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四十章 造反

    贤宇运气不错,走了没多少路就找到了水与一些野果。他并没有立刻将这些东西拿去给邪凤,而是先找了一块石头自己吃喝起来。时值正午时分,贤宇才慢悠悠的往回走去。邪凤都身子好似从贤宇走后就一直没动过,她头望着蔚蓝的天空,那原本刺眼的阳光对他起不到丝毫作用。

    “小道士,你的性子真是比乌龟还慢上几分。”邪凤看都没看贤宇接着道:“将手中的果子呈上来吧。”贤宇听了她的话并未移动半分,只是将手里捧着的果实给了邪凤,而后又将一袋水也扔了过去。他之所以没有一并扔给邪凤就是成心要为难邪凤,可结果却让贤宇气结。

    邪凤见两样东西朝着自己砸了过来身形并没有动弹,两人的距离有几十丈远是砸不到她的。贤宇的本意也并非要砸邪凤,他只是不想让邪凤如意的吃到自己摘的果子。可事情并未如贤宇所想,那果子与水并没有掉在地上。在两样东西离着邪凤还有两三丈之远时就朝地面落去,只见邪凤只是右手食指点出,一道红色的光芒便朝那果子与水射去。贤宇只见那红色的光芒瞬间包裹住自己弄到的果子与水,而后便朝着邪凤飞去。

    贤宇见状干脆盘膝坐在地上打坐,他气呼呼的瞪了邪凤一眼便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邪凤瞟了贤宇一眼,嘴角露出了戏谑的笑容提高了声音道:“这果子还真甜啊,哎呀被自以为是的正道中人服侍还真是一件美事,呵呵。”她以为贤宇听了之后会暴跳如雷的大叫,可贤宇的反应却叫邪凤觉得很是无趣。贤宇听了邪凤的话之后只是双眼微微睁开,而后有闭上。其实这也是因为邪凤不知晓贤宇的性子,还是那句话贤宇对正邪之分并不在意。所以她的那激将法对旁人来说或许很是又用,但对贤宇来说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气氛一下沉默了下来,邪凤自顾自的吃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而贤宇则安安静静的在那里打坐。就在贤宇快要入定之时,只听邪凤啊的一声大叫。他猛的睁开双眼,之间邪凤趴在那里哇哇将吃进肚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贤宇隐隐猜到什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贤宇再回转之前吃了许多野果,他知道这些野果之中有些是有虫子的,方才他就吃到了几条。不过他运气还算好,吃到的都是一整条。此刻看邪凤的样子,贤宇猜她八成是吃到了虫子,而且她看到的只有半条而已。

    “怎么了?干什么大呼小叫的扰人清净?”贤宇心中虽然大笑不已,但他面上却平静的很。其实贤宇此刻很是感谢那些小虫,这也算是给自己出了一口气吧。

    邪凤闻言恶狠狠的等着贤宇道:“这果子太难吃了!”

    贤宇听了邪凤的话心中发笑,心说:“既然那么难吃你为何一下出了五六个呢?”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一脸为难的道:“此处荒芜的很,能找到这些果子已属不易。我都没舍得的吃,全都给了姑娘你啊。”

    邪凤听了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指着贤宇大喊道:“这果子里有虫,这种烂东西你居然敢拿来给本宫用,本宫要……”邪凤不知说些什么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一把将手中的果子扔到了贤宇身边。

    贤宇听了邪凤的话却是笑了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种小事啊。”捡起地上的一个果子他接着说道:“这果子里生虫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要我说也没什么就当吃了些肉吧。这要真说起来,公主你可是没吃亏啊。你想啊,原本你说想吃果子的,如今却连肉一起吃了呢。”贤宇越说脸上的笑容越是灿烂,那样子任谁看来都不会对他厌烦。

    邪凤啊的大叫了一声脚下点地下一刻便来到了贤宇身边,她冷冷的说道:“你这该死的臭道士,居然敢如此戏弄与我。本宫原本不想杀你,你既然不识抬举那本宫就灭了你!”说着,邪凤挥出一掌就朝着贤宇胸前打去。贤宇能感觉到这一掌中蕴含着不弱的邪力,虽说还没打到自己的身上,但他已感到了死的气息。

    就在那只纤细但蕴含着邪力的手掌快要印在贤宇胸口之时,他突然冷哼一声道:“我盐巴对正邪之分并不是怎么在意。”听贤宇开口说话,邪凤的手掌戛然停在半空之中。贤宇见状松了一口气接着道:“可如今看来,天下正道对你们邪道的评价并非冤枉了你们。从你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女子就能看出,你们邪道中人就是那般作恶多端!!”贤宇这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极为大声,震的邪凤脑袋一阵轰鸣。

    邪凤听了贤宇的话大喊道:“你这伪君子,你这恶道!!你竟敢辱我邪灵谷?!你该死!!”

    贤宇并没有给邪凤出手的机会,而是紧接着开口说道:“难道我说错了吗?我好心好意摘了些野果与你来吃。纵然里头生虫,那也是天生地养的,与我何干?!你说我是伪君子?说我是恶道?那我来问你,你可曾见过我作恶?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劳什子的君子,但你有怎地知道我就是个小人?!”

    邪凤在贤宇的连声询问之下身子居然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她那原本扬在半空中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那美艳的脸上升起两片红霞。愣了好一会儿,邪凤觉得有些不妥,自己怎地就在这小道士面前如此丢丑?定了定心神,邪凤恢复了那以往冷冷的神色对贤宇道:“你这臭道士,本宫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今日本宫就让子知道,我邪道中人比你们正道中人更明事理。”贤宇听了邪凤的话心里暗道侥幸,他方才说出那番话也只是抱着一线生机而已。就在贤宇心神放下之时,只见邪凤的手又朝自己伸了过来。贤宇猛的一惊道:“你要做什么?!”

    邪凤见贤宇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心道:“这臭道士也有害怕的时候,方才见他那样还以为他是不怕死的主儿呢。”心里这样想着,她嘴上却道:“本宫歇息够了,自然是要带着你这臭道士离去啊。你放心好了,我既然说了不杀你那就是不杀你。”说着就又朝贤宇的肩膀抓去。

    贤宇却抓住那只想要抓自己肩膀的手淡淡道:“我虽说法力被你禁锢,但我那法剑却依然可飞行。”

    邪凤听了贤宇的话张大了小嘴道:“你这抽道士休要糊弄与我,你全身法力被我禁锢,早已与法剑断绝了感应,怎地你法剑还能自主而行?”邪凤之所以如此惊讶是因为法剑虽有灵性,但却不像那些神兽坐骑一般有自己的灵智。法剑一旦与自己的主人失去感应,那便再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所以,当贤宇说自己的法剑还能使用,邪凤感到很是震惊、

    贤宇不去理会邪凤那不相信的神色,自顾自的念动着法诀。他话语刚落,红光一闪一把赤红色的法剑便出现在贤宇的身前。邪凤再次张大了她那红缨小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那把赤红色的法剑。贤宇纵身一跃跳上赤剑,邪凤此时才回过神来道:“你想逃走吗?!快些给我下来,否则我保证你下一刻便会成一滩血水!”说话间,邪凤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血红色的珠子,看到这珠子贤宇浑身一震,这东西他认得,便是那摧毁了啸剑山庄的东西。虽说方才并非是这红色圆珠自己发力,而是与魔姬那颗碧绿色的珠子相斗而产生的的威力将啸剑山庄付之一炬,但就算如此那威力也不可小觑。

    “你安心好了,我虽说能操控这赤剑,但毕竟法力被你禁锢了,所以法剑的速度无法像方才那样快了,我不会逃走,你的速度也不比我慢多少。”贤宇知晓邪凤之所以如此警觉完全是以为几个时辰之前自己依靠赤剑速度居然快过了她。贤宇自然能看出她的心思,才如此这般说的。

    “那你行在我的前面,如此你若是有什么不轨之举的话,我便能看见。本宫警告你,若是敢企图逃走的话,本宫便将你当场灭了。”邪凤上下打量了贤宇一番,见贤宇浑身上下并没有法力流转这才放心了一些,不过她还是警告了贤宇几句。

    贤宇听了邪凤的话只是点了点头,这妮子手中有那珠子他须得小心行事。贤宇在前头行进,他的身子却是面对邪凤。邪凤这下更是吃惊了,她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贤宇脚下的赤剑有自己的灵智。否则的话,这赤剑根本无法辨别方位。

    贤宇看邪凤那吃惊的神色,眼中闪过一抹戏谑之意,开口对邪凤道:“敢问公主今年芳龄几何啊?”他是想知道这邪凤究竟是几百岁的年纪。贤宇知道在修行界中,要说哪个年少的,恐怕自己也能排的上号了。这修行界的人动不动就是几百上前岁的,特别是女子看起来虽说是十几岁的年纪,说不定已经是个五六百岁的老婆婆了。

    邪凤闻言脸色一沉道:“你是想怎么着?想造反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