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十章 怜惜

    贤宇的第三个对手是个体态微胖的男子,这男子很是悠闲连比道法这种时候他依然不忘吃东西,手里的一粒粒花生正被那男子送到自己的口中。贤宇看的好笑,心说这位师兄大概与自己的师父是同一类人。贤宇笑了笑说道:“师兄小弟看你的样子定是道法高深的人,还望师兄待会下手之时轻一点。”

    那胖子对贤宇拱了拱手道:“不必多礼,对了,我乃是玄悟子座下弟子马飞。你放心,待会我尽量下手轻点,不过你是输定了。”

    马飞?这名字起的倒是贴切的很。贤宇听对方如此有自信心中也是欢喜的很,他心想:“能进入八强的人也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看来自己这次真的是要败了,真是太好了啊。”玄仁子若是知晓了贤宇的想法定会气的说不出话来,别人比试大都是想赢的。像贤宇和苏文这样的人,还真是少有。

    不再多话,贤宇装模作样的持剑冲了过去。马飞也很是生猛,他将自己手中最后一粒花生吃下了肚。也不知何处变出一把青色的法剑来,两人猛的撞在了一起。贤宇只觉得自己体内气血翻涌的很是厉害,就好似五脏六腑都要跳出来一把。贤宇额头冒汗,马飞面色却是如常。他面带笑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不经意间马飞瞥到了贤宇的赤剑之上。马飞好奇的问道:“这是从何处的来的法剑,模样怎地如此怪异?”说着马飞那胖乎乎的手便朝着赤剑的简便捉去。贤宇没有阻拦马飞的动作,不就是摸一下而已吗?他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马飞的手握住赤剑剑柄之时异变突生,赤剑爆发出暗红色的光芒,而马飞脸上的肌肉却如抽风一般不断的痉挛着。贤宇大惊,他想起了自己初遇赤剑之时的情景他连忙后退几丈如此才与将赤剑与马飞的手掌分开。同时贤宇也察觉正有一股纯真的法力从赤剑之上灌输到自己的体内,与上次的情景如出一辙。

    马飞此刻正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贤宇。贤宇心中狂跳,这剑的秘密若是让人知道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只听马飞道:“师弟乃奇才也,为兄认输。”说着这话马飞便爬了起来,对贤宇笑了笑就离去了。

    贤宇望着马飞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愤怒,他不知这究竟是为何?自己难道真的要被玄然青年一代最高道法的肖寒风暴打一顿才算完吗?贤宇呆立良久,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耳边传来玄悟的声音:“第四场比试开始。”

    贤宇拿着一根五号签低着头站在场中,一阵香风吹来,只听一个声音略带些冰冷道:“你是五号吗?”

    贤宇一愣,这声音有些熟悉啊。他慢慢的抬起头,只见一个绝美的女子正站在自己的身前。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与贤宇有个几面之缘的东方倾舞。东方倾舞还是老样子,他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脸的冰冷,那微微皱起的柳眉使得他如玉的脸颊添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愁。

    东方倾舞见贤宇不言语眉头皱的更深了些,她玉齿轻启道:“你是五号吗?”

    贤宇痴呆的哦了一声,接着一股锐利的剑风便冲着他的面门而来。贤宇连忙后退,口中大喊道:“师姐,我认输,你赢了。”他原本就不想比什道法,此刻在自己面前的是东方倾舞他就更加不想出手了。

    东方倾舞听了贤宇的话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这丝轻蔑恰巧被贤宇看在眼中。只听慕容倾舞道:“未战便降,岂是男儿所为?!”贤宇听了东方倾舞这话突然有些后悔认输了。被一个女子如此看轻,贤宇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子倔强。他本就不是什么轻易言败的人,只是对这种道法上的比试不太喜欢。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道法低微,不想白白的被人看笑话。

    东方倾舞持一柄白色法剑眼看就要刺到自己身前,任无梦身形突然加快后退。东方倾舞的速度也是极快,贤宇已经感觉到了那剑上的冰冷。就在东方倾舞的剑即将刺中他之时贤宇的腰突然朝后弯曲,身形诡异的从东方倾舞的身下滑了开去。下一刻,贤宇已经在东方倾舞的身后。东方倾舞身形落下,转身盯着贤宇那眼里的冰冷之意又多了几分。

    贤宇昂首而立,看着慕容倾颜的眼神也充满了傲气。原本他将东方倾舞看做是仙女一般的人物,但东方倾舞的一句话点醒了贤宇。身为堂堂七尺男儿怎能让一个女子看轻,就算东方倾舞再怎么倾国倾城在贤宇的,此刻她在贤宇面前也不过就是个女子而已。贤宇淡淡道:“师姐,贤宇得罪了。”贤宇话音落下,手上也动了起来。

    随着贤宇手上法印变幻,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隐隐可见的道符。这正是七日前他与卓非凡拼斗之时的道符,泰山符。此刻看起来竟是比七日前的清晰了几分。贤宇的双手并没有因为泰山符的显现而停下,他双手连动转眼间一个太极出现在贤宇的身前。如此往复,一共七道符印出现在贤宇的面前。

    贤宇大喝一声七道符印一同朝着东方倾舞冲去,东方倾舞面色不变单手在虚空中连动。不消片刻一道金色的光幕挡在她的身前。 这光幕看起来极为厚实有如实质一般,就像一道金色的墙护住了东方倾舞。贤宇心中大惊,东方倾舞的道行已经道了金身境界。因为只有成道境界的修道士才能施展出如此厚实的金色屏障,贤宇看着那金色的光幕心中有些发毛。贤宇从未注意过自己的修为境界到了什么境界,其实他已经道了出尘境界,只是现在还善于运用自己的法力而已。

    要像达到出尘境界按理说没个百年光阴是很难办到的,只是贤宇有了帝皇神录散发出的那淡绿色的光芒相助,道法的提升居然比常人快上了许多倍。但即便如此,贤宇也无法与相当于金身境界的东方倾舞相比。

    说时迟那时快,贤宇施出的七道符印已经撞到了东方倾舞幻化出的金色光幕上,一声巨响过后贤宇化出的七道符印消失在风中,东方倾舞却还静静的立在那里,贤宇的攻击似乎没撼动她分毫。东方倾舞乃是玄然宫最美的女子,她与人比斗自然引得许多人观看。此刻贤宇与东方倾舞不远处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人。他们看到东方倾舞的对手是贤宇一时间都苦笑摇头。因为他们觉得贤宇绝对不是东方倾舞的对手,这一场贤宇必输无疑。

    “我看这新来的贤宇是输定了,呵呵。”也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结果引来了众人的复议。

    “说的没错,东方师姐可是玄然宫我辈中第二高手。这小子今日遇上了东方师姐,我看他的比试也就到此止步了。”

    “要说这贤宇也很厉害了,听说他只近咱们玄然宫半年。半年就能有如此修为,已然很是不易了。只是他遇上了东方师妹,不过也不算可惜至少进入了前四啊。”

    “……”

    贤宇将众人的议论声听在耳中,心中那倔强的火越发的强烈。他大喝一声:“天地无极以身借法,破!!”赤剑从贤宇的身后猛然飞出,隐隐的它发出了嗡嗡的剑鸣声,好似有种跃跃欲试之感。

    贤宇剑诀一引,那赤剑便朝着东方倾舞飞去。剑的去势很快,众人都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到一道红光如流星般的飞向东方倾舞,隐隐的一股杀意从按剑身之上散发出来让在场的诸人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东方倾舞眉头微皱,但她还是没有动作,显得极为自信。

    “叮!”赤剑撞在了金色的光幕之上。

    围观的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赤剑发出一阵嗡嗡声。它就那样飘浮在半空中,东方倾舞发出的光幕也无任何变化。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场比试本就不该有任何悬念。就在众人放松之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虽说很小,但落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如此的清晰。

    “东方师姐的光幕碎了!”这不是谁喊了一声。

    众人往东方倾舞所布下的金色光幕看去,只见那光幕之上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纹。最终,在众人的注视下那金色的光幕完全碎裂开来,然而那赤剑去势不止直直的冲着东方倾舞而去。东方倾舞没想到这赤色的剑有那么大的法力,虽说她没出权利但也不是很弱。猝不及防之下,那剑眼看就要刺到东方倾舞的身上。众人大惊,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东方倾舞道法高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她莲足轻点纵身飞起去势极快,想要躲过那赤剑一击。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那赤剑居然剑锋一转追着东方倾舞的身子朝上而去,离东方倾舞就只有一指距离。东方倾舞想要施展法力抵挡,但也不知怎地法力像是被一股力道封住居然无法全数施展出来。

    眼看赤剑就要刺到东方倾舞的身子,赤剑突然掉落在地上。那边的贤宇也不知怎地就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摆手道:“师姐我认输。”嘴上如此说,贤宇心里却是想着另一个词,怜香惜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