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武魔(上)

    南宫诗雨此刻脸上也闪过一抹吃惊之声,但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她伸出另一只手朝自己的剑柄拍去,手中的剑便发出一阵剑鸣之声。剑鸣之声过后,南宫诗雨便更加吃惊莫名了。往日她使出方才那一招剑鸣,就连南宫忠君都不得不放开自己手中的剑。而此刻自己身前不远处的这个男人却还是一脸笑容的的用两根手指夹着自己手中的剑,看起来极为轻松。

    在南宫诗雨和台下众人的注视下,那剑已快弯曲成半圆形了。就在众人以为南宫诗雨手中的剑要断裂之时,那黑袍人却放开了南宫诗雨手中的剑。那剑迅速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可南宫诗雨却倒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惊的并非那黑袍人的武功多么高,而是吃惊一个男子居然如此对付一个女子。若是换了其他人,相信谁也不会舍得让南宫诗雨如此重的摔在了地上。那黑袍人对众人的议论却是置若罔闻,他转头看向坐在那里的南宫忠君,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南宫忠君却依然没有动弹,连自己的女儿是否受伤都不问一声,只是看着场中那个将自己女儿打倒了的男子。台下的肖寒风对贤宇传音道:“我看这魔头来此定然是有所图的,否则的话他怎地会参与凡尘之事。”贤宇听了肖寒风的话也是默默点头。

    此时却听贤宇身旁的郑少羽说道:“岂有此理啊,此乃比武招亲就算这厮武功天下无敌也不该如此对南宫小姐啊。”说着他便要冲上去,却见南宫诗雨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她除了脸色有些难看并未见受什么伤,郑少羽这才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没有冲上去。

    贤宇见了这郑少羽的举动却是心中苦笑,心道那黑袍人就算十个你一同出击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心中虽说如此想着,但贤宇却对郑少羽有了几分欣赏。一个男子刚被一女子击败,如今却要为这女子打抱不平,可见这男子的心胸有多宽广。

    再说那南宫诗雨起身便紧紧的盯着黑袍,良久才到:“阁下武功果然不弱,但我还并未认输,还请阁下再赐教一二吧。”说着南宫诗雨身形闪了一闪,这次她并未消失不见而是快速的移动着,因为速度太快在其身后留下了许多残影,就好似有好几个南宫诗雨一般。

    台下众人虽看不清南宫诗雨的容貌,但也看到南宫诗雨在朝着那黑袍人靠近。那黑袍人见如此景象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淡淡道:“雕虫小技。”说完便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

    但很快的黑袍人便现身出来,让众人惊异的是在黑袍人的身前站着一个女子,此女正是南宫诗雨。南宫诗雨的眉头紧皱,身子却一动不动。因为 背后那黑袍男子的一只手正抓着她的肩膀,她根本就无法动弹分毫。

    一个身影一闪便出现了擂台之上,那人用剑指着那黑袍人冷声道:“身为男子怎能对女子如此无礼,快快放开南宫小姐,我让你就此离去。若是不然的话,休怪我剑下无情!”

    贤宇看着台上那个剑指黑袍男子的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只因那人正是方才还在自己身旁的郑少羽。那黑袍男子见郑少羽一脸冰冷的看着自己,眼中还满是怒火。他摇了摇头道:“如今这都是什么世道?我说你个木头书生,这女子方才击败你,如今你却要为她来与我斗?按理说我算是为你出气了,你却为何如此?”那人的话语中满是无奈,似乎对这世道很是不满。郑少羽被这人说的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他的脸色便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只听郑少羽对那人大喝道:“我技不如人输了便是输了,正如你方才所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是输了就要变成仇敌的话那这世道岂不大乱了吗?!你修要多言,快快罢手,否则的话我便取了尔的性命!!”郑少羽隐隐觉得这黑袍人并非什么善类,自己杀了他算是为民除害了。谁知那黑袍人听了郑少羽的话却仰头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

    “你说你要杀我?唉,也不知多少年没听人如此对我说话了。好,既然你想要英雄救美,那我便成全了你,来吧,来杀我啊。”黑袍人的语气极为轻松,听起来很是随意。

    郑少羽看黑袍人的模样心中便生出一股怒气,当下一剑便刺了过去,这一剑中包含了巨大的内力,就算面对坚硬的巨石也能刺的粉碎。

    如此凌厉的一剑刺向那黑袍人,那黑袍人却是面带笑容的看着郑少羽的动作。当那年快要到他胸口之时,只见黑袍人右手一挡用自己的手背挡住了郑少羽的一剑。郑羽只觉自己剑上那强大的内力就像击打在了海绵上一般,根本就使不上劲,而且自己的剑再也无法前进分毫。就在郑羽毛疑惑之时,只见那黑袍人那挡住剑尖的右手一翻,便握住了郑少羽的剑身。

    那黑袍人我剑的右手轻轻扬起,那郑少羽的身子居然硬生生的被他摔下了擂台。贤宇见状身子微微上前几步很是轻松的就接住了郑少羽的身子,郑少羽此刻已昏迷不醒了。贤宇在郑少羽的眉心正中处轻轻一点,郑少羽便转醒了过来。他看了看贤宇道:“那黑袍妖人真的很是厉害,恐怕此次南宫小姐要有危险了啊。”说着,郑少羽还一脸愧疚的看了看台上的南宫诗雨,南宫诗雨此刻的脸上没有惧怕。她看到郑羽朝自己看来,便回给郑少羽一个笑容。

    只听台上那黑袍人对台下众人道:“各位,如今看这情景应当是我赢了吧?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便要将这南宫小姐带回家去了。”说着,那黑袍人便要带着南宫诗雨离去。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阁下且慢!”这四个字犹如黄钟大吕般的回荡在众人的耳中。众人朝台上看去,只见方才还坐在位子上的南宫忠君此刻却已站到黑袍人的身边。那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擒住自己女儿的人,黑袍人见南宫忠君有所动作,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南宫忠君看了黑袍人良久才再次缓缓开口道:“阁下武功高绝我南宫忠君很是佩服,但阁下也未免太不懂规矩了吧。此间乃是我家小女举行的比武招亲大会,如今虽说阁下赢了小女,按道理算是我南宫家的准女婿。”说到准女婿三字之时南宫忠君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而后接着道:“虽说如此,但阁下也应报上自己的姓名吧?还有,阁下如此擒住小女,也似乎有些过分了吧?”南宫忠君的这番话说的在情在理,自从这黑袍人出现便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而且对南宫诗雨又是如此的粗略,这让场下的许多人对这黑袍人很是反感。

    那黑袍人听了南宫忠君的话侧头想了想道:“听你这话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不过我实在不记得自己叫个什么了。不过现在许多人都叫我武魔,想来武魔便是我的名字吧。”

    听到武魔二字之时台下众人都是一脸的迷茫,无论是武林众人还是平凡百姓都没听过武魔这个名号。但台上的南宫忠君却是身子微微一震,仅瞬间功夫他的脸色就变了几变。好容易平静了一番自己的心绪,南宫忠君开口道:“你就是武魔,说吧,来此有何事?”

    那自称是武魔的黑袍人笑了笑对南宫忠君传音道:“我来此自然是为你的女儿了。”看到南宫忠君那难看的脸色,武魔接着道:“顺便来你们南宫家寻一样东西,我听说你们南宫家好似是有一个宝贝,好像是叫什么帝皇冠的吧?”听了武魔的话,南宫忠君的身形猛烈的晃了几晃。

    南宫忠君强自压下心中的惊骇声音有些颤抖的传音问道:“你是从何处得知的?你究竟是什么人?”南宫忠君此刻心中已是翻江倒海了,当他听到帝皇冠之时心中便再不能平静了。

    那武魔淡淡道:“看来你们南宫家还真的有那样东西,那我也不废话了,快快将其交出吧。若是你交出来的话,我或许就能放了你的女儿了。若是不然我就杀了你的女儿,然后便杀了你,灭了你南宫一族。到那时我还是会找到帝皇冠的,你自己思量思量吧。”

    南宫忠君听了武魔的话却是怒声大吼道:“你休想,那东西老夫是不会交给你的。”说着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南宫诗雨,转头对武魔道:“即便是你杀了我的女儿,即便你灭了我南宫家,那样东西还是不能交给你。”南宫忠君这话用的不是传音,场下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但他们都没听明白南宫忠君究竟说的是什么。

    那武魔听了南宫忠君的话笑着道:“南宫老匹夫啊,你真的就不在乎自己女儿的性命?你真的就不在乎南宫家的家业吗?十四年了,你为何还如此的执迷不悟?”

    却听南宫忠君冷声道:“大丈夫自当忠君爱国,我南宫忠君虽不敢自比前人圣贤,但也自问无愧与天地!若是你让我用自己的性命换女儿的性命,我南宫忠君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可你如今让我行那不仁不义之事,我南宫忠君宁死不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