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杂碎

    武魔看着对面贤宇那洒然的模样心中怒火中烧,也不知已几百百年了,自从他以武入道之后便没人敢对他不敬。如今自己正在办正事,却突然蹦出一人来搅合。武魔是越想越怒,右手一挥便有一团黑光朝着贤宇冲了过去。

    贤宇见状脸上毫无角色,他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当那黑光快要撞到贤宇身上之时,只见他也是右手一抬那黑色的光团便被贤宇打的散了看去。他身后的南宫忠君看到贤宇的动作先是一愣,而后眼中便是满满的欢喜之色。贤宇却看不到南宫忠君的神色,他此刻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武魔。武魔见到贤宇如此轻易的就挡住了自己一击心中也是一愣,他想了想冷声问道:“你是正道中的哪一派?”

    贤宇听了武魔的问话却是眯着双眼道:“我是哪一派?若是他日问来我兴许会告知,可是如今你问,我便不愿说了。”贤宇说罢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南宫忠君身后的南宫诗雨此刻却发出了一声轻呼,因为她感到有个人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从那只大手上传来的热度,让她有些冰冷的身子感到一丝丝温暖。只听她耳边响起一个声音道:“莫要害怕,我来替你解除那人的禁制。”话音方落南宫诗雨便感到有人在自己腰间点了一下,被那双大手触及到了自己的腰,南宫诗雨的身子却是微微一颤。

    当她想要转头去看时,却发现自己的身前站着一个男子。这男子生的很是俊秀,身形高大挺拔,不是贤宇还能是谁?贤宇对南宫诗雨笑了笑道:“你此刻身子较为虚弱,还是做下调息一番吧。”说着贤宇便转过头去看武魔,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武魔此刻还在发愣。看贤宇又盯着自己他脸上的怒容更甚,张口便要对贤宇大骂。

    不料他的话还没骂出口便听贤宇接着开口道:“知道我为何不愿说与你听吗?因为你不配。”贤宇的话音很淡淡也很平和,可是听在旁人耳中便会感到无比的屈辱。

    那武魔大喊一声道:“你找死。”接着便浑身冒起了黑气朝着贤宇冲了过去,台下没有离去的人此刻都感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觉得自己无法喘息,很是憋屈。

    贤宇此次并未静止不动,只见他慢慢的走向武魔。他走的很慢,却是先行到了武魔的身前。武魔见贤宇如此动作心中也是一跳,他可不像那些凡人百姓似的没有眼光,贤宇的动作看在旁人眼中或许很慢,但是看在武魔眼中却是极快的,快到极致或许便会让人觉得慢了,所谓物极必反正是如此。就在武魔失神之时,却见一只手朝着自己胸前伸了过来。他刚想作势抵挡,那只手却已拍在了自己胸口上。

    武魔只觉得自己胸口出有一股纯正之力传入自己的体内,他想要挣扎却丝毫不能动弹。只听贤宇的声音悠悠传遍了周围:“你虽然以武入道,入的却是魔道。以武入道者虽说每突破一个境界便会比一般的修行之人强上一些,但要想突破一个境界有时没有个一两百年东方时光是决然做不到的,如你这般杂碎也敢在世间兴风作浪?纳命吧!”贤宇说完最后一字之时武魔的身后突然飞出一束血花,竟是被贤宇从前打穿了心胸。

    武魔没能再说出一句话,到死双眼都没能闭上,贤宇转身离去之时他的身子还站在那里。直到贤宇走出几丈之远,他的身子才朝后倒了下去。贤宇径直走到南宫忠君身旁淡淡道:“老伯你没事吧?”南宫忠君却仿佛没听到贤宇的话一般只是愣愣的看着贤宇发呆。

    贤宇见状便轻咳嗽一声,南宫忠君这才反应过来。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对贤宇感激救命之恩而是用极小的声音问道:“少侠身上可是有一样东西名为《帝皇神录》?”贤宇听到《帝皇神录》四字之时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便点了点头。他知道既然南宫忠君如此问自己,那便是已知晓自己身上有《帝皇神录》既然如此贤宇也不想隐瞒什么。

    南宫忠君身子晃了晃险些要摔倒在地上,却是被早已站在身边的南宫诗雨扶住。方才贤宇与自己爹爹说的话她听的可是清清楚楚,对家族之事她全数知道,听了儿二的话之后身子也是微微一震,不过她并未因此而忘记搀扶南宫忠君。南宫忠君一把抓住贤宇的手颤声道:“我是从我爷爷那里得到。”贤宇看到南宫忠君的神情心中也很是疑惑,但听南宫忠君的话语如此的急切他便如实相告了。

    南宫忠君听了贤宇的话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你爷爷是否身怀绝世武功?”见贤宇点头南宫忠君再次开口问道:“十多年来你们二人是否遭受过他人的追杀?”

    贤宇听到这话之时心中也是一震,南宫忠君知晓自己身上有《帝皇神录》这并不奇怪,因为他方才身上曾经不经意间散发出了《帝皇神录》的气息。但南宫忠君知晓自己与爷爷十四年来被人却是让人意外之极,心中虽说惊疑却还是点了点头道:“没错,这十四年来我与爷爷几乎每天都在躲避那些人的追杀。”贤宇顿了顿接着道:“而爷爷也在半年多前被那些人杀害了。”南宫忠君听了贤宇的话身子又晃了晃,眼中居然流出了两行老泪。

    贤宇刚想问话,却见南宫忠君扑通一下跪了下去。南宫诗雨见状也跪了下去,她脸上也挂着泪水。贤宇被两人的举动弄的直发愣。只听南宫忠君提高声音道:“臣南宫忠君参见太……”他话说到一半赫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朝下面的百姓看去心中已是冷汗直冒。转过头连忙改口道:“老夫谢过公子救命之恩。”说完这话南宫忠君便猛然转身去看着台下的人。

    南宫忠君深吸了口气,脸色便恢复如常。他扫视了一番台下的众人朗声道:“诸位,今日原本是我家小女比武招亲之日。”南宫忠君转头看了看被贤宇灭了的武魔接着道:“却不想被这妖人所搅,因此今日比武招亲作废。老夫在此向各位致歉,请各位散了吧。”

    听南宫忠君如此说话台下众人也都是摇头叹息,又低头议论了一会儿便纷纷散去。肖寒风几人见状也纷纷上了高台。见众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南宫忠君转头看了看贤宇等人。他自然看出肖寒风等人与贤宇是一起的,便对贤宇恭敬的道:“公子,今日公子救了我南宫家,老夫定要感谢公子大恩。还请公子移驾老夫家中,让老夫表示谢意。”

    贤宇听了南宫忠君的话却是摆了摆手道:“老伯眼中了,今日之事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而已。我等身负要事,不敢再次耽搁太久,这就告辞了。”

    南宫忠君听了贤宇的话心中却是大急不知该该说些什么,此时却见南宫诗雨从南宫忠君的身后快步走到贤宇身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给贤宇磕了三个头才开口道:“公子对我南宫家实在是有大恩,家父为人一向刚正,今日受了公子大恩,若是不回报公子的话恐怕家父良心难安啊,还请公子成全。”说着便又对贤宇连磕了三个头。

    贤宇看着南宫诗雨的动作却是更加疑惑了,在他看来就算自己对南宫家又恩惠,南宫家的家主与小姐也没必要如此的对自己卑躬屈膝,而且还行起了叩拜之礼。贤宇心中疑惑之时有一人却是暗自点头,好似确认了什么事情一般。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肖寒风。肖寒风见贤宇犹豫不决便开口道:“师弟你就不要推辞了,今日之事你若是不让南宫一族的表示心意的话,那他们恐怕是终此一生良心难安啊。”听了肖寒风的话,贤宇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贤宇点头答应南宫忠君满脸欢喜,南宫诗雨也是欢喜之极。一行人便要朝南宫家而去,走向擂台之时却见台下还站着一人。此人正是郑少羽,郑少羽见贤宇等人下了擂台便连忙上前去对贤宇行了一礼道:“在下不知高人面目,多谢高人方才出手相救啊。”贤宇其实方才只是接住了他下坠的身子而已,如今却被郑少羽说成了救命,贤宇听罢心中苦笑不已。

    贤宇摆了摆手道:“什么高人,你我皆是生在红尘中的世俗之人罢了,我方才也没做什么,其实以你的身手也不会出什么大事,顶多就是 耗费十年的功力而已啊。”

    南宫忠君也对郑少羽抱拳道:“郑少侠,郑少侠方才仗义出手南宫忠君很是感激。若是少侠不嫌弃的话不如与我等同会府上一聚如何?如此老夫也好感谢少侠一番。”

    郑少羽却是摆了摆手道:“在下就不叨扰诸位了,在下本是山野之人。今日其实只是路经此地而已,这就要上路了。”说罢他有转头对贤宇等人道:“他日若是有缘希望还能与高人相见,后会有期了”说完便转身离去,贤宇看着郑少羽的背影,觉得此人很是潇洒随意。

    随着南宫忠君一路朝西而去,约莫行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到了南宫家的府邸前,看着 那高大恢弘的大门贤宇也不得不感叹南宫家的财雄势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