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十九章 公子

    倒在地上的三个红袍人身上各处都有不同的伤痕,其实单论道法贤宇未必是这些人的对手,但贤宇学了《帝皇神录》中的《九宫逍遥步》。这套功法虽名为步法,实则不然。习得此步法不但是脚底下来去如风,就连手上动作也随之快了许多。所以,今时今日的贤宇修为虽说不高,但在快一字上恐怕没多少人能及得上他。方才贤宇便是用手中赤剑,在瞬息之间便伤了隐藏于虚空中的三人。俗话说的好诸法皆破,唯快不破。

    此时,庙门处去传来了一阵响动。贤宇回头看去,只见庙门之前的法空此刻正右手掌对着虚空,他那手掌之上泛着金色的光芒。被他右手所击中的虚空显出一圈圈如水波一般的涟漪。片刻后,从那涟漪之中显出一股红袍人的身形。想来这是仅剩的一个红袍人,他看自己五个同伴被对方击败,故而想要借真隐身之数逃遁而去,却被门前的法空察觉拦在下来。

    肖寒风从始至终都没有动弹分毫,他只是站在原地。因为他知道凭借东方倾舞与现有的功力足以对付那六个红袍人。他感应到这六个红袍人的功力并不是很强,应该只是一些小喽啰罢了。此刻六人以被制住,肖寒风到了贤宇身旁问道:“这六人该怎样处置?”

    贤宇看了看地上的六人笑了笑道:“全凭大师兄做主。”贤宇知晓肖寒风现下已经将他当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毕竟修行界是以实力分尊卑的。所以,肖寒风无论何事都要问问贤宇的意思。但贤宇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得意的,在他心中肖寒风才是此次下山的领头人。

    肖寒风又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几人道:“有道是除恶务尽。我看还是将这六人灭了,左右他们都是邪道中人,对他们无需生出什么怜悯之心了。”

    众人听了肖寒风的话都微微点头,往日正道中人一旦与邪道遇上那必定会有一场拼杀,若邪道中人没在正道中人眼皮子底下做些什么也就算了,但若是被正道众人发现邪道中人作恶的话,那就必定会是生死搏杀的境地。贤宇对肖寒风的做法也并未提出质疑,因为这六人就是当着他的面在作恶,说起来也是他们自己找死,实在怨不得旁人。

    肖寒风见众人点头便也不再犹豫,只见他隔空在六人身上各打了一掌。那六人先是身子一震,而后便失去了生气。肖寒风看了法空一眼,法空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便走上前去将六人的尸身化掉。没过多久,这破庙之中便恢复了平静,连一丝血迹都没留下。

    见事情已了贤宇便要离去,众人而已不想在此耽误太多工夫。哪知贤宇刚走两步就发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袖。他转头看去,却见那被自己救下的白衣女子正低着头,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衣角,另一只却扯着贤宇的衣袖。贤宇看那女子怯生生的模样心下有些疑惑便问道:“姑娘,此间事情已了。那些恶人尽数被我等灭了,姑娘还是赶紧回家去吧。”说着贤宇转头继续朝外走去,却发觉那女子还扯着自己的衣袖,自己走一步她便跟一步。

    贤宇心下更是疑惑,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对着那女子问道:“姑娘还有何事?”

    那女子抬头看了贤宇一眼又连忙低下头去怯生生的道:“公子救我性命,奴家……奴家还未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呢。”那女子说话之时将螓首埋的很低,很是娇羞的模样。

    贤宇听了女子的话心下恍然,他笑了笑道:“说什么报答,我等修……我等习武之人既然见了不平之事就要管上一管,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告辞了。”

    见贤宇就要离去,那女子却快步跑到贤宇身前张开双臂挡住了贤宇的去路。贤宇见状先是一愣,刚想开口说些神马去听那女子道:“公子既然救了我,那我就要报答公子的恩惠。若是有恩不报,那小女子岂不枉为人身。”女子说话间有着一种倔强与决绝。

    贤宇见那女子因言语急促而便的通红的脸,还有那因心急而气喘吁吁的胸口心中一阵苦笑,他对女子道:“姑娘,我等有事情要办并不会留在此处,这样吧,日后若是在下还能遇见姑娘定向姑娘讨了这份恩惠,今日就算了吧。”贤宇说着还对肖寒风几人眨了眨眼。

    肖寒风苦笑一下提高了些声音对贤宇道:“师弟啊,我们要快些赶路了,这时辰可是耽误不得的啊。”他此刻脸上满是愁容,没想到贤宇救人救出了个以身相许。

    贤宇应了一声快步走到了门外,却听他身后传来一声扑通的响动。贤宇转头看去,却见那女子跪在地上正泪眼朦胧的看着贤宇。贤宇的眉头皱了皱问那女子道:“姑娘你这是要做甚?”贤宇此刻很是无奈,心想自己日后做事却不能如此冲动了,否则定会有麻烦。

    只听那女子哭着对贤宇道:“公子你救了我,小女子却不能报答公子。若是如此,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到爹娘,小女子该如何说今日之事。爹娘也定会气我不懂为人之道,呜呜……”说着那女子便呜呜的轻泣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接着道:“小女子孤苦无依无亲无故,既然公子陷小女子于不仁不义之地,那小女子就只好去酒泉之下陪我那死了的爹娘。”说着那女子便站起身再次朝着那块石碑撞去,贤宇看的心中一跳,连忙一个闪身拉住了女子的玉臂。那女子被贤宇如此一拉却是顺势而回被贤宇拉进了怀里,贤宇只觉一阵香气袭到全身。

    那女子却是挣扎着道:“你让我去了吧,我原本在这世上就是孑然一身,是个多余的人儿。如今连为人之道都无法恪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贤宇听她如此说话便不由自主的大喊道:“那你要如何!”

    那女子听了贤宇的话便停下了挣扎的身子看向贤宇她柔声道:“小女子一无金银二无权势,想来公子也不在乎那些。小女子有的也就只是这清白之躯了。”贤宇听了女子的话脸色大变,身子一动便退后了十多步。他此刻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方才听错了,贤宇心下只冒汗。

    贤宇脸色变了又变,急急的对那女子道:“姑娘莫要如此,我与姑娘今日初次相见,怎能与姑娘结成夫妇呢?”贤宇说着额头已生出了一层细汗水,他从未想过娶妻之事。贤宇虽是个男子,但此刻的他往大了说也就十五岁的年龄。或许如此年龄不少人家的子弟都已成婚,但贤宇却不愿如此。以前不愿是因自己是个乞丐没想过,现下不愿是因自己是修道之人。

    那女子听了贤宇的话脸上升起两团红晕,双手再次搓揉起自己的衣角来。女子沉默良久才对贤宇道:“我原本是想做公子的丫头在旁服侍公子,却没想公子是想要与小女子成亲。”说到成亲二字之时那女子的脸颊更是通红一片,终于,她像是下了什么大的决心一般抬起头对贤宇道:“若是公子有意,那小女子便是公子的人了。”

    贤宇听那女子如此说,他就想举起拳头打自己两拳。原本人家只是想给他做个丫头,却没想到被他想歪了。贤宇一个劲的摆手道:“不不不,我没说要娶你,没说要娶你啊。”

    那女子听了贤宇的话连忙问道:“那公子是要我做你的丫鬟了?”

    贤宇听自己不用娶女子心中一松也顾不得女子问自己什么当下点了点头,那女子见贤宇点头又连忙跪了下来对贤宇道:“谢公子收留之恩。”

    贤宇见女子如此心下一跳,他转头看向门外,此刻门外只剩下了肖寒风与法空两人,却不见东方倾舞与小姚的身影。贤宇看向肖寒风,肖寒风却也是一脸的苦涩。贤宇转头看向那还跪在地上的女子,他脑中突然一亮扶起那女子笑了笑道:“姑娘,我等实在是不方便带你上来。”说着,贤宇便从身上拿出一个袋子递到了女子手中道:“这是五十两银子,你自己想法子某生去吧,我只能帮你那么多了,告辞。”

    贤宇刚一转身想要闪身离去,却被身后的的女子抱住了。那女子再次哭着道:“公子,你就留下我吧,奴家定会好好侍候公子的,你留下我吧。”那哭声是越发的凄惨。

    门口的肖寒风见状走了进来叹了口气对贤宇道:“师弟啊,我看你就先带着这姑娘吧。在路上我们再想办法将她安置,更何况此处荒凉的很将他留在这里也不妥当。”

    贤宇听了肖寒风的话也只好苦着脸对那身后的女子道:“那好吧,姑娘你就先跟着我们吧。”

    那女子听了贤宇的话脸上便露出了笑容,她抹了抹眼泪对贤宇道:“公子不必称呼我为姑娘,我可受不起啊。我叫夜月,公子便唤我月儿吧。”

    贤宇听了女子的话也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自己救下了人,被救的人却是黏上了自己,自己还从乞丐变成了公子,往日跟着自己的爷爷行乞之时,贤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成了公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