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凶?

    随着贤宇两掌的动作,他那两手之间便有一团金光出现。周围原本还算晴朗的天气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空中的那轮眼看便要落入西山的太阳却提前不见了踪影,众人仔细看去才明了那天空原来被乌云遮住了。众人心中便隐隐的有了一个猜测:难道之一切都是因为贤宇?这猜测还没在脑中停留太久,众人却见仁英杰原本前冲的身形去慢慢的停了下来。

    仁英杰满眼惊恐的看着贤宇,他此刻感到一股莫名的巨大的压力朝着自己压迫而来。那感觉就好似这天地在不停的收缩着,要将他那渺小的身躯挤压成一滩烂泥一般。文昌等人也察觉到了危机,那些妙儒谷的弟子那剑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妙儒谷的弟子并非真的便是书生,他们也并非只用笔不用剑。只是他们手中的剑此刻正在颤抖,脸上都是一片惊恐之色。

    肖寒风低声对身边的人道:“大家快运转自身真力护住身子,贤宇师弟这一击可不能小觑去。南宫小姐和夜月,你二人快些道东方师门与小姚师妹身边去。”

    众人的双眼都紧紧的注视着贤宇,生怕错过了哪怕一个细节。此刻贤宇手中那金色的光球已变的差不多如两个拳头一般大小,众人还隐约能听到龙吟之声。那声音仿佛在遥远的天边,又好似就在徘徊在众人的耳边。仁英杰此刻心中居然生出一股恐惧感,他想挪动自己的脚步避开贤宇的这一击,那他那两双脚却不怎么听他的使唤。

    终于,贤宇那一掌猛的推了出去。龙吟之声随着贤宇那一掌的推出也变的越发的清晰起来,龙吟之声越来越大震的众人的耳朵都轰鸣作响。众人看的清楚,只见贤宇双手只见出现一条金色,那东西蛇如长蛇头生鹿角,身下还生有四只爪子,那爪子之上生了五根脚趾,那身上还生有金光灿灿的鳞片。良久妙儒谷的一个弟子才惊呼道:“龙啊……那是龙啊,真的是龙啊。”随着那人的叫喊声,妙儒谷的其他弟子也开始惊呼起来,有许多精明一些的人已经御剑飞到了空中,其他弟子见状却是个个有样学样,没多少工夫妙儒谷那边除了仁英杰与文昌便没有其他人了。肖寒风等人也已生到了空中,几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从贤宇手中飞出的金色龙形慢慢的变的粗大起来,快速的朝着仁英杰冲去。仁英杰此刻已是脸色苍白,他此刻脑中便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他要死了。他此刻身子根本就无法动弹,更别说飞到空中躲避贤宇的一击了。就在那金色巨龙将要攻到仁英杰身上时,仁英杰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下一刻自己已飞了起来。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师叔文昌,是文昌救了自己。

    在文昌抱起仁英杰的同时,那条金色的巨龙也撞了过来。虽说文昌的速度也都并不慢,但两人还是受到了那金色巨龙散发出的巨大法力的波及,被撞到了空中。贤宇所发出的那一掌没击中仁英杰,依然朝前冲去。前方乃是一处小小的山丘,那山丘瞬间被金色巨龙轰成了尘烟。还好这土城城门处并没有人家,否则的话又不知要死多少无辜之人。

    良久,那烟尘散去,肖寒风等人见到仁英杰与文昌二人的模样心中也是一跳,只见仁英杰与文昌二人那方才被金龙所波及到的半边身上的衣裳已变的焦黑。两人的手臂也在流血,看起来很是可怖。可两人此刻却没什么心思管自己的伤势,皆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下方的贤宇。他们怎么也未想到贤宇会发出如此强大的一击 ,方才若不是文昌的身形够快,恐怕两人此刻都成了贤宇手中的冤死鬼了。想起方才的那一幕,即便是文昌也是一阵胆寒。

    贤宇抬头看了看文昌与仁英杰二人笑了笑道:“二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子方才一时不查出手重了些,不过妙儒谷功法实在是玄妙的很,想必二位也没伤到吧。”

    肖寒风等人此刻已从空中落了下来,众人看向贤宇的目光中满是惊奇。南宫诗雨看向贤宇的目光更是恭敬无比,那恭敬的背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情谊。动南宫诗雨来说,贤宇便是逍遥皇朝未来的皇帝。试问一国之君有如此惊天之力,这样的国能非强国吗?

    东方倾舞柔声道:“好霸道的一掌,方才那一掌即便是窥仙境界的人挨上的话,恐怕也讨不到什么便宜啊,若是如我们这般修为的人触之必死啊。”

    贤宇听了东方倾舞的话却是一愣,而后转头笑着对东方倾舞道:“师姐放心便是,小弟绝不会将这一掌用到自家人身上,更不会用到师姐身上。”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那看似冰冷的绝世容颜之上便生出了两团红晕,可不到一会儿便被听压了下去。

    仁英杰与文昌此刻也落了下来,贤宇瞟了两人一眼淡淡的道:“如何?两位可要继续赐教晚辈法术啊,若是继续的话那晚辈乐意之至啊,方才文昌先生您那一招真是快速之极啊。若是用来躲避逃命的话,相信这世上不会有什么东西能伤的到先生了啊,呵呵……”贤宇这话分明就是给了文昌先生一个大大的耳光,文昌先生听了贤宇的话只是脸色阴沉的看着贤宇并未说话。仁英杰看向贤宇的目光却依然满是惊恐,显然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贤宇见两人不说话便知晓两人是为了方才的那一击而疑惑,贤宇方才也只是不想与文昌一行人啰嗦太久,便把身上那龙珠的龙气汇聚在自己双掌之上,没想到居然产生如此大的威力。既然已经暴露贤宇也就不想再做隐瞒:“相信两位也已察觉,我方才那一掌并非是玄然宫道法。”说到此处贤宇顿了顿,他看了看文昌两人的神色,果然文昌想要张口说话。却听贤宇接着道:“但相信两位也能感觉出来,那并非是贵派妙儒个的儒家之力。”文昌听了贤宇的话那刚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身为妙儒谷的长老他自然能感觉的到贤宇方才的那一击并非是妙儒谷的功法,文昌修行日久那一点脸皮他还是不能不要的。

    贤宇双手背负与身后来回踱着步子道:“不知两位可曾听过龙尸之事,若是听过那便应该知晓我贤宇是多倒霉的了。想当日我却将那真龙的龙珠吞进了腹中,唉现下想起来却是惊险万分啊。”贤宇说着话,那两人的悲切之意却是任谁都看的出来,文昌与仁英杰听了贤宇的话却是身子微微颤动。那龙尸之事,他们妙儒谷并未参与,不过倒是听说了许多。此刻听贤宇亲口承认自己吞了那龙珠,两人震惊之余那眼里却隐隐射出几道贪婪的目光来。

    贤宇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心中连连冷笑,脸上却很是平静对两人道:“我吞了那龙珠后曾经几次想将她逼出来,可试了几次都不管用。方才小弟见仁师兄的攻势太过 骇人,一时情急之下就胡乱将那龙珠上的真力聚集在自己双手之上,却没想到居然有如此效果。”说到此处贤宇的脸上又恢复了那满脸的笑意,那样子就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高兴。却听他欢喜的对文昌两人道:“贤宇在此还要多谢两位了,若不是两位贤宇还真不知被我吞入腹中的龙珠居然还是个如此宝贝,多谢啊真是多谢啊。”贤宇说着还对仁英杰两人作起揖来。

    肖寒风等人见了贤宇的模样却是忍不住偷笑了,笑话,贤宇岂能不知那龙珠是好东西?如今却说成是仁英杰的功劳,这分明就是说他们两个助贤宇发现了龙珠的妙用,其代价却是用两人的性命为贤宇证实了龙珠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文昌心中此刻虽然震惊的很,但面上却是一脸的冰冷对贤宇冷哼一声道:“你这黄口小儿,虽说你运气好,却……却也不能肆无忌惮的在此行凶啊。你如此作为真是枉为正道中人啊。”文昌说着还一副大义凌然的神情,贤宇见了文昌的神情心中却是不屑的很。他心想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伪君子啊,怎地什么事到了他们嘴里总是他们有理。

    仁英杰也开口道:“哼,说的在理。你这小贼也就是运气好了些,即便如此也不该胡乱行凶。若是你敢对我等无礼的话,那将来传出去的话定然会受到同道中人的唾弃。”

    贤宇听了两人的话便苦着脸道:“二位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啊,明明是你们将我围在这里要兴师问罪的,怎地如今却说成是我在此行凶了呢?”说到此处贤宇转头对法空道:“法空师兄啊,你可听清他们两位所言了。他们说是我在此行凶啊,小弟可是冤枉的很啊。”

    法空听了贤宇的话却是淡淡一笑对贤宇道:“贫僧记下了,他日若是有人问起来小僧定然如实告知。”贤宇听了法空的话却在心中暗暗发狠道:“我若是真要对你们行凶的话,你们这一老一小两人恐怕是没命在了。”

    听了贤宇的话仁英杰与文昌两人张了张嘴,却是没说出一句话来。贤宇说的没错,若不是他们将贤宇围住,贤宇怎地会有对他们“行凶”的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