我怕是没那么容易吧。”贤宇的话里满是戏谑之意。

    那人听了贤宇的话眉头便皱了起来,若是真如贤宇所说的那般他 此次岂不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想到此处黑衣人心中已是后悔不已,他看向贤宇的眼神也变的越发的怨毒。贤宇对黑衣人看自己的眼神却很是满意,他要的便是让这黑衣人后悔。自己想要得到的没有得到,最后反而将自己给搭了进去,世上还有比这更加悲惨执事吗?

    那黑衣人沉声对贤宇道:“我落在了你的手里要杀我就快些动手吧,不要在此啰嗦个没完。”那人说着便闭起了双眼,一副淡然的模样。贤宇见他如此却是对他更加的鄙视,原本他的生死便在贤宇的一念之间,如今却做的自己像是个慷慨赴死的英雄一般。

    贤宇淡淡道:“哪个说我要杀你了,既然龙珠不再我身上你刺杀我也是无用。而我若是杀了你又是多造了一桩杀孽,你便自行离去吧。放你走对我也并非没什么好处,至少可让另外一些居心叵测的人知晓如今龙珠并不在我的身上,或者说龙珠便是我我便是龙珠。”

    那黑衣他听了贤宇开头的话心中还有些不信,但听到后来他便有些相信贤宇是真的想放他离去了。他知道贤宇是拿自己当成了传话之人,若是世上的知晓龙珠实物已不存于世上,那相信惦记贤宇身上那龙珠的也会少那么一些,如此一来还真如贤宇所说对他有好处。想到此处黑衣人心下便松了口气,他也为贤宇的心计而后怕。

    贤宇看着黑衣人那眼神便知他已信了自己的话,心中便是笑了起来。那 黑衣人哪里知晓贤宇的心思。他的身份贤宇心中多少都有些确定了,只是此间不好说罢了。一旦他杀了这黑衣人,那他就定然会在自己临死之前发消息给自己身处的门派,如此一来贤宇便树立了一个敌人。常言说的好,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贤宇不是个自大之人,因此他也不会去给自己制造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这黑衣人虽说是刺杀与他,但他却没受什么重伤,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将其杀死,还有那便是贤宇方才说的想让这黑衣人传话。

    那黑衣人缓缓从地上站起身盯着贤宇道:“你真的愿意放我离去?”其实他心中已多半相信了贤宇的话,只是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而已。

    贤宇听了他的话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那是自然,身为正道中人说话岂有不算之理,若是那样我贤宇还有什么脸面存于这天地之间。我方才不是说了吗,我并非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是真君子。”那黑衣人听了贤宇的话那在黑布之后的嘴角抽动了两下。

    黑衣人深吸一口气对贤宇沉声道:“即便是你放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我并没有让你将我放走,是你自己要假慈悲放我走的,哼!”那人说完便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

    周围恢复了宁静,风还是那样的冷。方才的一切仿佛都没发生过一般,一切都好似是一场梦境。东方倾舞与贤宇并排而立,听那一身如雪的白衣随风飘着,那如瀑布般的黑发也飘了起来。此刻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贤宇看着身旁这如从九天落下凡尘的女子眼神有些迷离了。只听东方倾舞淡淡道:“真没想到贤宇师弟你居然也是个爱说假话的人啊。”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却是摊了摊手道:“我说的也并非是虚言,那龙珠的确是已融入了我的体内啊。再者,那人若是杀了也不知会生出多少麻烦来。这世上本就不太平静,即便是修行界那种若仙一般的地方也是暗地里勾心斗角的。存于这样的世上人本身就很累了,若是再自己给自己 找些麻烦,那还不如早点死了的好。”贤宇说到最后一句话之时东方倾舞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好似是在责备贤宇说什么生死之事。

    东方倾舞沉默了一阵接着道:“你知晓那人的身份?有多少把握?”她心中其实也已有了底,只是还希望听到另一人对自己说说,如此便能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

    贤宇咧嘴一笑道:“十成把握,至于那人是谁我想师姐你心中也已有了计较。有些事不需要弄的那么清楚,俗话说的好难得糊涂。今此次好容易有了糊涂的机会,那你我不如就糊涂一会吧。”贤宇说着便望向了远方的天际,空中的几点星光使得这原本死气沉沉的夜有几分生气。东方倾舞看着贤宇那颇为英俊的脸庞,心中那声出的涟漪又大了几分。

    东方倾舞也随着贤宇的目光看去,嘴上问道:“师弟你如今知晓了自己的身份,日后打算如何?”贤宇这个逍遥皇朝的皇太子身份太过非凡,即便是修行之人知晓了恐怕也不能无动于衷。逍遥皇朝历代君主其实与修行界的关系都很是密切,天下正道中人对逍遥皇朝也都很是看重。邪道据说也与五大皇朝中的几个有所联系,却不知究竟是哪几个。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并未回头,他叹了口气道:“未来之事无人可知,这皇太子的身份我是真的不在乎,在我看来做 皇太子还不如做乞丐来的轻松。”贤宇顿了顿接着道:“只是我这人太过仁慈了些,所以将来的事很难此刻便下断言啊。”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心中便释然了,仁慈之人往往会迫于无奈做一些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