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十二章 对决

    卓非凡看着东方倾舞被一道水柱追赶着,他的眼中此刻只有东方倾舞那一抹绝代的身影,竟忘记了自己也身处险境之中。

    终于,那十多道水柱将卓非凡的身影吞没,那如水滴一般的物件飘在了卓非凡的头顶,快速的将卓非凡的身影朝着此刻波涛汹涌的潭底压去。卓非凡本能的想要挣扎。无论是凡人还是修道之人,在身陷绝境之时明知无望还是会挣扎,正在看破生死,恐怕就是真神也未必能做到。

    卓非凡的身影被水柱淹没,沉入了那湖内。肖寒风等人虽说看到了这边的情景但此刻他们也是自顾不暇,看到卓非凡被压制也只能心中焦急。那水柱就好似真的有了灵智一般,追着肖寒风与东方倾舞的是两道水柱,追向法空的也是两道水柱。而追向小姚的则是一道水柱,小姚跟东方倾舞等人相比修为的确是弱了不少。但他们之中修为最弱的那个人,此刻却被三道水柱追赶着,这人却是贤宇。

    只见贤宇护着那老人脚踏赤剑在空中穿梭着,在他身后又三道水柱疯狂的追赶着。那水柱的速度比之贤宇居然也不逞多让,三道粗大的水柱就犹如三条凶恶的水龙的水龙一般张口大口紧追在贤宇的身后,好几次贤宇都是堪堪躲过了过去。如此这般躲避水柱,贤宇虽说没用多少真力驾驭赤剑,但身心也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即使如此贤宇也还在咬牙苦撑着,因为在他的右手臂膀之间还夹着一个已经晕过去的老人。若他此时妥协的话或许自己能凭借道术抵挡一阵,但老人呢?老人该如何安置呢?

    在此危急时刻贤宇怀中有了便有了动静,这动静自然是小玄子能出来的。原本小玄子这几日都是跟在贤宇身边没再进入过铁盒之内,可进了长历城后贤宇怕小玄子惊扰了城中百姓才硬是让她回到了盒子之中。此刻小玄子感到了危急正朝贤宇逼近,所以他想要出来对敌。

    贤宇感到了怀中的动静心中也是一喜,可随即他脸上的喜色就消退了许多。贤宇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想,难道自己这辈子都要靠小玄子去庇护自己吗?难道自己就不能靠着自身的力量去保全自己与身旁的人吗?小玄子是我的坐骑,按理说应当是我庇护它才对啊。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贤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淡淡道:“小玄子,我不能总是在危急关头靠你来庇护。你不要动了,我贤宇此次要靠自己去杀出一条路来。”话音落下,贤宇已然来到了一处巨石后方,他身形一闪又一次飞到了空中,而在那巨石后方却躺着一个老人。

    原本朝前而飞的贤宇突然转过了身形,正面迎上了身后的那三道粗大的水柱。贤宇面沉如水的看着慢慢冲向自己的水柱脸上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见他双手慢慢的动了起来,起初双手的变换还很缓慢,但当那三道水柱离他还有一丈之远时贤宇手上的动作却快的让人咋舌。

    随着贤宇手上法印快速变换,在他的身前慢慢显出了一个金色的球状体。这球状体通体金色,其上还隐约可见一缕缕火苗在燃烧着。肖寒风感到了身旁不远处快速的真力波动,他在飞身闪动躲避身后水柱的同时朝身侧瞄了一眼。这一眼让他惊讶的都合不拢嘴,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只见贤宇的身前出现了一个人头般大小的金色光球,那球体金光灿灿光芒很是耀眼。看上去赫然像极了天穹之上那颗不知挂了多少岁月的太阳。只听贤宇大喝一声:“天地无极以身借法——烈阳印!!!”虽然贤宇的话音落下,那人头大小金光灿烂的球体快速的飞了出去顷刻间就撞上了那三道如龙般的水柱。

    周围的呼啸之声嘎然而止,追逐东方倾舞等人的水柱也突然停在了半空。就犹如时光在此刻停住了一般,天地万物都保持原状。贤宇身前那三道水柱之上升起了阵阵水汽,不消片刻那三道水柱居然完全的汽化,变作气流升上了天穹。

    然而这一切都还没有完结,贤宇身前的那三道水柱汽化之后肖寒风身后的两条水柱也慢慢开始汽化,接着是东方倾舞等人身后的水柱,也开始汽化。不到半柱香的光景,追在众人身后的水柱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肖寒风看向贤宇的眼神中又多了几丝异彩,他快速的飞到贤宇身旁,其他几人也朝贤宇聚集了过来。只听肖寒风对贤宇道:“师弟啊,你真是了不得啊。刚才那是《灵印诀》中的七大灵印之一的烈阳印吧?”

    贤宇听了肖寒风的问话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姚却惊呼一声道:“怎么可能?不说贤宇的修为还不够使出烈阳印来,就是大师兄你这样的修为要试车烈阳印也先要让真力在体内运转七十二小周天才行啊。方才形势危急,根本没有多余的空档去运转体内真力啊。”小姚说道此处歪着脑袋想了想道:“难道贤宇师弟他是在方才躲避那诡异的水柱之时运转了体内真力?这也不大可能啊,御空飞行之时是无法运转体内真力的,因为要控制法器。就算乘的是圣兽不用耗费真力去控制,那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境地运转真力七十二小周天啊。”

    众人听了小姚的话看向贤宇的眼神就像是看怪物一般,其中的惊愕与不解表露无遗。肖寒风却苦笑道:“你们方才离的太远没有感应到,我感应到了。贤宇师弟方才体内的真力运转比平常快了百倍不止啊。”听了肖寒风的话,众人的神情又是一阵愕然。真力运转比平常快了百倍不止?这是修行界从未听闻之事,在众人看来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修行之人施展法术,道家靠的是真力,佛家靠的是佛力。但无论是真力还是佛力,在施展法术之时都要在体内先行运行之后才能使出。一般的法术只需将体内的真力或佛力在体内运行半个周天就可成术,但有的法术威力强大,真力或佛力运转周天数也会增多。肖寒风等人之所以会如此的惊讶是因为贤宇方才使出烈阳印其威力相比其他灵印强大的多,施展之时须得真力在体内运转七十二小周天才可。但贤宇却打破了众人认为不可避免的一环,或者说他将这一环缩在了瞬间。

    “贤宇师弟,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小姚脸上又是一副好奇之色。

    贤宇此刻却没有讨论这些的心思,他淡淡道:“此间非是议论这事的时候,对面那女子修为不低,想要将她制住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啊。”听了贤宇的话众人心中又是一沉,目光都再次望到了对面的那个蓝衣女子。那蓝衣女子此刻也正朝贤宇等人此处望来,她脸上不再有那种轻松的笑容,那双丹凤眼里满是怒火,而那怒火中倒影的却是贤宇的影子。

    贤宇丝毫不回避蓝衣女子的目光与其四目相对,沉默了片刻贤宇开口道:“你若是将水源还于长历城今日之事就此作罢,若是不然……”

    “若是不然你又能如何?”那女子淡淡的问道,语气很是高傲。在她看来贤宇方才使出那一招定然是耗费许多真力,而自己却没费多少力气。若是再度出手的话,她有自信能将贤宇灭掉。可她不知道的是贤宇方才并未消耗太多的真力,烈阳印虽说施展之前要运转许多次真力,但所耗费的真力却并不是很多。

    贤宇听了蓝衣女子的话嘴角也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容道:“若是不然的话,我定让你溺死在这湖中。”

    女子听了贤宇的话却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道:“你这臭道士难道看不出本姑娘是法力本源乃是水,你说水能溺死本姑娘?真是笑话。”

    “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看。”贤宇说着手中赤剑突然红光大盛,继而脱离了他的右手掌。

    只见那赤剑在空中慢慢的变大,没过多少工夫便在空中形成了一片阴影。蓝衣女子也不示弱,她手中那水滴一般的物件也慢慢的飞了起来,散发出蓝色的光芒。蓝衣女子得意的道:“臭道士,我这法器名为水源。若是我愿意的话,便可借助天下之水来攻你。

    贤宇看着那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水滴一般的法器并未多说一句,他手上法印再起。这次他打出的是泰山印,而且不止一个。那些泰山印并未打向蓝衣女子,而是打在了赤剑的上方。蓝衣女子正不解贤宇意欲何为,那半空中巨大的赤剑却慢慢朝着蓝衣女子的身上压去。

    蓝衣女子丝毫不惧,她口中念了几句法决那水滴一般的物件便发出一个个与己身相同的水滴来打在了那朝蓝衣女子降下的赤剑上。女子看着那些水滴快速的向赤剑靠近,心想这下你这法剑算是毁了。可当第一个水滴打在赤剑之上,蓝衣女子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那被蓝衣女用水源施展出的法术对上了赤剑居然无法撼动赤剑分毫,赤剑依然慢慢的朝着蓝衣女子压去。蓝衣女子并不死心,直到她看到其后对上赤剑的水滴都能起不到丝毫作用时眉头终于皱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