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百一十章 帝伤

    赵天君说话间气势又提高了些,贤宇看的也是暗自点头,心说之这皇帝还算是有些气魄。心中虽说对赵天君越发的赞赏,但这并不说明贤宇就会就此罢手。贤宇摸着下巴悠闲道:“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对你下重手了。”说话间贤宇的右手在面前七把赤剑中的五把上各自轻弹了一下,那无把赤剑便迅猛之极的朝着赵天君飞去,不光如此五把剑还组成了一个圆形。

    赵天君见状心中一惊,贤宇五剑齐出,他的皇道之气就算再强悍也是挡不住的。赵天君身形猛的向前一倾,又一条金色的龙形真气便从他身上冲了出来。台下的小姚摇晃着肖寒风的胳膊道:“大师兄咱们上吧,你方才不是说八龙出现之时我们便上去帮贤宇的吗?”

    却见肖寒风摇了摇头道:“不,我们先不要动。虽然贤宇师弟使出的是《七剑诀》,但我看此法在贤宇师弟手中比在我等手中要发挥出更大的威力,贤宇师弟说不准能接下赵天君的这一击呢。”

    肖寒风与贤宇说话间赵天君也再次出手了,只见他身上那五道龙形真气疯狂的朝着贤宇飞去,顷刻间便与贤宇那五把赤剑撞在了一起。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相互僵持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与光芒。众人只见两股力量相互抵抗,一会儿龙形真气将五把赤剑压了下去,可过不了多久便是赤剑占了上风。如此来回往复也不知过了多久。贤宇却又是手指一弹,又一把赤剑朝着赵天君冲了过去。赵天君见状心中一跳,他同时发出五道龙气已没法在多发出一道了。贤宇那把新发出的赤剑一旦也来抵抗自己发出的五道龙形真气,那自己恐怕凶多吉少了。

    就在赵天君心中惊骇之余,他看到那把贤宇新发出的赤剑已与先前的五把赤剑汇聚在了一起。下一刻,他差点没惊呼出声。因为他看到那把赤剑并未抵抗自己发出的五道龙形真气,而是绕过了龙形真气朝自己身上攻来。此刻的赵天君全部精神都放在了与贤宇对攻之上,根本没有想到贤宇会来如此一手,按他此时的境地根本无法抽身去抵挡那把朝自己飞来的赤剑。赵天君脸上露出不甘的神情,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瞪着死亡的降临。赵天君只觉自己的左胸一痛,而后自己的身子就朝下方落去。在他落地之前,赵天君便已然晕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龙床之上。周围站着许多的御医,赵天君心中大喜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没死。那些御医见赵天君醒来连忙跪下身道,臣等参见万岁。赵天君见状摆了摆手,他刚想说话便听到自己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虽然你并未死去,但我打在你身上的那一击至少要调理二十年才能痊愈,这期间你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也要承受许多痛苦。这你要付出的代价……”赵天君往周围看了看并未见到贤宇身影,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虽说自己恐怕要承受二十余载的药石之苦,但性命总算是抱住了,只要不死那便有可能取得天下。其实赵天君听到的不过是贤宇留在他脑中的一段话,这招玄仁子经常对贤宇用。

    此刻贤宇等人早已出了大周皇朝的境地,他们正飞行在大唐皇朝的上空。贤宇此刻正悠闲的躺在小玄子的龟背之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模样很是悠闲。在他的身边坐着一女子,这女子正是夜月。她那一双灵动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贤宇,就好像贤宇脸上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东西一般。肖寒风看着贤宇的模样心中一阵苦笑,昨日夜里那皇城一战贤宇将赵天君击败。在赵天君朝下坠落之时贤宇却是身形一闪将其接住,而后将其稳稳的放在了地上。

    贤宇看着贤宇那模样朝他挥了挥小拳头道:“你昨日也太便宜那赵天君了,就算是不杀他也要在他身上留下些什么,这样他才能永远记住教训啊。哼,也不知是谁口口声声说要将其杀了,却是在说大话啊。”

    贤宇侧过脸看着小姚笑了笑道:“师姐,你觉得我断他一只手臂或是一条腿,那赵天君便不会再行唐周城之事了吗?以他的性格只要还活着,那便不会改变自己做事的方法。所以即便是我将其废掉,那也一样改变不了什么的。”贤宇说完不等小姚说话便转过头去望向天空。小姚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再能说出一句话来,只是连连对贤宇挥动小拳头。

    这时,贤宇身旁的夜月扯了扯他的袖子。贤宇转过头去对夜月投去询问的目光。夜月怯生生的说道:“公子,夜月饿了。”贤宇听了夜月的话连拍自己脑袋,心说我怎地忘了这丫头只是个凡人,凡人吃喝那是不可少的啊。

    “大师兄,夜月饿了。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去吃些东西了,我的肚子也有些叫了。”贤宇为人极为细心,他知道若只说是夜月一个人肚子饿的话,那夜月定会觉得难为情的。

    肖寒风听了贤宇的话点头道:“如此也活,我等下去喝些茶水再行赶路吧。”

    贤宇一行人此刻正行在一条颇为热闹的街道之上,他们所落脚的城池名为武城。街道的两旁满是叫卖的小贩,吃喝穿皆应有尽有。小姚每每见到如此场景便很是开心,虽说这里不比逍遥皇朝一些城池热闹,但对于刚刚经历过唐周城之事的贤宇等人这里已算是很热闹的了。几人找了一家小店坐下,叫了一些点心和一壶茶便吃了起来。刚坐下没多时便听到有些人再议论着:“你们听说了吗,南宫家的小姐要比武招亲了啊。”

    “是吗?那南宫家可是最近十多年来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家族啊,他们家小姐招亲那场面定然很是热闹,我们赶快吃吧,吃完了去看比武招亲啊。”

    “是啊,听说那南宫家的小姐南宫诗雨生的花容月貌,堪比神仙下凡啊。那可是不容易见到的啊,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我看啊,咱们还是别吃了。现在就去,去见见那南宫家小姐的容貌。这吃随时都可以吃,但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的话那可就没机会一睹南宫诗雨的芳容了啊。”

    说话间店里差不多一半的吃客全都出了店门。小姚见此却是大口的吃了起来。那个吃相简直可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了。贤宇看着小姚那吃相眨了眨眼问道:“师姐,你是有什么急事吗?为何要吃的如此这般快啊?”

    小姚听了贤宇的话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没听人说待会有什么比武招亲的热闹可看吗?我要赶紧吃完后去看热闹啊。”她说话之时根本就没抬头看过贤宇一眼,之时看着那盘中的点心。贤宇听了小姚的话却是心中苦笑,但他自己也对方才吃客口中所说的南宫诗雨很是好奇。众人对小姚去看什么比武招亲并无异议,反正他们只需一路往北就行了。

    吃完了饭小姚便先行拉着东方倾舞出了饭馆,肖寒风与法空也先后跟上。当贤宇想要出饭馆的门时却被一个小二拉住了袖子,只听那小二道:“您还没付账呢客观。”贤宇听了一拍脑袋,连忙从兜里掏出钱来给了那小二,随后便带着夜月出了小店的门。

    众人在街上随意问了一人,那人说南宫诗雨比武招亲的擂台设在了东门广场。几人朝街上望去,只见许多人都快速的朝着城东跑去,贤宇几人也随着大队人马一起朝东而去。

    东门广场是武城举行盛大之事的地方,例如那个人家出了个状元,那个人家的媳妇不守妇道要处死之类的,无论好坏都会在此处举行仪式。南宫家的小姐招亲,这在武城自然是一件大事。城中百姓十之七八都感情看热闹了,场面很是壮观。

    如今东门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可谓是难有立足在之处啊。但这些却难不倒贤宇等人,由肖寒风在前头带路,众人跟在其身后走入了人群。原本拥挤不堪的人群几人却很是轻松的走着,前方的人群都不由自主为贤宇等人让出了一条道路。这倒不是说他们心中情愿给贤宇等人让路,而是几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将几人往后推去,所以几人行走于这拥挤的人群之中显得很是惬意。人群中的许多人虽不知自己究竟是如何让开了一条道路,但他们看到贤宇等人走过自然认为是贤宇等人所为,张口就想骂贤宇等人。但但他们看到如仙子一般的东方倾舞之时都闭上了嘴巴,面对东方倾舞此等倾城的绝世佳人,就算是个屠夫也不敢唐突佳人。

    说话间几人一间穿过了人群来到了最前面,离着人群十多丈之外的地方有一处两三丈高的高台。擂台被装扮成了喜庆的红色,就连台面也被铺上了一层红毯,看在眼里很是扎眼。此刻那偌大的擂台之上空无一人,只有十多个椅子摆在其上。

    就在众人都盯着那擂台之时,不知是谁惊呼一声:“南宫家的人来了,快看,是南宫家的家主南宫忠君啊。”随着那人的喊话声,贤宇看到从那擂台的西侧走来一行人,为首的一个男子看起来很是英武,贤宇一看便知其已是武功达到化境的高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