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三十四章 鬼术

    这一夜,天很是阴沉,没有一丝光亮。啸剑山庄若大个庄园漆黑一片,显得有些阴森。若不是那正厅之中有那么一点光亮,让人看去定以为这是一座死宅。

    贤宇与魔姬此刻正在正厅之内,贤宇随意盘膝坐在地上闭目打坐,而魔姬却是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她那一双大眼时不时的朝两边座椅上坐着的人瞄来瞄去,就好似怕那些已死去不知多久的人再活过来一般。魔姬对贤宇的做法很是不满,她已然说过几次不愿留在这啸剑山庄之中。可贤宇每每听到只是回给她一句:“若是你不想留在此处大可自行离去,我要留在这里过夜。”魔姬听到贤宇这话也就只好闭口不言,她心中也不知怎地想要与面前的这个男子结伴而行。也许是因为自己记事以来身边的男子都对魔姬毕恭毕敬,连大气都不敢喘。除了自己的爹爹,再没有第二个男子如贤宇这般对她。说不好听些,贤宇根本就没把魔姬当一回事。

    魔姬看了看在地上打坐的贤宇撇了撇嘴道:“你非要留在这鬼地方是有什么用意的吧?究竟为何非要留在此处?”

    贤宇听了魔姬的问话嘴角露出一丝他人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原本以为魔姬还要继续胡搅蛮缠。如今看来,这魔姬是没什么可说的。贤宇淡淡开口道:“没什么用意,今夜有些阴寒没有月光。像这样的天气我们还是呆在屋里妥当一些,就那么简单。”

    魔姬冷哼一声围着贤宇的身子转了一圈道:“少拿这些话来敷衍本小姐,你留在此处不过是看看此处有什么异样。在我看来你对这些人的死因很是好奇,而且你心中断定今夜定然会有事情发生。”贤宇听了魔姬的话双眼微微睁开,他没想到魔姬居然可以猜中自己心中所想。魔姬说的不错,贤宇确实想要查查这事的原因。他也的确认为今夜必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所以如此断定,是因为这啸剑山庄里的人也不知死了多久,这宅子若不是他们两个进来完全可说是一座死宅。如今一座死宅进了生人,贤宇觉得理应会发生一些变化才对。

    就在贤宇思索之时一阵细微的崩裂之声传入了他的耳中,他猛的站起身子打量着四周。屋内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魔姬看到贤宇的样子连忙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了?”贤宇没有立刻回应魔姬的话,他仔细的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才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方才听到一些声音,现在想来应该是听错了吧。”话虽如此说,但贤宇却不再打坐了。

    魔姬白了贤宇一眼道:“你个大男人,怎么那么胆小……”说到此处魔姬的话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与贤宇是相对而立。此刻她的目光中满是惊恐,那一双眼睛看着的地方却是贤宇的身后。贤宇见状猛的转过身去,这一转身他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那正前方主座之上坐着的老者此刻身上的皮肉居然在慢慢的脱落,鲜血如喷泉一般流到地上。那景象就像是被人生生的剥了皮一般可怖,鲜血夹杂着碎肉一块块的掉落。那些肉看上去呈现黑红色,这足以证明庄园里的人已经死了有些时日了。黑红色的血肉掉落在地上居然发出如石块掉落在地上一般的声响,这声响听在两人的耳中是如此的刺耳。

    贤宇两人皆不做声,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情景。那老者身上的皮肉迅速的的脱落,大约一炷香的工夫老者身上的皮肉完全脱落。此刻在主位上坐着的已然不是那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而是一副白森森的骷髅。令贤宇胆寒的是那骷髅虽说是刚与皮肉分离,其实居然没有一丝的血迹与碎肉,看上去是如此的洁白干净。只不过这份干净看在贤宇两人的眼中是如此的诡异,如此的让人心惊。

    魔姬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贤宇的身边靠了靠,一双玉手抓住了贤宇的胳膊,颤抖着声音问贤宇道:“这……怎么会这样?他……他的身子怎地……”魔姬也不是没杀过人,但此刻见到如此景象心中也是一惊,只因眼前的这番景象太过骇人。试想,若是一个人毫无征兆的身上皮肉脱落,而这一切并非他他所为,这般景象发生在任何人的眼中相信那人都不会无动于衷。

    贤宇此刻与魔姬一般惊骇,虽说他已入道可从未见过如此让人作呕的一幕。但他毕竟是个男子,自然要比魔姬沉稳一些。贤宇沉声道:“既然这些事都已死去,那便没什么可怕的了。你也是修行的人,一生道术并不弱怎地如此胆小?”

    魔姬听了贤宇的话猛的甩开他的胳膊气呼呼的道:“虽说我有这一身道术,但毕竟是个女子。试问这天下间的女子又有哪个见了这般景象不害怕的?你这小牛鼻子!”

    贤宇听了魔姬的话却是淡淡一笑,他说这话原本就是让魔姬不那么紧张害怕,没想到还真就起了作用,贤宇道:“如此这般不就没事了吗?怎么说你也是万魔宗举足轻重的人物啊。”

    魔姬听了贤宇的话一阵恍然,看了看贤宇默默道:“原来你是想让我分神,如此便不怕了。”贤宇却没听到魔姬的话,他一步步的朝那副白骨走去。

    魔姬见贤宇动作,小嘴动了动终究是没说出一句话来。贤宇走进那骷髅,他放出一丝真力去感知是否有生气,结果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生气。不仅如此,自从老者的身子发生变化之后,他感觉这大厅中的死气仿佛又多了几分。就在贤宇转身准备回到魔姬身旁之时,他的手上却传来一丝冰冷。低头看去,只见自己右手居然被一只白森森的骨爪抓住。

    贤宇见状心中大惊,他猛的挣了一下。这一下倒是挣脱了那骷髅的束缚,只是那只白色的骷髅爪却依然抓在贤宇手上。贤宇体内真力飞速运转,他爆喝一声,那骷髅爪终于从贤宇手臂脱落,掉在了地上。贤宇正要有所动作,之间那掉在地上的骷髅爪居然猛的倒飞回那副骷髅身上,完好的长在了那骷髅的手臂之上。贤宇知晓事情有变不敢迟疑,飞身退回了魔姬身边。方才的一切魔姬看的清清楚楚,她此刻面沉如水,脸上居然没有一丝惊恐之色。

    虽说此间事情很是诡异,但贤宇并没有离去的意思。他留在此处本就想要探查个究竟,况且此次下山玄然子等人说的清清楚楚是让他们历练一番。在贤宇想来,这正是力量的好时机。他虽说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但有一点贤宇却能断定。那就是这啸剑山庄就算说出个大天来那也是凡尘中的一个家族,就算这里的人是一些武林人士,但与贤宇他们相比终究也只能算是一介凡人。可如今这一个凡俗家族居然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之事,而且看方才那个样子绝对不可能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算是武功到了化境的人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切早已经超出了武功所能达到的一个极限。若不是武林中人所为的话,那只有修道之人可为了。

    既然事情很有可能是修道之人所为,那贤宇就不能不管不问。毕竟他此刻也是修道之人,此事也算与他有些联系。再者,贤宇虽说对正邪之分不太在意,但也知晓正道中人这么做的可能性不大。正道中虽说不缺什么伪君子,但他们对付的也只是邪道而已。对于一般的平凡百姓,他们也不会去招惹。倒是贤宇听玄仁子与他说过邪道中人经常爱伤及凡人百姓,据说邪道有些功法是需要借助凡人体内蕴含的灵气做辅助的。

    还有一事贤宇心中清楚的很,记得在下山之前几个门派的掌门就聚集在一起商议过有关邪道死灰复燃之事。而玄然子这时让他们几人下山,其中隐藏的一个目的贤宇还是能看出来的,那就是让他们暗中注意邪道的动静。既然如此,那么此间所发生的事情更应当查上一查,说不准就会查出一些什么与邪道有关的事情来。贤宇思索间瞟了一眼魔姬,之间魔姬阴沉着脸色看着那副骷髅。此刻她的脸上没有了一丝小女子的神态,似乎又变回了那个魔力高强的女子。贤宇看到魔姬的神情淡淡的问道:“怎地?你看出什么来了吗?”贤宇之所以如此问自然是因为魔姬的身份,虽说这些天来魔姬没对贤宇做什么,但她终究是魔姬,万魔山举足轻重的人物。既然这件事情很可能与邪道有关,那说不准魔姬能看出些端倪来。

    魔姬听了贤宇的问话脸上神色缓和了几分,转头对贤宇道:“你猜的不错,此事的确是邪道中人所谓。不过……”魔姬看了看前方的那个骷髅接着道:“不过这不是我万魔山所为,也不是那邪灵谷所为。若是我猜的不错,这庄子里的人应该是中了鬼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