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十五章 七日

    贤宇躺在地上,夜月却愣愣的站在那里不能动弹。不过他的眼里却早已满是泪水,一双眼睛悲伤的盯着躺在地上的贤宇。东方倾舞一个闪身便到了夜月身前,她伸手在夜月的后背一点,夜月便像是脱力了一般瘫软在地上。但她却并未停留片刻,她哭着朝贤宇身旁爬去,爬在贤宇身上夜月大哭道:“公子,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公子?公子你醒醒啊公子。”

    就在夜月大哭之时耳边却传来了东方倾舞的声音,只听东方倾舞淡淡的问道:“你可知方才发生了何事?贤宇师弟他为何会如此?”东方倾舞的语气虽然还是很淡,但众人都没有发觉她的语气中少了那种冰冷之意。

    夜月听东方倾舞问话也不敢迟疑,她泪眼朦胧的道:“方才那穿青色衣衫的中年人趁你们不备便偷袭了公子。公子他没有防备,便着了那中年男子的道儿了。”说着夜月再次大哭了起来,那哭声无比的凄惨给这尸横遍野的唐周城增添了些许淡淡的哀伤。

    肖寒风看过贤宇的身子之后便皱起了眉头,东方倾舞知肖寒风医术卓绝,此刻见他皱眉便心下一跳问道:“大师兄,他怎么样了?”虽然她极力的让压抑自己的情绪,但有心之人便可听出东方倾舞那看似平淡的语气背后却是急切的担忧之情。

    肖寒风抬头看了看几人道:“贤宇师弟性命并无大碍,只是恐怕这只是暂时的现象。贤宇体内的真力在不停的冲击着他的经脉,而且他的体内似乎还不止有一股力量。但我修行之人能内视自己却无法内视他人,所以我不知贤宇体内的究竟是什么力量。照此下去我担心贤宇师弟会因受不了真力对经脉的撞击,从而有性命之忧啊。”

    几人等肖寒风的话说完脸色已变的与地上的贤宇没什么两样,没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同时心中也都是在自责。他们以为若是自己方才没有因为那男子的话而入神,说不准此刻贤宇便不会如此了。就在此时,卓非凡进入了凉亭之中。方才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他甚至看到了那青衣男子对贤宇动手,但他并未阻止。他本就想要除了贤宇,此刻有人代劳他怎么会去阻止呢?此刻正是看贤宇笑话的时候,他自然是不会放过了。卓非凡脸上装出一副不解的神色问肖寒风:“大师兄,贤宇师弟这是怎地了?方才不是还好好的与那人有说有笑的吗?怎地此刻却成了这副样子?”他脸上的急切之色让人分不出是真是假来。

    肖寒风以为卓非凡是真的关心贤宇的安危便叹了口气道:“方才贤宇师弟被那人偷袭了,此刻可谓是无比的凶险啊。”肖寒风说话间满是懊悔之色,他是大师兄贤宇是这些年来入门最晚的一个,可谓是玄然宫最小的一个师弟。此刻贤宇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偷袭,他这个做大师兄的心中自然是很不好受,但他有不能表露出来,怕影响了其他人的情绪。

    卓非凡听了肖寒风的话惊讶道:“怎么?那人偷袭了贤宇师弟?不是说那人并非是什么恶人吗?怎会如此?”卓非凡嘴上这般说心中却是无比的得意,他看到贤宇躺在地上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没有此刻心中畅快,若是贤宇真的就那么死了,那也算出了他心中的恶气了。

    肖寒风摇了摇头道:“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此看来是我等中了那人的圈套了。邪道中人终究是邪道中人啊,天性是无法改变的。”

    东方倾舞眉头紧皱淡淡的道:“那此刻我等该如何是好?贤宇师弟此刻如此昏迷,我等是不适宜在赶路了啊。”看着躺在地上的贤宇,东方倾舞跳的比平常快了许多,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痛意。肖寒风看了看周围沉默了好一阵不再言语,众人见他不说话也都默不作声。

    良久,肖寒风抬起头对众人道:“我看不如我等就在此处布个阵法守护贤宇师弟,我等几人在其中为他护法,至于贤宇师弟是否能安然无恙,那就要看他的造化如何了。但愿老天开眼,不要妒忌这英才啊。”肖寒风说着抬头朝远空望去,话语中满是悲凉。

    肖寒风几个玄然宫的弟子在亭子的四周布下了道家阵法,法空将自己手持法器念珠置于凉亭的顶端,用来守护贤宇。做好这一切,肖寒风对卓非凡道:“卓师弟,我等人中要有一人回山禀明师尊及各位师长唐周城之事,你看……”

    卓非凡听了肖寒风的话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笑着道:“小弟虽说想要在此守护贤宇师弟,但无奈小弟法力低微。既然需要有人会去向师尊禀告此间之事,那不如就让小弟回山吧。”卓非凡如此做法便是借坡下驴,他在众人面前原本就颜面尽失,呆在此处左右觉得别扭。再者,他当初下山也只是为了能与东方倾舞亲近亲近,但此刻他在东方倾舞心中恐怕已是个小人了。如此一来卓非凡觉得自己再留下来没有丝毫用处,还不如早早回山的好。

    肖寒风听了卓非凡的话面前露出一个笑容道:“如此便有劳卓师弟了,师弟一路小心吧。”

    卓非凡看了东方倾舞一眼,却见东方倾舞根本就不拿正眼看他,他心中着实恼怒,便对众人抱了抱拳而后御空而去了。看着卓非凡远去的背影小姚轻哼一声道:“没想到卓师兄居然是如此之人,方才他虽看起来极为心痛,但我怎觉得他有点猫哭耗子的意思。”

    肖寒风也望着远处的天际淡淡道:“人与人是不同的,卓师弟他资质其实不差。只是这人品有些……唉,个人有个人的造化,我等无法左右啊。”肖寒风身为大师兄,他的一言一行众人可说都看着眼中,虽然心中也觉得卓非凡的心事作为有违道心,但他也不好多说。

    贤宇静静的躺在地上,此刻日落西山百鸟归巢,落日的余晖照在贤宇那略显苍白的脸上就仿佛为其添加了一层神光。众人看着静静的躺在地上的贤宇,心中百感交集。贤宇自下山之后所为之事众人看的清楚,虽不知贤宇只是出尘期的修为为何能做出那么许多让人咋舌之事,但贤宇做的事皆是有利于众人之事,众人甚至都断定用不了多久贤宇就会成为修行界的一株奇葩。但此刻贤宇却静静的躺在那里,若不是肖寒风时时查看贤宇的身子说他还有心跳,灵台处的元神虽然极为虚弱但还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众人定会以为贤宇此刻已是个死人了。

    自那青衣人消失到此刻,贤宇的脸色没有一丝变化,身子也没有丝毫移动如石化了一般。晚风吹的贤宇额间的几丝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庞,一直守在贤宇身旁的夜月连忙帮贤宇将那乱放捋顺,自贤宇晕倒之后夜月便一只跪在他的身旁没有动弹过,她只是盯着贤宇那俊美的脸庞发呆。若是有什么小飞虫飞到贤宇的身上,夜月总是第一个将那些小飞虫驱走。看着那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尽力的照顾贤宇生怕贤宇受到一丝惊扰,肖寒风几人心中也满是感动。肖寒风看着夜月按略显消瘦的连忙轻声道:“夜月,我去给你找些吃食吧,想必你也饿了。”

    夜月却是对肖寒风摇了摇头道:“谢肖公子,只是公子此刻昏迷不醒夜月实在是食不知味。等公子醒来,夜月便月公子一同近食。”夜月说着再次低下头看向贤宇的脸容。

    众人听到夜月说等公子醒来,心中不禁反问贤宇还能醒来吗?但随即几人便坚定了信念,在他们看来若是贤宇无法青睐的话那便是老天不公,他们相信老天是公正的所以也相信贤宇一定能醒的过来。

    日出日落斗转星移,整整过了六日。六日间贤宇没有丝毫的动静,众人期间也用道法为其疗伤,但都没有丝毫效果。渐渐的,众人几乎放弃了希望。众人决定今日日落之前若贤宇还醒不过来的话,那他们就返回玄然宫找玄然子等人想想办法。

    第七日的余晖再次照在了贤宇的脸上,贤宇的身子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肖寒风等人正在打坐,听到动静心中都是一喜。众人都朝贤宇看去,只见他的身子在剧烈的抖动着。肖寒风见状想要用法力阻止贤宇的抖动,可是他的法力刚碰到贤宇的身子便反弹回去打在肖寒风自己身上。肖寒风见状连忙运起法力抵挡,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被自己的法力震的后退了数步。东方倾舞看着对面那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的夜月连忙飞身将其拉到一边,把夜月护在身后东方倾舞大喊道:“我等不要做任何事。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若真到了非动不可之死再行动作也不迟!”听了东方倾舞的话先要朝前冲的小姚猛然停住了脚步。

    看着身子不住颤抖的贤宇,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东方倾舞身后的夜月挣扎着大喊道:“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公子……”东方倾舞实在是没有法子,便只好将夜月弄晕了过去。

    众人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贤宇,每个人的心都在狂跳着,他们知晓此刻便是决定贤宇生死的时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