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十四章 历练

    贤宇虽说知晓此处乃是修道之所,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随意一个弟子居然都是两百四十多岁的高龄,更让贤宇无言的是说此话的人看上去也就十**岁的年纪。马飞像是看穿了贤宇的心思,他拍了拍贤宇的肩膀道:“师弟,我等修道之人寿元绵长的很。若不出什么不祥之事存世四五千年不在话下,这些事情你在宫中时日久了也就知晓了。”

    贤宇听马飞说完倒也不怎么吃惊,民间传说神仙可与天地同寿。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也会如此,心中倒是激动的很。就在贤宇激动不已之时,却见身边的马飞朝着玄然殿内走去。他拉着马飞衣衫问道:“师兄这是要去哪?”

    马飞朝大殿内瞟了一眼道:“掌门师伯叫我等弟子进殿,快走吧。”

    到了殿中,各弟子在自己师门长辈身后站定。玄然子看了看了尘与孔鸿儒二人,见二人都对自己点头玄然扫了一圈大殿中的后辈弟子道:“后生们,今日传闻凡尘中有些妖孽横行。这些畜生伤了不少的百姓,弄的这东圣浩土北地不得安宁。虽未有大患,但也不得不防。故而我与你们家师父师伯商议了一番,决定从三宗之中挑选一些弟子下山历练,如此也好提升尔等道法修为。”

    “真是太好了,早就想下山历练一番苦于没有机会。今日玄然师伯几位前辈这法子,正遂了晚辈的心愿。”玄然话音方落只听一个爽朗的声音道,这话语中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傲气。

    众人的目光纷纷停留在说话之人的身上,说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孔鸿儒的弟子仁英杰。看向他的目光中有敬佩,有嫉妒,还有不屑。更有一道目光中没有任何情绪,这道目光是那一身白衣如仙的女子发出的。仁英杰的目光正巧与这道目光相对,当他看到那冷冷的不带丝毫情绪的目光时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但下一刻,他眼中又对那白衣女子多几分迷恋。白衣女子并没有回避仁英杰的目光,而是与他四目相对。她看仁英杰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一般。

    马飞也不知怎地没有站在自己师父的身后,而是加在了卓非凡与贤宇之间。当他看到仁英杰的目光之时口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而后在贤宇的耳边低声道:“这仁英杰觊觎东方师妹已久,你瞧他看东方师妹的眼神,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马飞说的这些贤宇自然是都看的清楚,心想这仁英杰自恃也过高了些,连东方倾舞这等如仙之人的念头也敢动。

    这边玄然子笑着看了看孔鸿儒笑了笑道:“孔谷主,你这徒儿少年英雄真是个人才啊。”仁英杰听玄然称赞自己心中自然是得意,他那脸上的笑意更加自负。

    玄然子继续说道:“我玄然弟子有哪些人下山为好?众位师弟师妹你们看呢?”

    玄仁子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我玄然七峰各派些资质上乘的弟子下山吧。”玄仁子说子说完便看向自己是师兄师妹,其余六人都纷纷点头复议。

    贤宇听自己师父如此说话心中大急,这玄然峰就他一名弟子,若是下山的话那肯定就是他了。贤宇正思量间只见玄然子朝他嘿嘿直笑,那样子很是气人。贤宇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是自己的师父故意的。他此刻能做做的也只能是苦着脸,等玄然子开口。

    玄然子朗声道:“既是如此,那不如这样,就派当日比试的前七名弟子下山去吧。”

    贤宇一听这话心顿时凉了半截,他昨日迷迷糊糊近了前四,这下山的人中可不就有他一份吗。贤宇欲哭无泪之时又听玄然子道:“倾舞,寒风,小姚……”玄然子话说道此处突然停住,贤宇连忙将头缩了回去,他还抱着一丝希望,但愿玄然子能忘了自己这第四名。

    玄玄然子神目如电,在人群中扫过。当他看到玄仁子身后的那个缩手缩脚的弟子之时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而后便朗声道:“玄然峰贤宇。”

    贤宇一听玄然子点自己的名字心中大急,他手脚不听使唤的从玄仁子身后走出对玄然子恭敬道:“掌门师伯,弟子虽侥幸近了前四,可……可弟子上玄然山不过六月而已。此时下山,恐会丢了玄然山的颜面,还请师伯三思。”贤宇说完这话便低下头去,那样子就像是个待宰的羔羊一般。

    玄然子听了贤宇的话先是一愣,而后便哈哈大笑起来。他那笑声极大,震的整个大殿仿佛都为之一颤。笑声戛然而止,玄然子道:“在我看来你便是大才,试想我玄然人才济济,可也没出过半年便可在七峰比试中进前四者。若非如此,你师伯我还不让你下山呢。”贤宇一听玄然子这话便懵了,感情自己下山都是因为这第四的缘故。

    贤宇心思缜密,他知晓玄然子这话说的极为巧妙,无形中将玄然宫的实力展示给大殿中的两位正道大宗。他想玄然子未必就不知自己昨日胜的是运气,将他提出来就是想让玄然扬威。贤宇看向玄仁子,玄仁子神色郑重脸上在不见那嬉笑之色,正对他点头。贤宇见师父如此,便咬牙道:“玄仁峰贤宇领命。”

    后面的三人贤宇竟都认得,一个便是他的老对头卓非凡。另外两个一个是马飞,另一个则是苏文。这两人与贤宇虽说只见过几次,但贤宇与他们的交情显然不错。七人中只有两个女弟子,东方倾舞贤宇是认得的,她是玄妙子的弟子。另一个女弟子叫小姚,乃是玄云子的弟子。

    昌佛宫下山弟子是法空、法悟。这妙儒谷的弟子自然就是那仁英杰了,仁英杰听自己的师父让自己下山,虽说心中早就知晓但心中还是难免激动。激动之余,他的眼光还时不时的朝东方倾舞那边看去。贤宇看着仁英杰的模样心说:“这人看来多半不是为了下山历练,而是想与东方倾舞一同上路。

    诸事安排妥当众后辈弟子再次退了出来,到了殿外贤宇很不雅的一屁股坐在了玉阶上哼哼道:“我的法术才学了没几天,结果就要下山。这要是碰到什么歹人,小命估计就难保了。”

    “师弟,看你的样子好似不愿下山啊。下山多好啊,在这山上闷了一百多年终于可以下山走一遭了。”苏文手中托着个大毛笔坐在贤宇身旁,那毛笔之上隐隐墨迹未干。

    贤宇苦笑道:“师兄你也知道,我在尘世活了十四个春秋,那日子倒也快活。不过就是吃饱肚子太难了些,这才刚上山几个月日子还没过安逸就要下山,心里难免不舍啊。”贤宇山上之前是做什么的这个很多人都知道,苏文也是叹了一声点点头。

    “师弟你也不要忧虑,下山去我们护着你也就是了。至于这吃食吗,我这里有的是啊。”两人正沉默间只听身后马飞的身影响起。

    贤宇听了马飞的话心中一阵感动,原以为自己爷爷死后便不会有人再关心自己,可是们想到自己居然多了那么许多的兄弟。与众人说了些话,贤宇便御剑而去了。他朝埋葬老瞎子的骨灰处飞去,既然决定下山那临走之前得去看看爷爷。

    贤宇在爷爷的坟前坐下懒懒道:“爷爷,贤宇三日之后便要离开一些时日。唉,刚上山又要下山,也不知会是怎样的境地。”

    贤宇正说话间,只觉自己怀中有东西动了一下。贤宇先是一愣,而后便取出了怀中的一个铁质盒子。将那盒子打开,一只活物便跳到贤宇的身上。那东西生有两头,一只蛇头还有一只是个龙头。两头四只眼睛正对着贤宇眨啊眨的,样子倒是可爱的很。贤宇笑了笑道 :“小东西,我三日后便要离去了。你是要留在此处,还是跟我下山?”

    小玄武似乎是听懂了贤宇的话一般发出怪叫声,身子还一个劲的往贤宇怀里挤去。贤宇点了点头:“那我便带你一起走吧,想必你也没什么亲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