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十一章 灭正

    贤宇听了道士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面色丝毫不变的盯着道士。此刻道士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实则心中已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那压力的源头初觉像是自己身前这白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仔细感应之下却是从男子手中的赤剑中发出来的。

    贤宇将手中赤剑慢慢的靠向道士的脖颈,道士见状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看自己身前这多管闲事的青年人似乎没有再多说什么的意思,道士再次开口道:“小兄弟,我这做的可是行善积德的好事啊。”他看了看台下的众人接着道:“想必你们方才一直就在这人群之中,那也一定看到了吧。我并未对这些百姓有任何的期满之举,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并未强逼众人。呵呵,不知小兄弟如今用己法剑对着本座,究竟是何意图?”

    贤宇冷哼一声,赤剑像是感应到了贤宇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怒气顷刻间红光大放,几乎包裹住了道士的整个身子。那道士只觉自己周身的空气一丝丝的被吸干,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此境地他也只好运起自身功力去抵挡贤宇手中赤剑之上的红色光芒,只见那道士周身隐隐的冒出一层黑色的光芒。那黑色光芒在试图包裹住道士全身的同时也在抵抗着贤宇赤剑之上那红色光芒,自那道士身上黑色的光芒一出现,贤宇也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肖寒风见贤宇额上已现一层细汗便想要冲上来帮忙,贤宇心中一紧对肖寒风道:“大师兄,这妖道身上的黑光很是诡异。你不要贸然靠近,若是小弟实在应付不了师兄在来也不迟。”

    肖寒风听贤宇如此说也知晓其中利害,便没有再冲过去,只是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贤宇喝那道士两人。心中打定主意,贤宇稍有不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此刻,方才还沉寂在喜悦之中的周昌城百姓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他们瞪大着双眼看着高台上的众人,不知那后上去高台的几人怎地会与求雨法师相斗。若是在求雨之前,他们见到此情此景定会将站在高台之上的贤宇等人给轰下来。可是此刻他们没有一人动弹,在他们心中有个念头:此时不动是理所当然的。

    再说高台之上,红色光芒与黑色光芒相互压制着。由于两种光芒的光芒的照射,台上此刻要比台下明亮了许多。台下的人也只能勉强看清台上几人的动作。他们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与放才求雨的法师对视着,而另外几人却是守在了剩余的十七个女娃身旁。

    贤宇面上神色虽说没什么变化,但他所承受的压力是很大的。终于,他大喝一声那道士与贤宇的身子都倒飞了出去。贤宇的脚尖在台面上点了几下便站住是身形。而那道士却是在后退之时将高台的台面划出两道深深的痕迹。好不容易站住身形,那道士看向贤宇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惊骇,更多的还是怨毒之色。他此只觉自己体内的法力被震的四散飞扬,毫无规律可言。那变的有些狂暴的法力疯狂的冲击着他的经脉,全身上下很是难受。

    贤宇此刻也不怎么好受,他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心中却也很是惊讶。心想对面这妖道的修为不弱,怎地会到尘世做出如此勾当来?他背在身后的左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着,方才那一次冲击对贤宇体内的五脏六腑也震动很大。

    贤宇并没有离开再去攻妖道,他死死的盯着妖道眼中射出两道精光。那妖道被贤宇的目光看的心底隐隐有些发毛,心想自己这次不会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吧?妖道心里如此想着,只听贤宇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你为何在凡尘肆掠?方才求下来的红雨又是怎么回事?”那妖道听了贤宇的问话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那是个很得意的笑容。

    “方才求下的那场红雨可是好东西啊,经过这场雨之后凡是处子之身少女体内的心便会自主的到我身边来。嘿嘿嘿,若说这世间第一美味恐怕没什么比的过这处子之心了。”贤宇等人听了妖道的话心中都是大惊,若说真如这妖道所说这周昌城中还不知要死多少人呢。

    贤宇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妖道身前不足一丈之处,那妖道先是一愣,而后脸上再次浮现出得意的笑容对贤宇道:“我知晓你们是正道中人,最见不得这种生灵涂炭的之事。事到如今,能救那些女娃的就只有本座了。本座倒是要问问,你们是要杀我还是要留我?”

    贤宇脸色变了几变,他看向肖寒风几人只见几人也是满面愁容。他猛然转头面对道士开口道:“你若是肯放了这些无辜的女娃,我便放你离去。”

    贤宇的话刚说完,就听卓非凡大喊道:“不能就这样放了他,若是放了他我等岂不是愧对天下苍生吗?!”卓非凡的语气中对贤宇很是不满。

    贤宇却没有正眼看他,只是淡淡道:“这周昌城的女娃也是天下苍生,如今若是补救他们那岂不也是愧对天下苍生吗?”贤宇的语气虽然很淡,但那话语中对卓非凡的不屑之意众人都听的出来。原本贤宇对卓非凡是有了一些好感,不过方才听他说出那样的话,贤宇对他的好感也化为了乌有。若卓非凡这般整日将天下苍生挂在嘴边,却不知什么才是天下苍生的人最是可笑与虚伪。何谓天下苍生,天下苍生还不是天下每个百姓生灵组合而成的吗?

    卓非凡被贤宇的话说的哑口无言,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东方倾舞,这一看之下卓凡的心犹如掉进了冰窖一般。因为东方倾舞的双眼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是那眼光中却满是不屑之意。触及到东方倾舞的目光,卓非凡甚至觉得他连贤宇都不如,还不如一个乞丐。

    那妖道听了贤宇的话却是冷笑一声道:“小兄弟,你当真以为本座怕了你不成吗?不要说是你一个,就是你们几人一起上本座也不会将你们放在眼中的。”妖道说着身形突然飞起,不过离那高台并不是很高。

    只见那妖道的双手在空中一划,那一颗颗原本朝地上落下的鲜红的雨滴快速的朝妖道的手中聚集过去。很快的,那些雨滴居然汇聚成了一把鲜红的大刀。这大刀长约半丈通体血红,竟与贤宇手中的赤剑有些相似。不过仔细感觉就会觉得这刀与剑之间的差别很大,虽说两者都是通体血红,但贤宇手中的赤剑所散发出的是一股至阳之力犹如红日一般。而那妖道手中的长刀所散发出的却是一股邪魔之力,两者亦正亦邪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那妖道看着手中已成型了的血红的长刀道:“今日本座就让你这无知小儿尝尝灭正刀的厉害!”高台之上的人听了那妖道手中长刀的名号心中都是一凛,灭正刀?难道这刀当真能灭了正道吗?

    当那刀成型之后,贤宇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他倒不是被灭正刀的名头镇住了,而是他感觉到了灭正刀所散发出的那股巨大的邪魔之力。贤宇眼角扫了扫台下的众多百姓,只见许多先前已站起身的百姓此刻又爬了下去,贤宇知道这并非是他们自愿的而是因为那妖道手中灭正刀所散发出的压力。贤宇如此想着不由自主的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肖寒风几人,他们几人虽说面色平静,但贤宇能感觉到众人体内的真力快速的运转起来,很显然是在抵挡那股灭正刀所散发出的压力。

    那妖道看着贤宇,脸色得意无比的道:“怎么样小子?我这灭正刀的威力如何?我可是还没出手啊,你瞧瞧,瞧瞧这台下的众人都已臣服与我了,啊哈哈哈……”说着妖道情不自禁的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可说是猖狂无比。

    贤宇原本全身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当他听到那妖道的话之时心中怒火狂升。他发出一声大喝,周围的空气一阵波动,而后“轰”一声巨响。贤宇周围的空气居然承受不住他身上发出的怒火,炸裂了开来。

    此时那妖道也已经看到了贤宇周身的变化,只见贤宇周身泛起一层淡绿色的光芒。那淡绿色的光芒中还夹杂着一些金色,还有一些乳白色。贤宇手中赤剑红光也是暴涨,他的身形猛然跃起,一下就越过了妖道的头顶。妖道虽惊讶于贤宇瞬间所爆发出的力量,但他并不慌乱,慢慢的举起了手中那血红的长刀。

    在贤宇的身形还未攻至妖道身前之时,妖道那手中的长刀却是猛然一挥。一道巨大的刀影冲着贤宇冲了过去。贤宇见此情景眼中杀意更浓,只见他单手一挥一个巨大的绿色盾牌便出现在贤宇的身前。在贤宇幻化出绿色盾牌的下一刻,那妖道所发出的刀影也撞上了那淡绿色的盾牌。

    四周一片寂静,台上的肖寒风几人与台下的百姓只觉得眼前猛的一亮,自己的身子便被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中。良久,当光芒散去,众人才看清了高台上的情景。只见那个白色的身影还如方才一般飘在空中,台面上的道士也还如方才一样站在那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