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十章 夜月

    贤宇带着月夜与肖寒风法空四人出了们,肖寒风已用悄悄与贤宇说过带着夜月就不御空飞行了,四人到了门外却不见其他人的踪影。肖寒风对贤宇道:“你们先往北去吧,我去寻东方师妹几人。”说着肖寒风趁着夜月不注意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贤宇三人却是往北行去。

    空中,东方倾舞等人正朝北飞着。见肖寒风赶了过来小姚连忙问道:“那女子怎样了?贤宇那小子是不是将那女子带在身边了。”小姚脸上的不满之色任谁都看的出来。

    肖寒风对小姚点了点头道:“那女子此刻便与贤宇师弟走在一起,唉,如今也就只好让那女子跟着行一段路了,等到了其他地方看能否将其安顿下来。带着他也是我的意思……”肖寒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小姚的脸色有些不悦,他连忙笑了笑接着道:“你们看,此处也未免太过荒凉了些。将那女子一人留在此处确实有些不妥啊,我等既然救了她就救到底吧。”

    小姚听了肖寒风的话脸色总算好了一些,便问肖寒风道:“那小子与法空呢?怎地不见人影?”小姚提到贤宇眼中就冒出些许的怒气,看的肖寒风苦笑不已。

    肖寒风对小姚与东方倾舞还有卓非凡三人道:“带着那女子我等不便御空而行,不知三位的意思如何?”肖寒风说着快速的扫了一眼三人的神情,却见三人神情各异。

    却听卓非凡冷哼一声道:“那小乞丐招来的麻烦由他自家去受,我等平凭什么受他牵累,我不下去,在空中跟着就是了。”说着,卓非还看了看在自家身侧的东方倾舞。却见东方倾舞神情平淡之极,仿佛三人说的话根本就未传入她的耳中一般。

    小姚听了肖寒风的话却是气呼呼的道:“我才不下去呢。”说着便转过头去不去看肖寒风。

    肖寒风看了看东方倾舞,却见东方倾舞只是看着前方。他只要摇了摇头下了云层。肖寒风下去没多久,东方倾舞就跟着飞了下去,东方倾舞的举动看着小姚一愣。原本小姚是不想下去步行的,但东方倾舞此刻已下了云层,她又不想与卓非凡同行,气呼呼的跺了跺脚便也下了云层。卓非非凡见原本陪着自己的两女此刻都下了云层,他也只是冷哼一声。

    贤宇与法空走在一起交谈着,夜月则跟在贤宇身后。只听贤宇对法空道:“法空师兄,小弟想请教师兄,佛与道究竟区别在何处?”这问题虽说贤宇曾对善德和玉真子两人说过,但那也只是他个人一家之言而已,如今闲来无事他便想听听法空这个昌佛宫的大弟子如何说。贤宇之所以会如此问除了是真的想知晓佛与道的区别外自然还有其他原因。如今身后凭空多出了个女子,贤宇心中多少有些别扭,故而只好说些话来让自己放松一下。

    法空笑着看了看贤宇,只听他对贤宇道:“依小僧之见,这佛与道没有差别。”贤宇听了 法空的话先是一愣,而后大喜。他没想到自己当日的那番见解与法空的不谋而合。

    看贤宇脸上神色法空接着道:“佛与道都是引人向善,让人远离恶念。佛道皆是自修,虽是派别不同却并无太大差别。贤宇师弟,你以为如何?”

    贤宇挠头笑了笑道:“不瞒法空师兄你说,小弟曾经也与人这样说过。只不过那是小弟自己心中所想,当时并不知对错,对人乱讲也只是为了避免一场厮杀罢了。”

    法空听了贤宇的话赞叹道:“师弟你随心所悟便能悟到此境界,实在是大智慧啊。”

    贤宇听了法空的话连连摆手道:“师兄谬赞了,小弟哪里有什么大智慧。”

    法空听了贤宇的话也笑了笑道:“小僧并非谬赞与师弟你,师弟你应知晓方今天下门派众多,佛道之间更是两个不同的法门。更多的人并不如你我心中所想那般,那些人将佛与道分的很是清楚,佛就是佛,道便是道。他们绝不可能将道佛混之而论。你我今日的这番言论若是说与他人听的话,想必会招来大祸事啊。”

    贤宇了法空的话也是心下恍然,想当日若不是他出手阻止的话,那玉真子和善德两人恐怕已因为这佛道之别酿成大祸。善德在当时的境地之下自然是难逃一死,玉真子活着又何以见得比善德要好?若是他亲手杀了善德,想必玉真子这辈子都会悔恨自己杀了善德。紧紧是两个并不大的门派对佛道之分都如此在意,就更不要说那些在修行界有些地位的门派了。

    贤宇正沉思间,便听身后传来了肖寒风的声音:“两位在聊些什么,聊的如此畅快。”

    贤宇自然不会防着肖寒风,他对自己这个大师兄还是极为敬重的。听肖寒风问话,贤宇就将自己与法空所说之事道与肖寒风听了。肖寒风听了之后却是大笑了起来道:“就算说与天下人去听又能又什么大祸,我等之言并非是天下之言。同样,天下之言也不代表我等之言。说便说了,天下人难道还能堵住我等的嘴不成吗?”听了肖寒风的话法空与贤宇先是一愣,而后便大笑了起来。正如肖寒风所言,天下人人一张嘴,谁爱说什么,谁又能管的了?

    贤宇无意间朝后看去,却见夜月正盯着自己看。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目光却落在了夜月身后的东方倾舞与小姚身上。小姚看贤宇朝自己这边往来便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贤宇看小姚动作便疑惑了起来,心想自己什么 时候得罪了自己的这个像师妹的师姐了?

    目光在小姚的身上停留片刻,贤宇便朝东方倾舞看去。东方倾舞见贤宇看向自己便对他点了点头,贤宇见状心中便有了一股莫名的欢喜。虽说东方倾舞只是对他点了点头,若若是换做卓非凡的话,东方倾舞点头都懒得点。

    一行人行至一条河流边上便停了下来歇息,贤宇刚刚坐下便看到河里有一座小山一般的东西立在那里,见到此情景贤宇心中一阵苦笑:“心想这个小玄子,就是喜欢戏水啊。”对此贤宇心中明了,贤宇一族乃是水族,自然是喜爱水的了。

    突然,河里升起一阵水花。一颗巨大的头颅从水里伸了出来。贤宇身旁的夜月却是被吓得大叫了一声往贤宇怀里扑去,贤宇只觉一阵香风吹来便不由自主的张开手臂将夜月抱在怀中。抱住夜月之后贤宇才觉得很是不妥,他轻轻将夜月往外推了推,夜月却不理会贤宇的举动,反倒是将自己的身子往贤宇身上紧了紧。

    贤宇心中窝火往河里望去,只见小玄子正呲着牙对着自己。他狠狠的瞪了小玄子一眼,小玄子的身形便隐没于河水之中。贤宇拍了拍夜月那略微有些颤抖的份背道:“没事了,方才那只是一只乌龟而已,别怕啊。”

    夜月在贤宇的轻抚之下终于鼓足勇气朝背后看了一眼,而后又猛的转过头去问贤宇道:“公子,方才那真的是乌龟吗?若是乌龟的话怎地会如此之大,如山丘一般?”

    贤宇听了小姚的话哈哈笑了两色面不改色的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千万生灵之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是与其他不同的啊。”听了贤宇的话夜月点了点螓首,她虽说离开了贤宇的怀抱,身子却紧紧的靠着贤宇。贤宇虽说觉得有些别扭,但知道她受了惊吓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远处的小姚将贤宇和夜月的话都听在耳中,她气呼呼的对贤宇挥了挥粉拳,而后对东方倾舞道:“师姐,你看那人,说起谎来脸都不带红的。”

    东方倾舞听了小姚的话却是淡淡的奥:“那你让他如何对那姑娘说?难不成要说里面是一只玄武?若是如此的话那姑娘恐怕吓死了也不一定啊。”

    听东方倾舞如此说话小姚歪着脑袋想了想,她又看了贤宇一眼轻哼一声便不再说话了。这时夜月却对贤宇道:“公子你口渴了吧?公子稍后奴家这就取水与公子饮用。”说完不等贤宇说话她便朝着河边跑去,贤宇看着夜月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儿,只见夜月双手捧着走到贤宇身前对他道:“公子,奴家找不到那盛水之物,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便将奴家手中之水饮了吧。”

    贤宇听了夜月的话脸色便一阵涨红,他虽是男子可也不是不看重那女之别。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若是如夜月所说喝了她手中的水,那贤宇岂不是跟夜月有了肌肤之亲了吗?贤宇动了动嘴本想张口拒绝,但当他看到夜月那眼神之时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没说出口。这时夜月再次开口道:“公子快些,这水漏了许多了。公子若是再不喝的话,恐怕就要漏完了。”说着那将那双满是水滴的手朝贤宇嘴边靠了靠,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便很自然的钻入了贤宇的鼻中,贤宇心下一狠便低下头将夜月手中的清水喝进了口中。小姚一直看着两人的动作,当她看到贤宇将夜月手中的水喝进口中之时心中便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右手手手掌猛的拍向了身旁的一块大石,那看似坚韧的大石居然被小姚硬生生的拍成了齑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