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二十八章 借宿

    仁英杰与文昌两人听了贤宇的话一时间也是无言,文昌等人此刻心中已大半信了贤宇的话。但他们却拉不下脸说自己的不是,故而两方人便就此对视起来。贤宇见状便松了口气,他心知文昌等人多半已相信了他的话,但实际上妙儒谷的人找到他头上也没错。无论贤宇愿意与否,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那妙妙儒谷的镇谷之宝《儒经》确是在贤宇身上。但贤宇决不会傻到将事老老实实的说与妙儒谷的人听,若是说了他知道自己全然没机会活命。

    心中思绪万千,贤宇脸上却做出了一副很是不耐的神情对文昌与仁英杰两人道:“我说各位妙儒谷的高人们,此刻天色已是日落西山了。你们还有什么事吗?若是没有的话我等便要进去土城了啊。”文昌听了贤宇的话脸色一变,他沉默良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文昌心中是极不愿放贤宇离开的,《儒经》丢失已有十多日之久,到现在还没有丝毫的线索。孔鸿儒已是大发雷霆,儒经好容易找到了贤宇。文昌原本已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将贤宇擒住交到孔鸿儒面前。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贤宇居然很可能不是那盗取《儒经》之人。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打算就此放过贤宇,因为关于龙尸一事他早有耳闻,若是从贤宇身上找不到《儒经》那能得到龙珠也算是自己与妙儒谷得了个大大的好处。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贤宇的法力居然如此的高强,只是放才那一击他就远远敌不过,所以便只好答应让贤宇等人离去。仁英杰一直未再开口说话,他只是冷冷的看着贤宇几人从自己身旁走过。

    当贤宇几人走到文昌等人时候几丈处之时,便听那仁英杰的话音传入了贤宇等人的耳中:“各位,如今天色已晚,我等也想在城中过上一夜,相信几位应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肖寒风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便皱着眉头看向贤宇。贤宇笑着对肖寒风点了点头,肖寒风这才转身对仁英杰等人道:“如此甚好,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一同在此留宿我等也心中欢喜。”嘴上如此说,肖寒风的心里却在思索妙儒谷究竟是什么心思,方才刚与贤宇战了一场如今却又要与他们一同进入这土城之,肖寒风担心这些人想要对贤宇不利。

    仁英杰见肖寒风如此说话心中一阵冷笑,面上却做出万分感激的模样道:“如此多谢肖师兄了,呵呵,”肖寒风听仁英杰的话却是在心中暗道这土城并非谁家所有你要留就留谢我做甚?肖寒风身旁的贤宇听了仁英杰的话心中也是骂了一声伪君子。

    仁英杰从贤宇身旁走过之时那冷厉的目光扫了贤宇一眼便朝前走去,贤宇看着仁英杰一行妙儒谷中人的背影,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身穿绿衣的曼妙身影,那个女子曾与他说过,这世上那些所谓的正道中人也不见得都是什么真君子。今日见识了妙儒谷这些人,贤宇觉得魔姬的话倒是颇为有理。他心中觉得就算邪道中人真如正道中人所言多为恶事,那人家恶的也是正大光明。不像仁英杰这些所谓的君子,方才还和自己打的生死难分,如今却是又和自己这边的人有说有笑就如同方才的事从未发生过一般,贤宇对如此行径很是鄙视。

    两方加起来四五十人进入土城,此天幕已渐渐黑了下来,空中一轮圆月将月光撒了下来,给这原本就有些荒凉个土城增添了几丝冷意。两队人走了将近小半个时辰才见到前方有些星星点点的光亮,想来应是到了有人家的地方了。小姚见到那星星点点的光亮算是松了口气道:“总算是见到人家了,行了那么远的路我还以为这城内没有半个人影呢,”

    肖寒风见小姚那模样便笑了笑道:“这土城想当初还是有些人气的,只不过自从大唐皇朝与突厥人发生战争之后,此处因战乱变的荒凉起来。原本居住在此处的居民大多数 都迁往了别处居住了。不过此处据说如今还是有那么一万多人口的,有大唐皇朝的人,还有一些的突厥人。”肖寒风说着众人已是行到了那最近的一家居所门外。

    只见这猛已看去就是一个小山丘,外面除了黄土便是一些杂草。若不是那墙上多出的两个小圆洞和几根木头做成的窗户,贤宇等人断然不会因为这是一处住人的地方。肖寒风看了看身边的众人对贤宇道:“我们这四五十人太多了些,看这家的模样怕是容不下我们 如此的人啊。”贤宇听了肖寒风的话也是点了点头,若是就他们几人的话那自然好说的很。可是如今妙儒谷的弟子也在此处,人便太多了些。小姚看了看仁英杰众人,那眼神很是不善。她那模样好似是在说都怨仁英杰等人,若非他们要留下他们早就进了那前方的屋舍了。

    肖寒风想了想对文昌道:“文昌先生,晚辈觉得我等还是找 一处地方安歇算了。这土城之内恐怕没有哪一家能容的下我们如此多的人啊,您老以为如何?”文昌毕竟是他们这一行人中最老的一个,肖寒风面上还是对他多些尊重。

    文昌听了肖寒风的话之后也是点了点头,反正他们这一行人都是修行之人根本不在乎身在何处。却听小姚道:“我是不想在外头呆着了,这里风沙太大了,总算我们都是修行之身在此处呆久了也非什么好事。你们谁要自行去那便去了,我要进屋去。”小姚说着却是看了看文昌与仁英杰等人,仁英杰看到小姚那不友善的模样心中恼怒,不过他也只是冷哼了一声。

    肖寒风为难的看着文昌道:“先生,您看我这小师妹被师门里的长辈宠坏了。要不这样,让晚辈与法空与妙儒谷的众位师兄弟在外面找处地方落脚,让贤宇师弟他们几个到屋里去吧。”肖寒风说这话之时心中却是一阵欢喜,他要的便是小姚如此说话。如此一来贤宇便要与妙儒谷众人分开了,就算仁英杰等人有什么居心也是无法实现了。

    仁英杰听了肖寒风的话张口便要说些什么,但他还没说出口便被文昌用眼神制止了。文昌哼哼了两声才道:“这女娃家家的就算事儿多了些,如此便罢了,就如你所说我们便去别处找地方落脚。”说着便甩了甩自己那宽大的袖袍离去了,仁英杰却是恶狠狠的看了小姚一眼。小姚却是对仁英杰那冷厉的目光视而不见,反而是在仁英杰转身之后对肖寒风眨了眨眼,

    肖寒风笑了笑又看了看贤宇便道:“如此我与法空师兄便跟妙儒谷众位去了,你们几个就到这房里去吧。明日一早咱们在城门口汇合,此处甚是荒凉啊,你们几个要小心了。”肖寒风说着还看了看早已走出老远的仁英杰等人,贤宇自然明白肖寒风的意思便会意的点了点头。同时贤宇心中也清楚的很,肖寒风定是暗中与小姚传音,方才那话是小姚故意说的。否则的话小姚虽说是个女子,但好歹也是修行了数百年的人了,怎地会怕一些风沙。

    肖寒风叮嘱了几句之后便与法空快走了几步跟上了文昌等人,小姚则是快走两步敲响了前面不远处那居所的门。敲了两下,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隙。屋内那昏黄的亮光也透过缝隙窜到了外面,虽说是一丁点的灯光却是让贤宇等人觉得这显得有些冰冷的土城中有了那么一丝温暖。屋子虽说看上去很是简陋,却让贤宇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贤宇原本就是乞丐出身,自小跟着爷爷风餐露宿,对他来说一堵墙,一间破庙也能成为一个温馨的家。

    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憨厚的汉子,那汉子见到小姚之后先是一愣,而后便问道:“这位姑娘夜已如此深了,姑娘到此有何事啊?”

    小姚听了那男子的话便笑了笑道:“这位大哥,小妹和朋友乃是路过这土城,怎奈天色已晚。所以小妹想在您家里借宿一晚,不知大哥家中可方便?”小姚身后的贤宇听了小姚的话却是在心中大笑了起来,他虽不知小姚修行了几百年,但叫面前这大汉子做大哥着实是有些滑稽了些。小姚丝毫感到了贤宇心中所想,她快速的回头瞪了贤宇一眼。

    那大汉 伸长了脖子看了看小姚身后的众人,当他看到东方倾舞那绝美的容颜时呆了一下,不过也很快的会过神来,贤宇见到如此情景便在心中想到:“这人倒是比仁英杰之流强上很多啊。”贤宇正如此想着,只听那大汉说道:“如此那几位便请进来吧,只是我这里简陋的很,各位不要嫌弃才好啊。”说着便把贤宇几人迎进了屋内。

    贤宇几人进了屋却见这屋内却极为宽敞,屋子里的陈设也极为简单。屋子中间摆放着一个火盆,此时虽说才刚入秋没多久,可这土城不比别处确是冷的很。有了那么大一个火炉,确是暖和了许多,虽说贤宇几人都不惧怕什么寒冷,但进到这屋里也觉得很是温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